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五十九章 自荐
    想要攻一城之地或许很容易,但如今想要谋一国,显然就要比叶青想象的要难上了太多、太多。

    站在京兆府的城楼之上眺望整个无法进入眼帘的北地,或许以如今麾下的官吏武将,还能够在北地有一番作为,但若是想要凭借着薄弱的家底儿,去谋一个国家,显然就不够使唤了。

    北地多年的积弱,加上被收复后的这几年的水患,也不过是堪堪足够叶青在此立足,在这个相对而言的和平时期,若是想要以此来谋天下,叶青便不得不深思熟虑一些,毕竟,他没有失败一次后再次翻本的资本,而是很可能就会掉入万丈深渊再也无法一飞冲天。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京兆府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整个府邸也并没有什么变化,如今的庆王跟崇国公并没有在长安,依然还是忙于在周边的其他事情,加上如今秋收在即,实则他们的心头,比叶青还要更加紧张今年老天爷能否行行好,给北地百姓一个丰收年。

    当然,不管如何来说,如今的京兆府周边,还是要比济南府的光景好过很多,虽然也安置了大量的灾民,但好在这里的田地并没有遭受水患,所以在粮食收成上,还是颇为乐观。

    加上河套三路如今已经尽握手中,整个京兆府的一切可以说,还算是都在正轨之上,唯独要担心的便是,若是一旦用兵时,可能乐观的粮食便就会变得极为不乐观了。

    想要蛊惑夏国兵戈内斗也好,还是想要图谋夏国的大好河山也罢,总之,不管是为了什么,叶青如今都有必要对收复的所有失地,采用化繁为简的初级策略,而不是沿用宋廷至今那冗长、杂乱的一切制度。

    书房里的叶青,把一封刚刚写好的文书交给了红楼,示意他立刻送往前院,由钟蚕派人送往临安。

    红楼离开、白纯走了进来,依旧是冷着一张脸,看了一眼向她报以微笑的叶青后,道:“刘克师在外面想见你。”

    “他来干什么?”叶青皱了皱眉头,白纯则是一言不发的直接走了出去,倒是对着刘克师微笑了下,示意站在垂拱门下的刘克师,可以前往书房了。

    看着白纯依旧没有给自己好脸色的离开,叶青心中只能是苦笑连连,他知道,白纯依然还是因为自己在对耶律月一事儿上耿耿于怀。

    刘克师满面微笑以及风尘仆仆,背后还背着一个狭长的木头盒子,与他当初儒雅的文人形象实在是不符,见到叶青后脸上的笑容则是更盛,甚至是有些近乎于谄媚。

    如此一番模样儿,自然是让叶青看的心里发毛,有些嘀咕,不知道这家伙这段时间怎么了,难不成一下子转性了,还是说,跟李横争吵了几个月后,吵得连他文人的身份都不管不顾了。

    “克师见过叶大人。”刘克师对着书桌后面的叶青行礼道。

    叶青随意的挥挥手,示意刘克师坐下说话。

    而刘克师则是先看了一眼叶青,而后小心翼翼的解下背在后背上那狭长且有些份量的木盒,放在了叶青面前。

    “大人,下官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大人莫要见怪、莫要嫌弃。”刘克师脸上的笑容,此刻极为真切的写着谄媚两个字道。

    “你这是行贿我?讨好我?”叶青低头看了一眼那样式算不上精致的木盒问道。

    “大人,您先打开看看,若是大人觉得喜欢,那么下官再说到底是行贿还是讨好如何?”刘克师神神秘秘的道。

    “是什么?”叶青随口问着,而后一边便打开了那狭长的盒子,只见在普通的木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柄看起来很不错的腰刀。

    “从哪儿弄来的?”叶青不由自主的伸手,抓起刀鞘在手,开始细细打量着问道。

    “下官亲自督促工匠打造的,就这一把,所以下官在得知大人回到京兆府后,就立刻给您送过来了。”刘克师看着叶青打量着刀鞘说道。

    刀鞘很质朴,如同裸露在外的刀柄一样,全部为木头所制,只是在刀鞘的前端包了一层铜皮来保护刀鞘,而至于刀柄,同样是木头所制,但已经在刀柄上缠上了一层黑布,从而使得这把刀在外观卖相上,根本没有足以吸引人的地方。

    不过叶青对于稍长刀柄上,缠的一层厚厚的黑布倒是颇为满意,加上此刀没有刀镡,所以缠上一层黑布,以防手滑,倒是考虑的颇为周全。

    如同后世的羽毛球拍、网球拍往往也会缠上手胶一样,叶青之前用过的腰刀,几乎都缠过棉布,甚至是一层牛皮,而这样不起眼的地方,想不到竟然被刘克师都看到了眼里。

    “你不会是有什么事儿求我吧?”叶青握了握刀柄,有些警惕的看着刘克师问道。

    “嘿嘿,大人您还真说对了,不过,请大人抽出此刀看看再说如何?”刘克师显得极为自信,也让叶青的心头升起

    了一股好奇心,很想看看这不起眼的外观下,到底是藏着怎样一把刀。

    握住刀柄缓缓的抽出腰刀,不过是才抽出了一小半,眼前便是立刻一亮,凝视着那刀身与刀锋,竟然给人一种寒气逼人的感觉。

    随着完整的腰刀全部抽出鞘,就是见多识广的叶青,都不由自主的惊讶道:“好一把刀杀气逼人的刀。”

