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39 夜色迷离
    ,。  带着一丝醉意,李凤娘的手指轻轻拂过叶青斑白的双鬓,脸颊在灯火的照映下更显的风情万种,双眸中的迷离与风情,和平日里雍容华贵的皇后形象判若两人。

    头顶的夜空繁星点点,一轮圆圆的明月斜挂在半空,有如一颗夜明珠般近的让人以为触手可及。

    “韩诚虽已退出朝堂,但如今朝堂之上韩诚依旧还有余威在,你以为韩侂胄这两年来,能够在朝堂之上呼风唤雨,紧紧是凭靠他自己么?若不是有韩诚在背后出谋划策,加上其当年在朝堂之上留下来的党羽,韩侂胄又怎么会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对付陈傅良、谢渠伯二人?你如今要动韩侂胄……就不怕到最后两败俱伤?”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混合着一丝淡淡的酒味儿,直往叶青鼻孔里钻。

    “腰上都有赘肉了。”叶青的手臂环着李凤娘的腰肢说道。

    啪的一声,李凤娘在叶青的手臂上拍了一下,而后莲步轻移,一个转身摆脱了叶青揽着她腰肢的手,白了叶青一眼:“要你管。”

    叶青看着在旁边坐下的李凤娘,翘起二郎腿望着夜空中的明月,享受着徐徐清风,道:“史弥远野心勃勃,若是连他也不再袖手旁观呢?”

    “你跟史弥远联手?”因为叶青的话,李凤娘一只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腰肢,不如年轻时那般肌肤紧致倒是事实,但也没有像叶青说的那般不堪。

    “各取所需罢了。所以还希望你能够成全。”叶青转头看着神色之间有些狐疑的李凤娘,无奈摇摇头道:“没胖,骗你呢。”

    “这还差不多。”听到叶青说她没胖,半信半疑的李凤娘嘟囔了一句,而后把自己的手收回,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帮你一起明着对付韩侂胄吗?”

    “如你刚才所言,如今韩诚朝堂余威犹在,而韩侂胄因当年平定自杞、罗甸时,在西南各路大军中也是颇有威望。枢密院已经如同虚设,兵部掌各路大权。钱象祖乃是兵部尚书,若是有他亲自前往西南几路,牵制住各路与韩氏亲近的大军,那么韩氏父子也就几乎成了无牙的老虎,也就没有那么难以对付了不是?”叶青斟酌着说道。

    “一个钱象祖可抵数万大军不成?何况,若是朝廷让钱象祖离开临安,此事儿难保不会被韩侂胄知晓,他难道不会有所怀疑?”李凤娘思索了下说道。

    “自然是会怀疑,也不怕他知道,但你以为他会认为是针对他吗?”叶青眯缝着眼睛:“皇城司不是吃素的,完全可以断绝绝大部分西南各路跟临安的消息往来。只要给予钱象祖差遣、调任各路大军将士的权利,在临安事发之前完全可以釜底抽薪,换掉绝大部分韩侂胄在军中党羽,如此一来,岂不是就容易很多?”

    “在动韩侂胄之前,先在西南各路大军走马换将,自然是可行。但……临安城呢?太皇太后、太上皇哪里又岂会听你的?”李凤娘思索着问道。

    “自然不会听我的,但……我相信史弥远必然有办法,在临安如今的时局下,有能力跟手段去挑拨离间太上皇跟韩侂胄之间的关系。这一次韩侂胄如此急不可耐的对付谢深甫父子等人,难道太上皇就真的一点儿不满都没有?”叶青端起茶杯冷笑着说道。

    李凤娘心头带着微微的震惊与不可思议,扭头平静的看着叶青,刚刚脸上的醉意跟风情万种,也在瞬间消失不见:“你今日见过史弥远,也就是说……你已经跟史弥远商量好了该如何做?你来说服朝廷差遣钱象祖前往西南各路,而史弥远则是挑拨离间太上皇跟韩侂胄之间的关系,双管齐下?”

    叶青看着李凤娘微微摇头,而后道:“有些话不用说,其实我跟史弥远都很清楚,彼此在临安城的强项优点是哪些。不外乎于军政两者而已,史弥远任吏部尚书最久,朝堂地方多有党羽,而我……虽然在北地,但不是还有皇后你吗?”

