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八十章 挑拨离间
    自昨日跟随叶青来到扬州城的庆王,对于扬州城依然是怀着极大的新奇心,昨日里走马观花一般看到的扬州景象,显然并不能满足他的好奇心,所以当第二日的朝阳初升,庆王赵恺便带着两个出现在了他们并不熟悉的扬州城内。

    昨日里的走马观花,让他的感受就像是如同置身于一场梦境之中,而今日一个多时辰的观察扬州,则是让他的梦境渐渐开始变的成真。

    不论是街边的贩夫走卒,还是商铺里的掌柜、顾客,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平和、安心的笑容,对于因为北地四路而潜在的金人威胁,看不出来丝毫有人在担忧。

    酒楼茶肆、客栈勾栏是滋生传言的最佳土壤,即便是庆王在街头的摊贩处,清早游人较多的河畔等地,也不曾听到过人们谈论,关于金人是否会报复的忧虑。

    甚至时不时的庆王也会在倾听众人闲谈之余,按耐不住的插嘴说上几句,隐晦的提醒着扬州城的百姓、商贾,若是一旦金人再次南下难道你们不怕吗?

    意料之外、预料之内的是,每当他表达出如此担忧的时候,扬州城的百姓商贾等等,仿佛是统一好了答案一样,都会一边说着一边望向城外的方向,显然,正在加紧修建的外城城墙,给了扬州百姓极大的信心,让他们相信淮南东路、扬州城能够保护好扬州,何况,如今的安抚使大人,还是刚刚收复失地的叶青叶大人,所以他们需要怕金人吗?

    百姓眼里的叶青、朝堂之上的叶青,以及他庆王眼里的叶青,如同是三个完全不同的人一样,就如同昨夜里回府的时候,他所认定的不同叶青一样,多个叶青出现在庆王赵恺的眼前,但他却是无法把这些个叶青,融合为同一个人。

    于是庆王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每个人所处的位置高度不同,那么显然,对于叶青的看法印象也就大不相同。

    朝堂之上的叶青心狠手辣,但扬州城百姓心中的叶青,却是如同他们的定海神针,大宋国之能臣良将!

    扬州城的繁华无需多言,而庆王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在碰到金人商贾的反应时,甚至都不如扬州普通商贾摊贩的反应,讨价还价俨然已经是常态,显然在扬州普通百姓的眼中,照顾自己生意的金人,并没有所谓的身份高贵之说,所售的物品价格等等,与其他送人的价格也完全相同。

    当然,更让庆王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金人对于扬州普通百姓平常心看待他们的态度,竟然也是坦然接受,不像如今临安城一些跪久了的百姓,见到金人后立刻便是点头哈腰,态度上比见了自己的亲爹还要亲。

    巨大的落差让庆王显然是感到极为震惊,甚至是有些怀疑,如今北地所谓的归正人,跟更南的正统百姓,如此对照相比之下,到底应该是谁看不起谁才对呢?

    昨日里从崇国公嘴里说出的自强自立四个字,久久在庆王的脑海里盘旋、挥之不去,如今的扬州城所展现出来的崭新一面,让他不由自主的在见到金人时,也开始下意识的挺直了自己的腰杆。

    看尽了内城的祥和、平等,不死心的庆王,自然是还想要看看,那新建的外城,是否也如同崇国公所言那般,那里的百姓,是否也如同内城的百姓一样,见到夏、金等国之人时,也会平常心待之。

    相比起内城大多数青石板的平坦道路,显然外城的道路以黄土夯实的更为常见,但不管如何,即便是最为狭窄的街巷,其黄土夯实的道路都极为结实、平坦,可以想象,即便是雨季到来,怕是这样的黄土道路,也很难被冲垮,或是泥泞的无法行走。

    浅浅的车辙印记,也像是在告诉庆王,这夯实的道路是多么的坚固,即便是再重的马车行驶在上面,碾轧出来的,也不过是那可以忽略不计的车辙印记。

    昨日里的匆匆一瞥,让他无法近身深切的感受那外城墙,如今当站在还未完全建成的城墙下,看着那些工匠热火朝天、极为卖力的修建着城墙,再看看那城墙的厚度,庆王瞬间明白,内城百姓对于扬州城无法被金人攻破的自信,显然是有根据的,而非是盲目无知的只相信叶青的声名。

    还未完全修缮完毕的城门口,扬州城内的官吏正在有序、紧张的忙活着,与他昨日里通过的城门相比较,这里的城门口,在他看来也更显的真实一些。

    “北地遗民?”庆王看着那些等待进城的百姓,不由得皱起眉头自语道,而神色之间一闪而过的嫌弃,也说明了此刻的庆王,如同临安城的大部分官员一样,对于北地遗民同样是有着一种轻视感。

