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25 最坏的打算
    临安的六月天气已经是热浪袭人,即便是到了夜晚,那微风中的凉意也是显得极为奢侈。

    中和巷叶府的后花园内,奔波了一天从孤山回来的钟晴,身着一袭白色的直领单襦裙,使得整个人在夜色下,显得既淡雅恬静而又给人惊艳的感觉。

    在叶青的旁边坐下,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茶杯,而后贤惠的给斟上茶,这才带着她那特有的知性而又温婉的笑容看着叶青。

    今日发生在一品楼的事情,刚刚在哄钟叶睡觉时,芳菲已经一五一十的学给她听了,所以此刻看着想事情的叶青,钟晴便只是静静的陪坐在旁边。

    后花园内时不时传来不远处的虫鸣声,虽然不解暑,但在宁静的夜色下听起来,倒是也颇有一番闲适意境。

    回过神来的叶青,看着旁边的钟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后道:“太上皇召你入宫何事儿?”

    回报以温柔的笑容,轻轻抚摸着叶青那斑白的双鬓,淡淡道:“太上皇还是很紧张你回到临安一事儿,即便这就是他想要的。所以今日以太皇太后的名义召妾身去孤山,也是想要知道你回到临安的这几日到底在干什么,见了哪些人。”

    “也是?”叶青敏锐的抓住了钟晴话语里的也是二字,任由钟晴继续抚摸着自己头发,问道:“除了太上皇还有谁?”

    “自然还有那个跟你不清不楚的皇后,这几日来,你一直都不曾踏出府门一步,显然皇宫里的那位有些着急了。”钟晴的语气多少带着一丝醋意,不过已然是事实了,她能够做的,也只剩下了好好的守在叶青的身边,永不分开。

    “太上皇过于着急了,以如今朝廷的能力而言,根本不可能同时对付两个人……。”叶青微微叹口气说道。

    “你是指今日发生在一品楼内的事情?”钟晴问道,而后不等叶青说话,便继续说道:“韩侂胄自然是不敢报复太上皇,但他想要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因而从谢深甫身边下手,这于如今太上皇对你并无矛盾之处不是?”

    “话是如此说,两浙东西两路,曹北海所率的昭庆军居东路,李域所率的遂安军于西路,都可以在大半日之内赶到临安。所以为了调动这两路大军,他不惜把韩侂胄在两浙两路的势力拔除一部分。他以为韩侂胄不会报复,但韩侂胄终究是左相,脸面还是要的,要不然的话,他怎么跟自己的党羽交代。”叶青叹着气说道。

    钟晴有些发呆,昭庆军跟遂安军,都是在叶青回临安前秘密调拨的,而两路大军的目的,便是冲着叶青而来的。

    “所以你认为……。”钟晴看着叶青的神情,两人之间多年来培养的默契还是有的,虽然不敢说完全的心有灵犀,但最起码也能够对彼此的心理跟想法儿,清楚了解个七八分:“你的意思是,太上皇早就有了让留正、谢深甫当替罪羊的想法儿?他明知道韩侂胄会报复,但为了能够……遏制你,宁愿牺牲掉忠于朝廷、宗室,不投其他党派的官员?”

    钟晴的内心有些惊讶,因为她一直没有往这方面猜想过,而且通过太上皇的一举一动,她也丝毫没有看出来,有要牺牲留正、谢深甫等人的目的。

    甚至此刻,钟晴都有些怀疑,叶青之所以如此说,完全是为了拉拢谢深甫跟留正,才会如此揣摩太上皇的意思。

    “你认为太上皇这一辈子,什么时候有过果断决绝的魄力?赵宋皇室,若是真有如此大开大合、勇往直前的魄力跟心胸,也就不至于一直偏安江南了。所以在我看来,他根本就没有同时对付我跟韩侂胄的魄力,之所以如此做,还都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韩侂胄对于朝廷跟谢深甫、留正的报复,显然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甚至……。”叶青抬头仰望星空,回忆着今日发生在一品楼的情景,而后喃喃说道:“甚至我怀疑,韩侂胄跟太上皇是心照不宣,要不然的话,今日那刑部侍郎邓友龙,胆子也太大了。”

    钟晴冲着叶青白了一眼,道:“你还是记恨人家今天对你无礼,把钟叶给吓哭了一事儿。”