    “你的意思是……史弥远察觉到了你跟我之间……。”李凤娘蹙眉,神情间有些不满。

    “非也。不过临安城如今有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你应该心里很清楚。但史弥远应该没有往这一方面想,而是在打着其他的主意。”提起他跟李凤娘之间的事情,叶青的心头也是多少有些沉重。

    两人之间的这份不清不白,一旦被他人知晓,那么到时候不管是他叶青还是李凤娘,恐怕都将要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之中。

    叶青把今日青丘跟户部尚书郑清之相遇后,郑清之向青丘打探关于太子妃一事儿,从头到尾跟李凤娘说了一遍后,李凤娘那原本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

    “一旦再有人传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杀无赦!”李凤娘紧紧捏着拳头,眉目之间带着一丝的怒意跟杀气,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比起眼前的男人来,显然是大宋朝的皇后之位更让她看重。

    “依我看,史弥远是把主意打在了为太子选妃一事儿上,想必跟当年我一早就投圣上门下有关……。”叶青看着李凤娘杀气腾腾的样子,心头无奈的叹口气。

    这娘们的权力欲比大部分的男人都要强很多,皇后的宝座不管任何时候,在她眼里都是第一位,而其余事情都得为这个目标让路。

    “太子如今不过刚刚十一岁,你不觉得太早了吗?”李凤娘不满的看向叶青,史弥远在太子妃一事儿做谋划,难保如今的叶青,就不想也在此事儿上跟史弥远一争长短:“这事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是皇家的事情,不用你叶青操心。”

    李凤娘的反应并没有出乎叶青的预料,因为太子赵扩的身份,所以李凤娘绝计是不会让自己参与跟太子有关的任何事情的,而这样,自然是就给了史弥远机会。

    不动声色的叹口气,而后叶青说道:“年纪大小是一回事儿,但如今开始甄选太子妃一事儿,其实也算不上太早了。若是你不信的话,你召史弥远可以试探下,看看他是否已经在暗中,秘密谋划此事儿了。”

    “你是要借我之手来验证你的猜想是否……。”李凤娘瞪着叶青道。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早做准备,免得被他人钻了空子。”叶青无奈的说道。

    一旦他跟李凤娘之间,提及关于太子的任何事情时,李凤娘立刻就会整个人变的警惕起来,就像是……就像是怕自己把太子怎么样儿似的。

    “此事儿我自有安排,用不着你操心。”李凤娘有些烦乱的说道。

    她极为不愿意跟叶青提及关于太子的任何事情,这层窗户纸,虽然如今捅破跟不捅破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但不管怎么说,好歹还算是有一层窗户纸存在,也让她李凤娘的心底,一直有着一股底气存在。

    而一旦这层窗户纸被捅破,真相在他们两人之间被摊开的话,李凤娘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儿,整个人就会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甚至是会有一种,仿佛她已经不再是皇后的不安感。

    叶青也不愿意在这件事情跟李凤娘纠缠,起身拉起李凤娘往回走着道:“史弥远跟太上皇那边有没有动静,不必刻意打听,依我猜想,只要太上皇一旦再想要见圣上,那么就可以说明,太上皇有了动韩侂胄的念头……。”

    “即便是如此,你也不必高兴的太早,小心大意失荆州。”只要叶青不提关于太子的任何事情,李凤娘都能够表现的像是一个合格的善解人意的女人,依偎在叶青身旁抬头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晓。”叶青叹口气,他自然得防备,太上皇一旦有意也动韩侂胄得话,会不会把自己一同再次捎上,而且这其中,还要防备着史弥远,会不会跟太上皇一条心。

    “谢深甫的事情你既然插手了,你打算如何做?李立方那里还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今日一天都在四处找你算账。”李凤娘听着叶青那有力的心跳声问道,但不知为何,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今日在街巷上,碰见那跟叶青交谈的谢道清模糊影子。

    一个妙龄少女主动找到了叶青,而且即便是匆匆一瞥,也能够看出来,那妙龄少女颇为精致的面孔,以及那带着强烈青春气息,让她隐隐有种不安感,甚至是……李凤娘又是抬头看了看叶青,总觉得这个男人会跟那个少女之间,发生些什么。

    “把谢渠伯、陈傅良从刑部大牢带走,你真的不是为了讨好谢渠伯的女儿?她叫什么名字?”生性多疑的李凤娘,不由自主的还是问出了口。

    叶青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凤娘,想了片刻后突然笑出了声:“难不成你这是在吃醋?”

    腰间被李凤娘掐了一下,嘟囔了一句赘肉也不少,而后又白了叶青一眼,否认道:“本宫是怕你被人利用,你这种年纪,已经可以给人家当爹了……。”

    叶青听着李凤娘对他年纪的嘲讽,耳边却是好像回响着谢道清喊他大叔的声音。

    低头哑然失笑,看着神情有些冰冷的李凤娘,道:“除非我有先见之明,若不然的话……我带走谢渠伯、陈傅良二人在前,那丫头来找我在后……。”

    话还没有说完,原本还做小鸟依然状的皇后李凤娘,便脱离了他的怀抱,在竹叶儿等几个宫女的簇拥下,向着那沐浴的房间行去,而叶大人则是呆呆的坐在房间里,脑海里一会儿是李凤娘那刚刚吃醋时,让他得意的样子,一会儿又是那瞪着一双咕噜噜大眼睛的少女谢道清的样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