    马车几乎没有,牛车同样也很少,大部分都是男子拉车,女人后面推车,车上则是坐着一家人的所有家当,与眼神茫然的孩童,接受着城门口扬州官吏的盘查、问询。

    但不管是男人还是妇女,或者是车上面黄肌瘦的孩童,身上都是带着一股风尘仆仆的逃荒气息,所以不难猜测出来,他们是因为饥荒而逃到了扬州城处。

    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的庆王,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也会看到城门口的官吏,并不会无故拦阻哪一个要进城的北地遗民,只是会仔仔细细的一个个盘查、登记,甚至有时候在看到车上,或者是连车都没有,跟在背着大包小包父母身后,小手紧紧拽着父母衣襟的孩童时,官吏还会露出和蔼的笑容来,而后还会从身前的桌面下,拿出一些不值钱的零嘴,笑呵呵的递给怯生生不敢伸手的孩童。

    与孩童脸上的怯生生表情相比较,茫然无措、紧张忐忑的大人同样也不敢轻易去接那官吏手中,递给小孩子的零嘴,只有官吏一番宽慰的解释过后,大人才会连连行礼后,忐忑不安的接过零嘴,而后递给身旁的孩子。

    短短的时间内,从庆王身边已经有大约七八家逃荒的北地遗民,在经过官吏的盘查、问询后进入到了扬州城内,而城门外面那长长的队伍,依然还在安静的等待着,等候着自己能够进入这个宏伟的城池。

    一架马车在庆王前方不远处停下,刘德秀走下马车的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庆王,含笑走到跟前,在庆王的提示下,只是微微行礼。

    “庆王您怎么有空来此?”刘德秀一扫清晨的萎靡与担忧,此刻则是精神抖擞,满面笑容的问道,目光却是时不时的看着那正排队入城的北地遗民。

    “闲来无事,随意逛逛就到了此处。”早起的朝阳,此刻已经渐渐接近头如今北地四路又一次跟金人开战了?所以这些人才会背井离乡、携家带小的逃避战乱?

    “难道北地四路又……所以他们是逃避战乱?”庆王吞吐了下后说道。

    刘德秀先是一愣,而后哑然失笑的摇摇头,道:“庆王您误会了,并非是金人又渡过黄河要跟我大金开战了,而是今年黄河泛滥、河堤被冲垮无数,加上这两年为收复失地的战争,多少也让一些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如今北地四路也已太平,但粮食没有那么多啊,运过去多少粮食,都是石沉大海一般,根本就没办法填满,所以一些人就开始选择了南下。”

    “那……淮南东路能够养活如此多人?”庆王难以相信,叶青竟然会解救如此多荒民。

    “即便是不能,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饿死不是?何况……如今都是我大宋百姓,朝廷也不会置之不理不是?”刘德秀的眼底闪过一抹忧虑。

    而这一抹忧虑,跟庆王心中的疑惑一摸一样儿,因为在临安,他从不曾听叶青提及过关于北地四路、淮南东路的艰难局势一事儿。

    “何不禀奏朝廷?”赵恺还是脱口而出道,不过问完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显然,若是朝廷愿意管的的话,恐怕叶青早就说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朝廷……。”刘德秀叹了口气,看着赵恺露出一个比哭稍微好看一些的笑容,苦涩道:“朝廷若是有心就好了,可惜……朝廷怕是没有那个心思啊。”

    “那这么多人涌入扬州,叶青如何安置?”赵恺望着那些北地遗民,而后又放眼望了望那外城,他有些明白叶青的初衷了,以扬州的繁荣富庶来吸引各地灾民百姓在此安家立业。

    但此举真的能够让百姓吃饱肚子吗?还是说,叶青面对此种形势,也是无计可施?

    “所以自泗州起,便会盘查、问询,稍有一技之长者,便会优先入扬州,而耕牧者,大部分便会被安置于其他州县,如此一来,靠着淮南东路上下齐心,怕是也能够将将维持吧。”刘德秀向庆王解释道。

    日头已经正正的挂在了两人的头顶上方,刘德秀在跟官吏交谈、叮嘱了几句后,再次走到了还有些发愣的庆王跟前:“庆王怕是还没有用午膳吧,若是庆王愿意赏脸,就由下官做东……。”

    “哪有如此道理,刘大人为民为社稷操心费力,岂能让刘大人破费,就由本王宴请刘大人,也算是替北地遗民感谢刘大人的大恩。”庆王豪爽的说道。

    刘德秀则是连忙推辞,但无奈抵不过赵恺的诚心诚意,于是两人上了刘德秀的马车,开始继续往内城行去。

    掀开车帘继续望着外面的景象,那些被允许入城的遗民百姓,像是知道自己该前往哪里一般,顺着那黄土夯实的道路,眼神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憧憬跟期待,不过最多的还是忐忑跟紧张的表情,开始打量着这个接纳他们,能够让他们再次安家落户的扬州外城。

    斜风细雨楼因为柳轻烟的怀孕,此刻早已经交给了温婉来打理,而温掌柜的名声也是在扬州城不胫而走,加上又处在扬州最为热闹繁华的地方,所以扬州城内如今的达官显贵、商贾豪门也都愿意来斜风细雨楼用膳、听戏等等。

    刘德秀一直捧着斜风细雨楼的生意,虽然他早已经知道,斜风细雨楼跟叶青的关系,但这两年来,他表现的如同毫不知情一样,依旧是把斜风细雨楼当成了他平日里消遣休憩的好去处。

