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四十九章 游说
    “我可以答应你,甚至是支持你,但……终究还是要等璟儿来决定才行。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完颜永济脸上依旧挂着玩世不恭,双手一摊继续说道:“本王的身份敏感而又特殊,帮你说上几句话已经是极限,若是在这件事情有所僭越,恐怕本王以后回到燕京的日子,就跟你叶青在临安朝堂之上的处境相差无几,甚至是还要危险上几分。”

    “所以我大金的态度到底会如何,你只能寄望于你给璟儿的那封信了,是不是可以说服我大金圣上,让他抛下成见,放下一切戒心答应你的要求。”完颜永济想了下后,还是提醒着叶青说道。

    “大是大非面前,当该精诚合作才是,只要卫绍王愿意,想必……贵国圣上也非不通情达理之人。完颜璟我多少有些了解,此事儿自然他也会心中存有顾及,所以……就劳烦卫绍王了。”叶青缓缓起身,对着卫绍王行礼道。

    完颜永济依旧坐在对面,平静的看着叶青起身,以及跟着起来的钟晴,笑着点头道:“该说的我一定会帮你,包括你当初留我于济南城,你的初衷是什么,甚至是李喜儿、李铁哥为何被你更长时间监押的缘由,我都会把我知道的,如数禀奏给我大金圣上知晓,以此来让他决断当该如何。”

    “今日这顿饭我请了,你可以随便吃随便点菜。”叶青走到门口,回头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叶大人的慷慨了。”完颜永济举起茶杯笑着说道。

    大步走出一品楼,身后的钟晴已经需要小跑才能跟上叶青,两人上了马车之后,钟晴便开始说道:“史弥远去了鞑靼人的驿馆,我不放心,所以才跑了过来赶紧知会你一声。至于庆王府那边,*公济如今就在庆王府,耶律月也在,若是你过去的话,怕是会引起旁人的无端猜忌。”

    “顾不了那么多了,何况昨日见完圣上后,圣上的态度在我看来,还是比较偏向于我的提议。若是此事儿能成,即便是我华夏疆域一直四分五裂,但不管如何说,最起码让所有人都能够认同自己乃是华夏一份子。至于将来谁能够一统江山,那就是各个朝廷的事情了,跟我们眼下的事情没有关系。”叶青听着钟晴的话,看似有些答非所问,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到,未来是不是还会如同历史一样,由铁木真的蒙古人来统一整个华夏。

    钟晴无奈的看着叶青,而后在马车经过东华门的时候,便下车,坐上了陶潜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轿子,开始往皇宫里行去。

    今日既然宫内设宴款待各国使臣,除了圣上会亲自到之外,过的几日便会继承皇位的太子跟太子妃,也会在今日前往皇宫,所以这个时候,钟晴显然是无法离开皇宫,她也需要看看,在今日会不会有其他人来皇宫,暗中阻挠或者是对叶青从中作梗,更何况,她当然也希望说服李凤娘,希望太子能够在这件事情上,给予叶青一定的支持。

    新安郡王府叶青如今倒是熟悉了,但庆王府还是头一次去,不过好在,墨小宝有了上次的教训后,这一次很快就找到了庆王府。

    叶青的到来还是让这几日因为接待使臣,心中多少有些忐忑的庆王,瞬间有种整个人都轻松了一些的感觉,喜出望外的走出厅堂,在太监跟宫女的陪同下,距离叶青还有老远的距离,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热情招呼着,反倒是把来到府里的贵客,辽国的公主、夏国的重臣给晾在了一边。

    在庆王看来,不管是辽国的公主,还是夏国的*公济,这一次被他邀约之府,不过都是因为朝廷所迫而已,至于是否怠慢了,他并不在意,总之只要顺利完成了朝廷的差遣,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引起太子的猜忌就足够了。

    而叶青入府后的反应,倒是出乎了庆王的预料,自然是没有想到,叶青竟然对*公济如此看重,也想不到两人竟然还是老相识。

    所以不论是铁木真还是完颜永济,或者是如今在眼前的*公济,叶青之所以能够在心中形成,他那个疯狂而又大胆的计划,也跟他与这几人都曾经“共事”过有关。

    与铁木真曾经在草原上一同作战,帮助桑昆的克烈部驱除敌人,也与*公济曾在夏国都城兴庆府,因任得敬而一同并肩携手作战,与完颜永济虽然交情最浅,但奈何,如今的金国圣上,却是一直以他的学生自居,加上与完颜永济又在济南城相处长达半年有余,所以叶青有自信促成这个疯狂的计划,多少也是有些依赖他跟几人的关系。

    但即便是这样,叶青也知道,想要说服每一个与他立场不同,利益相冲突的势力,来同意他的计划,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便是私人关系再好,但当大家站在彼此的立场上时,为了各自身后的利益,谁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轻易答应、做出表态来,何况……辽人会不会因此而觉得有引

    狼入室之危呢?

