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六十二章 茶马互市
    官做到了一定份儿上,其实几乎已经与帝王无异,特别是那些有着自己封地的王侯宗室,虽然头顶上悬着一把利剑,但若是在不触犯如同天条的罪名之下,那么整个封地几乎完全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镇夷郡王很想要当年他父亲的风光,有更大的封地以及更多的权利,但郡王的待遇,显然无法跟亲王的待遇相媲美。

    同样,他也很羡慕如今叶青在北地的所有一切,不管任何事情,只要知会朝廷一声便足矣,甚至是心情不好的话,也可以完全无视朝廷的态度,自己在北地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是流于表面,人前风光的背后,往往隐藏着的是巨大的辛酸苦辣,对于这些,野心勃勃的野心家往往不愿意去面对,即便是知晓他们也宁愿忽略这些,毕竟,权利的诱惑要远远比背后的辛酸苦辣更让他们心生向往。

    淳熙三年十二月,刘克师从夏国回到了陇城兵营,此时的叶青,已经在陇城呆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

    经刘克师一手创建到如今不过一年的陇城兵营,此时已经成了一个巨型的军事基地,京兆府以及河套三路的兵员全部出自这里,加上旧有的各路大军,在叶青的主持下重新打乱重组后,从而使得京兆府四路的六路大军,在人数上已经达到了二十万之众。

    被刘克师委以重任的王重、谢伦二人,也确实是如同刘克师所言那般,放在陇城兵营简直就是一件完美到无可挑剔的最佳人选。

    而用叶青的话说,此二人天生便是掌兵营以及粮草、军器的好苗子,但绝不是率兵上战场的合适人选,甚至是一点儿都不合适。

    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懦夫,用懦夫二字虽然有时偏颇,但经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接触以及考校,叶青如今已经很清楚此二人的最佳作用,便是如同后世的政工一样,适合做政治工作,适合给来到陇城兵营的兵士洗脑,让他们在心底里生出坚定的忠诚之心。

    但若是要让这样的理论强者,带着兵去打仗,那么则会把他们优于纸上谈兵,贫于实际作战的弱点无限放大。

    总之,在叶青看来,放在陇城兵营此二人就是两条龙,走出陇城兵营到沙场,瞬间就会变成两条虫,不管给他们多么强悍的兵力,都能够给你在最短时间内,败得一干二净、连骨头渣都不剩。

    “明年开春后,就可以在积石建镇场。至于出兵助李安全夺取皇位,下官隐晦的向他们示意过,但是看得出来,不管是李安全还是热辣公济都显得很谨慎,不愿意跟下官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但也没有明确拒绝。”刘克师听完叶青对于王重的评价后,脸上多少有些尴尬,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王重跟谢伦的弱点。

    就如同他很清楚自己在叶青麾下,只能是一个幕僚一样,这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像李横、田琳那样的武将,更不会成为钟蚕、墨小宝这样的嫡系心腹,也绝不会成为虞允文、辛弃疾那般有勇有谋之人。

    他的优点很明显,同样他的弱点也很明显,最为直接的体现便是他一手栽培的王重、谢伦,几乎就是他刘克师的翻版,几乎与他刘克师一模一样儿,理论大家、实战小白。

    “大人,如此看来,我们要是想要正大光明的率兵入夏,还不被他们怀疑,这件事情的难度可不小啊。热辣公济、李安全等人也不是笨人,对您可是提防的很。”刘克师看了一眼不说话的叶青,只好继续说道。

    “带回来的银两就交给谢伦吧,不管明年我们是否要入夏,战马、盔甲,各种兵器我们都应该备足才是,关山、陇城必然是我们的后方重地,加上明年积石大开镇场,来往夏宋的商贾,自然便可以成为我们运送粮草等物的一部分手段。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骑兵如今已经有足足十万人,如此一来,二十万的大军聚于此,若是什么也不干,只是养着简直是太浪费了。”叶青看着房间厚厚的窗纸,被外面凌厉的北风刮的砰砰作响,双手放在铁炉的炭火上来回移动着。

    “至于热辣公济、李安全对于我的提防,此事儿再正常不过。既然他们心有提防,那我们就从李纯佑那边打开缺口便是。苏道是李安全唯一可以依赖的武将,背嵬令公关山一败,加上丧子之痛,如今在李安全跟热辣公济眼里,已经是不如从前那般重要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到明年开春之际,或者是在蒙古人出兵征辽前,我们必须想办法,让李纯佑跟李安全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让他们能够在闻到危险的味道同时,又得时刻暗中调遣兵力防备对方,如此一来,只要在铁木真一旦跟辽国开战,我们便可

