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43 争辩
    谢深甫的心情很沉重,心态也不再像最初那般乐观。原本以为叶青不过是一介武夫,其势力、威望也就是几乎全部集于北地而已,在临安之所以有声望跟影响力,完全是因为收复失地之功,让大多百姓被蒙蔽了双眼,看不见叶青在北地只手遮天的枭雄行径。

    但经过大理寺这一行后,谢深甫便再也无法乐观起来了,当初对于叶青显然是太过于轻视了,原来他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在如今看来不过是叶青众势力当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兵部尚书钱象祖、大理寺卿毕再遇,甚至是包括刑部尚书李立方,都可以视为叶青一党,特别是李立方……谢深甫沉重的叹口气,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既然叶青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从刑部大牢提到大理寺大牢,那么就足以说明,李立方必然也是跟他站在同一立场的,又怎么可能跟他站在对立面呢?

    朝廷重要衙署本就不多,刑部、大理寺、兵部则完全受控于叶青,叶青的势力之大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也让他原本还坚定的能够扳倒叶青的信念,不由自主的开始出现了动摇。

    这让谢深甫不得不有些担忧,太上皇这一次趁着叶青回临安,如此大动干戈的布局设计,真的有把握扳倒叶青吗?

    如今谢深甫心里变的没有了底气,不再像最初那般坚定,甚至他都有些怀疑,当今右相是否一直都很清楚,想要扳倒叶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所以才会一边领着太上皇的旨意,一边又暗度陈仓的开始替叶青说好话。

    谢深甫清楚记得这几日里,留正跟他说过的关于叶青的话语,就如同今日在风波亭跟叶青的谈话一样,朝堂之上,真的有黑白对错之分吗?

    叶青这一路行来,是真的错了吗?是他主动想要走到枭雄这一条不归路上,还是在众多因素的逼迫下,让他不得不如此为之?

    最初北伐势如破竹之时,王淮针对他,一连奏请圣上十四道圣旨,驰援辽国时,依旧是太上皇、赵汝愚针对他,甚至是不惜联合金、夏来对付叶青,死里逃生后的叶青,回头便是在临安以雷霆手段报复赵汝愚,但唯独放过了留正。

    但也正是因为此事儿,使得叶青跟太上皇之间,完全没有了君臣该有的君臣之道,使得两人成了不死不休的敌我两方。

    若这北伐,没有叶青替北地大军扛下所有的来自朝廷的压力,北伐还会成功吗?还能像现在这般坐拥广袤的疆域,甚至是连夏国的半壁江山都占为己有吗?

    谢深甫摇头,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清楚,若非是叶青凭借一己之力对抗朝廷,宋廷也不会收复这么多的疆域,更不会让整个长江以南的各路百姓,过上远离战火的闲适生活。

    “爷爷,当年岳将军……。”谢道清秀眉紧锁,神色之间的凝重显然不该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凝重。

    “这世上哪有如果,若是有如果……岂不是就如同有了后悔药?当年岳将军不惜以死表忠朝廷,自然是大丈夫所为。至于叶青……不过是为他在北地的权利花言巧语罢了。”谢深甫冷笑着说道。

    “但……如果岳将军也曾抗旨不尊不是?而且岳将军当年抗旨,也是为了抗击金人,与叶青所行并无二致不是?只不过是叶青坚持了下来,而岳将军却是在半途回到了临安。”谢道清显然不苟同于谢深甫的话语,妙龄少女有着她自己的价值观,与自己的祖父之间在看待事情的本质上,有着巨大的差别:“我觉得叶青说的倒是挺在理的,当年岳将军若是不回临安,没有冤死风波亭,说不准那时候朝廷就能够收复失地了,也就不会是现在这般局面了。即便是不能收复所有失地,但最起码岳将军的存在,也会震慑着金人不敢继续南下,那么也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些让百姓流离失所的战争了。所以岳将军虽然尽忠朝廷了,但……百姓却是被置于到了战火之中,得不偿失。”

    “朝堂之事儿,岂是你一个小女儿家能看明白的?”谢深甫有些不愿争论的说道。

    事实或许就是谢道清所说的那般,但身为臣子当该尽忠君王才是,而非是一意孤行。

    “爷爷……。”谢道清不满的撅着嘴道。

    “你父亲可还好?”谢深甫有些烦躁的挥挥手,心乱如麻之下只得岔开话题问道。

    谢道清继续撅着嘴,不出声的点点头,最终还是有些忍不住的道:“孙女觉得叶青没错……就是没错。”

