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三十二章 嘉王
    李凤娘站在不远处的假山后面,看着叶青与赵扩在玉津园里随意游走,最后再次回到他们刚刚相遇时,那花香鸟语的花圃前。

    脚下是如同绿色地毯的草坪,一块儿美轮美奂的太湖石横躺在草坪上,叶青看着赵扩在自己的示意下,在石头上坐了下来,而自己则是随意的坐在了草地上。

    “你母后……就只教过你要成为太子?其他的都没有理会过吗?”叶青笑着问道。

    一同游园让两人彼此之间少了一些生疏,此刻两人间的气氛也变得越发融洽跟活泼。

    赵扩不再像初见时那般一直抱着警惕之心,时不时的脸上还会露出对叶青的崇拜之色,特别是当叶青讲述着,自己这个枢密院枢密使,之所以一直不在朝堂,而是在北地打仗时,赵扩脸上的崇拜跟向往之色则是更盛,一双眼睛充满了兴奋与新奇的光芒,听着叶青讲述北地的大好山河等等事情。

    “其他自由先生教于我,母后只是偶尔考校我一番而已。”赵扩看着随意坐在草地上的叶青,笑了下回答道:“母后希望我能够成为我大宋的太子,将来继承父皇的皇位。”

    “你想做皇帝吗?”叶青双手撑着草地,阳光从头顶洒下来,温热的感觉让人很是享受大自然的安宁。

    赵扩看着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是有些犹豫的抿了抿嘴,而后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道:“不知道。但母后既然想,我便会照着做。”

    “要想成为一个好皇帝很难啊,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我大宋如今依然是偏安一隅,北地众多豺狼虎豹对我大宋的富庶虎视眈眈,一旦成了皇帝,稍有不慎……你这个皇帝就会变得很难的。”叶青神情同样显得有些惆怅道。

    “我知道我大宋朝在蛮横无理的金人、夏人、辽人的大兵前吃了很多亏,但……如今你不是可以为我大宋守住北地吗?”赵扩眨动着眼睛问道。

    此刻在他的心里,对于朝堂的尔虞我诈,以及臣子之间的争斗,显然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虽然他知晓大宋朝自立国以来的种种坎坷跟不平,但这些不过是他身边那些个先生,机械式的灌输给他而已,而对于其中真正的意义,显然以他如今十来岁的心智跟理解,还无法完全透彻了解。

    叶青注视着那英俊的小脸庞,扯了扯嘴角道:“若是你未来有一天,成为了我大宋朝的皇帝,其他臣子向你禀奏,我叶青在北地勾结金、夏、辽人,非是为我大宋镇守边疆,你会怎么办?”

    “不会的,我相信你。”赵扩摇头说道,眼神显得颇为坚定跟认真。

    “当皇帝得有理想与抱负才行,不能因为想要当皇帝而当皇帝……所以若是英国公还信任叶青的话,不妨从现在开始,一个人的时候问问自己,自己若是当了皇帝后想做什么,是为了你的母后而成为皇帝,还是为了皇家宗室或者是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也或者是……努力让我大宋朝恢复盛唐时那般恢弘气象。”叶青看着在他说话时,似懂非懂点头的赵扩淡淡说道。

    “就像你刚才说的那般吗?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以此来威慑金、夏等欺压我大宋朝的豺狼虎豹?”赵扩的小手,不知何时开始,又再纠结的抓着自己已经拧出褶皱的衣袖问道。

    “这不是我说的。是大汉名将陈汤禀奏汉元帝奏章时所书,而且还是在他击败匈奴人后才说出来的。所以……也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可以暂时的把自己的理想隐藏在心里,等实现的那天到来后,再说出来,这样则会更好一些,免得到时候被打脸。”叶青说道最后,不自觉地笑了一声。

    “免得被打脸?”赵扩有些不太明白的问道。

    “就是免得自食其言,让自己尴尬。”叶青淡淡的说道。

    或许别人并不是对于这句话有着很深的感触,但他一路走来,却是知道,自己的理想跟目标,即便是到了如今,依旧是还有人在嘲笑跟讽刺。

    即便是眼前赵扩的母后李凤娘,不也是到了如今,还无法完全相信,自己之所以宁愿放弃朝堂也要前往北地,是为了能够守住大宋朝的繁荣富庶,以及保住真正的华夏正统。

    不管是李凤娘还是史弥远,即便是军伍出身的韩侂胄等等朝堂官员,也从来没有人相信,自己这个俨然要成为北地枭雄的权

    臣,会有如此高尚跟无私的情操。

    在他们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浓浓的阴谋诡计,都是为了权利跟野心。

    李凤娘出现的时候,叶青当着赵扩的面,自然是给足了当今皇后面子。

    一身喜庆红色宫装常服的皇后李凤娘,与宫里刚刚暴病而亡了一位贵妃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福宁殿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之中,而她却是一身喜庆之色招摇于宫中。

