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64 缺章节名真的上瘾
    一品楼内,李立方笑容满面的亲自为留正斟酒,看着伙计离开,雅间就剩下他们二人后,李立方长吁短叹道:“到了今日,下官才搞明白那日发生在一品楼的事情,因为那件事情,下官想借着今日这个机会,给留大人真心的道个歉,邓友龙被叛贼韩侂胄所拉拢,而我这身位刑部的尚书,却是丝毫不知。若不是叶青提醒我,恐怕如今我还被蒙在鼓里,甚至很有可能因而遭到牵连啊。”

    “此事也谈不上怪罪李尚书。”留正听李立方谈起谢深甫一家的事情,摇头微微感叹道:“若是真论起来,留某也有很大的责任,身居右相之职,却是连一个一心只为朝廷尽忠的同僚都保护不了,是留某对不起谢深甫父子。”

    “留大人也不必自责,其实……此事儿除了邓友龙外,下官同样有责任。毕竟,那夜是下官奉圣意带走了谢深甫,人现在在大理寺,想必留大人已经从毕寺卿那里打探到了吧?”李立方寒暄不过两句,就把话题切入到了正题:“今日下官邀留大人一叙,便是想要问下留大人,谢深甫父子以及陈傅良可真是触犯了国法?”

    “为人做官留某都不如谢深甫,即便是论起对朝廷的忠诚,留某亦有很多地方不如谢深甫。但奈何……自然,此事儿自然也不能怪李尚书,甚至是谁也无法去责怪。”留正当着李立方的面,自然是不好怪责李立方在那夜拿了谢深甫,而且还监押进了大理寺内。

    也正是因为谢深甫被关押进了大理寺,所以让他当着李立方去责怪叶青,留正也没有那个魄力。

    太上皇回宫那日,他既然选择了称病不去皇宫,就已经是打定了独善其身的主意,所以这个时候不管是怪罪谁,留正都没有那份自信跟底气。

    “如今叛贼韩侂胄已伏诛,那么难道留相就不想给谢深甫几人洗脱冤屈吗?”李立方直接了当道。

    留正苦笑:“李大人,此事儿怕不是留某能够决定的吧?明人不说暗话,叶青叶大人虽然半个多月都不曾出现在朝堂之上,甚至叶府大门紧闭半月有余,但……你我心知肚明,若是叶大人不点头,谁能让大理寺放人?”

    “留大人,依下官猜想,那叶青显然也没有要置谢深甫等人于死地之意,若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直只是关押在大理寺牢内了。当年沂国公赵汝愚的事情,下官多少也了解一些,留大人不就没有任何事儿,甚至还因此升迁为右相。所以依下官猜测,谢深甫大难不死应该问题不大,但若是想要享后福恐怕就……就有些难了,您说呢?”

    “李大人的意思是?”留正对于李立方的称呼,不由自主的由李尚书变成了李大人。

    “洗清谢深甫等人身上的冤屈不难,难得是……接下来该怎么办?依旧任临安安抚使的差遣?恐怕这就有些太难了吧?毕竟,户部尚书郑清之,如今可是对于临安安抚使的差遣大有志在必得之势啊。所以即便是谢深甫等人从大理寺出来后,留大人可有什么对策?”李立方再次亲自给留正斟酒,而后继续说道:“如留大人刚才所言,谢深甫为官做人向来正直清廉、不畏权贵,所以yyywbt.……史大人若是想要差遣郑清之为临安府安抚使的话,留大人可有对策?”

    留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默默的看着

    李立方为他斟酒,深思片刻后,有些慎重的说道:“李大人,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今日李大人邀留某来此,可否告知留某真正的用意?是想要让留某辞去左相差遣,为谢深甫让路,还是……李大人打算让留某以后唯李大人马首是瞻,与史弥远……。”

    “非也。”李立方摇头,想了下后也就直截了当道:“下官身后有皇后,甚至还有太子,所以李某即便是无官一身轻,在临安,在我大宋也没有几个人敢对我不敬,整个大宋,即便是北地……李某都可以横着走。所以留大人,当初叶大人不曾为难你,甚至还在这一品楼特意提醒您跟谢深甫……。”李立方的目的俨然已经跃然于纸上。

    “李大人是想要让留某投入叶党?”留正皱眉,但神情之间并没有不悦,显然也没有觉得李立方劝他投叶党是一种侮辱:“留某与叶大人之间因为当年的怨隙,留某心里一直是因为此事儿颇为感慨,甚至……不知道当年留某那般做是对还是错,但……如今,人人都说太上皇驾崩一事儿跟叶青脱不了干系,李大人,您觉得留某……。”

    “既然留大人忠心于朝廷,那么暂时委身于叶党,岂不是也有机会查清事情的真相?何况,如今朝堂之上的形势,留大人想必也已经看的很透彻了,朝堂之上若是再无人出来抗衡,那么必然是史党一家独大,如此一来的话,又岂是留大人对于朝廷所谓的忠?凡事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若是说朝堂之上,还有谁能够抗衡史弥远的话,想必留大人也绝不会反对那个人会是叶青吧?即便不是为了帮助叶青打压史党,就算是为了朝廷,为了太上皇、圣上,如今可否还有投于叶青麾下更好的办法?”李立方显然是做足了准备,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为此事儿来说项。

