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五十七章 玉津园
    临安城因为新帝登基后的各种“狂欢”持续了足有半个月有余,而为了彰显新帝的仁慈,不论是大理寺还是刑部还是户部等等,也在新帝登基后,将大赦天下这个传统彻底的发扬光大。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各种罪犯也都被特赦或者是减免,就连刚刚进入大理寺的王淮,也因为新帝登基后,在第二日被新帝的一道圣旨而减免了罪责。

    各种赋税、尤其是临安商贾的赋税,同样是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减免,从而使得临安这个在罗马人眼里,有着天堂称呼的都城,更是在短时间内成为了商贾们的天堂。

    因此最为得意的是史弥远,而最痛心疾首的也是史弥远,大量的货物因为赋税的减免,让他又利用市舶司、转运司狠狠的赚了一笔,但也因为赋税的减免,让他如同被割去心头肉似的,看着户部的赋税在一个月内减少了近四成,疼的史弥远眼泪儿都差点儿掉下来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各国使臣在离开临安的时候,自然也是大包小包的把各种商品装进了他们的车队中,夏、金、鞑靼人也因为临安大赦的缘故,又是再一次把手里的银子出手,让叶青为他们换取了更多的,他们所需要的货物。

    于是乎,这个时候的史弥远,便出现在了皇城司叶青的书房内,正在旁敲侧击着,叶青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到底赚了多少银子。

    而在叶青每每以神秘的微笑代替回答后,史弥远便有些不甘的开始揣测着,会不会这一次新帝登基的大赦,叶青赚的要比自己还多呢?

    “放心吧,即便是包括各国使臣手里的货物,我也没有你赚的多,别忘了,因为我提议的联盟抗击花剌子模人一事儿,这些钱可都是我自己出的,只不过是,我从中赚取了一些差价而已。”叶青拍了下史弥远那圆厚的肩膀说道。

    “不可能,各国使臣这一次来临安,朝廷可是出了不少银子的,何况,抗花剌子模人的钱,也是枢密院指使兵部出了一大部分。”史弥远立刻反驳着叶青,而后转念又说道:“对了,我很纳闷,如今你已经贵为枢密使,该是在宫里当差了,为何却很少前去,而是一直在皇城司呆着呢?”

    “去六部桥当差,哪有在这里自由自在?”叶青给史弥远斟茶,而后继续道:“枢密院形同虚设,各阶差遣向来是由他人兼之,何况我朝重文轻武,连个衙署都懒得设,龙图阁、宝文阁、敷文阁、直秘阁等等共十三文阁,但竟是不愿意多建一阁为枢密院所用,竟然每次有事儿商议,还需借直秘阁里的秘阁来商议,所以啊,去六部桥当差,哪有在这里舒服。”

    史弥远拿着叶青当初给他的那个弹壳在手里把玩,当然,不管如何,只要皇城司还在叶青手里,那么他史弥远在临安,就等于多了一层秘密势力可用,毕竟,这些年皇城司的手段跟实力,他史弥远也可谓是一清二楚。

    “王淮你打算怎么办?”史弥远再次平静的问道。

    “怎么,想给他走后门儿?”叶青挑眉问道。

    大理

    寺依然在叶青的掌控下,并不是什么秘密,何况在新帝登基后,孟宗政就成了大理寺卿,朝堂之上的所有人也都很清楚,孟宗政平日里看似跟叶青走的不太近,但关键时刻,孟宗政却总是会站在叶青的身后给予鼎力支持。

    “王淮罪不致死,何况圣上大赦天下后,我们也很难能够把他怎么样儿了,倒不如做个顺手人情,让王淮承情于……。”史弥远想了下后继续说道。

    “想多了你。这是朱熹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或者是人家怂恿你过来的?”叶青似笑非笑的问道。

    当初前往史府,那叫刘诏的官员,便是朱熹的弟子,而朱熹跟自己之间的关系,那就不用说了,估计是谁看见谁都会反胃,甚至叶青丝毫不怀疑,若是给朱熹机会,朱熹肯定会利用他文人士子的影响力,把自己攻讦成不忠不臣的佞臣。

    “有这方面的原因,实话实说,我也不瞒你,当初却是利用过朱熹来攻讦你,但如今你我既然是在同一阵线上,那么是否就该另当别论了?”史弥远端起茶杯邀请叶青品茶道。

    叶青勾了勾嘴角,笑了下道:“王淮为相多年,就算是他想死,也是没那容易的。人虽然如今在大理寺,但圣上的心思……你可曾揣摩过?钱象祖接替梁克家任差遣于刑部尚书一职,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什么意思?”史弥远皱眉,有些不清楚叶青的用意问道。

    “赵汝愚自诩为宗室重臣,当今圣上跟前的第一心腹重臣,加上如今又有韩侂胄与他联手,此时朝堂之上又是贵为我朝右相,谁人他还会放在眼里?但即便是如此,比起钱象祖在圣上心中的地位,恐怕他赵汝愚还差一些吧?”叶青淡淡的说道。

    “你要拉拢、示好钱象祖?”史弥远皱眉沉思了下问道。

    “为何不?”叶青反问道:“若是大理寺把王淮交由刑部,而钱象祖必然会站在圣上的角度为圣上着想。王淮一世忠臣,又在我朝相位多年,虽然说犯了些错,但总的来说依然是罪不致死,何况圣上新登基,正是体现他仁贤德政的时候,这个顺水人情为何做不得?”

    “而且一旦王淮被圣上或者是刑部所放,那么赵汝愚必然是要紧揪不放,即便是他不愿意多管闲事儿,韩侂胄恐怕也不会让他如愿,也会怂恿他一起来请柬圣上,为王淮治罪才是。如此一来,于我们二人就是有机可趁,甚至是他们二人之间便会生出怨隙来?”史弥远喜上眉头,看着叶青问道。

    “即便是无法让他们生出怨隙来,但王淮也决计不会因此而记恨我们。”叶青长叹口气,而后继续道:“姜终究还是老的辣,魏国公远离朝堂多年,但其影响力依然很大。王淮为相多年,虽然那夜我们三人包括大理寺等等联手,才弹劾成他,但王淮终究是我朝前左相,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借着圣上的大赦天下,跟王淮化干戈为玉帛,把他推给刑部来抉择。”

    史弥远拄着下巴,不自觉地点头赞同着,而后喃喃念道:“若是如此来看,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