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八百一十七章 大开眼界
    在叶青看来,耶律大石更为惊才绝艳一些,当年在如同四面楚歌的艰难情况下,东南北都被堵的死死的,西边也处于,一旦敢犯立刻便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情况下,硬是敢硬着头皮往西拓疆,最终还真成就了大辽国这诺大的疆域。 . .co

    而至于铁木真,在叶青看来,则是有些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取巧之机,但不管如何,不论是当年的耶律大石,还是未来的铁木真,则是走出了远比盛唐疆域还要往西更多的霸道气概。

    不得不说,耶律大石的辽、铁木真的鞑靼人,虽然没有能够给那些地方留下侵略后的文明,但好歹还是留下了他们践踏征服时的铁蹄印记,留下了一段段的为人津津乐道的传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冲出山顶时分,看着暖和的帐篷,叶青头一次有了一丝踏实的感觉,不算是很大的帐篷内,早已经没有了佳人的踪影,不过还残留着昨夜里的激情余味。

    不一会儿的功夫,耶律月再次进来,身后的宫女端着早膳恭敬的放在案几上后,又再次行礼后才出去。

    今日他们几人将会正是见到大辽国的奇女子,也就是耶律月的姑母耶律普速完,以及太子耶律直鲁古等人。

    从帐篷内走出来的时候,耶律月也已经早早去了王帐,看着北府里错落有致的帐篷,以及那学着中原而建造的楼台亭阁、小桥流水,清冷的早晨看到如此雅致的环境,倒也是让人赏心悦目,心情舒畅。

    跟随着耶律月留下来的辽国北府官员走出北府,只见铁木真、乞石烈诸神奴、苏道三人,也同样是在不同官员的带领下,缓缓向着王帐的方向行去。

    昨日到今日,乞石烈诸神奴的眉头就像是没有舒展开过似的,一直都是紧紧的拧在一起,直到看到叶青向他们走过来的时候,乞石烈诸神奴的目光,才显得明亮了一些。

    “两万人陪着你来到大辽幽会,感觉一定很不错吧?”铁木真揽着叶青的肩头,嘿嘿笑着问道。

    语气中那只有男人才可意会的意思,自然是让叶青听的美滋滋,呵呵笑着道:“据说昨夜宫宴后,你的帐篷里就被塞了三个辽国女人?腰还好吧?”

    “现在骑马跑一百里路没问题。”铁木真面色如常、神情轻松的笑着说道。

    这让叶青开始有些嘀咕,不得不开始揣摩着,昨天夜里自己跟丘处机的谈话,难道丘处机到现在还没有跟铁木真透漏不成?

    苏道依旧是一副高傲、仿佛谁都欠他钱的死样子,不过这一路上,倒是再也没有整什么幺蛾子,对于叶青、铁木真一直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随着辽国的官员,迎着初升的朝阳,在四面环山的王城内,开始向着大辽国的权利枢纽走去,不知不觉放缓脚步的乞石烈诸神奴,此时已经刻意拉开了跟前面铁木真、苏道的距离,与叶青并肩而行。

    “昨夜没睡好?”叶青不经意的问道,看乞石烈诸神奴的黑眼圈,这家伙明显是有心事,或者是昨天晚上也被辽国女人榨干了不成?

    乞石烈诸神奴忧虑的看了一眼叶青,显然还没有想好跟叶青谈什么,微微惆怅的望了望眼前不远处的铁木真跟苏道,又环顾四

    周一番,才有些迟疑的问道:“叶大人,末将来时,圣上曾交代过,若是末将有何疑问,可向叶大人请教,圣上说叶大人必然会帮末将解惑的。”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儿,是你们的圣上高估我了。”叶青随和的笑着说道。

    乞石烈诸神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免去了不擅长的客套话,再次迟疑了下问道:“什么是先进的文明?圣上跟末将说过,无论是鞑靼人,还是夏人、辽人,甚至是包括我们金人,在你的眼里都是落后的存在。但……看看这大辽王城,多么的气派威武,星罗棋布的帐篷,也有高大恢弘的建筑,那前方的宫帐更是威严气势,难道这样在叶大人眼里,都算不得上是先进?非要与临安、扬州,中原的城池一样才算吗?”

    听着乞石烈诸神奴的话语,叶青不由得有些诧异的停下了脚步,惊奇的问道:“你……你一直在为这个苦恼?”

    乞石烈诸神奴被叶青的大惊小怪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圣上说,先帝之功德、英明在于对宋人的学习、效仿,末将不懂这些,但末将想,若是我大金国也像辽国这般,是不是……当初你就无法攻克我们的城池了。”

    叶青摇头苦笑,乞石烈诸神奴显然是被大辽王城的恢弘气势给震慑住了,心中自然而然的把此与燕京等城池相比较,于是便陷入到了患得患失的处境当中。

    显然,在他看来,辽人应该是很强大的才是,而燕京都城等金国城池一昧的学习宋人,但到头来,却是变的像宋那般弱,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被一向看不起的宋人,给占据了北地五路的疆域。

    “若是燕京拆除皇宫,改为王帐,那么我现在就想立刻攻打燕京。”叶青笑着一边走一边道:“看看那气派的连成一片的王帐,你很羡慕?但若是这么一座王城,若是想要攻下来,你觉得难吗?”

