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一十九章 皇后与贵妃
    夜色阑珊、秋意渐渐席卷整个天地而来,九月份的天气在临安虽然还未秋高气爽,但夜色下已经开始笼罩着一层层的舒适凉爽。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桑树下坐着叶青与钟晴,自从前往大理寺回来后,钟晴的情绪便一直有些惆怅,即便是叶青说了好几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想要逗笑情绪低落的钟大美人,但钟大美人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也只是勉强的冲着叶青露出看似温柔的笑容。

    “这件事情结束后,我想要离开临安回扬州,不再回来。”钟晴主动抓着叶青的手,有些请求意味的说道。

    “好,没问题。”叶青看着那挤出笑容的脸蛋儿,温柔道:“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整个北地可以随你挑选,别忘了,你夫君如今可是天下人嘴里的北地枭雄,这点儿事难不倒我。”

    钟晴依旧是低落着情绪,笑容也显得有些疲惫,摇摇头后便依偎在叶青的胸口,一只手抚摸着那结实的胸口,一边喃喃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去哪里,扬州是我们的家,我们该回扬州才是。不过……妾身若是对夫君还有用处的话,那么妾身也不介意,夫君把妾身安置在其他地方,比如像白纯那般。”

    “怎么能说没用呢,一会儿你就对我有着很大的用处。”叶青的语气轻佻,其中的含义不言自明。

    钟大美人不满的捶了下叶青的胸口,一抹羞涩爬上洁白的脸颊,嘴里嘟囔了一句:“今晚依你便是。”而后便是静静的抱着叶青,享受着难得的安宁时光。

    一句今晚依你便是,让叶大官人整个人瞬间都有些骨头发酥,恨不得立刻抱着钟大美人,喊上钟晴,一块儿继续研究研究昨夜里未完成的“大事业”。

    陶潜像是非要跟叶青与钟晴之间的柔情作对一般,神出鬼没的直愣愣站在叶青跟前,钟大美人瞬间脸色更红,急忙从叶青怀里起身,低头向着阁楼内走去。

    “扮幽灵呢你?能不能尊重下我这个主人?”叶青怀内佳人已不在,只有一抹淡淡的余香,让人回味无穷、心思向往。

    “刑部侍郎李祥,今日见了圣上。虽然没有死柬,但也向圣上禀奏了赵汝愚一事儿。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若是圣上决意亲自过问此事儿,你可就要再负一次……。”

    “你要是能把这些废话都去掉,直接跟我说主题,我或许还会看你顺眼一些。”叶青冷冷的看着陶潜道。

    “好吧。”陶潜耸耸肩膀,丝毫不觉得自己的铺垫之话,听起来那么向废话,继续道:“有人找你,而且车已经备好了,就等着你过去了。”

    “今日没空,明日再说。”叶青果断的拒绝道。

    陶潜转身,走了两步后还是回头道:“你确定就这么拒绝?你可分清楚了事情的轻重缓急?”

    “你特么的又偷听我跟钟晴的谈话!”叶青起身,而后脚下的一个板凳,被叶青一脚挑起,便向陶潜飞了过去。

    陶潜轻松的接住板凳,痞里痞气的道:“去吧,先帮钟丫头把这件心头事儿解决了,以后你想让老夫陪着钟丫头去哪里,老夫都绝无怨言。”?叶青无奈的叹口气,而后仰头看着二楼书房的人影,便开始往外走道:“告诉她一声吧,今夜我不回来了。”

    陶潜耸耸肩,跟着叶青走到门外,一架极其普通的马车已经备好,正在静静的等候着他。

    “你放心吧,不会有尾巴的,钟蚕跟我会帮你清理干净的,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注意到这辆马车。”陶潜看着准备上车的叶青扭头,便立刻说道。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大意,若不然的话,一切都将功亏一篑。”叶青转头上了马车,示意钟蚕驾车前往杏园。

    陶潜终于是很严肃加认真的点点头,而后望着马车缓缓驶出通汇坊的巷内。

    李凤娘经常出宫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就如同李立方所言,李凤娘因为心里有鬼,所以一年的时间里,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会把英国公赵扩放在李家府邸里,而李凤娘也会隔三差五的出宫回娘家,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李凤娘出宫,都不会有人怀疑她的动机,甚至每次随着她出宫后,整个后宫里的嫔妃等,都会有种终于可以暂时松口气的感觉。

    黄贵妃同样是在李凤娘出宫后,终于可以大松一口气了。

    于是在李凤娘刚出宫不久后,皇宫正门丽正门前方的嘉会门处,随着上方的元佑浑天仪象响起悠扬的声音,一架马车便缓缓的从嘉会门处向着丽正门处驶了过来。

    即便是夜色之下,皇宫的丽正门在灯火通明下,依旧散发着不亚于白天的恢弘气势与无尽威严,朱红色的宫门缓缓打开,马车也便缓缓驶入进了皇宫内。

    黄贵妃在一名宫女、一名太监的陪同下,静静的看着马车驶到跟前缓缓停下,而后韩诚便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老臣见过黄贵妃。”韩诚率先行礼,黄贵妃回礼,随后那宫女、太监便在黄贵妃的目光下,缓缓离开,只剩下了韩诚跟黄贵妃,沿着微暗的宫道,向着飞来峰的方向缓缓行去。

