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51 就范
    史弥远一脸郁闷的跟着陶痞子进入叶府前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叶青那笑意盈盈的脸,而后余光扫过,便看到了神色之间多少有些尴尬的新安郡王夫妇二人。

    史弥远同样也是一愣,对于陶痞子所言的叶青已经歇下了的鬼话,在门口他就没有相信,所以此刻让他感到惊讶的,自然是三更半夜里出现在叶府的新安郡王夫妇。

    “叶大人深夜至此,叶某有失远迎,还望叶大人莫要见怪才是。”厅内最为轻松的自然是叶青这个主人,平淡的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尴尬的新安郡王夫妇,而后拱手对有些愣在门口的史弥远笑道。

    回过神来的史弥远,对着新安郡王夫妇微微点头示意,这才对着叶青道:“叶大人可真是好手段啊。”

    说完后,不等叶青让他,就已经主动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了下来:“茶水不必准备了,我也没有心情喝茶。此番过来,一是让你叶青看到我的诚意。二是再问叶兄一句,当初说的话可还算数?”

    “自然算数。”叶青点头笑着回应道。

    “那好,既然算数,就把人先放了。”史弥远直截了当,既然新安郡王夫妇这么晚还出现在叶府,那么他说话自然是也有必要再藏着掖着,背着人家二人了。

    “好,没问题,史大人一句话罢了。”叶青同样痛快的说道。

    “叶大人尽管说便是,只要是在史某的能力范围内,史某便绝不会让叶大人失望。”史弥远也痛快,甚至连思索都不思索,便爽快的说道。

    “很简单,明日太上皇于皇宫点将台召见叶某。”叶青挠了挠额头,微微叹口气说道:“怕是少不了因为北地一事儿而问责叶某,史大人也知道,叶某多年来都在北地任差遣,虽说一项尽职尽责、做到了无愧于心、无愧于天、无愧于圣上……。”

    “史某明日自然会在太上皇面前如实禀奏,毕竟史某去过北地,所谓眼见为实。史某既不会袒护叶大人,但也绝不会给叶大人抹黑、栽赃,自然是会实话实说。”史弥远直接打断叶青后面那些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话,你叶青要在北地的所作所为都无愧于心、天地良心、圣上太上皇,那我史弥远这些年在朝堂之上也是清正廉明的官员了。

    “但据我所知,当今左相韩大人在西南各路可是有结党营私之实,如今兵部尚书钱象祖已经前往西南各路……。”叶青也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既然大理寺毕再遇已然在今夜暴露,那么再题钱象祖瞒着,反而在史弥远面前,有自欺欺人之嫌了。

    “叶大人的手伸的够长啊,当年口口声声的说只在乎北地……。”

    “哈哈,史大人误会了,我与新安郡王乃是因叶某当初撮合了他们夫妇二人的姻缘罢了。至于毕寺卿、钱尚书,不过是朝堂政见难得一致罢了,叶某岂敢结党营私不是?”叶青大笑一声朗声说道,一旁的新安郡王赵士程跟唐婉,则是随着叶青的话语连连点头。

    “既然如此,史某也就实话实说了,史某任吏部尚书多年,早已经掌握了一些关于左相韩侂胄韩大人,这些年在朝堂之上结党营私、打压异己的证据,只是奈何左相大人在朝堂之上权势遮天,史某即便是想要替朝廷主持公道,但奈何人微言轻,这两年来,一直无法替朝廷除去心腹大患。只是不知道……叶大人手里可……为何要如此呢?”史弥远的意思很简单,打压、弹

    劾韩侂胄很简单,但你叶青手里可有什么筹码?能置人家韩侂胄于死地吗?可别要留下后患,shu29.cc到时候谁恐怕都讨不了好。

    “刚刚叶某接到了嘉兴府通判,哦,也就是被关押在大理寺内的谢渠伯,以及临安通判弹劾韩侂胄的文书,所以明日我定会率先呈给太上皇他老人家。而且叶某今日因此事儿还去拜访了谢深甫谢大人,主要就是问问谢深甫,是否觉得此二人乃是被冤枉的……。”叶青看着史弥远有些不自在的脸,毕竟,今夜他可是有机会直接除掉史弥远的。

    “哦,原来如此啊,那自然是被冤枉的。”史弥远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论起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他自认为自己不输叶青,但奈何叶青这货手里有兵权,而且在关键时刻,他是真敢孤注一掷,如同光脚不怕穿鞋的,正是让他史弥远最为忌惮的地方。

    比起叶青关键时刻敢犯浑的架势来,史弥远即惜命又贪财,而且特别不希望自己的财路被他人掐断,所以这也使得史弥远有时候难以下定决心,从而少了武将该有的那股果决之势,不得不低声下气的亲自跑到叶青府里,跟叶青来求和、联手。

    “好,既然史大人也认为谢渠伯、陈傅良二人是被冤枉的,那么我相信,今日刑部所带走的人……也是被冤枉的。好在如今不管是刑部还是大理寺,尚未就此案展开,所以叶某愿意卖史大人一个面子。”叶青跟随起身的史弥远,两人一同向着厅门口走去。

