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丹神〕〔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76 君臣三人
    从古至今,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权力与女人,永远都是两项必备品一般,能够彻底让一个男人意气风发,满足内心那如同野兽一般的征服感。

    叶大人同样如此,甚至比其他人更是有过之无不及,所以再次体验了一次新郎官的幸福之夜后,清晨的叶大人依旧赖在床上,怀里则是抱着那娇小乖巧的竹叶儿。

    能够感觉那娇小柔软的娇躯滚烫的温度,即便是两人之间已经再无隔阂,即便是昨夜他们已经恩爱一体,但竹叶儿此刻却是在叶青的怀抱内一动也不敢动。

    微微的痛感以及内心的幸福,让竹叶儿此刻心里即是满足又是紧张,作为一个女人,显然,更喜欢被一个男人征服,她同样很享受,昨夜里被叶青征服的快感。

    李凤娘一早便去了孤山,而杏园内在离去了大部分人后,便显得多少有些空旷、寂静,整个杏园就像是成了叶青跟竹叶儿的二人世界一般,与世隔绝。

    临安城内的熙攘与喧嚣,显然也是被二人抛在了脑后,带着幸福与昨夜里过后微微的痛楚,再次被叶青宠幸后,竹叶儿才算是逃脱了叶大人的魔爪,背着叶大人快速的穿衣,而后亲自侍奉着叶青洗漱更衣。

    与此同时,清尘收露后的阳光下,史弥远的府邸内,散步于自家的后花园内,身旁则是一清早便赶过来的郑清之等几名朝堂官员。

    李凤娘去了孤山的事情,早早便被郑清之禀报给了史弥远,以此来让史弥远意识到,他郑清之更适合为临安安抚使的差遣,而不是户部尚书的差遣。

    如今虽然还未真正成为临安安抚使,但郑清之已然把自己当成了临安安抚使的不二人选,向史弥远禀报着皇后前往孤山一事儿,显然就是在实际行动告诉史弥远,只要自己任了临安安抚使的差遣,那么临安城的风吹草动,都绝不会逃过自己的耳目。

    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史弥远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儿,随后在廊亭内坐下,看着郑清之等几人,想了下道:“不必大惊小怪,皇后前往孤山自然是有要事儿,此事儿又岂是我等为人臣者好揣摩的。郑大人以后此事不必告诉我了,倒是这几日,郑大人要多跟工部侍郎杨会理、以及宗正寺丞韩湘州多多走动才是。”

    说完后,看了看旁边一言不发的杨会理跟韩湘州,皇后前往孤山的目的,史弥远几乎已经猜到了,他对于这件事情自然是不会持反对态度,何况,这件事儿在他看来,越早落实对他而言则是越有好处。

    当然,前提条件便是,到时候未来的太子妃,或者是未来的皇后,会从自己选择的这四家里面脱颖而出,如此他史弥远便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至于叶青,史弥远这段时间也已经看出来了,显然皇后并不想叶青参与太子选妃一事儿,要不然的话,皇后也就不会一直让叶青在府邸反178gou.省,更不会让叶青这么一个堂堂枭雄,连太子的面都见不到。

    在史弥远看来,叶青自从回到临安后,并不是没有想过接近太子,但奈何到现在,却是一直都未能见上太子一面。

    不管是用北地三大都护府的大都护来讨好太子、皇后,还是用其他方式来示好,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不管是皇后还是太子,都不为所动,这让史弥远自然是感到了一些轻松。

    少了叶青跟他在此事儿上的争斗,加上如今他已经派人在这四家,开始教太子妃人选的各种宫廷礼仪,所以史弥远有绝对的把握,未来的皇后以及圣上,必然会更加看重于他史弥远,而绝不会是他叶青,那么如此一来,在接下来跟叶青的争斗中,他史弥远自然而然的就会占据上风。

    史弥远把叶青视为如今最大的对手,以及对于自己是否占据优势一事儿上,都有着极大的自信。

    毕竟,叶青如今跟太子之间的关系,不再像当年跟圣上那般亲密,同样,也不会像圣上信任他那般,得到太子的信任。而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年来,叶青虽然因为北伐一事儿功绩卓著,但也如同一把双刃剑一样,在天下人嘴里积攒下相当不错的口碑时,同样也让大部分人把他认定为枭雄。