    看着说完后率先跳下车的小丫头背影,谢深甫无奈的叹口气,动了动嘴唇也跟着下车,看着自己的府邸大门,叹了口气,道:“不管他有错没错,但如今他占据北地不让朝廷插手便非人臣所为。清儿,你年纪尚小,还不懂的人心险恶,叶青能够走到今日,有这番威望与权利,绝非是因为你看到的平和跟平易近人,若是他如你想的那般好……。”

    “那他为什么要救爹?还冒着得罪当今左相的风险?若他不是好人,那谁是好人?他救爹爹那他就是好人,孙女只认这个理儿。”谢道清跺着脚回头,头一次这么理直气壮的顶撞谢深甫。

    “他救你爹是因为祖父……。”

    “可祖父却是束手无策不是?爹是不是好官?爹可曾触犯朝廷律法?都不曾!但却是被奸人抓进了大牢内。您跟叶青在风波亭也都说了,若不是他及时把爹带到了大理寺,如今已经被左相大人刑讯逼供认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了。就会如同岳将军一般,冤死于狱中。而凶手还会道貌岸然的安坐于朝堂之上,继续以左相之差遣掌朝堂,而祖父您呢,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爷爷……为什么您就不懂,是叶青救了我爹,并非是他害了我爹?为何您不记恨左相大人,反而却是要跟搭救了我爹的叶青过意不去?孙女真的是不懂。”谢道清当着府里下人的面,丝毫不给自己的祖父留情面的抗议道。

    谢深甫一时之间被谢道清抢白的无言以对,唯独只有无奈的叹着气,挥手示意下人先散了,祖孙两人便站在自己府邸大门口继续僵持不下。

    “你爹为官正直、清廉,从不曾徇私枉法,即便是……朝廷也会为你父亲主持公道……。”

    “人都死了,公道又有何用?难道就要像岳将军一样,今日冤杀明日平反,那样岂不是寒了朝臣的心?也难怪人家叶青会做出你们嘴里所谓的大逆不道之行。在我看来,人家只是不想妻儿老小没有了夫君跟父亲而已,又有什么错?又没有投金,也没有谋反,就算是有,也是因为朝廷逼迫的。”谢道清的话语头一次在谢深甫跟前说的这么多。

    自打小丫头懂事儿以来,向来都是一个在谢深甫跟前乖巧懂事的样子,而如今,因为其父亲,还有那个叶青,在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里,竟然变的让谢深甫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副义正严辞、据理力争的小丫头,就是自己的宝贝孙女。

    这边谢深甫跟谢道清在争执,而大理寺内,叶青缓缓走进了谢渠伯在大理寺的牢房内。

    前两日在一品楼相遇,当时的谢渠伯已经被邓友龙所羁押,而且那时候叶青的心思,也全部在被吓哭的小钟叶身上,所以对于谢渠伯长什么样儿,他都没有什么印象。

    看着眼前这个脸颊清瘦,个子中等,下巴留着一撮短须、眼神颇有些睿智的中年男子,其年纪即便是比叶青要大,恐怕也是大不了几岁。

    “下官谢渠伯见过叶大人。”虽然叶青对谢渠伯没有什么印象,但那日即便是被羁押在门口的谢渠伯,还是记住了眼前这个,在那日怀抱婴孩儿的男子叶青。

    “谢兄不必多礼。”叶青点着头随和的笑道:“谢兄在此可还习惯?”

    谢渠伯看着自己一身干爽的衣衫,笑着道:“有何不习惯的,不过是一个监牢换到另一个监牢罢了。”

    “那谢兄可知刑部为何要抓你?”叶青依旧是平和的笑着问道。

    “叶大人如此岂非是明知故问?”谢渠伯摇头苦笑道:“家父为官向来忠正,即便是我与二弟为官也是多受家父教诲,虽然不敢说为官之时造福百姓,但最起码也是无愧于天地良心。”

    “谢兄可想过为自己鸣冤上奏?若是谢兄愿意,叶某倒是愿意帮谢兄呈奏圣上,请求圣上圣裁此案。”叶青看了看桌面上的笔墨纸砚问道。

    谢渠伯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一般,过得片刻才开口道:“是叶大人找到清儿,让她来看我的?”