    叶青伸手捏了下钟晴那还如同少女般肌肤细嫩的脸颊,笑道:“留正是当朝右相,谢深甫是临

    安安抚使,其长子是嘉兴府通判,次子是绍兴府通判,不管怎么说,一个刑部侍郎在面对此二人时,都不可能表现的没有丝毫的忌惮之情。但今日在一品楼内邓友龙做到了,邓友龙做到了完全不把留正跟谢氏父子三人放在眼里,邓友龙之所以有如此的底气,显然绝非全部是因为有韩侂胄给他撑腰壮胆,必然是还有着另外一层的关系,才使得他如此肆无忌惮。而且……他在知晓我的身份后,表现的也过于软弱了,跟面对留正、谢深甫时,虽然态度上有所差别是正常的,但差的太多的话,必然是反常之举了。”

    叶青几乎是斟字酌句的在分析今日发生在一品楼的事情,邓友龙在知晓他的身份时,那份惶恐甚至是惊恐,都超乎了他的预料,但回到府里后,叶青越是琢磨,越是觉得不同寻常。

    邓友龙怕自己是没错,但堂堂一个朝中要员,怕自己竟然怕到了那份儿上,就足以说明,背后的事情绝非是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本在回到临安后,并不打算再跟韩侂胄见面的他,不得不在离开一品楼时,把话留给了邓友龙去传给韩侂胄。

    “临安城有几个官员不怕你的?”钟晴在叶青面前伸出拳头,做数数状的竖起了两根指头代表史弥远跟韩侂胄后,而后便对着叶青摇摇头道:“一只手都数过来了。”

    没理会钟晴的不以为然,惩罚似的拍了下钟晴的大腿,惹得美人吃痛白了他一眼后,才微笑着道:“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不过还有最坏的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本想报复着掐回来叶青拍她大腿的钟晴,见叶青神色终于变得严肃了起来,于是也跟着正色问道。

    叶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缓缓道:“《礼记·曲礼》中曾言:君王死社稷,大夫死众,士死制。君王当为保江山社稷而死,大夫当为保国安民而战死,士人当该为律典之制、家国责任而亡。留正、谢深甫显然就是那个士人,所以他们选择了以死报国,来除去我这个所谓的北地枭雄,是要拉着我跟他们同归于尽。”

    钟晴被叶青的猜想震惊的脸色刷白,她不敢想象,若叶青的这一个猜想真的就是事实,真的就是太上皇一手策划的除掉叶青的阴谋的话,那么叶青岂不是再一次坐困死局之中了?他是不是真的就不该以身犯险的回到临安?

    “不可能!”钟晴抓着叶青的手,紧张的摇头道:“要不然……要不然你现在就离开临安……。”

    “开弓岂有回头箭?现在回北地恐怕是回不去了。”叶青抚摸着钟晴的脸庞,安慰着道:“如今这些不过是我的猜测,至于这到底是不是太上皇一手谋划的,以及谢深甫、留正是否真有以死报国的忠心,如今还无法确认。不过,凡事能够做最坏的打算倒是没有任何不妥。”

    钟晴真的不敢顺着叶青的猜想继续往下想,有些难以接受的摇着头,直呼着不可能,因为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就等同于,她也一直以来在被太上皇利用着。

    毕竟,叶青在北地建都护府一事儿,是她当成了秘密告诉了太上皇,从而使得太上皇,不得不趁着元日之际,在跟圣上见面时,妥协了叶青关于在北地开恩科一事儿。

    “太可怕了……。”钟晴难以置信的摇着头,虽然她尽力不去顺着叶青刚才的猜想去往下想,但脑海里还是不断的闪现着,若是按照叶青的猜想,接下里的后果是令人多么的难以接受。

    可以想见,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留正、谢深甫等等官员,在太上皇的一手谋划下跟叶青同归于尽的话,那接下来太上皇必然是会把目标放在韩侂胄的身上,毕竟,留正、谢深甫等人被报复,完全是因为韩侂胄所指使。

    而一旦叶青不在后,那么太上皇完全可以借着留正等人的死,乃是因韩侂胄报复而死的借口,借机除掉韩侂胄,如此一来,除了皇室能够得利之外,就要属一直能够游离在斗争之外,永远能够借势而起,如同黄雀一般的史弥远最为得利了。

    “其实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我已经命墨小宝秘密北上镇江,再次打探下韩侂胄在那里的大军部署,跟我回临安时是否发生了变