    “不知贵妃今日诏老臣进宫可是有何要事儿?”韩诚嘴上很谦虚,但整个人却是腰杆挺的笔直,而且还是与黄贵妃并肩通行,甚至是隐隐的超前半步。

    “今日刑部侍郎进宫面见圣上,请圣上为沂国公被叶青监押大理寺一事儿做主。”黄贵妃侧目望着韩诚说道。

    “想必圣上的决意让李祥失望了吧?”韩诚望着前方漆黑的夜色,笑了下后道:“叶青既然敢于在刚回到临安的第一天,就立刻向赵汝愚发难,就说明他已经把各方的反应都算计的很清楚了,若不然的话,他绝不会这么着急就抓赵汝愚的。金人失去了河套三路,可谓是大败,而济南府一战,也是未占到任何便宜。所以啊,如今叶青手里关于赵汝愚通金的铁证必然是十分充足了。”

    “右相就不想知道,圣上是如何看待叶青的吗?”黄贵妃面色平静的点头问道。

    “既然有皇后支持叶青,那么圣上的意思还用老臣说吗?”韩诚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黄贵妃说道。

    “圣上龙体欠安,这几日更是心绪不宁。今日见刑部李祥,更是一连向叶青连下两道旨意,先是要重赏叶青,后是要让叶青替大宋守卫好边疆,不得让金人再次南下半步。”黄贵妃平视着韩诚道。

    “贵妃就没有在圣上跟前,利用今日之事儿,提及远在京兆府的庆王?皇家宗室要么被叶青抓进了大理寺,要么被叶青逼迫到了京兆府路,若是圣上知晓此事后,还会重赏叶青不成?”韩诚皱眉,显得有些不满的道。

    “提及了。”黄贵妃语气平淡,就像是在叙述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语气平平道:“圣上认为,叶青不管是把赵汝愚监押进了大理寺,还是把庆王、崇国公带到了京兆府,都是很合他的心意。在圣上看来,这些人都是有可能跟他争抢皇位的宗室,如今被叶青关押、差遣到更远的地方,正是让他求之不得,叶青更是被圣上认定为股肱之臣,一心为我大宋江山社稷考量的忠贞臣子。”

    韩诚脸色瞬间变得格外阴沉,双目在夜色下也是变得格外冰冷跟凝重:“这么说来……岂不是叶青不管是监押宗室,还是挟持宗室一事儿,反而都变成了有利于他的好事儿?”

    “如今看来确实是如此,圣上的……病情越发反复,这番话就是我,也猜不透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黄贵妃也是神色凝重的说道。

    “会不会是皇后跟圣上说了些什么?”韩诚思索着问道。

    “皇后上一次见圣上,还是在半月之前。不过……。”黄贵妃有些犹豫的说道。

    “不过什么?”

    “不过今日圣上亲自去了仁明殿见了皇后,但说起来可笑……。”黄贵妃的嘴角带着一抹无奈,道:“或许就连左相大人都猜不到,今日圣上虽然未对刑部李祥大发雷霆,但从福宁殿出来后,便直奔仁明殿,而后见到皇后后,便立刻限皇后在三日之内,必须革了李祥在刑部的差遣,因为圣上认为……李祥乃是太上皇的遗臣,是要替他人来抢皇位,所以才会今日这般大逆不道的面圣。”

    韩诚深深的吸口气,神色阴沉,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道:“贵妃是在提醒老臣,臣也该警惕才是吗?毕竟,太上皇还未禅位时,老臣就已经身居右相一职了。”

    “不错。所以在仁明殿内,皇后把您今日呈给她的奏章,给怒气冲冲的圣上看了一遍,圣上龙颜大悦,直言如此甚合朕之心意!”黄贵妃淡淡的说道。

    韩诚再次叹气,他已经料到了,若想要韩家在朝堂之上再进一步,如今要是单单靠他韩诚怕是寸步难行了,很难再让韩家在朝堂之上的势力更上一层楼。

    所以他不得不打算着以退为进,就如同当年魏国公史浩一般,看似退出了朝堂,但这些年来,史家在朝堂之上的威望,却是丝毫不减,甚至是在史弥远的苦心经验下,变得越来越声势浩大,大有可以与他们韩家相匹敌的之态。

    所以如今的韩诚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正好加上如今朱熹为首的天下文人士子,都在攻讦他们父子,韩诚便想着利用这个机会,直接把左相之位交给韩侂胄,由他来跟史弥远、叶青两人在朝堂之上争斗。

