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神凰不为徒〕〔超级兵王混都市〕〔绝品神医混都市〕〔绝代神主〕〔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75 助纣为虐
    ,。  从新安郡王府出来,已经是亥时初,在独自一人走上街巷后,身后便传来来不紧不慢的马蹄声,墨小宝驾车在叶青身旁停下,待叶青坐在车辕后,便开始向着杏园的方向驶去。

    “湖州通判、观文殿大学士阎克己,这几日倒是出入过史弥远的府邸,而后还从史弥远府邸带走了几名宫女模样儿的女子。同样,今日史弥远还亲自去了当初接替谢深甫,任工部侍郎差遣的杨会理府上,以及宗正寺丞韩湘州的府上,同样是送给了二人几名宫女模样儿的女子。末将今日也跟左蛟、左雨碰面了,让他留意下宫内这些时日宫女的变动,是否有一部分宫女出了宫。”墨小宝看了一眼随意打量着临安夜景的叶青说道。

    “史弥远是真舍得下本啊,这是立志要从这四家出太子妃了啊。”叶青沉默半晌,才有些惆怅的开口说道。

    “还有一事儿,夫人让我问您,说太皇太后这些时日精神好转不少,所以召夫人前往孤山一趟,问您是否要去。”墨小宝继续说道。

    “太皇太后向来待她不薄,这些时日来,她一直都待在府里,心思恐怕早已经飞到孤山了,她若是想去就去吧,愿意带上钟叶也无不可。”叶青叹口气说道。

    太上皇驾崩后,钟晴虽然平日里在叶青跟前,表现的如同无事人一样,但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叶青还是能够感觉到,钟晴心里头对于太皇太后的那份愧疚跟歉意。

    而这几日自己又不在府邸,所以钟晴想要借此机会看望太皇太后,他自然也没有理由阻拦。

    墨小宝点点头,而后道:“史弥远如今在临安的动作,大都是放在了末将刚刚所言的四人身上,至于一些走门路的官吏,如今大部分都在郑清之门下,而郑清之这几日,则是跟临安府的一些官员走的很近,看样子像是在为他赴任临安安抚使一事儿提前铺路。”

    “郑清之跟随史弥远时间长了,也是学的越发的七窍玲珑了。不过啊……他能不能如愿,这还是个未知数,明日约留正到一品楼,拿我的名刺。”叶青叹口气说道。

    “那湖州通判、观文殿大学士,还有那宗正寺丞以及工部侍郎四人的事情,是否还要继续跟下去?”墨小宝点着头,想了下后问道。

    “不必了,史弥远的目的,志在给太子选妃,想要由此来奠定他在太子跟未来太子妃之间的忠良印象。此事儿我们没办法插手,一旦插手,即便是史弥远不理会我们,皇后那里都不太好交代。”叶青皱着眉头叹口气,若是跟太子之间没有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可如今,即便是他想要插手此事儿,但首先他要考虑的还不是史弥远会因此做什么反应,而是李凤娘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自己有僭越之意?从而再惹得这个娘们大发雷霆。

    “郑清之这里要不要给他暗中设置一些麻烦?”墨小宝再次问道,而马车此时已经被二人弃于街边,沿着街巷向杏园的方向步行而去。

    “不用,临安安抚使差遣一事儿,我们同样不用插手,就留给留正跟谢深甫来争夺吧,我只要在背后时不时推留正跟谢深甫一把即可。我们不宜在此事儿上过多的表明态度,朝堂之事终究是让他们来争夺,北地依旧是我们的重中之重。”叶青站在杏园门口一边拍门一边对墨小宝说道。

    他也知道,这些话有些是墨小宝问的,有些则是钟晴的意思。

    “北地最近并无大事,除了承礼公主当初麾下的辽人兵士,依旧跟蒙古人时不时发生冲突外,便是在山东路济南府,辛弃疾前两日接到了蒙古人札达兰部札木合的头颅,看样子是完颜璟在向您示好了。”墨小宝神情间显得颇为轻松道。