    赵扩被竹叶儿跟其他太监、宫女带下去,临走时赵扩还是不由自主的像叶青行礼,而后才缓缓的离开。

    李凤娘一直都在审视着叶青跟赵扩的脸庞,双鬓的斑白,让叶青看起来多了一些积淀的沧桑感,但即便是如此,她的视线在游走于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身上时,还是有股心惊肉跳的感觉,暗暗下着决心,过了今日便再也不能让他们再见面。

    “从小教导他成为太子,成为继承圣上皇位的储君未尝不可,但皇后也别忘了,教导一些身为太子、储君的责任跟抱负才是。英国公想要成为太子、储君不难,难得是……你希望他成为一个什么样儿的皇帝?难道也要向……。”叶青望着一身喜庆之色衣衫的李凤娘,平静的说道。

    “皇室之事还用不着你操心。”李凤娘冷冷的打断了叶青的说教,而后冲着叶青妩媚一笑道:“知道本宫为何要于今日穿成这样吗?不过相比于你心里的好奇,我更是好奇,你是怎么说服太上皇的。”

    叶青皱眉看着心情很好的李凤娘,疑惑道:“什么意思?”

    “今日孤山来了旨意,册封英国公赵扩为嘉王,也就意味着,嘉王如今距离太子,只剩下一步之遥了。”李凤娘笑的很开心的说道。

    叶青这才终于明白,为何李凤娘今日会极不恰当的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宫装了,上下打量着李凤娘后道:“我答应你的我便会努力做到,但……我不希望嘉王的目光,只是被你教导的局限于朝堂跟皇位之上,他的目光跟心胸应该更为开阔一些才是,应该放眼整个天下,包括金、夏、鞑靼人、辽国等疆域之上,而非是我大宋如今所立足的这一隅之地。”

    正处于开心兴奋心情之下的李凤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叶青的话语当成了耳旁风,总之对于叶青对她关于对嘉王赵扩的教导,她反正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

    “除了孤山来旨意晋封赵扩外,便是宗室在今日已经有人提议,敦促孤山立赵扩为太子,这……恐怕跟你便没有关系了吧?”李凤娘志得意满的问道。

    “新安郡王赵士程罢了。”叶青平静的说道,而后走出草地,沿着幽静的小路开始往外走去。

    李凤娘并不在意叶青对她不敬的态度,毕竟,眼前这个佞臣,对她不敬的事情太多了,从当年认识他开始,到现在为止,这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何时真的敬重过自己这个皇后!

    “而且我还知道,赵士程给皇室提了几个臣子之女的名单。”叶青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一同停下脚步的李凤娘,看着那疑惑的神情,继续道:“这足以说明,如今已经有有心人,开始把主意打在了嘉王身上,已经开始在从长远布局。”

    “你是说赵士程?劝谏孤山立嘉王为太子,以及给嘉王寻妃都是他所为?他……他到底是何居心,是想要成为第二个赵汝愚吗?”李凤娘原本春风得意的脸蛋上,瞬间凝固了一层冰冷问道。

    “不是,是史弥远。”叶青长叹一口气,李凤娘自始自终,始终不曾尊称过赵昚一声太上皇,一直都是以孤山来代替。

    望着湛蓝的天空,想了下道:“史弥远为人处事深不可测,心机城府可谓是极其深沉,难以捉摸。我担忧的是,他之所以如此着急开始布局,是他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如此吗?”

    “你什么意思?”李凤娘目光也跟着变得冰冷了下来追问道。

    “你说是什么意思?”叶青反问,而后道:“对于史弥远来说,只要是对他有利的,不管是什么办法,他都能够为己所用。市舶司于福建成立商会,是在效仿扬州,而如今把心思放在了嘉王未来王妃一事儿上……。”

    “你是指……你跟我?”李凤娘心头一紧道。

    “总之一定要切记,莫要小看了史弥远,一定要小心提防才是。”叶青再次叹口气:“即便是他如今还未有窥探到蛛丝马迹,但难保他

    不会用这种办法,最终找到你的弱点。”