    “那就多谢叶大人了。”史弥远挥了挥胖乎乎的手说道。

    待两人一同跨出厅门后,叶青拍了拍史弥远那肥厚的肩膀,笑道:“史大人,这是叶某最后一次给你机会,而若是到了明日,我见不到我想要的结果,那么就别怪我叶青拉上更多的人给我陪葬了。”

    叶青的眼眸深邃而又阴沉,在说话的时候,语气中隐隐带着一股杀气,让对面的史弥远不由得有些心惊,四下张望了下,见并没有人在他们跟前后,悄悄往后退了两步,在与叶青保持了一个他自认为安去的距离。

    “史某也希望叶大人说到做到,当初在虹出茶馆答应史某的,若是叶大人食言,即便是叶大人明日能够逃过一劫,但……史某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叶青!”史弥远神色也变得认真道。

    “未来朝堂之上,只要史大人不主动招惹我,叶某也绝不会主动招惹史大人你。叶某一向志不在朝堂,而今之所以如此,也不过是为了保命罢了。若没有当初那些先手,又何来今夜的史大人亲自登门?”叶青伸手示意,而后两人缓缓向着府门前行去。

    站在叶府门口,看着远处如同无尽黑洞似的巷子,史弥远仰望夜空缓缓吐口气,而后看着叶青道:“希望明日过后,你我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叶青愿意在北地如何折腾,我史弥远不感兴趣,但我史弥远在朝堂之上的事宜,也希望你不感兴趣。兵部、刑部、大理寺尽入你手,朝堂之上,我压力很大啊。”

    “工部、户部、礼部、吏部、御史台不也在你史弥远的掌握之中?”叶青背着双手笑道:“一旦明日安稳度过,想必史大人可就是要高升了,到时候一旦任相,朝堂之上谁还能与你匹敌?”

    “好说好说。只要叶大人不为难,一切都好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度我的独木桥,军与政,朝堂之上你我大可以商量着来,齐心协力使我大宋江山社稷更加

    繁花似锦才是。”史弥远呵呵笑着说道。

    两人的言外之意都很明确,那就是如果明日能够在两人的努力下平安度过,以后一切皆大欢喜,而接下来该如何,显然就要看两人谁能成为四朝元老,或者是谁能在未来太子登基后占的先手了。

    看着史弥远的马车缓缓离去,背后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随着叶青的示意,贾涉亲自驾车,带着数十名今日刚进驻府里的兵士,乘着夜色护送新安郡王夫妇回府。

    后院里依旧是亮着灯光,当叶青回到房间时,一身睡衣的钟晴闻声立刻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刚刚史弥远已经来过了,我已经答应他了。”叶青不等钟晴问话,便主动说道。

    “新安郡王夫妇所谓何事儿?”钟晴从前厅回来后,脑海里一直思索着,新安郡王夫妇此次拜访的目的,但想破了脑袋,她也没有想通,新安郡王夫妇来府上的目的是为何。

    “有人雪中送炭,便有人锦上添花。赵士程夫妇不过是想要还当初欠我的人情,想要为我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叶青坐下后笑着说道。

    “如此说来倒也算是有情有义了,比起一些人来不知道强了多少。”钟晴叹口气,也在叶青跟前坐下说道。

    “放心吧,明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史弥远这里一旦解决掉,徐寒跟墨小宝只要能够阻昭庆军、遂安郡在明日抵达临安城外,那么问题基本上也就迎刃而解了。”叶青拉着钟晴的手,看着那一张还是写满了担忧的脸道。

    “还是要小心一些才是,太上皇这一次……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布置了将近大半年,到头来若只是这样的结果,他必然是会心有不甘的。”钟晴反握住叶青的手,看着叶青不以为意的样子,不得不提醒道。

    “北shu23.cc地可有什么消息?”叶青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跟钟晴谈下去,何况再说下去,也是徒增烦恼,只会让钟晴跟着担忧罢了。

    “北地安好,不管是庆王还是崇国公那里,都没有任何异动。但当下到底如何,我们也无从得知。对了……。”一直担忧明日之事儿的钟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的看着叶青,倒是把叶青给吓了一跳,而后才大喘气道:“那耶律月不肯好好呆在长安,说是要散心,就去了河套三路的牧马镇,白纯来信让你劝劝她,怕她……怕她想不开去找蒙古人报仇。”

    叶青苦笑着摇摇头,对于耶律月,他心里如今甚至是愧疚多过对耶律月的喜爱,不过还是安慰着钟晴道:“放心吧,她不会做傻事儿的,若是她真想不开,那就不会在漫天风雪之时,长途跋涉来投我了。但至于她跑到木马镇,无非就是想要看看草原,或者是看看那边的蒙古人罢了。”

    “那还不是想不开吗shu19.cc?若是她在这个时候真的跟蒙古人起冲突,你这边又走不开,岂不也是害了她?”钟晴拍了下某人那不知何时,伸进她睡衣里抚摸她大腿的手嗔道。

    “好,过了明日我给她去信就是了。”叶青一把抱起钟晴说道。

    怀中的钟大美人则是捶着叶青的胸口,嘴里嘟囔道:“夜深了,明日你还要进宫……。”

    “那又如何?该干的事也不能不干不是?谁让你今天看起来这么美……。”

    “唔……啊……你轻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