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疯狂进化的虫子〕〔入骨宠婚:误惹天〕〔战神医婿〕〔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诅咒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六十七章 患得患失
    赵昚看到叶青那有些茫然的样子,同样先是一愣,而后才想起,叶青之所以号召金、夏、鞑靼人以宋为首结盟,就是为了抗击花剌子模人东进,而自己刚刚所提的意见,显然是要把花剌子模人领进华夏疆域来,与叶青这最初的想法是有些背道而驰啊好像。Δ书阁ん.『k→shu→.co

    于是看着无语的叶青,赵昚先是呵呵了一下,而后算是解释道:“叶卿其实不必为难,朕之所以如此提议,也是此一时彼一时的建议罢了。当然,若是花剌子模人犯我华夏,当该如同你当初所言:虽远必诛。但……朕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啊,凡事都要有退路才行。既然你认为鞑靼人有可能成为我大宋最终的对手,那么也该多做些准备才是。”

    “朕老了,也已经禅位了。如今朝堂之上朕说话也没有人听了,就如同今日,也只有你一个人来看望朕一样。朕呢,这两年荒废朝堂政务,心里自然也是一清二楚,所以啊,人老了啊,又喜欢瞎操心一些事情。能够让朕如此说上几句心里话的人臣子也不多,朕一开始就看好你,所以你可千万莫要让朕失望,朕也相信,你能够为朝廷守护好边疆,保百姓安稳。”赵昚叹口气,开始以一种如同博同情的方式,向叶青表明着,不管如何,你应该还是以宋廷为重才对。

    朕给了你如此的权力,不光是为了让你讨得美人归,也是让你能够为大宋江山社稷的绵延尽到自己的臣子本分。

    “是,太上皇教训的是,臣一定谨记您的教诲,守护好我大宋边疆,不让他人敢越雷池一步。”叶青肃穆的说道。

    看着关礼匆匆的带着一名太监进来,不等赵昚说话,关礼就开始弯着腰向身后的太监招了招手,待那太监上前两步,与他平行站在一起后,才开始向赵昚禀奏,皇太后跟太皇太后知晓叶青来孤山后,因为前几日玉津园搭救皇后一事儿,所以想要召见叶青。

    看起来精神矍铄、脸显红光的赵昚,此时与叶青的谈话也已经让他感到有些精力不济,何况如今在赵构还未正式入葬前,平日里依然是只吃素食,也使得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跟叶青再继续探讨关于联盟的话题。

    所以听到那太监的话语后,便含笑对着叶青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去见皇太后了。

    而叶青也在行礼准备离去时,突然停步转身,向赵昚说着自己一路走来时看到的孤山风景,总觉得有些地方应该修缮一番才行。

    叶青的话语,使得赵昚原本开始有些暗淡的目光突然一亮,叶青的话语他自然是心知肚明,只是因为如今已经禅位,特别是跟当今圣上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的关系,加上自己虚弱多病的身体,让他也没有精力去琢磨如何修缮孤山园林的事情。

    所以当叶青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提及后,赵昚立刻打蛇随棍上的说道:“那就有劳叶卿了,放心回扬州吧,若是有什么事情,大可来孤山见朕。”

    “是,臣遵旨。”叶青再次行礼,而后这才走出了大殿。

    随着关礼继续往孤山深处行去,旁边的关礼佩服的向叶青竖着大拇指,道:“叶大人如此忠心,太上皇甚是高兴啊。”

    “又不花自己的钱,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不愿意做。”叶青笑了下,而后接着道:“明日我便告诉工部尚书李立方,

    这是太上皇的意思,以李立方的德行,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推辞的。”

    “可……。”关礼想到了李立方,第一反应便是如今的李凤娘。

    这些年来,身为太子妃的李凤娘,在如今的皇太后、太皇太后面前一直不受待见,而李凤娘对于皇太后跟太皇太后也是颇有不满,这样的情势下,李立方会舍得帮着修缮孤山吗?

    “放心吧,李立方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何况李道还活着呢,就算是李立方不想,李道这个太上皇手底下的老臣,也不会不同意的。”叶青胸有成竹的说道:“至于如今的皇后,她在还未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前是会肆无忌惮,但如今成了皇后后,她终究会意识到的,皇后跟太子妃的区别,可不仅仅是手中的权力大了很多,还意味着,身为皇后后,或明或暗的敌人也会无形中增加了不少。所以啊……她一时半会儿顾及不到这些的。”

    毕竟是与李凤娘之间纠缠不清、拉拉扯扯好几年,所以叶青对于李凤娘的脾气秉性,自然也是了解的十分透彻,大概能够猜测的到,如今的李凤娘无论是她自己的内心,以及外部环境给她的不安感,让她在担心着一些什么东西。

    竹叶儿把酒壶轻轻的放在桌面上,看了一眼李凤娘跟前那空空如也的杯子,最终还是再次给倒上酒。

    与叶青翻脸已经过去了好几日的时间,但自从那日后,皇后的脸上就没有再浮现过真正的笑容,当初刚刚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后的巨大喜悦,也因为跟叶青在玉津园的不愉快,被彻底的冲散,使得李凤娘完全像是忘记了她如今已经贵为大宋皇后的高贵身份。