    *公济睿智的目光从神色诚恳的叶青身上,缓缓转移到了辽国公主耶律月的身上,两者乃是近邻,对于辽国西方边疆那称之为花剌子模的强大国度,常年对于辽人虎视眈眈的野心,比起宋、金来,他了解的自然也是更多一些。

    “承礼公主如今可做大辽国所有的决策?”*公济淡淡的问道,目光如同一头老狐狸一样,充满了刺探似的光芒。

    当年耶律月前往夏国,原本他们可以借助夏人的势力来平叛任得敬,而后若是能够跟辽人和亲成功,那么大夏国在西北疆域,对于金人也就有了更足的底气。

    但谁能想到,眼前当时的宋廷使臣,竟然抢先一步跟辽国公主生出了情愫,最终虽然平叛了任得敬一党,但也并没有让夏国达到他的全部目的。

    辽人和亲,除了因为看中当时夏国需要摆脱任得敬的内乱,以及金人对他们的外力施压外,自然也想通过结盟夏人,来帮助他们对抗时常骚扰他们边疆的花剌子模人。

    但终究是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的辽国还不像现在这般混乱,所以辽人即便是与夏国结盟不成,单独靠他们自己的一己之力,虽然有些吃力,但还是能够应付花剌子模人的常年骚扰。

    但如今,辽国北府、南院之间的矛盾,因为耶律月姑母耶律普速完,合谋自己的小叔子杀了自己的丈夫、也就是南院大王的长子,从而使得南院大王萧斡里刺跟耶律普速完之间的关系愈发紧张,从而导致了辽国上至皇室,下至官员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也使得他们因为国内的动乱,对抗起花剌子模人来,显得更加力不从心。

    “如今姑母也有意退位让于耶律直鲁古,身为耶律直鲁古的姐姐,自然是可以为弟弟做主。何况这也是姑母的意思,希望能够得到贵国的一臂之力。”这几日终于被叶青说服了的耶律月,开始夫唱妇随道。

    从一开始到达临安后,耶律月先是把辽国如今的局面倾诉给了叶青,而当叶青刚刚提出联合其他人一同抗击花剌子模人的提议时,耶律月的反应,跟*公济、完颜永济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是有些觉得这太过于天方夜谭。

    而接下来经过叶大官人好几日的日夜说服外,辽国公主耶律月,终于是勉勉强强同意了,这个在她看来,完全不切合实际的计划。

    所以此时回答*公济话语的耶律月,语气之中多少还是含有着一丝的不自信,何况,她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叶青是否已经说服了金国跟鞑靼人。

    鞑靼人跟她耶律铁衣之间又不是没有恩怨,无缰军、墨小宝、钟蚕,还有屈出律,都曾经在铁木真的后背捅过刀子,茫茫草原就那么大,部落也就那么多,她不相信铁木真到现在还不清楚,当初是谁在桑昆的背后,支持着桑昆对抗他铁木真的。

    所以对于心虚的耶律月来说,如今她能够做的,就是完全放手给叶青,让叶青为了辽国的生死大计而奔走,自己只要按照他说服自己的那些言语,愿意让这些人帮助大辽就足够。

    老奸巨猾的*公济,听着耶律月的回答,只是默默的笑着点了点头,眼下他若是还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叶青的出谋划策,那么他这个混迹夏国朝堂多年的重臣,一把年纪可谓就是活到狗身上了。

    如今辽国的形式,除了辽人自己以外,恐怕最为清楚的就是他们的近邻夏国了,至于那草原上的鞑靼人,如今还在为各个部族之间的利益为战,所以还没有心思去关注到辽人的处境。

    “我大夏国能得到什么?”*公济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并没有望向当事人的耶律月,而是对着叶青问道。

    “您想要得到什么?”叶青皮笑肉不笑的反问道。

    不过是彼此短短的一句话,但两人已经是心照不宣,*公济相信,此刻的叶青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此事儿你能做主?”*公济问道。

    “若是贵国胃口小的话,叶青可以拼着掉脑袋的风险,为贵国让路。但若是*公济大人您的胃口太大的话,鞑靼人、金人恐怕都不会愿意,何况,胃口太大,很有可能就会招来反噬,到时候大人您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叶青笑着说道。

    “叶大人此番可有夹杂私心?”*公济再次问道。

    “自然是有,若是说没有,恐怕您也不信不是?”叶青笑着回答道。

    两人如同打哑谜的话语,听的旁边的耶律月、庆王赵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两人这都是问话的言语,到底是在说着一些什么,是不是这样就真的能够达成共识!