    叶青摇头,道:“是她找的我,希望我能帮她救你。”

    “叶大人就很轻易的答应了?”谢渠伯微微一愣,刚刚见到自己的女儿时,光顾着问家里的事情以及哄一直哭泣的女儿了,所以也并没有想起问谢道清为何能够找到大理寺来。“不然呢?”叶青笑着道。

    “叶大人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若是不违人臣之本,对得起朝廷与良心,不知叶大人想要下官做什么?”谢渠伯显然要比其父谢深甫要开明透彻的多。

    谢道清既然能够毫无阻力的就找到这里,而叶青也爽快的答应了自己的女儿,那就足以说明,叶青把自己从刑部大牢带到大理寺,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谢大人知道自己被刑部所羁押,是因为邓友龙奉韩侂胄之命,而韩侂胄捉拿谢大人你,到底是公报私仇还是秉公办案,想必谢大人自己最是清楚不过了。叶某并没有想要谢大人做什么,不过是不愿意看到朝堂之上的忠正官员被他人冤枉罢了。”叶青侃侃而谈道。

    而旁边的谢渠伯却是听的想笑,若是说叶青对自己没有任何意图的话,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叶大人不妨直说便是,只要不违下官为官根本、做人良心……。”

    “很简单,陈述事实,我替你禀明圣上。”叶青直接打断身上同样有着谢深甫一般迂腐的谢渠伯的话语,直截了当道:“借你被韩侂胄冤抓一事儿,弹劾韩侂胄及其党羽徇私枉法、打压异己便足矣。”

    “……真的就这么简单,叶大人愿为下官……。”

    “就是这么简单。若是你还想要跟自己的女儿、夫人团聚,在大牢内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若是想要让我放了你,自然是需要证明给朝廷跟圣上知晓,韩侂胄抓你一事儿是错的,不然的话,即便是我信你没有徇私枉法,但依我大宋律法,我也不能私自放了你,何苦我也不是大理寺卿。”叶青直接说道。

    “弹劾韩侂胄?”谢渠伯有些难以置信,他不太相信,以如今韩侂胄在朝堂之上的权势,有人能够成功弹劾他。

    在谢渠伯的眼中,如今在朝堂之上位居左相的韩侂胄,就如同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一样,根本不是想象的那般,想要弹劾就能够弹劾的那么简单。

    毕竟,不管是韩侂胄还是眼前的叶青,抑或是那史弥远,在朝堂之上的地位跟威望,远非他一个小小通判能够比拟的。

    “除非你想在大牢里过一辈子,否则想要洗刷身上的冤屈的话,就唯有把自己的冤屈说出来,以及弹劾韩侂胄。”叶青平静的看着有些不可思议的谢渠伯,继续道:“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要么弹劾韩侂胄而后你出大狱,要么你牢底座穿,韩侂胄依旧稳坐朝堂之上。”

    “叶大人可曾见过家父?”谢渠伯隐隐意识到,自己被抓入大牢的事情,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很多,而且如今看来,并非是只牵连到了他们一家,甚至是连朝堂之上的其他势力,也因为自己被抓入大牢一事儿,而被牵涉了进来,就比如此刻在自己眼前,静静地看着他的叶青。

    “刚刚在风波亭与令尊分别。”叶青如实回答道。

    “不知家父……。”谢渠伯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错,如你所想,不愿为我所利用。”叶青很坦诚,笑着道:“令尊为人刚正不阿,他相信你是清白的,但他也相信,朝廷会还你一个公道,不过这公道……就不知道是在你死后出现,还是你有幸能够看到了。”

    谢渠伯回味着叶青的话语,而后哑然失笑的摇着头:“不错,家父刚正不阿,即便是下官是被冤枉的,但以家父的性格,确实不会因私废公,更不会为了我而去求情。如此说来,叶大人真是看在清儿求你的份儿上,愿意帮下官洗刷冤屈了?”

    叶青点点头,把谢道清如何第一次找到自己,以及今日冒着炎炎烈日在府门口徘徊等事,一一告诉了谢渠伯。

    “真是难为这个小丫头了。”谢渠伯脸上带着一丝幸福跟满足,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刚刚见到他时,就已经哭的如同泪人一般的女儿的样子。

    “既然如此,谢大人不妨多思量一下吧,三日后我派人来此向谢大人讨一个答案,如何?”叶青起身,平和的笑着对谢渠伯说道。

    “那就有劳叶大人了,多谢叶大人容下官思量一番。”谢渠伯跟着起身,对着叶青行礼说道。

    他很想问叶青,若是自己答应写奏章弹劾韩侂胄的话,机会有多大,但看着叶青那平静随和的笑容,又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只好把话咽回去后,看着叶青走出了大理寺牢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