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温阮霍寒年〕〔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七十二章 回京兆府
    绍熙四年六月十七日,对于叶青来说,即是一个该高兴的日子,但更多的是一个堵心、让他心乱如麻的日子。

    刘克师于六月十日出发驰援中卫,不成想,在到达景泰之前,竟然与一小股绕过中卫,迂回而来的夏军狭路相逢。

    丝毫不懂如何率兵作战的刘克师,却是出人意料的全歼夏军,赢得了他人生的第一场战争。

    战后激动的刘克师,不光是紧张的一脸汗水,盔甲覆盖下的衣衫同样是被冷汗湿透,就是连嗓子也因为战场厮杀的条件反射,而又在交战之时不知所谓的嘶喊声,开始变得嘶哑了起来,此刻听起来就像是砂纸在摩擦一般难受。

    双眼通红、情绪激动,颤颤巍巍看着满目苍夷的战场,而后扭头又是激动的看着麾下将领:“赢了吗?我们真的赢了吗?快,拿纸笔来,立刻禀报叶大人……但这些死尸该如何处置?”

    战场菜鸟刘克师,第一时间激动的颤抖着手,趴在手下的背上,给叶青写下了他出征后的第一道战报,而后这才看着满目苍夷的战场,继续向中卫进发。

    这件事儿于叶青而言,不失为一道好消息,毕竟,他原本根本就没有指望刘克师,能够在从未经历过的战场上赢得胜利,只是希望两万大军能够在他的率领下,顺利到达中卫便足矣。

    所以一场小规模的战争,能够兵不血刃的全歼对手,对于叶青而言,自然是一件幸事,也自然是心中期望着,刘克师能够成为虞允文那般文武双全之人。

    刘克师的小胜虽然微不足道,对于整个战局也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最起码其麾下的两万人,在及时驰援到中卫后,总算是让李横身上的压力轻了很多,从而也能够游刃有余的可以跟夏军在中卫展开一场拉锯战,阻止其无法通过中卫,从而南下。

    自然,这点兵力,如今对上内讧的夏国还算是游刃有余,但若是一旦李安全篡位之后,大举来犯之时,这点儿兵力显然就完全不够用了。

    历仲方在平凉镇休整不过半日,便被叶青立刻差遣前往景泰,而后再达中卫跟李横、刘克师汇合。

    而就是六月十七日,叶青还没有来得及因为刘克师、历仲方一事儿高兴时,董晁的密信、萧振的密信,瞬间则是让叶青原本坚毅的脸庞变得阴云密布、愁眉不展。

    金人打算再次攻宋,如同上一次一样依旧是兵分两路,李铁哥、李喜儿为一路南下直取济南府,乞石烈诸神奴率军往西,直指防守空虚的河套三路与京兆府路。

    而除了这两路大军要强攻济南府、河套三路跟京兆府外,完颜璟这一次还派遣了一路大军,从黄河北岸佯攻开封、洛阳两地,从而使得原本就驻守在两府之间的武判,完全无法去驰援河套三路,抑或是济南府,只能够在开封、洛阳之间,防备着这股小规模的金人佯攻大军。

    除了金人开始伺机南下,而宋廷同样是在叶青背后小动作不断,韩侂胄麾下赵方所率的江阴军,同样是给叶青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深怕虞允文一个不察,会让江阴军跟夏人联手而后攻他们所占的兰州

    。

    不过好在,随着司马坚所率的安丰军也在到达大散关后,兰州的压力倒是小了很多,但韩侂胄竟然亲自前往利州路,又给叶青跟虞允文的心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顾虑。

    利州路因韩侂胄亲至,使得兰州路压力变大,在淮南路同样如是,史弥远随着福建商会接连受到以扬州商会为首的一些商贾的打击,让其终于察觉到这一切都是叶青的手笔,从而为了报复叶青,抑或是为了让吏部的权力,借此机会扩展到淮南路,于是此时的史弥远,再次派遣了吏部侍郎赵延边前往扬州,借机再次夺权。

    绍熙四年六月十八日夜,陇城兵营外,一条在夜色之下如同火龙一般的大军疾驰飞奔,直指陇城兵营。

    王重、谢伦两个留守陇城兵营的统领,在不明敌我之下,不得不把陇城兵营内新招募而来的兵士在第一时间集结起来,严阵以待越来越近的不明大军。

    “叶大人回营……快开营门。”就在王重、谢伦再次登上塔楼之时,营门下方响起了焦急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块儿令牌,随着一支箭矢射上了塔楼之上。

    风尘仆仆、一脸凝重,加上一身冰冷的盔甲,如同铁塔一般的叶青率领着种花家军,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从固关回到了陇城兵营,出现在王重跟谢伦的眼前。

    王重、谢伦看到眉头紧锁、一身风尘仆仆的叶青时,先是心不由的一沉,两人心底不由的冒出同一个想法:难不成叶大人败了?关山已经失守?但……为何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知晓呢?

