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35 误打误撞
    ,。  郑清之的轿子驶过街巷,轿帘的缝隙处一张一合之间,竟是让他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随着那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郑清之的心头莫名一震,而后急忙掀起轿帘望去。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正在大街上四处张望,微微寻思了一番的郑清之,立刻让轿夫停了下来,继续注视着那四处张望的身影,思索了一番后便走出了轿子。

    青丘,身为皇后跟前的近侍,突然出现在此处,这让郑清之下意识的意识到,很有可能皇后也会在这不远处,即便是皇后没有在,恐怕青丘出现在此的目的也并不是很简单。

    四处张望寻找叶青踪迹的青丘,回过头时便发现,郑清之正面带微笑的向自己走过来,脸色微微僵了下,脑海里飞快的思索着,该如何应付这个户部尚书。

    “奴婢见过郑大人。”青丘虽然是皇后的近侍,极为得皇后信任,但在明面上与人打交道之时,依旧是能够保持着极好的谦卑之态。

    虽然不管是朝堂官员,还是宫内的丫鬟、太监,都知道如今的青丘,绝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但不管怎样,青丘在为人处事上极为圆滑、谨慎,从不会给他人留下所谓靠着皇后这颗大树嚣张跋扈的把柄。

    “郑某见过中贵人。”郑清之含笑回礼,而后继续说道:“郑某路经此处,恰好看见中贵人在此,看中贵人四处张望的样子,可是……在找人?”

    青丘自是不敢把皇后就在此不远处的消息说出口,更不敢把皇后在杏园是为了等叶青的事情抖落出来,而身为皇城司副统领的他,只好笑着道:“奴婢是在寻找叶大人,毕竟奴婢还兼着皇城司的差遣,叶大人乃是皇城司统领,所以……。”

    “哦,叶大人难道也在附近吗?”郑清之心头又是一震,急忙不动声色的问道。

    青丘不敢把话说的太假,他怕万一说出个别的目的来后,正好碰见叶青的话,那么到时候,什么样的言语,恐怕都无法把他的谎话圆回来了。

    所以半真半假之间的话语,加上又有皇城司的差遣作为借口,所以郑清之即便是想要深究,也没有办法。

    “奴婢刚刚仿佛看见了叶大人的身影,所以就四处找寻了起来,不过并没有找到,也可能是奴婢认错人了。”青丘的态度一直很谦卑,自然也是让郑清之十分受用。

    “不知郑大人这是……?”青丘不愿在自己找人的话题上多说,转而趁着郑清之微笑扫望四周时问道。

    “哦,无事儿,随便转转,前方有家茶楼,正打算过去喝杯茶。”郑清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巷口,而后道:“相请不如偶遇,中贵人平日里也是颇为繁忙,郑某自然是不敢叨扰,而今日正好在此相遇,不知中贵人可否愿意赏脸,让郑某做一次东?”

    临安城时至中午的天气,在六月已经是火辣辣的热,而寻找了半天叶青踪迹的青丘,此刻就算是想要婉拒,一时之间也没有个好的借口。

    想要以急着回宫为借口,那么就会使得他出现在此的缘由经不起推敲,何况,郑清之之前也确实曾邀请过他几次,但都被他拒绝了,所以这一次的偶遇,显然还真的是给了郑清之机会。

    两人步行于街巷上,一路行来,几乎都是郑清之在说,青丘则是在旁倾听。

    对于郑清之几次隐隐的试探关于太子的事情,青丘也是极为婉转的表示并不是很清楚,而郑清之显然并不打算在太子的问题上轻易转移话题。

    时不时的长吁短叹几声,说着太子如今已经十一岁了,选太子妃一事儿也该提上日程了,不知道身处皇宫的皇后,可有较为中意的人选。

    “如此说来,郑大人是有意……为太子选妃了?”青丘见郑清之一直说个没完,也只好顺着话题试探着。

    “皇家之事儿,便是我等臣子之事儿,太子乃我大宋朝储君,选妃一事儿自然同样乃是国之大事。史大人虽然平日里忙于朝堂政务,但对于太子妃一事儿也是颇为挂心。”郑清之看着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多大兴趣的青丘,只好抬出史弥远的官威来。

