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九百九十章 挑拨离间
    李横的来信跟虞允文的来信内容都很简单,但看在不论是叶青还是叶衡的眼里,却是一喜一忧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容。

    可喜的是李横的来信,李安全派遣了使者跟李横谈和,愿意投降献出兴庆城,但有一个条件,便是必须封他为西夏王。

    显然,李安全的投诚不过是权宜之计,但对于叶青还是叶衡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好消息了,毕竟这说明,李安全既然是愿意谈,那么就足以证明,如今的李安全已经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几天了,主动权俨然已经握在了叶青这一方。

    但同样,李安全的条件也存在着巨大的隐患,便是西夏王这个条件,一旦叶青承认李安全是西夏王,还让其身居兴庆府,那么就意味着,一旦李安全有了复起的机会,就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在背后捅一刀子。

    这样的投诚,与其说是投成,不如说是暂时的蛰伏跟隐忍,是为了将来能够再次复国。

    “不能答应他,若是答应了他,岂不是等于白忙活一场。打,必须打,强硬的回绝他。”叶衡站在黄河岸边,眼里根本没有滔滔河水,只有叶青手里那封随风作响的信件内容。

    “即便是我同意,朝廷也不见得愿意。告诉他西夏王别想了,若是真有诚意,兴庆侯倒是可以考虑,给他三日的时间,三日一过,立刻命李横不惜任何代价,都必须在十月十一日这一日攻破兴庆府。”叶青对于日期有着近乎迷信一般的偏执,西夏当年于十月十一日建国,而今他便想要在同一日让夏国从此灭亡。

    完全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有的只是象征性的,巧合的人为天意,但正是这种人为的天意,叶青之所以看重,完全是因为他相信,这样的时间节点,能够给予虞允文等大军带来一股军心士气的提升。

    相比较于李横这封还比较乐观的消息,来自兰州虞允文的消息,就让人不得不皱起了眉头,如同是面对对面那满是旌旗的金人一样,一时之间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

    韩侂胄如今正在兰州,目的不明,但虞允文却是能够感受到,来自朝廷跟韩侂胄个人给他的压力。

    其实自司马坚率领着安丰军驰援兰州、平凉,以及叶青这里后,叶青就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韩侂胄必然是会采取一些手段,来报复也好,或者是警告也好的举动,来制衡在北地的自己。

    只是叶青一直以为,韩侂胄即便是要报复,也绝不会亲临兰州,顶多是在朝堂之上给自己捏造罪名,或者是像史弥远那般,断自己的粮草等物资,以此来要挟自己在朝堂或者是官场上作出让步罢了。

    “他难道是想要抢功劳?”这是武判听到韩侂胄抵达兰州后的第一反应。

    毕竟,韩侂胄早年间便以强抢他人功劳而闻名于朝堂之上,即便是当初的叶青,也不是没有被韩侂胄抢走过功劳,所以眼下夏境形势一片大好下,韩侂胄便出现在了兰州,此举也确实是有些耐人寻味,让人摸不着头脑,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兰州乃是据守大散关的第一重城,如今韩侂胄亲临,无非是想要跟虞允文争权罢了,毕竟,若是韩侂胄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掌兰州,就等于在我们的势力范围内,在我们的后背竖起了一把锋利的刀子,会让我们寝食难安的。这是要报复我差遣了司马坚跟恒峤,以及当初合淮南东西两路的事情啊。”叶青琢磨着韩侂胄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对于对面那同样走出营帐,冲他打招呼挥手的乞石烈诸神奴,轻轻挥了挥手后,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再次跟乞石烈诸神奴进行一番口舌心理战,而是扭头带着叶衡等人向营帐内行去。

    营帐内叶衡率先摘下挂在旁边的地图,神情极为认真、凝重的搜寻着河套三路,而后指着正在重建的牧马镇,又指了指凉州、兴庆,最后落在兰州之上,抬头道:“若是真如你所猜测那般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兰州于你现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让恐怕是让不得吧?但你不让的话,自立为王的声音恐怕在临安朝堂之上,就算是圣上都没办法继续为你压制住了。”

    “兰州守南大散关、利州路一带,牧马镇守北蒙古人,也可镇守金人不过黄河,兴庆府若是一旦拿下,同样是可以成为据守蒙古人的第一道屏障,再加上如今西边墨小宝他们在攻的西平府,我们便可以以此形成一个对蒙古人而言,固若金汤的防线。可一旦失去了兰州,就如同是失去了一条腿一样,我们就会失去对蒙古人的优势的。”武判皱眉

