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15 时势造英雄
    花香鸟语的孤山比起凤凰山下的皇城来,更是多了一层幽径跟与世隔绝的意境。

    孤山这几年在太上皇赵昚时不时的修缮、扩建下,再加上西湖的衬托,越发显得超凡脱俗,更是向着如同仙境似的方向持续发展着。

    各种楼台亭榭在孤山处处可见,但却是能够恰如其分的与孤山的地势等因素相结合起来,从而使得如今的孤山,在少了一丝皇家的威严之后,倒是多了一层神秘的超凡脱俗。

    幽径的小路与山势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午后的阳光下,老迈的赵昚已经是一头银发,在关礼等几个太监、宫女的服侍下,再次在廊亭内坐下来。

    这两年来,这已经成了赵昚雷打不动的习惯,甚至在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时,赵昚都会来此坐上一段时间。

    从此处廊亭内,既可以把大半孤山美景收入眼底,同样,也可以把波光粼粼的西湖美景,变成眼中的景色。

    气色还算不错的赵昚,默默的扫过眼前的一切景物,而后目光才在西湖之上定格,使得暮气沉沉的眼神,也因为远处的西湖儿变得明亮了许多。

    “荣国公这几日可有来信?”赵昚静静的问道。

    这些年来,一直侍奉在旁的关礼一旁,轻声回答着没有。

    而与此同时,在孤山的山门处,当今朝廷右相留正、大理寺卿毕再遇,以及兵部尚书钱象祖,则在太监的带领下,缓缓沿着石阶向赵昚所在的廊亭行来。

    平日里不管是留正还是毕再遇,抑或是钱象祖,都很难来一次孤山,而如今元日将至,自然也让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前来孤山,看望赵昚。

    赵昚的目光缓缓从西湖之上转移到留正三人身上,暮气沉沉的眼神隐隐闪过一丝凌厉,赵汝愚虽然死在了大理寺内,但真正的凶手,而且是当着自己的面,鸩杀赵汝愚的人则是叶青。

    这一件事情在赵昚的心里如同一根刺一样,时时刻刻刺痛着赵昚的神经跟颜面,堂堂一个皇家宗室,就这么轻易死在了叶青手里,这对于在赵汝愚死前,还曾阻止过叶青的赵昚来说,完全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虽然在叶青还在长安时,赵昚不得不作出妥协,默认了赵汝愚被叶青处死这一件事情,但也正是因为此事儿,让他下定决心要替朝廷除去势力越发壮大的叶青。

    当初在西湖的燕家别院,也就在赵汝愚被鸩杀的前一夜,赵昚也曾拍了七十四名好手去刺杀叶青,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叶青在第二日依旧活蹦乱跳,而他此举反而是加速了赵汝愚被叶青鸩杀。

    往事一幕幕在赵昚的脑海里浮现着,甚至有时候就连赵昚都不是很清楚,叶青这一路到底是如何走到今日这般,在北地身处无人可及的高位的。

    来来回回反复思考着叶青的崛起过程,赵昚的心头总是会升起万般无奈,北地疆域被叶青接连收复,这个诱惑显然是让皇室难以下决心除掉叶青的重要原因。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赵昚时不时的都会后悔,当年高宗皇帝想要在大理寺杀了叶青时,自己竟然在那个时候暗中保护了叶青,如今看来,这绝对是他赵昚最为失策的地方。

    当年的高宗皇帝

    ,显然早就看到了他那时候还看不到的局面,以及叶青的狼子野心。所以才会在临死前,想要一举除掉叶青,而那时候的赵昚,也正是因为朝堂局势,不得不暗中保护叶青,从而使得叶青能够为他所用。

    毕竟,收复失地,北上伐金则一直都是他赵昚的志向,而那时候的朝堂之上,除了韩侂胄之外,便再无任何人能够担此北伐大任。

    韩诚、韩侂胄父子在朝堂之上的对于朝廷的威胁,显然要比那个时候的叶青更让赵昚忌惮,所以在当下那样的时局下,赵昚能够重用,给予信赖的也只有叶青一人。

    “时势造英雄、乱世出枭雄。”看着站在他跟前的留正、钱象祖、毕再遇,回过神来的赵昚微笑着说道。

    留正三人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太上皇,突然间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赐坐吧。”赵昚看了一眼关礼,随即关礼便示意一直侍奉在旁的太监跟宫女都退下,而他也在再次望向赵昚的目光被无视后,缓缓地从廊亭内退了出去。

    毕再遇的目光在空中与退出廊亭的关礼微微相视,而后两人便飞快的把目光再次移向他处。

    “兵部如今对于叶青……在北地一言独断如何看待?”赵昚开口,直接向钱象祖问道。

    在三人之中,留正的忠贞自是不用怀疑,何况当初在关山阻击叶青回宋时,就是留正暗地里跟金人交涉,才使得金人同意在关山对叶青围追堵截,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此事儿跟留正并没有丝毫的关系。

