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八百八十章 没有叶青的临安
    叶青到现在为止,依然也只是敢于跟少数一部分人讲述他的理想跟目标,而对于整个北地五路的大军来说,如今叶青的口号依然是收复失地、为二圣雪耻。『→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叶青也不知道当未来有一天,一旦所有的失地都收复后,北地五路大军的战意与士气,是否还能够一直保持着如今的水平,或者说,等一旦达到了既定的目标后,整个大军会不会一下子失去了追求的方向,开始变的安逸、享乐起来?

    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了,而最让华夏民族刻骨铭心的便是五胡乱华,而五胡乱华的原因,归根结底,其重点自然还是在当年一统华夏后,便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武帝司马炎身上。

    当然,最能够引起叶青认清楚当下形势,以及去思考未来该如何走向的例子,依然是楚霸王项羽,以及那句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甚至是不需要长篇大论的去辩证,只要通过项羽率军在灭秦后,而后急转直下的形势,到最后自刎乌江、刘邦称王,就能够看到,项羽因一句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使得楚军在灭秦时期,比与刘邦争天下的时候,战斗力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也正是因为灭秦后,使得不管是项羽、还是楚军,如同一个人心里紧绷的那根弦,终于因为目标达成而变的松懈了下来一样,再加上项羽的目光狭窄又短浅,最终丧失了大好局面。

    “所以夫君若是未来收复大宋所有失地后,当该以此为戒,需明白、理顺麾下大军,治下官员该如何走向才是最为重要。楚霸王想要回到过去,以诸侯立国,自己做天子,但显然,秦国一统后的天下大势已是不可更改,难以回头重建、分封诸侯治国安邦。汉王刘邦,亭长出身,与君都头、不相上下。然、其心广志大,知天下之大势当该顺应时势,而非是重温旧制,因此才能够败霸王、立大汉、成盛世。君如今居长安,当该抚城墙倾听那时盛世回响,铁蹄铮铮破匈奴之兵戈之声,慕盛唐万国来拜之气象……。”

    叶青手里拿着钟晴的信细细的品味着,旁边坐着白纯与红楼二人,自从那日跟完颜璟袒露心声后,完颜璟则是不发一语的便离开了府邸。

    而这两日里来,完颜璟时不时则会登上长安城的城楼,或者是一身便服出没于长安城的各市,以及街头巷尾。

    “李凤娘把钟晴许给我了。”叶青拿着信,看着白纯说道。

    “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白纯平静的问道,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淡漠脸庞,让叶青看不出一丝内心的反应来。

    “没有想到。我以为她会拿赵汝愚来示好,现在看来,非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赵汝愚的背后,有高人啊。”叶青叹口气,既然李凤娘以钟晴示好自己,那是不是也在暗示着,赵汝愚的身后,其实还站着那懒政多年的赵昚呢?

    若不然的话,以李凤娘的性格,岂会容忍自己一时半会儿无法脱身?

    “那要不要把钟晴接过来,临安现在于她岂不是危险?以前可能是有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你叶青跟钟晴的事情不存在,现在被李凤娘挑明了,她在临安还能安生下去吗?”白纯也叹口气,旁边这人,就知道想自己的朝堂之事儿,对于自己女人的安危,都这么后知后觉、漠不关心。

    “赵汝愚不死,她不会离开临安吧?”叶青侧目问着白纯。

    而此时临安城里的钟晴,已经从孤山搬到了通汇坊的宅子里住了,如今跟前除了陶潜与王伦外,便只剩下了当初留在宅子里的两个丫鬟,如今守着那不大的宅子。

    从钟晴被李凤娘下旨许给叶青后,第二天钟晴便搬进了宅子里,所以原本只有两个丫鬟的宅子,此时也在冷清的元日刚过没几天后,终于是感受到了一丝丝的人气跟热闹。

    桑树依旧是光秃秃的,但自从搬到宅子里后,钟晴便会时不时的望着院心里那两颗桑树,白纯还在临安的时候,跟她讲过很多当年叶青的事情,而叶青最初的样子,虽然她不曾经历过,但也足够在白纯的讲述中,在她脑海里生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