    “大人可还喜欢。”刘克师看着叶青那惊讶跟喜悦的目光,急忙问道。

    “这把刀很重,难怪你背在身上,还真是够锋利的啊。”叶青目不转睛、有些啧啧称奇的称赞着手里的腰刀,特别是那锋利的刀刃,竟然让人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不愧是一把……也不过如此而已,其实你知道吗,我府里还有好几把比你这柄还要好上几分的刀呢……不过是让我忘在扬州忘带过来了而已。”

    刘克师原本笑意满满的神情,随着叶大人的话锋一转,瞬间僵在在脸上:还能这样?

    刚刚都已经看的从眼里拔不出来了,怎么话锋就突然一转,这把他命令工匠,锻造了近半年的刀,就成了一把平平无奇的普通腰刀了。

    “那既然如此,要不大人还给下官?下官再去……再去虞允文大人那里碰碰运气?”刘克师作势就要接过叶青依旧拿在手里打量的腰刀。

    “当着本官的面,直言不讳你要去行贿虞允文,刘克师,你是真拿本官不当官啊!”叶青斜着瞟了一眼刘克师,不过手里的刀依然是没有放下,时不时的还用拇指轻轻的划过那刀刃,而后拔下一根头发,刀刃朝上,看着从手里掉落的头发,在碰到刀刃后柔和的断成了两截:“你先说什么事儿吧?要是太难得话,这把刀我也不会还你的,送人的东西,岂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刘克师则是呵呵的笑了下,此事儿在他看来八九不离十是成了,不过他依然还是心里没底,毕竟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而他如今在陇城兵营的差遣也确实干的很好,但……他显然不想到此为止,他还希望能够有更大的地方,来让他来实现他的理想跟抱负,所以向来不会送礼,也从来没有送过礼的刘克师终于是迈出了他行贿的第一步。

    “你刘克师当年科举入仕,因为看不惯官场上的那些蝇营狗苟,从而怒辞朝廷的差遣。如今……怎么了?北地难道这么改造人啊,竟然让你这个迂腐儒生想通了?”叶青把腰刀插回刀鞘,在手里掂量了下份量后满意的问道。

    “大人,您这就不合适了啊,下官之所以会有今日,还不都是拜大人所赐?”刘克师依旧是呵呵笑着,道:“这几年若不是大人栽培,下官也不会一下子把这官场与人心看的如此通透,特别是大人极为放心的让下官前往临安一事儿,更是让下官明白,做官不管是为了一己私利还是为了报效朝廷,仅凭良心道义是完全不行的,还是要靠那些蝇营狗苟来立足,而后才是施展自己的才华,实现自己的抱负。所以下官今日之所以如此,也是大人您的功劳。”

    “先说事儿,你先说说送我这么好的腰刀,到底想求我给你办什么事儿吧?”叶青擦拭着那木头刀鞘,一边道:“你还别说,本官当了这么久的官,好像还从来没有给其他官员办过事儿,从这一方面来看,本官也算得上是我大宋朝廷的清官了。临安那帮子蠢货简直是瞎了眼,竟然还敢攻讦本官结党营私,简直是愚蠢。”

    “大人,先说好了,下官之所以会提出如此要求,并非是因为大人如今给下官的差遣,让下官不满意,而是下官……下官想要更进一步,希望能够做的更多一些。”刘克师如今早已经不是当年的迂腐书生,说起话来,虽然还有些拐弯抹角,但即便是如此,刘克师俨然已经是一个在他人面前,称得上是城府心计都极为深沉之人了。

    特别是在北地那几年,不管是安抚百姓,还是梳理地方官场,刘克师都能够做的头头是道,丝毫不比杨怀之、陈次山二人差,甚至有些方面,刘克师比起杨、陈二人来,手腕更是凌厉与果断,甚至是隐隐的有了一丝酷吏的影子。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叶青才会在关山之后,让他去了一趟临安,而后便安置在了建造兵营的差遣上。

    “大人,实不相瞒,大人虽然还没有明说,但从前些时日李横从兵营要兵,以及如今关山的种种举动上,下官……下官已经能够猜测出一二了,所以下官希望大人能够给下官一个一展抱负的机会。”刘克师恭恭敬敬的从椅子上起身,神色严肃的对着叶青坦诚说道。