    判断分析道。

    不管是兰州,还是牧马镇,或者是凉州至西平府的河西走廊,还有如今唾手可得的兴庆府,在众人眼里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最初还没有人相信叶青对于蒙古人的看重,但如今,随着辽国危在旦夕,大部的疆域都被蒙古人掠夺后,即便是叶衡,也终于是意识到了蒙古人的强悍跟危险,所以如今,在建立防守蒙古人防线一事儿上,叶衡甚至比叶青都还要上心。

    “对对对,没错,千万不能失去任何一座城池,不然你这半年的心血,以及众多将士的牺牲,就全部浪费了。”叶衡在旁边连连点头赞同说道。

    兰州府、兴庆府、西平府本就是环环相扣,再加上当初的关山还在夏人手里时,此四地变成了镇守夏国疆域的军事要地,而随着关山丢失后,夏人其实就已经失去了战争的主动权,从而被叶青把战争的主动权与优势,牢牢的掌握在了手里。

    如今叶青从关山入夏,接连拿下兰州、以及河西走廊诸州,就差兴庆府与西平府两地,只要一拿下这两府,叶青在夏境,加上京兆府与关山的紧密联系,也就可以完全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叶青对于亲自命名的牧马镇,同样是寄予厚望,虽然牧马镇位于河套三路,跟夏境隔着黄河,但若是镇守得当,这里同样是可以成为一座,在未来抵御蒙古人南下的军事重镇。

    这一点不止是叶青等人清楚,就是虞允文同样很清楚,兰州、西平、关山、兴庆四地缺一不可,只有牢牢掌握了这四地,那么夏国的大半疆域,就算是真正的归入到了宋廷版图之中。

    未来只要是不出现什么内讧与大的错误,虞允文也相信,占据的夏国疆域完全可以固若金汤,谁也无法凭借外力攻破。

    韩侂胄对于兰州府并不陌生,相反,在这里还有不少关于他跟叶青当年的回忆,只是如今,眼前的兰州城,还是有些出乎了他的预料。

    残破的城墙正在修缮,城门处则是宋军在严密看守,进进出出的百姓虽然不会与宋军起冲突,但细细观察之下,便会发现,这些百姓的脸上在看着宋军时,明显是恨意要多过感激。

    进入曾经来过一次的兰州城内,望着还有一些残留印象的地方,韩侂胄的心头可谓是感慨万千,当年还不过是一个皇城司的副统领而已,谁能够想到,不过十来年的光景,如今竟然成了盘踞一方的枭雄藩王,如今自己脚下的土地,竟然已是宋廷疆域。

    想想当年,任得敬叛国献城,使得宋廷颜面丢尽,让夏人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夺走了大片宋廷的疆域,而如今,在叶青的图谋下,一切又都回到了大宋的版图中,但……这一切跟他韩侂胄,却是没有丝毫的关系。

    “韩大人大驾光临,虞某未能亲到城门口迎候,还望韩大人见谅。”虞允文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在站在兰州衙署门口发呆出神的韩侂胄耳边响起。

    虞允文不卑不亢的言行举止,甚至就连自称也都带着一丝泾渭分明的意思,仿佛韩侂胄这个当今朝廷左相,跟兰州府,跟他虞允文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甚至是,在带着韩侂胄进入衙署的这一路上,虽然是礼仪周到,但还是能够让韩侂胄感受到,虞允文丝毫都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下属的自觉,完全是一副与他平起平坐、又泾渭分明的态度。

    “本官此次前来,自然是要先恭喜虞安抚使攻下兰州,为我大宋收复疆土、扬朝廷威名于四海,立下如此大的功劳,可真是可喜可贺。看来当年本官并没有看错人啊。”韩侂胄坐下后,便笑着继续说道:“当年你在京兆府时,本官便力排众议,差遣你为京兆府安抚使,更是不顾叶青、史弥远的反对,力谏朝廷赐封你为雍国公。如今安抚使今日又再次立下奇功,依本官看,便是封王都已足矣。”

    “韩大人客气了,虞某可不敢随意居功。北地能够有今日这般局面,完全是叶大人的功劳,虞某不过是在叶大人的麾下听命行事,镇守兰州罢了。”虞允文呵呵笑着,看着韩侂胄端起茶杯说道。

    “虞安抚使过谦了,叶青固然有功,但虞安抚使的功劳,在本官眼里,丝毫不比叶青小。何况据本官所知,自入夏战事开启后,叶青就已经不再此了,而是前去了鄜延路抵御金人。所以这边能够有如此大好形势,说是虞安抚使一人之功也是毫不为过。甚至在本官看来,如今让虞安抚使来掌兰州府,简直是大材小用了,实在是太过