    这里曾经住过还是禁军都头的叶青,皇城司副统领的叶青,大理寺左少卿的叶青,而后才是她钟晴认识的那个叶青,以及那个如今在遥远的京兆府的叶青。

    她不知道叶青看到她写的信后,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此刻的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毕竟那封信纠结了好久,最后才动笔的亲笔信内容,多少有些大逆不道,但对于如今的叶青来说,钟晴相信应该是有些用处的。

    平日里的叶青,便是喜欢在一些拿捏不准的朝堂问题上与自己商议,在伞的问题上跟白纯商议,在钱的问题上跟倾城商议,所以自己在真正的成了叶青名正言顺的女人后,站在她钟晴的角度,自当是也该为夫君做些什么才是。

    所以思来想去,辗转反侧不知道几个夜晚后,钟晴最终还是决定,把心里想的与担忧的,以及自己能够预见的都一一告知自己的夫君知晓。

    至于未来叶青会如何,是裂土封侯,还是叛臣贼子,钟晴现在都已经不在乎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已经是叶青名正言顺的女人了,那么自己的夫君到最后会怎么样她都觉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愿意陪着他一起走下去就足矣。

    丫鬟的一声夫人,把钟晴的思绪从桑树上端拉回到了现实,陶潜笑眯眯的站在不远处,说道:“门外有个叫刘克师的想要见您。”

    “刘克师?”钟晴蹙眉想了想,依稀记得那时候她还在扬州,还记得一个下雨天与叶青的事情,而后没过几天,叶青就训斥了一个主动辞官的士子,名字就叫刘克师。

    谨小慎微的刘克师率先向钟晴行礼,而后再把怀里叶青的亲笔信,交给了陶潜,递给了钟晴。

    “夫人,并非是下官故意拖延,实在是下官身份卑微,一直也不曾来过临安,加上手头上还有叶大人交代的紧急事情,所以才耽搁了几日来拜见夫人。”刘克师带着一丝恭敬说道。

    钟晴会心的笑了笑,看着信皮上叶青的亲笔,忍住当即拆开的冲动淡淡道:“不妨事儿的,刘大人有差遣在身,自然是该以差遣为首要才是。但不知……刘大人来临安,是以……。”

    “哦,下官是以叶大人麾下支使身份,而且下官如今已经非是文官,而是武将了。”刘克师从走出长安城的那一刻,就已经明了了自己将来的出路是在军中了,但于他而言,见多了北地的粗旷豪放后,他这个土生土长的江南人,还是有些期待,未来能够在军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那刘大人可知道,你这次来这里,可是带了不少尾巴过来?”陶潜皮笑肉不笑的在旁边问道。

    刘克师先是愣了一下,但并非是惊讶陶潜敢于在钟晴跟前向他问话,而是他到了此时才发现,眼前这个面白无须的中年模样的男子,竟然……竟然是一个太监!

    陶潜一直都有着一个做员外老爷的理想,但无奈自被叶青从建康翻出来后,他就越来越远离员外老爷的目标,反倒是跟门房、跟班的差遣是越来越亲近,一直都现在为止,都没有改掉他是钟晴不论哪个府邸门房、管家、跟班的差遣,但即便是如此,陶潜依旧没有改掉的,就是他那身看起来颇为人模狗样的员外行头,让不清楚的人,很难相信,他竟然就只是一个小小的门房。

    “下官知晓、下官知晓身后有尾巴,而这也是大人的意思,下官在完成一些差遣后,便可以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临安城里,到时候下官的身份,自然就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的。”刘克师急忙向门房解释道。