    动。若是有变动,那么就是最坏的结果了,若是并没有什么变化,就说明是我多想了。”看着依旧是还有紧张的钟晴,叶青以宽慰的眼神看着她道:“放心吧,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钟蚕去了皇城司,这几日只要看看留正、谢深甫的动静,也就基本上能够知晓太上皇到底有没有那么深沉的城府跟手段了。”

    “但愿没有,若是真的有那么深的城府,那么妾身也是一直被……。”钟晴如今心里很是后悔,若是知道会如此,她宁愿死,也要阻止叶青回临安。

    芳菲匆匆的来到后花园,看着钟晴那询问以及有些伤心的眼神,有些不明所以的扫了一眼叶青,而后才道:“叶子已经睡下了,有丫鬟在旁守着。钟蚕在前院,说有要事儿要禀奏老爷。”

    松开钟晴的手,而后轻轻拍了下其脸颊,示意芳菲跟钟晴回房休息,而后便向着前院走去。

    前院的假山前,钟蚕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甚至就连叶青快要走到跟前时,都不曾发觉。

    “查出什么来了?”叶青指了指假山一旁的廊亭,昏黄的灯光下,钟蚕跟在叶青的身后。

    “今日一品楼内,咱们离开后,刑部侍郎邓友龙,最终还是带走了谢深甫的长子谢渠伯,以及那临安通判陈傅良,如今已经关在了刑部的大佬内。”钟蚕向叶青禀报着。

    “大理寺有什么消息没有?毕再遇不知道此事儿?”叶青微微皱眉问道。

    “我怕您在府里着急,所以并没有去大理寺问询,但依我看,若这是韩侂胄的报复,是对谢渠伯、陈傅良的欲加之罪的话,大理寺恐怕是并不知情。刑部在这个时候,也不会让大理寺参与的,除非是谢渠伯、陈傅良认罪了,或者是他们找到了什么确凿的证据,让两人难以反驳、自证的话,才会交由大理寺吧。”钟蚕跟在叶青身后,缓缓前行说道:“要不要我先去知会李大人一声?看看他知晓些什么?”

    钟蚕所说的李大人,自然指的是刑部尚书李立方,不管此事儿是否是韩侂胄一人所指使,但既然入了刑部的大牢,李立方这个刑部尚书,按理说就应该知晓这件事儿了,除非是李立方懒得过问,就如同当年他在工部时一样,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交给了那时候的工部侍郎谢深甫来处置,他自己则是天天的游手好闲,只为了听满大街的人喊他一声李尚书,就觉得很有成就感了。

    叶青则是摇了摇头,缓缓道:“李立方应该这一两日便会来找我,韩侂胄同样如是。至于毕再遇那边,即便是要去,也还需要小心一些才行,暂时还不宜公开与我们的关系,兵部也是如此,所以接下来的几日里,你在跟毕再遇、钱象祖碰面时要格外小心。”

    钟蚕多少有些不以为然,今日在一品楼的一幕,他同样是看的清清楚楚,堂堂的刑部侍郎邓友龙,在叶青亮明身份后,那惶恐又害怕的样子,让他心里是极为的舒服,甚至是有一些得意。

    在钟蚕看来,如今以叶青的权势跟威望,在临安根本不必怕任何人才是,也不至于凡事都还要像从前那般谨慎才是。

    不过接下来叶青的话,则是立刻让他收起了轻视之心:“如今太上皇、韩侂胄都在我回到临安后,迫不及待的有了动作,不管太上皇跟韩侂胄是否是心照不宣。但韩侂胄在我回到临安后,便立刻急不可待的对留正、谢深甫施以报复,看来也像是想要趁太上皇的注意力在我身上时,趁机取势。但到现在为止,史弥远则是一直都不声不响,所以我们不得不防着他才是,一旦我们要是露出马脚的话,我怕会被一直躲在暗处的史弥远瞬间抓住把柄。”

    钟蚕收起了刚才的轻松之色,神色凝重的在叶青身后点着头,认真道:“是,大人,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的。”

    “明日若是无事儿,去一趟大营吧,总之,内外都得兼顾,不能放松警惕,反而让他人钻了外面大营的空子。”叶青吩咐的极为细致,而钟蚕同样是听的极为认真。

    随着钟蚕离去后,叶青又独自一人在廊亭内坐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向着后院走去,小钟叶咿咿呀呀的声音,让原本神色凝重的叶青脸上,瞬间绽放出了慈爱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