    而叶青则是靠着杏园府门,不理会旁边的开门迎候他的青丘,叹口气道:“完颜璟越发是这样,于我而言则是越难以抉择,看来完颜璟是想明白了,除了以扎木合的头颅来示好外,便是要以这些年我跟他一直似断非断的那点儿师生之谊来做文章了。如此一来,有朝一日我们若是继续北伐,岂不是在情理上,最起码就会让我陷入到犹豫之中。”

    “那怎么办?总不能再把扎木合的头颅送回去吧?大人,这件事儿……大不了到时候您跑到长安去算了,待攻下燕京后您再回来。”墨小宝依旧是轻松模样儿说道,这些年来跟金人作战无往不利,所以也就使得在预判未来的事情上,墨小宝一直都会抱着乐观的态度。

    当然,也因为北地这些年对于金人全胜的战绩,使的墨小宝为首的诸多将领,在此刻面对金人时,都有着无比的自信跟底气。

    “此事儿不急,待我们回北地后再从长计议。”叶青说完后,看了看一旁一直恭候的青丘,而后揽着墨小宝的肩膀,走出离杏园府门十来步的距离后,凝重的说道:“回去告诉夫人,明日在到达孤山见到太皇太后后,大可大大方方的提及太上皇驾崩一事儿,不必有任何的忌讳。再者便是,若是方便的话,告诉夫人,可以看太皇太后、皇太后的心情,提一下圣上在太上皇下葬之日,未能执丧一事儿。”

    墨小宝的神情明显是愣了一下,看着叶青那凝重的眼神,有些震惊道:“大人您……您不会是要离间……。”

    “照我说的去做便是,其余不必操心。”叶青拍了拍墨小宝的肩膀,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向杏园内走去。

    墨小宝望着叶青背影已经消失后紧闭的大门,一时之间还有些难以回过神来,不过他也知道,眼下是赶紧回去,把此事儿告知夫人才是最为重要。

    而此时回到杏园的叶青,书房内李凤娘已经是等候多时,看着叶青进入书房后,便继续低头作画,静静地等候着叶青给她答复。

    “圣上无法理政,太上皇下葬之日未能执丧,这两条想必已是足够,三日后朝堂之上,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会有人上奏章劝谏圣上禅位。但……圣上是否愿意禅位,你可有把握?”叶青走到李凤娘跟前,先是在自顾自作画的李凤娘项间嗅了嗅,惹得李凤娘摆动着肩膀挣脱开他凑过来的脸颊。

    放下手里的笔,看着叶青说道:“若是圣上愿意禅位,本宫又何必求你叶青叶大人!”

    “那你打算怎么做?圣上若是执意不愿意禅位,到时候你能够有什么办法?”叶青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而李凤娘那终于静下心来画的风景,瞬间在叶大人的屁股底下变得皱巴了起来。

    李凤娘蹙眉有些不悦的瞪了叶青一眼,而后继续是没好气的说道:“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用如此拐弯抹角的。”

    “那你还记得答应我的条件吗?”叶青说完便去拉李凤娘的手,而李凤娘显然是早有准备,不等叶青碰到她,立刻急忙扭着腰肢往后躲闪了几步。

    “我答应你什么了?”李凤娘的神情瞬间变得有些不自在,但如同登徒子一般的话语,却是让她的芳心十分受用。

    看着明知故问装糊涂的李凤娘,叶青笑呵呵道:“本以为你会在后花园的廊亭内等我,但你却是在书房作画,怎么?想反悔不成?”

    听着叶青越说越露骨,李凤娘的芳心却是不争气的跳的越发快速,脸色也越显尴尬,低头快速的嘟囔道:“我不方便……。”

    “什么?”叶青最初并没有听清楚李凤娘说的是什么,但稍微思索了一下后,叶大人瞬间从跳了下来,大声的问道:“什么?这……这么寸吗?”

