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40 七月
    ,。  临安七月的天气如同蒸笼一般,除了清晨跟夜色降临后,能够让人稍微得到一丝清凉外,其余时间,便一直被头顶那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让人们在城内是备受煎熬。

    西湖每年在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避暑胜地,不只是有条件的百姓、商贾、官员往西湖方向奔,就是连皇室,也会在这个时候前往孤山。

    所以也就使得每年一到这个时候,西湖甚至还要比临安城要更显热闹一些。

    看着小钟叶兴奋的玩着手里的冰块儿,时不时以崇敬的眼神望着叶大官人时,叶大官人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甚至要比他北伐的连战连捷、收复失地都让他觉得满足。

    显然,没有什么比让自己的儿子崇拜自己,更能够让一个男人获得满足与成就感,如果说有,那就是让女人崇拜自己,对自己倾心,或许更能够让一个男人觉得有成就感。

    火辣辣阳光依旧是炙烤着大地,就连后花园里的知了声都变的有气无力,小钟叶手拿着冰块儿,看着陷入沉思的叶青,而后便蹒跚着向外走去,碰到一身单薄衣衫刚刚进来的红楼,立刻呵呵笑着把冰块儿递给了红楼。

    看看那前襟的水渍,以及鼻子下方的鼻涕,无奈的叹着气白了一眼叶大官人,而后示意丫鬟把茶水送过去,自己则是一把抱起小钟叶向外走去。

    绍熙五年七月四日,当今圣上跟皇后去了孤山,甚至就连临安城的诸多官员,也都跟着去了西湖,但唯独叶青,一直留在临安城,却是哪里都不曾去。

    钟晴走进前厅,本想说几句叶大官人看个孩子都看不好,刚刚换洗的衣衫不到半个时辰,就跟从泥里拉出来似的,但看着叶青那怔怔出神的样子,无奈的叹着气白了一眼,而后在旁边顺势坐下。

    “今日我去孤山……。”

    “太上皇要跟我见面吧。”叶青不等钟晴说完,依旧保持着怔怔出神的样子平静说道。

    “你……你猜到了?”钟晴心中一惊,本以为叶大官人自从跟皇后分别后,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是担忧太上皇对他的打压,如今看来,好像他已经知晓什么了。

    “这还用猜?”终于彻底回过神来的叶青,往椅背上一靠:“这都要快过去五六天了,史弥远若是再没有点儿动作,那他就不是史弥远了。只是……我很想知道,史弥远到底是怎么说服太上皇,同意打压韩侂胄的。”

    “你怕其中有诈?”钟晴担忧的问道。

    “不是怕,而是必然有诈,只是我猜不出来罢了。太上皇在临安布的这一手好局,本就是为打压我而设。如今让太上皇收手,转头打压韩侂胄,这怎么可能?韩侂胄是在劫难逃,并不代表我也就跟着安全了,反而是……接下来我更得小心一些才行。”叶青沉思着回答道。

    昨日里就已经知晓,因太上皇的召见,当今圣上、皇后便以避暑的名义,在今日要一起前往孤山,这样的讯息,就如同他跟李凤娘所猜的一样,一旦太上皇召见圣上,那么也就代表着,打压韩侂胄一事儿,要被太上皇提上日程了。

    如今一切都在按着叶青想要的趋势在发展,但向来优柔寡断的太上皇,这一次竟然如此痛快,毫不拖泥带水的转换打压目标,多少还是让叶青心里有些觉得诧异跟难以置信。

    “那……那你还是打算不出临安?”钟晴忧心道。

    “不知道,我还需要好好想想。”叶青摇头说道。

    他不敢肯定,除了临安城的话,太上皇是否会对自己下狠手,而且如今他也不敢肯定,这个时候的韩侂胄,也会不会对自己下手,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跟必要的情况下,叶青已经打定主意,在临安局势未彻底明朗,以及各种事态还在继续发展时,他绝不会轻易踏出临安一步。

    钟晴也跟着叹口气,而后便是陪在一旁无言的看着自己的夫君,她当然知晓,眼下的形势对于叶青极为危险,但如今,好像太上皇也在提防着她一样,只是在今日准备从临安时,让自己带话给叶青,其他的一个字都没有向自己透露过,所以到如今,钟晴除了知晓太上皇想见叶青以外,至于目的等等同样是全然不知。

    “史弥远那边……。”钟晴有些寄望着叶青,是否能够从史弥远那里打探到些什么。

    毕竟,如今在朝中诸多官员也跟着前往孤山后,临安城内剩余的官员中,竟然出奇的有叶青、史弥远、韩侂胄三人,没有离开临安一步。

    “史弥远比你想象的要狡猾,自从我把他逼到明面后,就不再可能从他那里探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叶青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继续说道:“史弥远要比韩侂胄狡诈的多,比其他人也要更加危险。”