    相反,如今留正跟叶青之间的恩怨也是颇深,只是赵昚却是一直很好奇,叶青在关山一役之后回到临安,他原本有机会报复留正的,但最终不单是没有报复,甚至就连阻挠留正出任右相这一差遣都没有半句反对之言。

    这显然与叶青对待其他政敌,比如对赵汝愚的报复态度完全不一样,叶青城府极深,手段狠辣,按理说连赵汝愚都敢报复,为何却是独独没有对留正下手,反而任由其坐上右相的高位,这一点儿上赵昚一直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但不管怎么样,留正对于朝廷对于皇家的忠心,却是毋庸置疑的,甚至比起一直与赵宋宗室关系极近的钱氏来,也是不遑多让。

    兵部尚书钱象祖,这些年来唯一能够在赵宋宗室的朝堂之上位居高位的钱氏子弟,加上自赵宋立国起,钱氏就一直是赵宋宗室的忠贞一党,所以赵昚同样也极为相信钱氏对于宋廷的忠诚。

    毕再遇军伍出身,而后入仕,这些年来虽然不曾像其他人那般要么是身份地位显赫,要么是家世显耀,但如今能够身居大理寺卿一职,也就足以说明,毕再遇此人的能力足以担当大任。

    之所以会召毕再遇来孤山,赵昚同样丝毫不怀疑毕再遇对于朝廷的忠心,完全是因为,当时的赵汝愚是死在了大理寺内,而如今他重视毕再遇,便是希望在将来有朝一日,毕再遇能够弹劾叶青鸩杀宗室一事儿。

    “当年叶青曾任过一年多的枢密院枢密使,从那时候起,北地兵马便不再受朝廷节制,即便是有所节制,也不过多是名义上的而已。各阶将士的任免差遣,在北地完全是由叶青一人说了算。”钱象祖恭敬的回答

    着,看了一眼平静如水的赵昚后,便接着道:“而今枢密院已废,兵部虽重掌我大宋兵马职权,但奈何当年叶青在任枢密使时,已经为北地兵马的差遣修改了律典,虽然兵部也曾想过拿回任免差遣权,但……叶青身居北地,一直以北地如今战事繁杂为由,不给臣等交接、修正的机会。”

    “圣上对此没有异议吗?”赵昚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但心里还是抱有着一丝期望。

    钱象祖、叶青可谓都是当年太子府的人,而如今太子成了圣上,钱象祖也因此坐到了兵部尚书的差遣上,所以如今,北地与兵部,可谓是在圣上那里,名义上看也算是兵马大权都握在了手里。

    可如今叶青在北地日渐势大,甚至是有不受朝廷节制之势,特别是随着关山一役,以及庆王跟崇国公被叶青邀请至长安后,朝廷局势也就变得越发的复杂起来,叶青在北地的心思也就变得昭然若揭。

    所以此时的圣上,按理说应该担心叶青在北地的种种举动才是,但可惜如今圣上依然是浑然不觉,甚至还要继续任由叶青在北地驰骋、壮大下去。

    赵昚想要提醒当今圣上叶青在北地对于朝廷的威胁,可奈何当年因为禅位一事儿,闹的他们父子关系僵硬,加上皇后的从中作梗,从而使得他不得不在孤山修身养性、不问国事。

    “如今北地战事已歇,钱尚书,眼下或许就是一个与北地沟通、交接的好机会。留相以为呢?”赵昚话是对留正跟钱象祖说,但目光却是看着毕再遇问道。

    “回太上皇,臣以为若是想要由兵部节制北地兵权,恐怕如今还需让叶青回临安才是,若叶青一直在长安城不出,朝廷这边……怕是一时拿他毫无办法。”留正话说的给赵昚跟朝廷留了不少的脸面。

    毕竟,当初北伐之时,还是左相的王淮,同样也察觉到了叶青在北地渐渐不受控的苗头,所以一连奏请了当时还未禅位的赵昚好几次,但一连十四道召叶青回临安的圣旨,可都是生生被叶青无视了。

    而如今,叶青在北地的势力比之当年可谓是又雄厚了很多,朝廷若是拿不出十足的诚意来,恐怕想要让叶青回临安……如同登天。

    “前些时日,延州前线吃紧,叶青曾想让朝廷各路出兵相助,兵部可有动作?”赵昚的眼神随着留正的话语微微一暗,而后不动声色的把话题转移到了近日的事情上。

    对于留正语气中的可惜,赵昚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当时的他,因为高宗皇帝的死而无心理政,朝堂政事等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王淮来打理,从而也就又一次错过了除掉叶青的最佳时机。

    加上当叶青回到临安后,因为韩诚跟王淮之间的明争暗斗,以及他赵昚跟太子之间因为禅位一事儿,闹的朝堂之上人心惶惶,从而使得无人顾及叶青,使得其又一次逃过一劫。

    而那时候回到临安的叶青,因为太子逼迫他禅位一事儿,则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了他赵昚这一边,从而使得优柔寡断的赵昚,又一次自欺欺人的错判了局势。

    所以叶青能有如今在北地的成就,与其说是完全靠他自己,倒不如说是应了赵昚那句话:时势造英雄、乱世出枭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