    钟晴则是再次露出会心的笑容,或许别人不懂叶青的这番用意,但知晓叶青每个用意的钟晴,此时心里头却是甜蜜无比。

    叶青之所以让刘克师突然如此亮出身份,而后跑来与自己见面,显然就是为了警告临安的那些其他势力,钟晴于他叶青的关系以及重要性,当然,也更是给赵汝愚看到,他叶青没死,所以不要打我女人的主意。

    “好,既然如此,那你不妨先歇息一下,等一会儿恐怕就会有人来这里找你问话了。”钟晴点点头,而后示意陶潜陪着刘克师,丫鬟给上茶后,便拿着那封叶青的亲笔信,往二楼的书房走去。

    钟晴在二楼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叶青写给她的信,丫鬟时不时的便会敲开书房门而后进来,告知着他楼下谁来了、谁走了。

    短短半天的时间里,整整冷清了一年多两年的通汇坊叶府,就因为一个街坊四邻都极为面生、风尘仆仆的访客,而后使得叶府门口的马车,走马灯似的轮换着你方唱罢我登场。

    兵部尚书留正、大理寺卿孟珙、礼部尚书李壁、户部尚书郑清之,就连刑部尚书钱象祖,也在这半天的时间内,亲自跑到了通汇坊的叶府。

    钟晴坐在叶青一直曾经坐的那把椅子上,嘴角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留正是赵汝愚的人,没想到竟然是第一个过来的,大理寺算是叶青的人,所以借此机会,若是不出现,可能会让旁人怀疑吧,李壁乃是左相韩诚的人,显然就是来套口风的,或许,也跟皇后有关系吧。

    至于户部的郑清之,自然就是史弥远当初扶持的,而且还是朱熹的弟子,而钱象祖,显然是就是皇后李凤娘派来的,只是不知道,皇后会不会来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钟晴放下那封信,望向窗外的阳光时,丫鬟再次急急的跑了过来,有些经受不住今日府里热闹的她,小脸红扑扑的,甚至还带着一丝骄傲道:“夫人,皇后进入通汇坊了,大概很快就会到府门口了。”

    来到叶府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一项清净的叶府,会变得像今日这般热闹。

    特别是随着进来一个人,那个老是脸上挂着努力装出来的威严笑容的门房,就会低声对她说道:“这是户部尚书郑清之,看似清高,实则贪婪的很。这是刑部尚书钱象祖,钱氏总知道吧?对,就是那个跟我们大宋皇室关系亲近了好几百年的钱氏。还有这个就厉害了,大理寺卿孟珙,虎父无犬子啊,他父亲当年可是一员猛将,可惜到了他这里,却是变成了文官,不过文官俸禄多,地位也比武将高,也算是赚了……。”

    每每陶潜介绍一个,丫鬟都想说是陶潜在吹牛,堂堂的一部尚书,会跑到这个小小的通汇坊里来?

    可当她端茶倒水之余,听着那来客刘克师,跟每一个所谓的尚书谈话时,以及悄悄溜到门口,看着那一辆辆华丽的马车,以及护卫后,丫鬟终于是相信了这些人都是大官。

    但即便是如此,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在府邸里亲眼见到大宋朝母仪天下的皇后!

    可刚刚,就有太监站在门口,以跟那个门房有时候急眼了后差不多的嗓音在门口喊道:准备接驾,皇后凤驾很快就到,请叶夫人出门迎候时,丫鬟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当然,即便是做梦,她也没有梦到过,皇后会来这个冷清了一年多,只不过最近才有了些人气的府邸。

    “末将北地五路节度使叶青叶大人麾下支使刘克师,见过皇后。”在白纯等人对着雍容华贵、气质优雅的皇后行礼后,刘克师最后一个行礼说道。

    “你从京兆府路而来?”李凤娘直奔主题,而后微微伸手指了指,便示意钟晴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一同问话刘克师。

    “回皇后,下官正是奉叶大人之命回临安。”刘克师恭敬的回答道。

    “他为何不自己回来?”李凤娘的语气咄咄逼人,与她往日里高贵大方的皇后形象完全不符。

    “回皇后,叶大人关山一战身受重伤,如今依然还在京兆府长安城养伤,实在是无法长途跋涉,所以才差遣了下官先回临安。”刘克师睁着眼睛说瞎话道,当然,这都不能算是瞎话,毕竟也有一半是事实。

    听到刘克师嘴里的叶青身受重伤,李凤娘不知为何,心里头却是轻松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旁边的钟晴,最终还是咬牙,告诉自己就当是替旁边的钟晴问话道:“他伤的如何?可否有性命之忧?”