    “据奴婢所知,皇后暂时并无为太子选妃的打算。太子如今不过刚刚十一岁,还是太早了一些。”青丘抬头,望向茶馆的匾额,心中瞬间恍然大悟,为何郑清之要来此喝茶了。

    坊间传言,看来绝非是空穴来风啊,青丘在心头微微感叹着。

    虹出茶馆,原是郑清之所做的一首七言诗:轻红浇翠抹弓腰,高映斜阳跨碧霄。半似一条琼玉带,合成五色水晶桥。

    而身在皇城司任副统领的青丘,甚至还知晓一些,身为史弥远麾下的左膀右臂,郑清之大部分收受贿赂、与想要晋升、调遣的官员密谈时,也往往都会选择在这里。

    所以此处,完全可以视为,是郑清之为史弥远结党营私而设立的一个秘密据点,平日里会有大批的文人士子来此舞文弄墨、吟诗作赋,来掩盖着这家茶馆真正的营生。

    所以如今,不管是临安朝堂上的官员,还是各路官员,在仕途上想要更进一步,但又没有直接找上史弥远的门路时,都会先来此处碰碰运气。

    郑清之等人,则是如同门神一般,对于那些有求于史弥远的官吏,进行着严格的筛选,从而使得一些知晓虹出茶馆的官吏,往往把虹出茶馆视作能够接近吏部尚书的途径。

    从而也使得虹出茶馆的别名:小吏部茶馆的名声,开始在一定范围内的圈子里逐渐传开。

    官吏想要升迁调遣,除了地处皇宫内六部桥的吏部以外,如今则是多了一个设在城内的小吏部,这里甚至有时候,比地处皇宫的真正吏部,聚集的官员还要多。

    叶青扫视着望向这边的好几双茶客的眼睛,虽然大多数茶客都是做普通文衫装扮,但在叶青看来,还是能够微微嗅到,这些人身上的官场气味儿。

    特别是一些根本入不了叶青这等权臣官员眼中的小官吏,在茶馆内看起来是比比皆是,他们不同于官位做到一定程度后,开始低调行事的官员,反而是处处希望旁人能够看出来,他是大宋朝廷的一名官吏,恨不得把不大的官威抖的让所有人都看到。

    书生跟叶青之间的争执,使得众人侧目,也让叶青为眼下的形势感到更为棘手,正是因为这些不大不小,而且还没有一个认识的官吏在旁观,使得他面对十余个书生的围堵、讨伐,竟然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而此时,书生除了一直不让他离开外,也不让惹来今日祸端的小丫头离开,甚至因为朱世杰向自己行礼,口称先生,使得这些书生对于叶青的身份则是更加好奇。

    就是连谢道清,也是有些惊讶的抬头再次重新打量着叶青,在她看来,眼前的大叔是一个身处北地的枭雄、权臣,是一个领兵打仗的武将,怎么还会教授他人算学?

    而且看朱世杰那崇敬到快要五体投地的眼光,以及人家小娘子徐氏也是极为感激、敬佩的目光,谢道清也是很好奇,叶青到底教授了朱世杰什么算学,竟然能够让人家对他如此尊崇有加。

    朱世杰来临安的时日已经不短了,也正是因为朱熹的关系,所以才使得他顺利进入到了临安文人的圈子之中,而且朱世杰不论是诗文还是算学,都是颇有成就,所以在眼前的这些文人士子中,也是颇有影响力的。

    至于朱世杰为何能够跟郑姓书生攀上关系,叶青只听见小丫头在耳旁低声说道:“郑士昌师从颜师鲁颜先生,跟朱先生一样,极为推崇理学,所以他们就认识了。”

    那姓郑名士昌的书生,看着谢道清跟叶青低头私语,眼中的妒火更盛,他丝毫看不出来,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有哪里比的上他,竟然能够让谢道清如此不顾男女之嫌的,在叶青耳边低语说话。

    叶青了然的点点头,而后看着朱世杰道:“闲逛有些乏了,所以便来此歇歇脚,不成想……竟然在这里碰见了你。”

    一旁的谢道清,在叶青对着朱世杰说完后,紧忙跟着连连点头,以此想要告诉围住他们的郑士昌等人,大叔真的没有欺负自己,他们二人就是闲逛逛到了此处,而后 进来歇歇脚。

    可她的动作,在郑士昌看来,更是如同火上浇油,原本就对她心生爱慕,正吃醋她跟叶青出双入对的郑士昌,听到谢道清竟然是跟叶青一同逛街,而后逛累了就到这里来喝茶歇脚,瞬间生出一股,这是谢道清带着叶青过来耀武扬威,劝他死心的念头。

    “既然如此,那么这茶钱不够。”郑士昌撇了一眼桌子上的碎银子,对着叶青冷冷说道。

    谢道清习惯性的再次瞪圆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把叶青恨的牙痒痒的郑士昌,又看了看平静微笑的叶青:“这还不够?不过一壶茶……。”

    “这家茶馆是我郑府开的,一壶茶水多少钱自然是由我说了算,所以我说不够就不够。”郑士昌不理会旁边小声求情的朱世杰,依旧是紧紧盯着叶青说道。

    “难不成这是一家黑店?”叶青笑着开口道:“只是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是与我这般同等待遇?一壶茶也是如此之贵?”