    看着沉思不语的留正,李立方还有些担忧留正是否还在犹豫当初他跟叶青之间的怨隙,想了下便继续说道:“自从叶青上一次回到临安,再到沂国公赵汝愚于大理寺,甚至包括留大人升任左相,乃至今日……想必留大人都应该清楚,叶大人对于留大人的忠正可谓是敬佩有加。说句留大人或许难以置信的话,之所以当初叶青没有选择报复您,并非是因为他害怕什么,而是因为他知晓留大人乃是真正忠于朝廷的臣子,非是为了一己之私的朝臣。”

    “此事留某还需考虑一番……。”

    “谢深甫等人可还在大理寺大牢,若是留大人不抓紧时间,一旦史弥远他们为了郑清之能够成为临安安抚使,恐怕到时候谢深甫等人就是凶多吉少了,到了那时候……即便是叶青,恐怕都很难保全他们了。”李立方不等留正说完,便以谢深甫等人的事情急迫强调道。

    留正长长的出了口气,神情凝重的想了下,而后问道:“但不知叶大人如今为何不出府?”

    “太上皇驾崩前留下的遗旨,叶青即便是在北地再如何独断,但如今在临安,加上坊间的流言蜚语,让他一时半会儿也难以走出府门。而如今对于史党来说,可就是一个为其党羽谋好差遣的最佳机会。想必留大人也注意到了,如今朝堂之上只有您一个右相,而左相的差遣一直空着,一旦史弥远任了左相,留大人,朝堂变成史家朝堂也不是不可能啊,到了那时候,谁还能节制

    他们?谁还敢在朝堂之上反对他们?甚至是否还有留大人您一席之地,恐怕都很难说了。留大人,圣上不理政、皇后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个时候,正该是您等真正忠于朝廷的官员为大宋江山的社稷着想之时,难道您就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朝堂变成史党谋取自己利益的朝堂?”李立方语重心长,但这些话,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皇后教给他说的,至于他,恐怕只会以叶青的声明以及谢深甫等人的遭遇来要挟了。

    “但不知叶大人何时能够放了谢深甫等人?”留正心头还是有些纠结,不过神色之间已经有些松动。

    “留大人直接去拜访毕寺卿便可,想必经过与毕寺卿的一番谈话后,留大人心头便不会再有任何心结,而那时候……相信谢深甫也就回到府里了。留大人,下官不得不提醒您一句,若是再犹豫下去,史弥远在朝堂之上的势力只会……让我等再无喘息之机,而朝堂也就完全被史党所掌。”李立方叹口气,举起酒杯跟留正一饮而尽。

    留正还是能够分清楚朝堂之上的轻重缓和,但若是让他投叶党之下,那么说心里没有任何顾忌,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当初几乎就是他一人,让叶青陷入到了关山围堵之中,差点儿身死异国。

    而除了当初他跟叶青之间的恩怨外,心里头的顾虑便是谢深甫会如何看他,甚至……将来后人会如何看他?以及,叶青眼下的处境,是否还能够如太上皇驾崩之前那般,即便是人不在临安朝堂,但其影响力却一直影响着朝堂。

    而此时像是被软禁在府里的叶青,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大树的阴凉下,芳菲帮其驱赶着蚊虫,一边示意着丫鬟动作轻一些,以免惊扰了叶老爷的美梦。

     513mp.;   而此时的前厅内,钟晴则看着那一双眼睛只要见过一次,便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少女谢道清。

    谢道清的神色比第一次见面时要显得憔悴了很多,一双原本最为漂亮的眸子,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有些不知所以的走进前厅,当看到端坐在上首的美丽妇人钟晴时,神情明显一愣。

    飞快的低下头,有些不敢跟让她都觉得风华绝代的女人相对视,动作有些僵硬的慌忙向其行礼。

    钟晴的心头微微叹口气,而后叹息一声道:“你一连半月,一直在叶府门前徘徊,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但……奈何我家老爷这一次同是受到了牵连,恐怕很难帮上谢小姐的忙了。”

    “我……。”谢道清想不到这位美丽到让她都有些自卑的叶夫人,说话dzgrdjt.竟然是如此的直接,甚至是不等她说目的,就已经猜中了她是为何事儿而来。

    “除了大叔,我也不认识其他大官,也不知道谁还能帮我,我娘每日在家以泪洗面,家里的下人也是走的走,跑的跑,甚至……甚至在临走前都偷走了我家不少的东西。若是……若是我还有办法,就……就不会每天在此徘徊了。夫人,请您发发善心,就让我见叶大人一面,不管他还愿意不愿意帮我,我都会很感激您……。”

    “我试试吧,你先在此坐会儿如何?”钟晴叹口气,听着谢道清的遭遇,脑海里却想起了当初的白纯,在其其父白秉忠流放时,恐怕只剩下她一人的白纯,比眼前的谢道清还要孤苦无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