    看着叶青那大惊小怪以及明显变得有些失望的神情,李凤娘忍不住的噗呲一下笑出了声,随后又板起了脸,道:“即便是没有那什么,本宫也不会答应你的。不过……既然你今日是为本宫……啊……。”

    李凤娘话说一半,便被叶青一把拉进了怀里,而后不等说话,叶青的嘴唇便对着李凤娘微张的红唇吻了下去,一双手也开始在李凤娘的身上四处游走,直到李凤娘快要有些喘不过来,连连拍打着他的胸口时,叶青这才放过已经衣衫半解的李凤娘,不过却依然是紧紧的抱在怀里。

    “差些把正事儿忘了。”叶青搂着李凤娘那已经没有多少衣衫遮体的娇躯,下意识的抚摸着说道:“也许……你应该去趟孤山才行。”

    李凤娘按住叶青那想要越界继续往下走的手,紧紧的固定在她的翘臀上,仰头问道:“什么意思?”

    “圣上若是执意不肯禅位,你身为皇后同样没有任何办法,而我等臣子即便是宗室,同样也没有办法硬逼圣上禅位。但……孤山有……。”叶青看着李凤娘那渐渐变得震惊的眼睛,冷静的说道。

    “孤山……皇太后、太皇太后?”李凤娘惊呼道。

    “不错。太上皇以孝闻名,天下人尽皆知。而圣上却在太上皇下葬之日,连扶灵柩都不曾,更别提护送前往绍兴。此事儿太皇太后必然心有埋怨,但显然这个时候,就差一个借口……。”叶青看着李凤娘说道。

    “可……还有皇太后那边……。”李凤娘看着叶青那双深邃的眼睛,突然恍然道:“皇太后与太上皇一般,同样是孝敬有加……所以你叶青是指本宫不孝?”

    说道最后,李凤娘突然柳眉倒竖,开始怀疑叶青此言是有意在对她含沙射影。

    当然,最为主要的目的,还是李凤娘根本不想前往孤山,这些年来,她跟皇太后还是太皇太后的关系都极差,所以这个时候,因为此事儿去孤山,她有些不敢想象,一旦自己到了孤山后,皇太后跟太皇太后会不会对着自己一顿冷嘲热讽,闹的自己颜面尽失、下不来台。

    “最起码你在太上皇受到惊吓后,还曾去过两次寿康宫,而在太上皇下葬时,你也与太子一同前往了,所以不管如何,你最起码做到了。何况……钟晴也会前往孤山为你说项。”叶青看着李凤娘认真的说道。

    李凤娘看着叶青的眼睛开始沉默,而后原本紧绷的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低头看了看身上被叶青褪去大半的衣衫,自己整理了几下但并没有整理好,便索性放弃了继续整理,便那般让娇躯在叶青的视线下若隐若现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看着衣衫不整李凤娘,雪白的娇躯在烛火的眼下若隐若现,再看看李凤娘那认真思考的样子,此时竟然给叶青一种圣洁的感觉,丝毫没有觉得半裸娇躯的李凤娘妩媚风情。

    “钟晴打算什么时候去,明日?”李凤娘白了一眼那眼神一直游走在自己半裸娇躯的叶青,又下意识的拉了胸口的衣衫,把修长裸露的**往回缩了缩后问道。

    “不错,钟晴明日前往孤山,自太上皇驾崩后,一直便牵挂着孤山的皇太后跟太皇太后,所以这几日我正好不在府里,而她也就有了时间前往孤山看望了。”叶青站在书桌前,缓缓勾起李凤娘的下巴说道。

    拍掉叶青那调戏她的手,看着叶青认真道:“你觉得此事儿有多大把握?”