    那时候自己就可以退居在野,如同当年的魏国公史浩一般

    ,以旁观者清的姿态,帮助韩侂胄出谋划策,壮大韩家在大宋朝堂之上的声势。

    “左相差遣韩侂胄必然是志在必得,而右相……我无意,我猜……就是连史弥远都不是很愿意。”叶青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着旁边一身便服,但三杯酒下肚后,更显妩媚风情与诱惑的李凤娘说道。

    “这么说来,除了留正之外,已经别无他人可选了?”李凤娘眨动着如春水桃花一般的眸子问道。

    “留正身后只有赵汝愚,如今赵汝愚既然已不是威胁,留正身后就只剩下了朝堂,而此人也绝非是轻易便会被韩、史所拉拢之人,留在朝堂之上自然是最好不过,可以适当的平衡的史、韩两家对于你的压力。”叶青看着李凤娘倒酒道。

    “那你呢?就没有想过拉拢留正?反正你志不在朝堂之上,但若是能够有一个心腹,为你在朝堂之上安稳后方,岂不是更好?”李凤娘娇笑着问道。

    几杯烈酒,使得李凤娘面如桃花、凤眸如水,身上单薄的衣衫,更是使得她那完美成熟的娇躯,在这一刻充满了难以抗拒的诱惑。

    叶青狠狠的盯着李凤娘那随着娇笑声微微颤抖的胸口,一口饮尽杯中酒,道:“留正跟我之间的恩怨,你难道不清楚?这一次我之所以只针对赵汝愚,便是因为我叶青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同时针对两个朝臣的地步。何况,归根结底,我跟留正之间并没有直接的恩怨,完全是因为赵汝愚一事儿,才会闹到这般田地。加上留正与陆游又是好友,我当年又骂过人家陆游,所以留正在朝堂之上针对我,完全可以理解而且不追究,没办法,我叶青心胸就是这么大度!”

    李凤娘的嘴角带着一丝不屑,凤眸含春道:“说自己心胸大度,但你的眼睛却是盯着本宫的胸口,怎么?你家那位难不成昨夜没把你喂饱?现在就想要打本宫这个被你玩腻了的女人的主意了?”

    三分诱惑、七分挑衅!李凤娘摆明了就是让此刻一壶酒下肚的叶青心猿意马。

    不管如何,她李凤娘在容颜身姿上,绝不会轻易向钟晴、白纯认输,当年因为赵汝愚一事儿可以赢她们二人,在关于男人的事情上,李凤娘也有着无比的自信,也有着跟钟晴、白纯一较高下的野心!

    叶青同样是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投怀送抱的女人,哪怕是玩腻了,偶尔再上手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吃惯了……。”

    看着李凤娘手里举起来的空酒杯冲着自己,佞臣呵呵笑着紧忙止住会更加让李凤娘难堪的话语。

    “佞臣!”李凤娘不满的放下酒杯,脸颊上原本的三分诱惑,瞬间被怒意代替:“圣上今日连下两道旨意,既要重赏你,又要你叶青替大宋朝堂守好边疆,说吧,你想要什么,本宫统统满足你。”

    叶青伸手,捏住李凤娘的脸颊,缓缓使其面向自己,拇指在李凤娘那诱人的红唇上轻轻来回抚摸着,道:“明日我打算前往孤山,你有何要嘱咐的?”

    拍开叶青那让她红唇痒痒,心里更痒的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还是那件事儿,只要我李凤娘认定了,我便不允许他人再觊觎,我要你在这件事情上,必须无条件的跟我站在一起!看着他被立为太子,而后在未来成为我大宋的圣上。”

    “赐封英国公为王,让这成为他被立为太子的第一步。”叶青看着李凤娘问道。

    李凤娘无奈的叹口气,她一直都想要封英国公为王,想要从现在开始,便给赵扩成为太子铺路,但令她想不到的是,在这件事情上,当今圣上赵惇,却是出奇的有着自己的坚持。

    而在叶青看来,当今圣上赵惇的这种不愿意赐封赵扩为王的坚持,更像是在跟太上皇赵昚斗气的叛逆举动,并非是真心不愿意赐封赵扩为王。

    杏园虽然很久都不曾有人居住,两年多的时间里,只不过李凤娘独自一人,偶尔会前往杏园独住一两天的时日,而后便再回到宫中,所以此时的杏园,几乎与叶青当年离开时一般无二,并未发生任何的改变。

    若是非要说有改变,便是当年李凤娘一意孤行,非要在花园里种的桑树,此时都已经长成,比当年的树干显然是要壮实了很多。

    “如何,这杏园可还有当年的模样儿?”李凤娘绝不会承认,在这两年间,她会因为思念叶青,而独自住到这杏园里,一个人坐在角落,回忆着过往的一切情形。

    揽着李凤娘那细腰,单薄的衣衫能够让彼此感受到彼此酒后滚烫的躯体,两人依偎在廊亭内,竹叶儿把酒壶放好,茶水摆放完毕,便悄无声息的退到了一旁,只留下了叶青跟李凤娘,在漆黑的夜色廊亭内继续饮酒……。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