    以给夏国两拨势力的紧张关系上再添一把火,到时候苏道一人必然是疲于应对,李安全终究非是正统,人心显然还是会站在李纯佑那边,那时候他们一旦爆发冲突,必然是要向我们求助的。”叶青微微叹口气说道。

    “大人,下官还有一件并不是十分乐观的事情……想跟大人商议。”刘克师此时显得有些局促,甚至是有些紧张的说道。

    “说说看。”叶青不动声色的淡淡道。

    “大人,下官这一年多来,已经是极为努力了,但如今我们所谓的十万骑兵,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若是真要上战场杀敌,恐怕……能足六七万有战斗力的骑兵就已经是极限了。”刘克师之前为了讨功,或者说是为了能够得到叶青的赏识,给他一个更大的施展才华的地方,所以才会在叶青最为看重的战马跟骑兵的数量上,打了一个马虎眼。

    不错,战马数量若是精确统计,绝对已经达到了十万匹之多,但其中能够上战场的却远远没有这么多的数量,除了一些未成年的,还有未被驯服的,或者是已经老得只能在陇城到关山之间驮运一些物资的,剩下的还要乐观估计,也就剩下了不到七成的真正战马。

    如实说完后的刘克师,面对叶青那似笑非笑的目光,额头上开始渐渐渗出了一层细汗,后背同样也是如同火烤一般黏糊糊的极其难受。

    噗通一下,刘克师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叶青的面前,惶恐道:“大人,下官深知如此欺瞒实是有罪,但大人,下官真的很想跟随大人看到更广袤的天空与土地,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大人……。”

    对叶青的惧怕,刘克师是出自骨子里的惧怕,即便是从最初的扬州相识到如今,叶青从来没有对他刘克师发过怒,但在刘克师的心头,却一直是极为害怕叶青。

    “起来说话,跪在地上难道就能解决问题了。”叶青淡淡的说道,而后在刘克师站起来后,脸上依旧带着随和的笑容道:“若是我不来陇城兵营,你会不会把实情告诉我?”

    “会。”刘克师毫不犹豫的说道:“其实在大人差遣下官前往夏国时,下官就已经写好了文书打算交给大人,把实话告知大人。但后来得知大人要亲自来陇城兵营,下官……下官因为心里头极为害怕,就没敢把此事儿抖落出来,不过还请大人放心,下官并未打算一直隐瞒下去,下官是希望借助出使夏国一事儿来将功补过,如此一来,下官以为,大人应该就不会跟下官计较了。而且下官也相信,大人一到陇城,必然会第一时间知道下官瞒报了战马一事儿。”

    “既然如此……那你今年就别打算过一个安逸的元日了,在开春之前,把战马一事儿补齐便是。”叶青微微叹口气后说道。

    “大人……。”刘克师此刻心里是后悔不已,若是他还有办法做到的话,那么他就不会隐瞒不报了,正是因为当初夸下了海口,才会导致如今他无法补齐的局面,不得不把一些“老弱病残”都统计在内凑数。

    “大人,非是下官不愿意,而是如今……跟蒙古人能够交易的战马数量极为有限,加上蒙古人又在暗地里准备征辽,想要从他们手里获得战马,今年一年下官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过才购得几千匹而已。而西边蕃人那边,一匹战马就敢于要价三十贯钱,夏人赔付给大人的赔偿,下官一咬牙还是买了两万五千匹,但这就已经花去了七十五万贯钱,李横大人也要修缮关山各个要隘,如此一来,再加上征兵等其他用度,下官买一匹马都给割肉似的那么疼的喘不过气来,不止是因为太贵了,而是下官也不得不顾及其他方面,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刘克师对着叶青大倒苦水:“大人,或许您有所不知,下官之所以不赞同以钱买马,更是因为,若是我们把钱给了蕃人、蒙古人,他们向来有销铸为兵的传统,那么多钱的就被他们炼成了兵器,这于我们是更为不利。”

    刘克师自然也以绢帛来买过战马,但如此也让一向如同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似的刘克师,心疼的倒抽凉气,每每跟蕃人、蒙古人,甚至是夏人交易一番后,他都要心疼好几天才能缓过劲来。

    一匹绢在此地不过也才值一贯钱,所以一匹马就得三十匹绢,绢贱马贵,如此一来,刘克师还要筹备兵士的盔甲衣衫等等,所以看看一匹马、再看看兵士身上的衣服,刘克师每次都会心疼的直叫唤。

    “我大宋东南九路产茶遍及六十州、两百四十二县,尤以福建路为最。这些年来,史弥远的手一直都在福建牢牢掌控着这一切,特别是扬州商会最初从福建路购买、置换大量的茶叶

    ,引起史弥远的警惕后,想要茶马互市就变得很困难了。不过……如今一切都正在改观之中……。”