    “那就要看你能够拿出多少诚意了。”叶青平静的说道:“太子虽然年幼,但终究是正统储君,当年不过是太上皇一人有意庆王之子罢了,皇太后跟太皇太后并无此意。而你前往孤山……只能为大宋江山社稷着想,而非是为你李凤娘着想才是。”

    李凤娘下意识的点着头,只要说道这种事情,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更为在意,而最初的抵触,完全是因为这些年她咎由自取造的孽,没有搞好婆媳关系,所以才使得她提起孤山,就不由自主的有些往后缩。

    沉默了许久之后,李凤娘长叹一口气,坚定的看着叶青道:“本宫依你,明日也去孤山。”

    看着李凤娘坚定的眼神,叶青的心头也是无奈的叹口气,如今自己所做之事儿,与佞臣、叛臣、奸臣早已经无二致,虽不在乎身后名,但恐怕若是自己死后,其声名连李凤娘都不如吧。

    李凤娘看着叶青的样子,多多少少的能够猜到叶青在想什么,而后张了张嘴唇,本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都没有说,起身开始缓慢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而站着看李凤娘整理衣衫的叶青,还没有多看几眼,便被李凤娘催促着去沐浴,只是叶大人显然没有想到,当他沐浴完毕时,李凤娘却早已经回房间歇下了,门口站着哈巴狗似的青丘,看着沐浴完毕的叶青,谄媚笑道:“皇后今日累了,所以……所以还请叶大人前往那边歇息才是,奴婢都已经把一切给您备好了。”

    叶青先是瞪了一眼青丘,示意他让开,但看着青丘那求饶以及坚定的眼神,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亮着微弱灯光的窗户,只好伸手指了指哈巴狗青丘,威胁道:“你给我等着,现在我拿你青丘没招儿,但你别忘了,我还是皇城司统领,你青丘……不过是一个副统领罢了!”

    “叶大人,奴婢只是奉……。”青丘哭丧着脸,急忙向叶青求情。

    而叶大人也是表现的极为宽宏大量,李凤娘独自在房间内,听着叶青的声音说道:“这样吧,想让我以后放过你也容易,要么让我进去,要么……。”

    噗通一声,房间内的李凤娘都被青丘跪地的声响吓了一跳,而后便听见叶青的声音,妥协道:“算了算了算了,我惹不起你还不行吗?对了,那你帮我一个忙行不行?”

    “您说,叶大人。”青丘战战兢兢的声音响起,房间内的李凤娘,此刻心情则是又喜又怒,一时之间是惆怅不已,既想要让叶青进来,但又知道这几日自己的身子……。

    “那好,这样吧,这几日你给我查下宫里的宫女,是否有被人替换出宫,还是说有因为其他事情等等出宫的。”叶青并没有备着房间内的李凤娘,刻意放大了声音,自然也是希望让李凤娘听见。

    而后随着青丘毫不犹豫的答应后,叶青这才在外面走到离房间内李凤娘最近的窗户前,敲了敲窗户,不自觉的说了声晚安后,这才往青丘给他备好的房间行去。

    竹叶儿早已经竖起了耳朵,时时刻刻的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而当外间的门被推开,青丘跟叶青的谈话声音响起时,竹叶儿的心已经快要因为紧张的从嗓子眼儿跳了出来。

    原本还干爽清凉的被窝儿,此刻却是变得如同火炉一般让她浑身燥热,无力的四肢此刻让她感觉就像是被束缚住了一般,特别是随着叶青哼着曲儿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时,竹叶儿感觉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整个人都会昏厥过去,或许,此刻的她,更希望自己昏厥过去。

    所以当叶大人走到窗前,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看到了一具雪白无暇的诱人娇躯横陈在床上时,瞬间整个人都有些发懵,视线从那雪白的大腿处缓缓上移,经过那一道道让人热血沸腾会流鼻血的诱人风景后,叶大人瞬间把眼睛瞪的更圆,看着那张紧闭着双眼的脸颊,低声惊呼道:“竹叶儿……。”

    (ps:庆王助纣为虐于叶青,叶青助纣为虐于李凤娘,李凤娘又助纣为虐于叶青,最后在这一夜,牺牲的却是竹叶儿的宝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