    钟晴默默的点着头,她心里也认同叶青对史弥远的评价,毕竟,叶青把史弥远从暗处逼到明面上来,就足以说明这个人让他太过于忌惮了。

    甚至在钟晴看来,相比起太上皇对叶青的打压,以及韩侂胄趁乱谋利来,叶青好像更为忌惮史弥远,所以也才不得不逼史弥远到明面上,以防在背后搞偷袭。

    “可……终究这样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不是?你总要……。”钟晴说道。

    叶青笑着摇头:“事情早晚会有变化的,太上皇如今松动了,史弥远也动了,韩侂胄一直没有消停,总之机会可以是等来的,也可以在变化中寻求,也或许……也可以以静制动,但不管如何,都要分外小心走出每一步才是。”

    叶青在跟钟晴说着话,而在府门外,谢深甫的孙女谢道清,已经接连两日来,不断的徘徊在叶府附近,或者是前往上次她被叶青发现跟踪的地方。

    令谢道清想不到的是,她跟叶青去过一次的茶馆,竟然已经关门了,而且还正在转让,这让大热天的谢道清,呆在茶馆门口愣了好久,不知道这家茶馆的突然转让,是否跟叶青有关。

    从茶馆门口再徘徊到叶府门前,谢道清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找叶青做什么,虽然她心里有着足够的理由,但不知为何,却总是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感觉,就仿佛……她是借着父亲被关押一事儿在趁机接近叶青一般。

    叶府朱红色的大门如同一道不可跨过的高山一般,让即便同样是官宦人家出身的谢道清,在仰望着那高大的府门时,都能够不自觉的感觉到一股威严的气势,以及自己顿显渺小的感觉来。

    这也使得她上一次跟叶青交谈,甚至一起喝茶的情景,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也是真正的让谢道清意识到了,她与叶青之间的差距……真的真的好大。

    府门缓缓打开,一个小小的人影从里面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随即便是好几个丫鬟跟下人,一起跟在那小小人影的身后,有说有笑。

    谢道清一眼便认出,这个踉踉跄跄道都走不稳的小家伙,就是那日在一品楼被叶青抱在怀里的那个小家伙。

    小家伙显然并不认生,也或许因为这里乃是他们家的地盘,所以看到站在对面犹豫不决的谢道清时,便呵呵笑着跑了过来。

    谢道清想躲,但小家伙明摆着就是冲着她而来,所以这个时候,若是被人发现,不知道会不会以为是自己欺负了这个咿咿呀呀的小家伙。

    当红楼顺着钟叶的视线看见谢道清时,先是愣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女明眸皓齿,长得颇为素净淡雅,而且好像还在哪里见过。

    有些不知所措的谢道清看到小家伙牵着红楼的手,对着她呵呵傻笑时,心跳没来由的加快了许多,甚至是有种惶恐的感觉。

    “见过叶夫人……。”谢道清紧张的行礼道。

    红楼很诧异,看着眼前有些眼熟的谢道清:“你是……。”

    “一品楼里,我曾经见过夫人您跟大叔……。”谢道清连忙解释道。

    “大叔……一品楼?”红楼有些疑惑的问道,而身旁的小家伙,则是已经笑呵呵的去拉谢道清的小手。

    谢道清无法躲开小家伙孜孜不倦要牵她手的小手,只好一边向红楼解释,一边把自己的手任由小家伙牵着。

    红楼默默的看了一眼,刚想要制止钟叶不可无礼时,谢道清则是笑着摇了摇头,而后蹲下身子对着钟叶露出笑脸夸赞了起来。

    谢道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进入叶府会是在这种情形下,同样,她也深深震惊于叶府的规模跟雅致,不论是那高大威严的府门,还是别有洞天的府内,总之,随着并非是叶夫人的红楼在府里行走时,谢道清一直都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比起她祖父所居住的宅子来,或许叶青这等人所居住的地方,才能够真正的被称之为花园府邸。

    一路上所见的丫鬟、下人并不是很多,但即便是如此,也没有让这诺大的府邸显得空荡的感觉,反而是给谢道清一种出处都是幽静、雅致的意境来。

    “前两日听老爷说起过你。”红楼抱着小钟叶,亲自领着谢道清往中厅走去。

    当叶青再次望向门外时,便看到了红楼抱着又换了一身衣衫的小钟叶,而在红楼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有些眼熟的少女。

    “怎么会是她?她怎么来这里了。”叶青看清楚那人影,就是前两日跟他一起喝茶的谢道清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钟晴看了看叶青,而后又看了看谢道清,想了下问道:“这便是……你昨日里提及的谢深甫的孙女,若不是她恰好出现,引得郑清之之子为难你,你还一时难以为难史弥远的女子?”

    “不错,就是她,只是她找上门干什么,难道还是替她父亲求情?”叶青点头应着钟晴的话语,一边猜想着这个喊他大叔的小丫头,这一次竟然跑到自己家里的目的。

    (ps:真心不是为求月票所以才断更,大家既然能够看到这里,也应该很清楚,这本书里,我求月票的次数有几次。我不是那种把月票看的很重的作者,也从来没有强求过各位大大投月票。断更是其他原因,在群里说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