    “杀了他!”李凤娘银牙一咬,杀气腾腾的道。

    叶青皱眉,瞟了一眼快要杀人成性的李凤娘,又是无奈的叹口气,道:“即便是杀了史弥远也无济于事,史弥远死了,你以为就安宁了?朝堂之上终究还会出现李弥远、王弥远等等朝臣。事情一旦在败露的边缘徘徊,便不是杀人灭口就能够解决问题的。何况,史弥远岂是那么好杀的?这些年来,他能够一直游走于朝堂之上,可绝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李凤娘的目光,由原先的冰冷,渐渐变得似笑非笑,缓缓向叶青靠近了两步,身上淡淡的幽香时不时的钻进叶青的鼻子里。

    而后带着有些玩味的笑容,看着叶青悠悠道:“叶青,这到底是你察觉到的呢,还是说这是你为了摆脱我,故意找出来的借口?我告诉你叶青!这辈子你都休想摆脱我!说好了的!即便是你去了北地,但我李凤娘只要一声呼唤,不管是千山万水,还是远隔重洋,你都要立刻回到我身边来!你是我李凤娘的,谁也抢不走!”

    “收起你那些无端的揣测。”叶青看着李凤娘那恨不得咬自己一口的眼神,伸手抚摸着李凤娘的脸颊,笑着道:“自从当年进入了你的闺楼,就注定了我跟你要纠缠一辈子了。人生啊,就是这么奇妙,没谁能够预料到,两个人一辈子的纠缠、拉拉扯扯,完全都是源自于不经意的那一次初遇。”

    李凤娘扭动着被叶青抚摸的脸庞,而后红唇微张,轻轻把叶青的拇指含在了嘴里,牙齿轻咬着叶青的手指,含糊不清道:“那我该怎么做?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

    “这些时日谨慎一些便好,接下来这几日,史弥远不会有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件事情上的。至于以后,我远走北地后,想必他更难查探出什么来了。”叶青想要抽出被李凤娘含在嘴里的拇指,但刚一动,便被李凤娘的牙齿轻轻拉扯住。

    “怎么?这么怕被我咬掉吗?”李凤娘终于松口,而后不屑的道:“就算是我李凤娘嫉恶如仇,咬也不会只咬断你的手指,直接让你叶家绝后我岂不是更快哉?”

    “这么想让我进宫?”叶青看了看满是口水的拇指,干脆拉起李凤娘的袖子擦拭道。

    李凤娘也不反驳,也不在乎不远处竹叶儿的目光,平静的道:“既然史弥远如此狡诈阴险,你就放心这么离开临安?”

    “宫里如今为你独尊?你还想要怎么样儿?”叶青皱眉问道。

    “皇城司!”李凤娘坚定的说出这三个字,而后道:“如你所说,我不得不防着史弥远坏了我李凤娘的大计。”

    看着有些犹豫的叶青,李凤娘笑着缓缓向前行去,道:“当年我记得高宗皇帝把皇城司交由你时,曾对你说过一句话:察事之卒、布满京城,小涉饥议、即捕治、中以深文。可对?”

    “你不是史弥远的对手,斗不过他的。在我离开前往北地前,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至于皇城司,已经被你得罪了,到了你手里反而会……。”叶青叹气道。

    “你……。”李凤娘有些愤怒的转身指着叶青,随即又愤愤的把手放了下来,她知道,左氏兄弟在皇城司抓赵汝愚这一件事上,的确是因为他们背叛了叶青,而把皇城司给得罪了:“这是大宋朝的皇城司,非是你叶青的皇城司!”

    叶青望向不远处的竹叶儿,想了下道:“往后隔三差五的,可以让竹叶儿往乌衣巷走走,有什么事情,他们会告知竹叶儿的,至于左氏兄弟,便没有必要再出现在皇城司面前了,免得适得其反。”

    “叶青……。”李凤娘咬牙切齿,自己堂堂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竟然无法从一个佞臣手里,轻易的夺回一个,原本就属于皇室的一把刀。

    “这是为你好,更是为了让你能够平平安安的当上未来的皇太后。”叶青冷声说道,而后对面的李凤娘,瞬间愤怒的气焰便消失了大半。

    (ps:一是状态不好。二是重整后面的大纲。写到现在,估计没有多少人追了,但我还是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力写出满意的故事来。所以这几天一直在思考后面的故事走向等等,希望尽可能的写出精彩章节来,而不是写出连我自己思考时,都觉得乏善可陈,毫无新意的故事情节。那样的话,就还不如断更沉淀下来得好。对不住各位了,这几天一直断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