    早就看出来,郑士昌这是因为谢道清的关系,特意为难自己,不由的再次苦笑着摇头。

    而在此时,原本时不时还会望向他们这边看热闹的茶客,突然之间则是齐齐望向了茶楼门口,随着茶馆伙计在门口殷勤、热情的弯腰鞠躬,叶青便看见大厅内的茶客,突然间大部分人急忙站了起来,有些人甚至还低头快速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像是接下来要见什么大人物一般。

    青丘随着郑清之走进茶馆内,首先便看到了为数不少的茶客,随着一阵桌椅板凳的挪动声,一个个带着谦卑的笑容,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他跟身旁的郑清之。

    “准备一间上好的雅间,今日我有贵客来此,至于其他人……让他们改日再来……。”郑清之看似对着毕恭毕敬的站在他跟前的伙计说,但却是能够发现,大厅内站起来的诸多茶客,一个个瞬间是露出了有些失望的神色。

    只是不等他们回过神来,就看见郑清之的目光,不自觉得扫向了叶青这边,毕竟,整个大厅内,其他人都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一桌,而只有在靠窗的角落处,却是围着十余个人。

    更令郑清之感到震惊,甚至是想要掉头离开茶馆的原因是,在那十余个人之中,他还看到了一个双鬓发白,身材比身边旁人都高出大半头的中年男子,此刻正面带微笑的望着他以及旁边的青丘。

    看到叶青后的青丘,不知为何,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竹叶儿让自己寻人,原本以为已经没办法回去交差的他,想不到竟然在这里碰见了自己要寻的人。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青丘在心头感慨之时,这才注意到郑清之原本镇定自若,带着从容微笑的神情,此刻则是写满了震惊跟紧张。

    想都不用想,青丘便能够猜出,显然叶青出现在此,才会使得旁边的郑清之,变成这幅呆若木鸡的样子。

    “郑大人,那就让不相干的茶客改日再来吧,估计今日郑大人是没有心思招待他们了,不是吗?”叶青眼前依旧是围满了书生,只好稍微大声的对远处的郑清之说道。

    郑士昌并不知道叶青在跟谁说话,但听到郑大人三字时,还是不由的回头望去,当看到郑清之后,脸上不由一喜,急忙奔过去说道:“爹,您怎么来了。”

    随着郑士昌的话语,郑清之的神色则是显得更为凝重了,而茶馆内的茶客,也在伙计的小声解释下,开始一个个离去,而一些离开的茶客,在离开时,还会狐疑的看看叶青,而后再看看郑清之。

    一个个茶客从郑清之跟前经过时,都会不由自主的弯腰行礼,而这一切也都被叶青一一看在眼里,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浓厚。

    “郑士昌是郑清之的公子?”趁着茶客离开的功夫,而身边的那些书生,也在被郑士昌不明所以,但又不敢违抗郑清之的命令,招手让他们离开时,叶青对旁边也有些发愣的谢道清问道。

    不等谢道清回答,朱世杰便要行礼,跟着其他书生一同离去,但却被叶青摆手留了下来:“要是没什么急事儿,不妨再坐会儿,你我也好久没见了,一会儿我还想听听,你如今在算学上到底进展如何了。”

    跟朱世杰夫妇说完后,叶青便自顾自在刚才的桌前坐下,而后对坐在他旁边的谢道清小声问道:“你父亲怎么会同意你跟郑士昌的婚事……。”

    叶青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谢道清红着脸不满的打断:“哪有,我……我父亲没有同意好不好?是他们三番五次硬是要来提亲的,我娘跟我祖父也不同意。”

    “那就是你同意了?但是家人不同意?”随着众茶客离去,正主儿出现后,叶青又有了心情逗旁边的小丫头。

    坐在对面的朱世杰跟其小娘子徐氏二人,一会儿看看叶青逗着谢道清,而后扭头又看看正向这边走过来的郑士昌三人,待三人走过来后,朱世杰跟其夫人,急忙要起身时,却是被叶青制止,让他们坐着便是。

    “下官郑清之见过叶大人。”

    “奴婢青丘见过叶大人。”

    郑清之跟青丘同时向坐在旁边的叶青行礼道,而此时那刚刚为难叶青的郑士昌,则是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青,而后又急忙把转向他神情凝重的父亲。

    “贵公子的脾气不小啊,不过也多亏是郑大人及时赶来了,要不然的话,我叶青今日可就不知道要多狼狈了。郑大人,多谢了。”叶青笑着对郑清之说道。

    “不敢,叶大人言重了。是犬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人您,还望大人您莫要跟他一般见识才是。下官在此向您赔罪了。”郑清之此刻心里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

    叶青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足够让他感到震惊跟害怕了,而自己这个不长眼的儿子,竟然还带着人,把人家给围堵了起来,简直是没事儿找事儿!

    而且更令郑清之疑惑跟忐忑的是,叶青竟然是跟谢渠伯的女儿一同出现在此,这就是使得叶青来此的目的,更加的耐人寻味了。

    谢渠伯前日被抓,昨日里就突然从刑部大牢消失,这件事情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身为史弥远心腹的他,几乎是跟邓友龙、韩侂胄等有限几人同时知晓的。

    如今叶青跟谢渠伯之女在一起,就不得不让人猜想,是否叶青也有意要参与此事儿,是否也有意要拉拢谢深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