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一十六章 善后
    一龙二凤的交易达成后,叶大官人神清气爽的在满脸羞红、娇艳欲滴的芳菲侍奉下更衣、洗漱,而后吃饭,而后则是与在他回来后,由门房变车夫的陶潜驾车,向着大理寺行去。

    此时通汇坊最深处的街道上,因为叶青回到临安而变的气氛怪异,不过左右两侧的门户,都会在叶青出行时,紧忙把自己府里的马车赶到另外一边,使得这些时日以来,一直都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渐渐空旷了起来,整个一条街道上,也只有叶家的马车,有资格停在这条街道上。

    马车在三婶儿酒馆门口稍作停留,叶青连马车都没有下,酒馆儿的掌柜钟成,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活计跑了过来,在马车跟前站定。

    掀开车帘,露出叶青随和笑容的脸颊:“你就是钟成?”

    “回老爷,小的正是钟成。”钟成显得有些紧张说道。

    “三婶儿酒馆不错,好好照应吧。”叶青笑着点点头,而后接问道:“昨夜可有什么发现?”

    听到叶青问起昨夜的情形,钟成整个人立刻变得凌厉了几分,眼神也不在像刚才那般和气,扫视了下四周后,急忙说道:“回老爷,昨夜里最起码在酒馆里就有不下七拨人,打听大理寺的消息,根据小的的观察,既有韩家的人,也有史家的人,包括一些其他朝臣。其中有一位,小的不敢确定,只带了一个下人,也没有掩饰自己身份的意思,就一直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直到很晚才回去。那个下人就一直在旁边站着,从来没有坐下过。”

    “那会是谁?”车夫陶潜好奇的问道。

    “小的猜测应该是留正,但……不敢确定,不过一早小的就已经派人前去东华门留意去了,估计很快就能够确定,昨夜里那人是不是留正。”钟成果断的回答道,而后顿了下后道:“大瓦子在昨夜也不安宁,好几拨不明身份的人物进了大瓦子,而后一直到今日都没有再出现过。钟将军那边也来人问起过,因为昨夜里,他总共或是逮、或是杀,已经接近百人。”

    听到昨夜里沂国公府竟然如此不太平,陶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墙倒众人推啊,想不到这么多人想要赵汝愚死啊。”

    “估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冲着浑水摸鱼,想要给我头顶上扣屎盆子罢了,或者是希望事情越闹越大才是。”叶青叹口气,感叹道:“终究是宗室,不比平常人啊,看似简单,背后却是错综复杂。而且这只是冰山一角,也只限于临安城里而已,谁知道如今各路之上,是否还有赵汝愚的心腹等等,会不会也在两天涌进临安城。”

    陶潜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当年他们在皇城司秘密被差遣,向来干的是只管杀不管埋的勾当,对于每一件事情的背后利益纠缠、各种明争暗斗,他们并不关心,何况也不是他们该关心的事情,他们要做的,只是听从皇家的命令行事罢了。

    “这几日没事儿可以在临安城多转转,城外不妨也跑跑。做的很好。”叶青笑着对钟成点点头,而后便示意陶潜驾车,继续赶往大理寺。

    钟成算是钟晴一家的远亲,当年建康一事儿时,因为钟晴父亲的交代,正好以钟家管家的身份去了趟福建路,毕竟那时候的钟晴弟弟钟平,是因里通外敌、私售金人货物而被治罪的。

    所以那时候钟晴的弟弟,很想通过疏通市舶司的关系,来为钟平洗脱罪名,而一向忠诚稳重、做事滴水不漏的钟成,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最佳人选,从而也成了那次事件的漏网之鱼。

    大理寺与多年前的相比,并未任何变化,站在风波亭处,叶青甚至一度怀疑,当年处死岳飞时的风波亭,跟今日的风波亭也并无两样,甚至脚下的青砖中,还浸有忠良的鲜血。

    毕再遇双眼通红的跑了过来,行礼后解释道:“孟卿昨夜一宿未睡,一直在这里守护着,深怕出了什么事儿,天一亮下官便过来替换他,让他休息一会儿。所以下官就自作主张,没有去叫醒他。”

    “没事儿,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叶青笑了笑,九月的临安城显然最为宜人,当然,热起来的时候依旧是烤的人汗流浃背,但一早一晚已经没有了那即便是坐着不动,都会流汗的热浪了。