    门口响起左雨的敲门声,随着竹叶儿开门,而后带着左雨走进外厅,一同向内厅对着酒杯有些神游的皇后行礼,而后竹叶儿这才示意左雨就在此等候皇后问话即可,自己则是再次走到了内厅李凤娘的身边。

    左雨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甚至他连抬头看一眼李凤娘在干什么的想法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望着脚下踩着的名贵地毯,等候着李凤娘开口问话。

    “他离开临安了吗?”过了好久后,李凤娘的声音才在左雨的耳边响起,自然,也知道,当今皇后嘴里的他,指的是谁。

    “回皇后的话,还未离开。”左雨简洁的回答道。

    而后耳边便是一声轻轻的叹气声,李凤娘终于是把目光从酒杯上抬起,望向站在外厅的左雨,洁白如玉的额头像是藏着许多哀怨一般,喃喃道:“准备何时离开?”

    “后天一早从码头乘船前往扬州。”左雨低头知无不言道。

    他只是机械性的回答着李凤娘的问题,就如同他跟一个没有任何自己思想的木头人一样,不在李凤娘跟叶青的事情上去分辨对错一样。

    “知会他一声,本宫要见他。”李凤娘纤纤玉指把玩着桌面的酒杯,看着酒杯里的酒水溢出流到手指上后,竟然抬起手指含在嘴里享受似的吸吮着。

    “今日……今日怕是不行。一个时辰前,听说去了孤山向太上皇辞行去了。”左雨开始有些吞吐道。

    不出左雨所料的,缓缓把手指从自己嘴里拿出来的李凤娘,先是发出一阵冷笑,而后便冷冷道:“向太上皇辞行?哼,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还是为

    了见一次那狐狸精吧。”

    “末将不太清楚。”左雨心里不知为何,此时却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告诉他一声,明日本宫要在园子里见到他,若是见不到他,别以为躲在孤山,本宫就拿她没有办法了!”李凤娘说道最后已经是咬牙切齿。

    随着左雨领旨刚刚走出仁明殿,身后就传来了酒杯被摔在厚厚的地毯上的沉闷声,另外一只手抓着筷子的李凤娘,此时的表情如同是一个独守空闺的怨妇一般。

    还是太子妃的李凤娘,当初只看到了母仪天下的皇后的种种权利,以及那让她日思夜想的隆重仪仗等等,但当她真正的成了皇后之后,却发现自己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变的比以前还要患得患失。

    本以为拥立太子继位的赵汝愚、韩侂胄,会像巴结圣上一样巴结她,但显然是她李凤娘自作多情了。

    自从赵惇成了大宋的圣上、自己成了皇后后,赵汝愚、韩侂胄并没有像李凤娘预料中的那般,对她这个皇后尊崇有加,反而是开始与圣上的其他嫔妃走的极近,这让她李凤娘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阵危机感,甚至开始有些担心,会不会有一天自己这个皇后,因为赵汝愚或者是韩侂胄在圣上跟前的谗言,而把自己废掉!

    要不然的话,他们二人跟其他嫔妃走的如此之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难道就是因为跟他们二人是亲戚关系不成?

    除了那些时刻能够威胁着她皇后之位的嫔妃,自然是还有来自朝堂之上的压力,一些臣子此时已经开始弹劾她擅自专政的做法,这也让她更是感到了深深的忧虑不安。

    也正是这种情形下,让李凤娘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能够帮助她,给她建议,但她前几日在登上皇后之位后,又恨不得除之而后伤心的叶青来。

    所以当她知道叶青还未离开临安后,心里一下子就立刻变的踏实了很多,但当听到左雨所说的,叶青今日在孤山时,心中的妒火瞬间就开始往头上涌,想也不用想便知道,这个时候出现在孤山的叶青,肯定不是为了向太上皇辞行,必然是为了跟钟晴那狐狸精耳鬓厮磨!

    孤山的夜色带着一丝入冬后的凉意,人们身上的衣衫已经开始加厚,而远处西湖之上,虽然依旧是灯火通明、画舫飘荡,但因为冬意的缘故,站在孤山的廊亭内望去,多少还是显得有些萧瑟跟冷清。

    见完了皇太后跟太皇太后的叶青,随着被太皇太后指名道姓送钟晴,穿过前方的廊亭,缓缓向孤山园林外行去。

    而两人在出来后,随着关礼、王伦的消失,一路上只剩下他们两人后,却也是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只是那么一前一后的往孤山园林的外面走去。

    钟晴就如同一个是一个乖巧贤惠的小媳妇儿一样,紧紧的跟在叶青的身后,虽然太皇太后让她送叶青出园林,但这园林的路径,怕是叶青比她还要熟悉一些。

    叶青一连想了好几个打破僵局的话题,但总觉得好像是哪里不对,就像是自己专门过来向她道歉似的,这样恐怕会助长身后那娘们以后的嚣张气焰、弱了自己这个一家之主的威风吧。

    (ps:当各位看到这一章的时候,我已经在外面浪了。周末快乐,今天一更!还请押韵,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