    “可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啊,辽国的形势老夫比你更清楚,如今……。”*公济还是颇有顾忌的看了一

    眼耶律月,而后继续说道:“终究是日暮途穷,亡国之势已现,叶大人此举无疑是杯水车薪,救得了一时,无法助其一世啊。”

    “您认为我大辽真的如同您说的那般不堪吗?别忘了,当年任得敬要分国称帝,贵国在如此形势下都挺了过来,难道我大辽就只会因为一点小小的矛盾,而分崩离析不成?”耶律月沉下脸,冷冷的反驳道。

    虽然辽国如今已经是独木难抵强大的花剌子模,但辽人并不相信,他们如今外忧内患的乱象之下,就有亡国之险,所以在她看来,这更像是*公济在对叶青的讨价还价,想要谋取更多的利益。

    哪怕是她如今也不清楚,叶青刚刚一番话,到底跟*公济是否达成了共识,但做出了让步绝对是必然的。

    “时间会证明一切。”*公济并未因为耶律月那冷冷的带着不满的语气动怒,依旧是平和的说道:“若是换成当年任得敬分国称帝时的夏国,处于如今贵国所在的疆域,那么,夏国同样是危矣。但好在我大夏还占有一丝地缘优势,便是没有处在花剌子模人的血盆大口之下,所以在少了外患,当时只有内忧的情况下,亡国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贵国则是不同了,草原上的鞑靼人在崛起,越来越强大,如今已经敢向金人复仇,若是一旦鞑靼人变得更强,他们的目光必然是会向西,到时候你大辽依然是危矣,当然,若是鞑靼人变强,我大夏也会跟着陷入危境之中。但不管如何说,如今贵国西有花剌子模虎视眈眈,东有将要崛起的鞑靼人这个强大的敌人,承礼公主,贵国的情形,想必不需我再继续说下去了吧?”

    耶律月听着*公济的分析,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何况*公济所言俱是事实,也是如今大辽陷入两难困境的真实写照,但如此被人认为大辽将会是一个快要日暮途穷的必亡之国,谁听了心里都不会舒服的不是。

    于是耶律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公济那老辣的言语。

    而叶青又岂能不知道,他即便是如此奔走游说,也不过是暂时的能够替大辽续命而已,若想要大辽不亡,除非是太阳能够从西边出来。

    但不管如何,他都想要试试,其真正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能够帮助大辽走出困境,而是他想要,让不论是金、还是鞑靼人、夏人都意识到,所有人都乃是华夏疆域的一份子,花剌子模人才是真正的外族人。

    关起门来自己人可以乱,可以打,怎么着都行,但当有真正的外敌叩响边疆和平的大门,想要骚扰华夏疆域的安宁时,叶青当然希望,宋、金、夏、鞑靼人能够放下成见,联合起来一同对抗外敌,而不是一如既往的一盘散沙,给予真正的外敌可趁之机。

    当然,若是可能,他也更想给铁木真打开一扇门,让其看到一个更加开阔的地缘世界,在变得更强更大时,目光不仅仅是局限于中原,最好是能够无视中原,而是能够战略目光直指辽国以西的花剌子模,从这里去发泄他们草原人狼的侵略性,而不是祸乱中原。

    “如何,若是叶大人同意让步,我今日就可做主,当叶大人率军前往辽国时,我大夏国必然派遣人数如叶大人相等的精锐,一同助辽国抵御花剌子模人。”*公济彻底占据了这一次谈判的主动,在把耶律月噎的只能是不满的哼了一声后,便把视线放在了沉默的叶青身上。

    “只要贵国有此能力,叶青绝不插手,两不相帮,如何?”叶青重重的叹口气道。

    “叶大人如今只是淮南东路安抚使,以何差遣约束京兆府路的虞允文?还是说,叶大人也打算向今日这般游说?”*公济笑着问道。

    “贵国这些年因为金国关闭镇场一事儿,想必损失了不少银子,若是虞允文大人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贵国的损失可谓是更大了吧?而就算是我叶青个人,可也是知道……。”叶青打着哑谜说道。

    “如此说来,如今叶大人在宋廷朝堂之上,还未能到达凭借一己之力左右国策的尊位?所以如何保证?”*公济可谓是十分老辣、难缠,刚刚还在问叶青如今只是淮南东路安抚使,而后叶青打着哑谜的话语,还是被*公济洞悉,一眼看穿如今的叶青,在宋廷朝堂之上,还远未达到能够左右国策的高位。

    “今日宫宴见分晓,如何?”叶青深深的吸口气,看着那双仿佛能够洞穿自己想法的眼睛说道。

    *公济笑了下,淡淡道:“老夫相信叶大人有此能力,在此就先恭贺叶大人了。”

    一旁的庆王比之刚才更是一头雾水,即便是从头陪到尾,但最后叶青跟*公济达成了什么协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他还是处于懵懂之中,只知道好像叶青跟*公济的交谈,牵涉着辽国的安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