    整个大理寺一直以来,都如同是一个别致雅静的江南园林模样儿,若是没有外面大理寺那几个字的话,恐怕没有人会把这里当成是一个大宋朝法度森严的中枢机构。

    一间颇显僻静,四周布满了种花家军兵士的独立房间内,赵汝愚的精气神还都算是

    不错,房间里并没有茅草等物,桌椅等物一应俱全,就是连桌面上,同样还摆放着一些比较廉价的笔墨纸砚,以及一些跟赵宋宗室有关的书籍。

    如同拜访一样,叶青在外面的锁被打开后,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而后才推开门,笑望着坐在窗前椅子上,正回过头来的叶青。

    阳光斜斜从门口洒落,被叶青高大的身形所阻挡,从而使得叶青那斑白的双鬓,在这一角度看起来极外刺眼。

    像是目光被什么刺痛了一下似的,赵汝愚瞬间是多少有些恍惚,当初在扬州见叶青时,那时候的叶青还是一个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的青年男子,而如今站在门口的叶青,却是给他一种沧桑、深沉的感觉。

    就如同是一杆被残留在战场上的锋利长矛一般,即便是战事已经结束,但仿佛从这杆屹立不倒、依旧笔挺的锋利长矛上,依旧能够感受到,战争的残酷跟激烈一般。

    赵汝愚起身行礼,叶青还礼,两人在叶青背后的房门轻轻被关上后,各自坐下、沉默。

    房间里的气氛并不尴尬,也不紧张,在无声的寂静中,仿佛连窗外的一切都变得宁静了下来,整个天地仿佛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扫了一眼桌面上的一些文书,叶青终于是先开口道:“看完了?”

    “还剩下一些,不过……既然都已经到这一步了,相信以叶大人的手段,必然是已经准备的很充分了,赵某此刻看,也不过是好奇而已。”赵汝愚微微笑着从容说道。

    “若是有不满的可以提出来,千古骂名能不背就不背,毕竟沂国公乃是宗室,皇家的颜面叶某也得顾忌一些才是。”叶青笑着说道。

    对面的赵汝愚默默点点头,扭头看了一眼那满满一桌面,自己与金人、夏人暗地里沟通的证据,沉默了下后叹口气道:“昨夜里多谢叶大人了。赵某自知罪责难逃,至于身后名,更是不会在乎了。天下人如何看待赵某,后人如何看待赵某,赵某的心态,当该效仿叶大人才是。”

    “不客气。”叶青很客气的笑道:“家眷如何安置?是已经计划好了,只是没有来得及去做?不管如何,若是你已经替他们想好了后路,如今还信得过叶某的话,叶某帮你来安置如何?当然,若是已经妥当了,只要有人接应,叶某必然立刻派人送他们出城。”

    “那就有劳叶大人了。”赵汝愚在稍微有些杂乱的桌面上找了一会儿,而后把一封信递给了叶青:“这里面的人,我希望叶大人帮赵某一个忙,远离临安……过普通人的日子就足够,至于钱财等等,赵某这些年也有些积蓄,应该足够他们无忧无虑、不愁衣食的过一辈子了。”

    “好,没问题,我一定亲自去办。”叶青接过信封,看也不看的放进了袖袋里。

    两人再次陷入到沉默中,毕再遇亲自送来了酒水跟菜肴,在当中间的桌面上一一摆放好,而后便再次离去。

    “大理寺什么时候被你拉拢的?”赵汝愚在佳肴美酒前坐定,拿起筷子问道。

    “当年风波亭一事儿,正好有了一个机会。”叶青笑着说道。

    赵汝愚拿着筷子的手在空中顿了下,而后缓缓的放回去,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后,看着叶青道:“信王赵璩的人?”

    “算不上信王的人,那时候吕祖简乃是大理寺少卿,我与洪遵任差遣左右少卿,我们二人顶替的便是孟珙与毕再遇,两人乃是将门之后,你也知道,我大宋朝向来重文抑武,不管是虞允文还是我,哪怕是韩侂胄,还有现如今的孟珙、毕再遇,其实都属于一路人。信王想要拉拢他们,但没有成功,不过信件倒是被我看到了,后来就算是机缘巧合,所以算是彼此推心置腹的可以共事了。”叶青当然不会告诉赵汝愚,这其中还有着老背嵬军老刘头、泼李三的功劳。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赵某是被一己之私蒙蔽了双眼,心有不甘才走到了今日这般田地,败给你叶青,赵某无话可说,心服口服。”赵汝愚举杯,叶青也跟着举杯。

    “能够成为我大宋朝立国以来,到如今唯一的一个宗室宰相,沂国公已经足以自傲了。”叶青替赵汝愚倒酒道。

    赵汝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赵璩,我赵汝愚,都乃是皇亲宗室,但不管我怎么爬,怎么讨好皇室,都换不来一个王,而赵璩,却是因为当年跟太上皇一同入宫,被看作是继承帝位的其中一人,竟然是能够一直如同嫡亲皇室一般,这让我赵汝愚心里很不平啊,但又不得不讨好、忍