    “回皇后,在下官从长安城出发时,刚刚无性命之忧,但依然是无法下床,长安城的大夫预计,怕是三五个月内,不宜行动,只能够卧床静养。”刘克师回答的极为干脆,毫无吃顿的言语,怎么听怎么像真的。

    李凤娘再看了钟晴一眼后,这次则是换成了钟晴开口问道:“叶大人让你回临安可是有何差遣?”

    “回夫人、皇后,下官是奉叶大人之命,回来求见吏部尚书史弥远史大人,以及刚刚下官有幸见过一次的户部尚书郑清之郑大人的。叶大人虽然因关山一战身受重伤,但即便是如此,叶大人依然是心系北地四路之灾民,所以下官即是奉了叶大人之命,来求请朝廷为北地四路的灾民续命,也等同于是为心急如焚、重伤在身、心系百姓的叶大人续命、疗伤。”

    “若是朝廷无粮呢?”李凤娘开始变的咬牙切齿,她岂能听不出来这里面,叶青那*裸的威胁之意?

    不给老子粮食,老子好过不了,老子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等我腾出手来了,养好伤之后,看我回到临安怎么跟你们算账!逼急了老子就真造反!投金人!挥师南下,都特么的别好过!

    李凤娘一边咬牙切齿,一边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最后一次跟叶青暧昧时,叶青*着上身,跟她李凤娘犯浑的情景!

    “这个佞臣……。”李凤娘不由自主的低声骂道。

    钟晴权当是没有听见,而刘克师则是压根儿没清楚,便开口说道:“回皇后,叶大人说了,去年苏湖粮食丰收……。”

    “朝廷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来提醒本宫!”李凤娘刀子似的凌厉语气,有些不耐的说道。

    “是,下官知罪。”刘克师低头急忙回答道。

    李凤娘平息着即便是看不见那佞臣,但也能够轻易被那佞臣捎来的话语,轻易撩拨出的愤怒情绪,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叶大人可还有说起其他事情吗?”

    “回皇后,如今关山已经被叶大人夺回,成为了扼住夏人进出我大宋疆域的咽喉要道。但因为元日前金、夏两国不守盟约、背信弃义,于关山暗地里陈兵围剿叶大人,叶大人及其麾下种花家军与贼人苦战,麾下种花家军几近全军覆没,而关山一战也在此役被毁十之七八,当初京兆府因金人退走时携带走了大量的金银等物,所以京兆府如今实在凑不出钱来修缮、加固关山,若是一旦关山再被夏人夺回,我大宋就将再次面对金、夏两国的威胁,此事非同小可,叶大人一直忧心此事儿,所以下官这一次回临安,也是遵叶大人之命,求请朝廷拨掉银两修缮、加固关山……。”刘克师说的是大义凛然、慷慨激昂,但换来的却是李凤娘的一声冷笑。

    李凤娘冷笑着哼了一声,而后嘴角依旧带着一丝不屑道:“那是不是本宫可以这么认为呢,如今京兆府是不是已经穷的,连给叶大人看病的银子都花销不起了呢?”

    刘克师一惊,急忙打蛇随棍上的说道:“皇后英明,正是如此,如今叶大人的诊资……。”

    “一派胡言、胡说八道!”李凤娘柳眉倒竖,怒斥道。

    她万万没想到,叶青麾下一个小小的支使,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就一派胡言,胡说八道,简直与那佞臣的德性一摸一样儿,不愧是什么样的将领带出什么样货色的兵!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