    “大营还有多少人?”叶青摘下头盔,双眸带着一丝疲惫,扫视了一眼王重跟谢伦后,淡淡问道。

    “回大人……。”谢伦看了看旁边的王重,行礼继续道:“三万新兵,不过才在大营内呆了不到两个月……。”

    “足够了,立刻下令,明日一早你们二人率陇城营的三万兵力,与我一同前往京兆府。”叶青手里的头盔扔给了旁边的兵士,而后伸了个懒腰道:“给我备一间房间。”

    “大人……是不是……。”谢伦有些纠结的看着神色疲惫的叶青询问道。

    他们身在陇城,对于前方战事根本是一无所知,每天除了大量的粮草补给依旧是源源不断的经陇城出发进入关山,而后直达夏境外,并没有其他关于前线的战事消息进入他们的耳中,所以此时看到风尘仆仆、神色凝重而又疲惫的叶青,两人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担心。

    “前方无事儿,而是……金人来犯。”叶青深吸一口气,就在王重跟谢伦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又再次给了两人一记,足以让两人眼冒金星的重击。

    看着王重跟谢伦两人震惊的神色,神色凝重的叶青难得露出笑容,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轻笑道:“怎么,金人难道就这么让你们害怕?”

    “那倒不是,只是……。”谢伦看了看王重,而后还是如实说道:“只是末将没有想到金人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不管是王重还是谢伦,在这之前,都不曾在叶青面前有过什么露面的机会,再加上刘克师当初给陇城兵营的

    洗脑,灌输的关于叶青的一些事迹,使得王重跟谢伦两人,在面对叶青时,都显得极为拘谨。

    所以此时跟叶青相处时,两人的心里或多或少的在面对北地这个最有权势的藩王时,都会有些紧张跟局促不安。

    两人虽然在陇城兵营,并没有参与关于夏国的战事,甚至就连夏国战事的情况都是知之甚少,但两人乃是刘克师一手提拔、培养起来的,所以在其办差遣的方式中,或多或少的都受到了刘克师的影响。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使得两人,即便是不能够参与到对夏一战中,但两人在陇城兵营也并没有闲着,除了推演夏国的战况以外,也曾经对于金人会对此作何反应,做了详细细致的分析。

    得出的结论,自然而然便是,金人决计不会放过这个夺回他们失去疆域的大好机会,必然是要趁势来攻宋的。

    只是两人一直无法猜测出,金人此番若是南下,他们到底是会跟夏联手,还是会仅仅凭借一己之力来跟叶青决一胜负。

    叶青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两人,自然是想不到,两人在陇城兵营,原来天天不止是练兵,看来同样也是比较关心周遭局势与战事。

    满意的点点头,而后笑着道:“不错,金人虽是来势汹汹,但却是并没有你们所想的那么快,如今乞石烈诸神奴不过也是刚刚从燕京出发三日而已,但即便是如此,我们也不得不立刻赶赴河套三路,以此来防备他们的突袭。”

    “原来如此。”王重看了谢伦一眼,瞬间明白,原来在金国,同样有着叶大人的探子存在,要不然的话,叶大人决计不会这么快就能够清楚的知晓金人的一举一动。

    谢伦神色不由一阵大喜,对着叶青拍胸口豪爽的保证道:“大人,既然是如此,那么末将可以向大人保证,别看陇城这些兵士不过都是一些不曾染过血的新丁,但只要是跟金人打仗,末将敢说,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比对付夏人要更为勇敢。”

    叶青颇为认同的点着头,其实从兰州一战中就能够看出来,宋军的战力在夏境内多少有些受制,而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因为形势比较紧迫,从而使得战力因为受墨小宝、历仲方等人的焦躁心情影响,无法全部发挥外,便是因为宋军士气的那股同仇敌忾、悍不可挡,在面对夏人时,并没有向对着金人时那般能够全部激发出来。

    自然,战争形势呈胶着状态,或者是攻城略地受阻的原因绝对是多方面的,绝不止上述那些原因,金国多年以来,都无法从夏人身上讨到半点便宜,初立大蒙古国的铁木真,同样,放弃了近在眼前的夏国,反而是舍近求远的攻辽,也足以说明,夏国绝对是一块儿难啃的骨头。

    如今叶青既然主动侵夏,那么若想要不受任何阻击的利用其内讧而一举拿下,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损兵折将在所难免,甚至是被一城一地而牵制住不得前进半步,其实也在叶青的预料之中,只是兰州迟缓了两日,还是让他心里头多少有些难以接受,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陷入如今这样的被动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