    让他,不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自己的女人让给他,都是为了有朝一日,我赵汝愚也能够得到皇室的重视,能够由国公封王,只可惜,到如今依旧是一场空。”

    “也许你应该效仿崇国公赵师淳才对,淡泊名利。”叶青一边吃菜一边道。

    “赵师淳如今怕是足够封王了吧?”赵汝愚斜了一眼叶青,见叶青不说话,便继续分析道:“这些年他跟着你在淮南东路,没少在百姓心中建立威望,只要你叶青一直能在朝堂之上够顺风顺水,赵师淳封王也是迟早的事情,想必他也是深知这一点儿。”

    “但愿吧。”叶青笑了笑:“也但愿我能够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之上活的长久一些,不至于过早的被他人斗下来就好。”

    赵汝愚也笑,朝堂之上终究是如此,一日得势不代表一世得势,最好的例子不就是他这个活生生的沂国公吗?

    甚至是包括之前的王淮、汤思退等等,哪一个不是隐忍几十年后,终于是能够有朝一日,在朝堂之上一飞冲天、权倾朝野。

    但能够在最后落的善终的却是没有几人,大部分终究都是倒在了来势汹汹的后来者脚下,成为了后辈们的垫脚石。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赵汝愚突然感叹道。

    赵汝愚的感叹,吓得叶青手一哆嗦,忙不迭的放下筷子望向了赵汝愚。

    “怎么,很惊讶我竟然知晓你这只有多半阙的词?”赵汝愚微笑着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这半首豪放之词,后面会是些什么。”

    叶青再次拿起筷子,一边挑着盘子里的菜,一边平静道:“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叶青的一句话,让赵汝愚刚刚拿在手里的筷子,吧嗒一声掉在了桌面上,难以置信的看着叶青,震惊道:“叶青……你……。”

    “也就在你这里敢说出来,出门我就忘了。”叶青端起酒杯道。

    赵汝愚依旧是震惊的看着叶青,机械的端起酒杯喝完后,人才稍微恢复了些清醒,道:“你真要谋反、自立?”

    “从未想过。”叶青摇头,放下筷子道:“当年我出使金国,最终被金人追杀的只能从草原上迂回,由夏国回我大宋朝。那时候我就见识到了草原上鞑靼人的强悍,所以我一直深信……。”

    “你一直深信,鞑靼人会是我大宋最大的对手,甚至比金人还要对我们威胁大?”赵汝愚依旧是一副不信的面孔,道:“当年兰州府,你说起此事儿,我跟韩侂胄直言你是喝多了在说醉话,怎么?难道到了如今,你还相信鞑靼人会是我大宋最大的敌人?”

    “我一直坚信不疑。所以我的理想、抱负,也是在兰州府时醉酒后的话:有生之年阻鞑靼人不得入中原半步。”叶青神情严肃的看着赵汝愚,语气很轻,但十分坚定的道:“即便是现在,我依然是如此坚持。只想替我大宋朝守卫好边疆,朝堂之上的事情,我叶青不感兴趣,但也不想被人玩死在朝堂之上,绝不做岳飞第二。”

    赵汝愚沉默良久,像是在甄别也像是在消化叶青的话语,叹口气道:“韩侂胄当年也是如此理想,不过他想要北伐,并非是为民为国,而是为了能够捞取功劳来助他升迁。如今看来,你叶青的境界高过我等,赵某敬你。“

    两人一饮而尽,如今的叶青,已经有了底气正色的说出自己的理想,而且也不再怕被人笑话了,因为,他现在有这个实力,证明他说的就是他如今做的,也是他为理想、为报复努力的方向。

    ”除了淮南西路的何充、司马坚,你手里可还有其他人?”叶青放下酒杯问道。

    “有,但如今已经没有了,归韩侂胄所拉拢了。”赵汝愚自嘲的笑了下,而后叹道:“你知道我佩服你那一点儿吗?就是雷厉风行这一点儿,只要想到了就立刻去做,绝不拖泥带水。你可知道,你若是从京兆府路晚回来一步,恐怕何充、司马坚,就要被韩侂胄拉拢过去了,到时候淮南东西两路,你想要合二为一,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叶青默默点点头,出乎赵汝愚意料的,叶青并没有问赵汝愚,韩侂胄到底从他手里拉拢了那些地方官吏。

    “想必韩侂胄也会来看望你的,不过你放心,你得家人等,我会秘密安置好的,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会给他们一个新的身份,让他们重新开始生活的。”说完后,叶青冲赵汝愚点点头,而后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牢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