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10 安西都护府
    三人的“推心置腹”,都是在试探着彼此的底线,同样,也在试探着他们如今在北地,到底能够插手多少事物。

    叶青的滴水不漏跟凌厉反击,让史弥远、韩侂胄很清楚,想要插手北地的事物,恐怕要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很多,即便是他们在来之前都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但此刻跟叶青同坐于一起唇枪舌剑的交锋中,还是能够感到叶青在北地的咄咄逼人以及自信。

    两人原本大可以自兰州府、济南府先回临安过元日,而后再择日北上京兆府,但显然随着叶青同金人的和谈,便使得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在家过上一个祥和的元日。

    史弥远、韩侂胄心里都清楚,眼下正是关键时刻,若是给予叶青一定的调整时间,恐怕得他们在临安过完元日后,不管做什么都有可能是白费劲了。

    所以也不得不略过了即将到来的元日来到京兆府,就是为了能够抢在与金人和谈后,回到京兆府的叶青之前,借着夏国被北地侵占大半疆域后,接下来的一连串安抚动作来寻找可以插手北地权势的机会。

    官场呆久了自然更为明白,战前、战时与战后的三个时期,在左右胜败的关键上虽然是战时最为重要,但不管是战前还是战后,同样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战前的各种物资若是无法按照既定的方案完成,自然是会拖战时的后腿,会使得战事陷入胶着、甚至是处于下风,甚至是走向落败一途。

    而战后同样是极为重要,胜利的成果终究是要在第一时间内理清、理顺,如此才能够算是丰硕了战果,得到了最大的胜利。

    而战前、战时、战后的局势同样是错综复杂之极,战前各种的准备差遣,需要一个缜密的将领来谋划全局,战时的沙场,需要身经百战、骁勇善战的将士来浴血奋战,战后的安抚,则是如同软实力一般,更是能够检验一个政权、一个集团的实力关键。

    所以对于史弥远、韩侂胄来说,繁杂冗长的战后安抚开始前,他们抢先一步到达,相信必然能够在混乱、复杂的局面下,寻觅到插手北地事物的大好机会。

    北地的官吏差遣、任免,不管是史弥远还是韩侂胄都是心知肚明,这些年来,叶青凭借着佞臣一般的特质,在北地为所欲为,四处安插他的心腹臣子,但不管如何安插,随着北地疆域与势力的扩张,官吏的储备数量,在少了朝廷这个稳定的输出口后,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自给自足的。

    如此一来,只要随着战后安抚的差遣开始运作起来,那么官吏不够的问题也就会随着安抚差遣的深入显现出来,到了那时候,吏部尚书史弥远、左相韩侂胄就有了机会与借口来插手北地的官场差遣与任免之事儿。

    刘克师送叶青回府的路上,叶青也不管刘克师喝酒有没有喝多,总之这一路上,一直在跟刘克师分析着,史弥远跟韩侂胄来北地,如同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的意图。

    “叶大人,刘敏行所言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但……。”刘克师看着四处打量长安街道的叶青,跟在一旁有些忧虑的道:“但如此一来,大人您身上的压力也只会越来越大。而且如今韩侂胄、史弥远就在长安,此法

    若是想要在元日后即刻实施,显然很难绕过他们二人。当然,也有一个优势便是,正是因为他们二人在长安,只要大人您硬扛着此事儿不松口,那么在北地一时之间他们二人拿您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您如此在北地实施科举。可……恩科这一关,恐怕大人想要顺利的闯过去,史弥远、韩侂胄必然是要万般阻挠,决计不会轻易让您如意的。”

    “不错,有利有弊,弊中有利、利中有弊。正是因为史弥远、韩侂胄如今身在北地,所以科举一事儿反而好开,但恩科这一关,史弥远、韩侂胄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阻挠的机会。特别是他们在北地,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我在北地打开科举,但他们眼下因为北地的势力又不能够明目张胆的反对,即便是反对他们也知道我叶青不会听,所以势必要在恩科一事儿上跟我算总账。”叶青望着前方门口灯火通明的地方,时不时还能够看到有护卫从门前经过,脑海里瞬间便浮现出白纯的精致的脸庞,而后瞬间又换成了耶律月有些凄凉的脸蛋儿。

    “但此法确实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北地燃眉之急。战后安抚的差遣,向来是繁杂之极,各州府的官吏大多非是本地人,在诸多事情上很难因为当地的习俗等规矩,跟在当地有影响力的豪门勋贵做好安抚、归顺一事儿,向来都是恩威并用……好吧,实际上下官这些年来在战后的安抚一事儿上,虽然颇有心得,但……您也知道下官如今在外的声名不怎么好,就是因为从山东路开始到如今,下官的手段过于强硬,才导致如今恨我刘克师之人比赞我刘克师之人多了太多了。”刘克师说道最后,显然也有在叶青跟前开脱他另一面的意思。