    “不难,但你即便攻下来后,也很难守得住不是?”乞石烈诸神奴问道。

    “不错,确实如此。它没有中原城池常规的防御设施与纵深,就是连护城河都没有,所以攻进来容易,想守住也难。自然,这也是因为他们逐水而居的习性,使得他们不需要建造高大的房屋,因为那样对于他们而言是拖累,并不会成为他们的保护伞。但中原不一样,农耕之地非放牧之地,若是也如同辽国王城,一旦在多山多雨的季节,百姓该如何生存?帐篷能够抵御寒冷、高温,如何抵御潮湿、阴冷?洪水一旦到来,房屋还能够支撑一些时日,而帐篷呢?一盆火炭在密不透风的帐篷里,会怎么样儿,完颜璟最为清楚不是?那样无异于是自杀。你所看到的这些,并非是辽国强大的象征,也非是金国弱小的原因。想要强大,你得发现是什么让他们变的在你眼里强大的,而非是这些……我去……。”

    叶青刚刚还在教人家乞石烈诸神奴别大惊小怪的,但如今他的嘴巴已经长大到,可以放进去一个拳头了。

    金色的宫帐他想到过,但他绝没有想到过,这里的一切都是以金色为主,金色的主体同样还带着火红的颜色,不论是那一顶顶,从外面就能够看出来十分庄严、肃穆的王帐,还是那木制的金色建筑,竟

    然在此刻都给他一种美轮美奂、精致豪奢的感觉,总之,眼前不论是脚下的红色地毯,还是那一顶顶的金色或纯白的王帐,都给人一种肃然起敬、庄严肃穆的感觉。

    王帐内的北府兵也同临安皇城的殿前司一样,一个个满身甲周,在清晨散发着冷冽的光芒,那长矛同样是精光四射,锋利的矛刃看起来就能够感受到一股凶残的意味儿。

    旁边的乞石烈诸神奴,嘴巴张的比叶青还要大,刚刚叶青到底说了些什么,他完全没有听进去一个字,只是知道,眼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他的想象,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帐篷可以大到如同房屋,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帐篷可以豪奢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

    “简直是太美了,都可以称得上为艺术了。”叶青喃喃的感慨着道。

    前方的铁木真、苏道二人,同样是惊叹于王帐的奢华跟浩瀚,碧绿色的草丛上,一顶顶的帐篷错落有致,同样,在这里也是能够看到一些中原的建筑,但明显能够感觉到,这里的建筑风格,其实并非是受中原建筑影响,而是完全受了花剌子模人那边的建筑影响。

    笔直有力的主体,几何形状的纹详,或者是那绝对标志性的建筑上方圆顶,以及那所有镀金的装饰物,白色的石头或者是金黄色的墙壁,让一切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是那么圣洁跟肃穆。

    金色的大门随之打开,第一视线便会被那大理石铺就的地板所吸引,光可鉴人让人都有些舍不得下脚踩上去,而在尽头则是一个同样金色的座椅,显然便是给辽国皇帝而准备的。

    不由得打量着四周,除了一些帐篷里的辽国兽骨、兽皮等装饰外,便是那马蹄拱形、以及尖拱交互的窗户,而抬起头后,便是如同悬挂在天空的巨大的穹窿,上面密密麻麻的纹祥,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到底画的是些什么,不过站在地面,依然是能够在丝丝的眩晕中,感受到一丝淡淡的艺术气息。

    带领他们而来的辽国官员,显然早就料到了他们会是如今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儿,所以也不出声打扰他们,只是在旁面带得意与微笑,骄傲的看着叶青、铁木真、苏道、乞石烈诸神奴,一个个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而后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有钱人拿黄金做装饰,没钱的就拿铜做装饰……太残忍了吧,这得花费多少黄金?”叶青喃喃自语,打量着诺大的室内的一切饰物,如此看来,临安皇宫简直就是个寒窑,根本没法跟人家的黄金装饰相比较。

    整个大殿给人一种奢华与野蛮的印象,那有着艺术气息的黄金、银制装饰,以及那辽人钟意的兽皮、弓箭等等装饰融合在一起,呈现在人们的眼前时,倒是也不显得有多不伦不类,毕竟,黄金等装饰物的包容度大强大了,完全遮挡了钱的铜臭、庸俗之味。

    踩上那脚下厚厚的地毯,如同踩在云端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绵软、飘飘欲仙的感觉,而那两侧的桌椅等物,虽然一部分因为受花剌子模人的影响,换成了桌椅,但这桌椅,也就那张象征着皇权的椅子是把真正的椅子形状,其余的依然还是保持了游牧民族的习俗,更像是中原百姓家里放置的板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