    “真的?”刘克师瞬间瞪大了双眼,充满了惊喜的看着叶青问道。

    叶青确认的点点头,而后说道:“但我们如何来跟蕃人、蒙古人、夏人置换,则是一个我们必须谨慎对待的问题,若是还像从前那般,不控制茶叶的数量,那么依然于我们不利。所以如今于你而言,倒是一个报仇雪恨的大好机会。”

    刘克师依旧是双眼放光的看着叶青,连连点头道:“下官明白,下官吃过几次亏后,早就想报仇了。蕃人一向最喜福建路的茶叶,我查了下,如今这两年大部分的茶叶都来自其他路,于蕃人而言则是可有可无,所以若是有大量的福建路茶叶,下官一定能够把马匹的价格给他压到最低,争取在缓解我们用战马的前提下,把其价格控制在一百斤到一百五十斤,如何?”

    茶马互市早已有之,自唐时起,跟蕃人等牧族的交易中,便有了以茶换马的先例,只不过那时候不管是唐还是宋,在战马资源不是很稀缺的时候,茶叶的价格也相对会高一些,而到了宋廷南渡后,特别是在北地未曾收复一城一地时,宋廷跟蕃人在战马的交易中,往往都是担当了冤大头的角色。

    在宋最初建国时,茶马互市时的交易还能够保持在,一百斤茶叶便能够换一匹良好战马的价格,而到了南渡以后,宋廷就彻底变成了冤大头,太上皇在位时的几次北伐,因为对战马的需求急剧增大,从而也使得蕃人、夏人坐地起价,使得一匹战马的价格,在最高的时候竟已涨到了千斤茶叶才能够换的一匹战马。

    而今大部分北地被收复,特别是河套三路被收复,即便是只不过才一年的时间,但同样有着小部分草原被握在手里后,使得京兆府或者是叶青,在跟蕃人打交道时,已经能够从容的讨价还价了。

    所以刘克师想要把价格压低到一百斤到一百五十斤之间,其实也已经算是难为他了,毕竟,谁都很清楚,价格涨上去的时候总是一不留神,而想要稀缺的资源降价时,则是比登天还要难上几分。

    何况蕃人向来贪婪,对于战马他们虽然有很多,但有时候在跟人傻钱多的宋廷交易时,往往会抱着宁缺毋滥的心态,从而使得根本没有什么筹码的宋廷,只能是乖乖的按照人家定好的价格来交易。

    所以如今,在临安贾伟、钱氏以及扬州商会,终于能够在福建商会的严防死守下,觅得更多的商机跟茶叶后,于叶青而言,通过茶叶来跟蕃人交换战马,既能够让他保证北地的民生处于最低的温饱标准上,也能够通过茶马互市的交易办法,跟蕃人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从而使得一旦他们要侵夏时,不至于使得蕃人提防他们。

    关山一役叶青用命从夏人那边换来的赔偿金,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虽然叶青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见到当初谈判时的金山银山,那些巨额的财富就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或者就像是夏人从来不曾赔付过一般。

    但如今细细品味,看看关山的六道关隘,再看看陇城兵营的规模、再看看军器司里那些明亮锋利的兵器,那些在河套三路的草原上生育小马的成群种马,还有那京兆府周遭安置的灾民的一脸满足,以及京兆府于去年才开始动工扩建的一些根基等等,就足以知道,夏人、金人在关山一役赔付给叶青的钱,如今到底在这一年内,起到了何等重要的作用。

    抢杀掠夺、战争殖民往往是来钱最快、最直接的办法,这个方法任何时候用起来都是那么的无往不利。

    不管是这个时候的强权,还是后来的海权时代,都像世人证明了一点儿,想要快速的致富,没有比采用战争来掠夺资源更快捷的办法了。

    欧洲人的殖民主义,迫害了多少人的家园,即便是到了如今,欧洲却依然是人们为之向往的地方,一个个的博物馆里头,陈列着的一件件来自异国他乡的精美绝伦的历史文物,依旧是赤裸裸的在炫耀着他们的野蛮强权时代,同样,掠夺而来的财富,依然是为他们如今的国度发挥着富强的余热。

    所以叶青在还没有攻夏之前,就已经开始在心底里不由自主的滋生着,蒙古人的强大,别祸害自己人,最好是一路往西别停步,千万别有丝毫怜悯心的一路杀下去,用东方的铁蹄无情的碾压下去。

    至于东方的疆域,叶青宁愿在这个时候,若是能够侵夏成功后,宁愿关起东西方往来的大门,而后目光东移或者南移,缓缓地注视向海洋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