    当然,刘克师也心知肚明,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他能够在叶青跟前得以信任与重用,正是因为他在战后安抚一事儿上,向来秉承着乱世重典四个字。

    所以这也就使得,他刘克师在叶青面前的形象,与在外面的形象完全是判若两人。

    在叶青面前,他是深得信赖、精明干练的心腹属下,而在外面他则是阴险狠辣、做事果决的酷吏一般的存在。

    做事果决、阴险狠辣的手段,其实若是真要追究起来,刘克师还是因为受了叶青的影响,只注重结果,不重视过程的缘由。

    甚至是在刘克师看来,他自己除了在领兵作战方面给叶青差了十万八千里外,但在处置地方政务等事情上,几乎是一脉相承,行事风格完全是受了叶青的影响,所以才让他在外面的声名变得颇为狼藉。

    “向来有指你刘克师乃是叶青第二人的说辞……。”叶青走到自家府门前后,看着那亮堂的灯笼,扭头对着刘克师说道。

    “下官不敢,下官只是想要尽心尽力……。”

    “想什么呢你?我没有别的意思。反倒是,我很欣赏你在处置政务的果断,只是……如今夏境内的安抚一事儿上,不能像北地其他路那般只要强硬的压迫手段了,若不然的话,只会让夏境百姓的心思变得偏向蒙古人,所以怀柔之策,你刘克师可是要多琢磨一番了。留给你的时间也没有多少,既然刘敏行提出了开科举一事儿,此事儿便让他来任这份差遣,至于你……夏境

    就交给你了。”叶青望着自家府门,双手在袖子里有些紧张的来回攥着拳头。

    “对了,在安抚夏境一事儿上,你倒是可以多多利用下兴庆侯李安全此人,恩威并施之下,你做好人,恶人就让李安全来当就是了,如此也能够使得夏境百姓的心偏向我们。至于具体的办法,你自己想,过了元日之后,我便差遣你连同兴庆侯,一同回夏境的安抚差遣。”叶青对着门口欣喜若狂的红楼微笑着点点头,而本来要扑过来的红楼,待看清楚了叶青旁边还有属下后,白皙的脸蛋儿微微一怔,而后转身就向着府里奔去。

    “大人您……还打算差遣兴庆侯回夏境?不让他一直留在长安吗?”刘克师有些惊讶的问道。

    他原本以为,如今随着夏境的大半疆域落入北地后,接下来兴庆侯在来到长安后,便不会再被叶青差遣回夏境了,毕竟,终究是做过几日夏国皇帝的人,放在夏境的话,多少都是一个不安稳的因素,谁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察,会让这家伙钻了空子后,搞出什么大乱子来。

    “他此次带着苏道,在元日前来临安,不过就是拜山头而已,如今他的生死掌在我手里,是生是死自然是要看我的脸色。所以元日将至的这个时候,即便是他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来长安,但他都不得不来长安拜会我,否则他就是嫌命长了。如此一来,不管如何我都不能把他一直软禁在长安,何况史弥远、韩侂胄也在长安,把他交给你一同回夏境,我也放心。”叶青说的轻松,刘克师的眉头却是随着他的话语皱的是越来越凝重了,一侧的肩膀仿佛都已经开始因为那无形的巨大压力,压的开始向下倾斜了。

    “大人……。”刘克师吞了口唾沫,安抚差遣一事儿本就是一个无比繁杂的差遣,而如今自己若是要看着李安全的话,他真的怕自己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何况那李安全,去年在长安城他就见过一次,不光是人长得阴险狡诈,那城府跟心机更是阴险无比,若是身边一直放这么一个人,刘克师甚至都觉得,元日过后他到了夏境,恐怕什么也干不成了,只有时间看着李安全不出幺蛾子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叶青笑了下,而后拍了拍刘克师那倾斜的肩膀道。

    “大人,李安全此人城府……。”看着准备踏上台阶进府的叶青,刘克师还不死心的请求着。

    叶青回头,看着刘克师,笑了下后道:“元日过后,夏境会重置安西都护府,庆王遥领大都护这一差遣,你与李横任副都护,一军一政互不干涉。所以李安全归你差遣,完全可以给他一个实差,让他跟在你身边给你跑个腿儿。”

    随着叶青的话语,刘克师的脸颊就像是夜色下开始绽放的夜来香一般,笑容在脸上逐渐的绽放开来,最后花开盛时,看着台阶处含笑而立的叶青,刘克师急急行礼道:“下官谢大人栽培!下官愿为大人肝脑涂地……。”

    “行了,快回去吧,这些时日好好整理整理思绪,给我一份文书策论先。”叶青转头开始往府里行去,身后的刘克师则是再次行礼,而后整个人如同沐浴在春风中的蜂蝶一般,恨不得立刻翩翩起舞来表达内心的喜悦与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