    “所以你看出了什么?”叶青心头微微一震,他虽然不意外刘克师看出了他的目的,但还是有些没有预料到,当初迂腐如同一根木头的刘克师,如今竟然变得如此敏锐了。

    刘克师并没有坐下,而是一直站着沉吟了下,抬起头直视叶青,神色肃穆道:“大人,下官在

    京兆府时日也不短了,而且之前也曾去过临安,还曾在山东等路担任过差遣,如今虽然不敢说对眼下周遭局势了如指掌,但最起码还是能够做到心中有数。”

    “继续说下去。”叶青拿着手里的刀来回的出鞘、归鞘道。

    “是,大人。”刘克师肃穆道:“下官以为,自铁木真一统草原,成立大蒙古国后,不管是我大宋,还是金国或者是夏国,实则已经是处于弱势了,即便是如今我们还不曾跟蒙古国发生矛盾,甚至还有金、夏两国为我大宋的天然屏障,但下官还是能够感觉到,自从蒙古国成立后,大人您……心慌了。”

    “蒙古人这段时间,几乎是同一时间派遣了使臣前往金、夏两国,除了威压之外,同样也是采用了怀柔手段,而在下官看来,蒙古人之所以如此做,也正是因为他们一直忌惮于大人在北地的势力,所以不得不借着夏、金两国的手,来牵制、压制大人您在北地的壮大。下官曾因大人的差遣去过一次临安,所以在下官眼里,临安朝堂就是一个人吃人,毫无人情味,甚至比战场还要残酷无情的地方,而大人在临安的处境,同样是不乐观。毕竟,史、韩二人,可谓是大人如今的死对头,如今大人回到北地,他们必然要在大人的身后暗搞小动作,从而消弱大人在北地的影响力。而大人心怀华夏正统,如同当年所言,大人北伐等所有举动,都乃是为了不使华夏文明受到异族的摧残,如今下官依然深信不疑。”

    看着低头研究手里腰刀的叶青默不作声,刘克师深吸一口气,而后继续说道:“大人自临安回到扬州后,虽然是短暂的歇息了一段时间,但夏国这边的所有一切从未停下过,而后大人前往了济南府,金人派遣了使臣前往济南府,但可惜……与大人不欢而散。如今大人再次回到京兆府,所以依下官看,大人绝不打算坐以待毙,必然是要没有机会,也要自己创造机会迎难而上,争取更大的利益来维护我华夏正统不被异族所入侵。”

    “大人,下官第二次为官乃是大人给了下官一个机会,下官就如同是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从而也让下官,不敢再在心里自诩为一个好官,但……绝对是对大人有用的官。北地差遣四年之多,下官安抚民心、吏治官场的手腕常常会北地同僚诟病下官的手段过于残酷,但下官却是知道,如同乱世要用重典一样,若一直怀柔而不强硬,根本难以震慑住那些百姓,以及从前在金人治下的官员。这一点,我相信大人也理解下官的苦衷,这一点,也正是如今大人麾下最为需要的官员。”

    叶青深吸一口气,有些懒洋洋的看了看神色肃穆的刘克师,微笑道:“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便是举荐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跟随我入夏?”

    “这近一年的时间,下官已经助陇城兵营步入了正轨,如今即便是没有下官,那里同样能够给大人源源不断的送来更好的兵源,这一点儿大人绝对无需多虑。”刘克师认真的点着头,他的目的,确实是想要跟随叶青一同征夏,而后看着大宋疆域不断的变大,去体会创造历史的那种成就感,去体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感。

    “可有合适的人选?”叶青抬头笑问道。

    “王重、谢伦二人,足以担此大任,若是二人在陇城兵营稍有失职,下官愿意奉上项上人头。”刘克师坚定的说道。

    “所以你认为我们谋夏算是可取?”叶青嘴角的微笑依旧随和,神情也依旧是不动声色的问道。

    “取金只会招来夏人对我们的用兵,而取夏,金则不一定会用兵南下。所以下官以为,与其坐以待毙,真不如试试着常人难以猜测到的谋夏一策。何况夏国如今也并非是铁板一块,镇夷郡王与我们眉来眼去,李纯佑如今虽然已不再年少,但坐上皇帝之位也没有几年,朝堂一时半会儿还难以理顺,正是我们借此机会图谋的好机会。”刘克师开始变得有些两眼放光,虽然叶青的神色极为平静,但从叶青的语气中,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叶青很心动他自己对自己的举荐。

    “给你一夜的时间,把你心中对于谋夏的策略写出来,明日太阳升起时交给我,合我心意,留你跟我一同谋夏,不合我心意,就继续回陇城兵营任你的兵营统领兼节度使长史。”叶青刷的一声,腰刀如闪电一般入鞘道。

    “多谢大人,下官一定不让大人失望。”刘克师对着走出书房的叶青欣喜的行礼道。

    随着叶青走出了书房,一脸欣喜的刘克师,兴奋的挥了挥自己的拳头,而后也急忙走出书房,向着前院跑去。

    他对于领兵作战自然是一窍不通,但此时的他,却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所以只要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向钟蚕、墨小宝等人请教一番,在他看来,明日一早,再加上自己一夜的努力,必定能够给叶青一个满意的策论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