    于浪费了。”韩侂胄试探性的话语中,同样还带着浓浓的诱惑。

    在韩侂胄看来,他还就不相信这世上真有不贪功的官员,之所以没有被权利、功劳所迷惑,只能够说明是,朝廷给予的奖赏没有达到人家心中的期望罢了。

    而虞允文何尝从韩侂胄的话语中听不出来,韩侂胄自坐下后说的每一句话,无不是在挑拨着自己跟叶青之间的关系,同样,也在极力暗示诱惑着,以自己如今的功劳,足以在朝堂之上随意选择差遣了。

    韩侂胄可谓是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句话给发挥到了极致,从始至终,一直都在暗示着虞允文,以他如今在夏国的功劳,足以得到比安抚使更大、更有权力的差遣,甚至是只要他愿意,完全便可以轻松拥有,丝毫不亚于叶青如今的权势。

    试想一番,一旦如今整个被宋军攻下的夏国疆域,完全被虞允文一个人节制,那么不管是对于朝廷,还是对于韩侂胄来说,都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情。

    如此不单能够削弱叶青在整个北境的权势,同样,还可以以虞允文来制衡叶青,从而使得叶青就如同韩侂胄跟史弥远共处朝堂一般,身旁总是有一个与他权力不相上下的人,在处处制衡、牵制着他。

    而对于韩侂胄来说,如今趁着叶青跟金人还打的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夏境一事儿时,若是他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把虞允文拉拢到他的麾下,那么在整个宋廷,也就根本没有人能够再制衡他,真正的权倾朝野也将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论是史弥远还是叶青,在他跟前,也将毫无优势可言,将与相的结合,也就足以把他韩侂胄送到人臣权力的极致。

    “韩大人客气了,今日夏境这一切,若是没有叶大人的深谋远虑、周全谋划,也不会取得这番可喜的成就。说到底,这一切都乃是叶大人的功劳,虞某何德何能,岂敢居功。何况……虞某自知自己的斤两,更是不敢跟叶大人相提并论,不管是任京兆府安抚使,还是兰州路安抚使,抑或哪怕只是一个知府,虞某都是内心惶恐不已,深怕辜负了叶大人的期望。”虞允文也继续跟韩侂胄打着太极,毕竟,他更清楚,要是没有叶青的话,别说是他,就算是整个大宋,在叶青之前,连想都不敢想,朝廷有朝一日能够夺回如此多的疆域。

    叶青同样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同样身上有着诸多的缺点,同时头上还有着数不清的罪名,但正是因为如此,正是因为叶青这份敢冒天下大不违、不怕世人指责、谩骂、嫁祸的魄力,也才使得宋廷终于能够收复大量的失地。

    不管是他虞允文还是辛弃疾,抑或是叶衡也好,墨小宝、钟蚕等人也罢,在叶青没有出现之前,他们任何一个人恐怕做梦的时候都不敢想,有朝一日有机会能够图谋夏境。

    朝廷偏安一隅的心安理得,北伐战争更像是安抚民心的手段,胜少败多,虽说不论是他虞允文还是辛弃疾,都曾经梦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收复被金人夺取的疆域,但他们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图谋神秘而又彪悍的夏国疆域。

    即便是到了如今,有时候虞允文都觉得像做梦一般不真实,竟然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在叶青的率领下,竟然真的做到了图谋夏国大半的疆域。

    当然,这其中也跟战争中期,蒙古人参合了一脚,使得夏国两面受敌,以及夏国内讧这个最大的原因,才使得他们有机可趁,才有机会取得今日这般成就。

    但若是要细细追究起来,便会发现,实则夏国李安全跟李纯佑的内讧中,几乎也都包含着叶青的权谋身影,也正是因为他的从中作梗,从而使得夏国内讧,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如今被铁木真与叶青分瓜疆域的境地。

    “那若这是朝廷的意思呢?”韩侂胄脸上原本善意的笑容消失不见,改为了一脸严肃的官威。

    “朝廷的意思?”虞允文的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

    “若是朝廷打算奖赏虞安抚使在夏国的战功,并打算差遣虞安抚使回临安朝堂之上任右相呢?”韩侂胄这一次说的更为直接,不过不等虞允文答话,韩侂胄便笑着挥手道:“本官还需在兰州多呆些时日,此事慢慢商议便是,不着急。”

    看着韩侂胄说完后,起身离开的背影,虞允文一时之间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有些纠结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如何应付。

    (ps:连续更新十天,评论区不表扬下我吗?哈哈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