    马车缓缓在斜风细雨楼前停下,刚刚走下的马车的庆王赵恺跟刘德秀,便看到不远处,显然是也在斜风细雨楼刚刚用吃过饭的叶青,此刻随着一名老人上了马车后,才跟着踏上了马车。

    叶青的马车显然并没有看到刘德秀、庆王二人,马车随着叶青上去后,便开始缓缓沿着笔直的青石板路,向着外城的方向驶去。

    “叶……叶大人?”赵恺有些发愣的问道。

    刘德秀愣了一下,而后笑着解释道:“斜风细雨楼乃是扬州最好的酒楼,叶大人来此用膳也不足为奇,对了,庆王或许还不知道吧,这斜风细雨楼,当年可是从临安城无缘无故的搬到扬州来的。”

    庆王赵恺皱了皱眉头,斜风细雨楼在临安时他并没有去过,只是有过耳闻,在他的认识中,当年斜风细雨楼离开临安而到扬州,无非是因为跟涌金楼、丰乐楼竞争不成,才退而求其次选择在了扬州。

    刘德秀在雅间内坐下,摇着头感叹道:“谁知道呢,不过这事儿说来也奇怪,当年即便是在斜风细雨楼竞争不过丰乐、涌金,但也可以选择其他地方不是,何况在我大宋以南,建康等地,岂不比扬州要安稳一些?毕竟,当年的扬州,还没有如今这般热闹繁华啊。而且这斜风细雨楼能够在扬州站稳脚跟,成为扬州城最大的酒楼,这掌柜的可是非同一般啊。”

    “难不成你怀疑是金人所置不成?”庆王本意是开玩笑的说道。

    昨日里到达扬州时,迎候叶青与他赵恺时,他便见过这刘德秀,刚刚又是在外城以及一路同行相谈许久,刘德秀还是给赵恺留下了一个极佳的印象,所以此时的赵恺,才有心思跟刘德秀开着玩笑。

    但令赵恺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玩笑之语,竟然是让刘德秀有些当真了,眉头紧皱,神色凝重,想了下后道:“庆王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您不如此说,下官还真想不到会有这一层关系啊,说不好,这涌金楼定是那金人所为,若不然的话,又岂会在扬州城势力如此之大,连官府都不敢动它。”

    赵恺本想说自己只是一时玩笑之言,但看着赵恺那认真凝重的神情,他却是很难把自己刚刚的玩笑之语解释一番。

    快速的瞄了一眼有些无措的赵恺,刘德秀便继续开始寻思着:“当年转运司、提点刑狱司还曾有人查过斜风细雨楼,只是不等他们查出真相,而后便……。”

    “便如何了?”庆王干脆直接放弃了解释,听到刘德秀认真思索的话语,不由得急忙问道。

    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外来客,若是想要真正了解扬州,了解扬州的人、事以及叶青,那么眼前和善、一心为民的刘德秀,便是最佳的人选,而此时,也就是最佳的机会。

    “这个……。”刘德秀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庆王,随后有些沮丧的道:“算了,此事不提也罢,庆王您也别问了,毕竟当年发生的事情,好多都是下官听旁人所言,其是否真实,下官也不敢保证。而且当年叶大人已经是安抚使,当时就在扬州,或许叶大人更为清楚一些。”

    “难不成你所要的说的事情,跟叶青有关不成?”庆王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有些步步紧逼的问着刘德秀。

    刘德秀一脸的犹豫跟为难,看着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庆王,咬了咬牙,狠下心来道:“不管了,那下官就把所知晓的告诉您吧。以您昨日跟叶大人同行回扬州一事儿上看,想必庆王您就算是知真相了,也会理解叶大人的。”

    “如此说来,此斜风细雨楼跟叶青是有关了?”庆王更为兴奋的问道。

    随着楼内伙计摆好了佳肴美酒离开雅间后,像是给自己壮胆似的刘德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道:“当年转运司赵术赵大人、提点刑狱司梁成大两大人,曾经查出斜风细雨楼跟金人之间有秘密交易往来,而这斜风细雨楼也不曾为淮南东路上交过任何赋税,当时只有赋税一事儿手头有证据,而跟金人之间的交易,并没有十足的铁证。赵大人跟梁大人便想着,先以税赋为由盘问斜风细雨楼,而后再顺藤摸瓜,找出斜风细雨楼跟金人之间的秘密,但不成想,不等他们行动,叶大人便提前一步给他们定了里通外国的罪名,后来便被关押进了提点刑狱司,不久便被送回了临安,后来听说,两人回到临安不久便莫名其妙的被人谋杀了。”

    “真有此事儿?”庆王抓着酒杯的手一紧,问道。

    “啊……这,其实……这个后面的都是道听途说,不大可信……。”刘德秀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

    “但叶青以里通外国之罪名抓赵术、梁成大是真可对?”庆王赵恺面色凝重,紧追不舍的问道。

    刘德秀不情不愿的僵硬着脖子点了点头,艰难道:“当时……当时下官就在这斜风细雨楼内,亲眼目睹。”

    “原来如此。”庆王全身无力似的往椅背上一靠,喃喃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