    所以史弥远相信,若是有朝一日,当今太子成为圣上后,那么对于叶青在北地的权势必然是会极为不满跟充满忧虑,不管是从赵宋宗室的江山绵延上考虑,还是从身为圣上后为朝廷的权威考虑,叶青都只会成为新君的心头刺。

    叶青想要借如今的形势立足于朝堂之上也好,还是想要继续回北地巩固他的影响力也罢,在史弥远看来,只要叶青无法跟太子关系过于亲密,那么未来太子继位后,若是想要立威,或者是彰显自己身为君王的威严,叶青都会首当其冲成为未来圣上的第一目标。

    “可如今太子尚年幼,叶青跟前又有庆王等宗室相拥护,太子即便是如今继位,但……真的敢动北地这棵大树吗?”吏部左侍郎在郑清之等

    人离开后,坐在史弥远的旁边,有些忧心的问道。

    史弥远自信满满的笑了笑,丝毫不着急的说道:“正所谓事在人为。如今太子尚幼,或许还不会有任何的危机感,不会太在意叶青的功高震主。但……再过几年呢?太子哪怕是如今登基为我大宋皇帝,也不会匆忙就拿叶青开刀在朝堂立威的。但……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是堂堂一帝王?太子即便是如今便继位,但也会隐忍几年,安抚、拉拢其他心腹臣子,一旦觉得时机成熟了,必然是要对叶青动手的。而如今,我们要做的,自然是让太子明白,我们是大宋朝廷之忠心耿耿的栋梁之臣,此乃未雨绸缪,绝非是要做着眼于当下之事儿,而是要策未来之谋,如此我们才能够立于朝堂之上不倒。”

    楼钥有些明了的点点头,而后大悟道:“原来如此,难怪大人您一点儿也不着急在此刻向叶青发难。”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叶青非同小可啊,即便是如今,想要在朝堂之上斗倒叶青,哪有那么容易。何况,即便是斗倒了叶青,恐怕我们这边也会自损八百,到头来岂不是便宜了诸如留正等人?为官之道在于城府、谋略,但同样也在于隐忍,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远的不说,近的看看韩侂胄,在朝堂之上才风光了几年?赵汝愚,同样是在朝堂之上风光了几年?甚至是王淮等人,又是只在朝堂之上风光了几年?如今呢?死于非命的死于非命,被扣叛党罪名的扣判党罪名,唯独王淮下场好,如今却是早已经回老家颐养天年,不再过问朝堂之事儿了。”史弥远的心头带着一丝感慨的说道。

    这些年来,朝廷相位就像是断头台一样,从汤思退开始,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从朝廷相位上全身而退,几乎都是最终身败名裂,连身家性命都难以保全。

    所以史弥远再傻,也会吸取那些人的教训,何况这又是他最为擅长的事情,也让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欲速不达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那……难道大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叶青回到朝堂之上立足吗?”楼钥心里,不管如何说,多少还是有些忌惮叶青的威名,哪怕就只是单单叶青二字,都会让他不由自主的觉得压力如山一般向他袭来。

    终究是开疆拓土之人,终究是一手收复了诸多疆域,甚至是在与韩党的争斗中,不费吹灰之力就平定韩党的权臣,以他一个吏部侍郎的身份来说,根本不知道面对这般高山该如何下手。

    “此事儿正是我最为担忧的地方,如今被皇后禁足于府,一时之间,即便是我,都有些猜不透,接下来叶青的打算是什么,是借此机会立足朝堂,还是继续回北地。而皇后奉太上皇遗诏让其闭门自省,看起来更像是为他立足朝堂铺路,但……看起来也像是要赶叶青去北地。如今根本无法接近中和巷,更别提知晓叶青到底如何打算了。”史弥远原本还自信满满的神情,在这一刻也变得心事重重了起来。

    虽说从长远来看,他是占据着主动跟上风,但就如同他刚才所言:事在人为。

    即便是如今看起来他占据着主动跟上风,但在过程中,他也不敢有任何的丝毫跟大意,免得让叶青从而扭转被动的局面。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如今史弥远的难题便是,叶青如今接下来的目的,恐怕除了叶青自己,更是没有任何人清楚吧,这自然也是让史弥远忧心忡忡,根本不知眼下该如何应对。

    而就在史弥远坐在廊亭内思索着叶青的目的时,御史林大中却是神色惊慌的小跑着向他跑了过来,匆匆行礼后,便急急开口道:“大人,叶青正在前往皇宫,如今恐怕已经进宫了。”

    “进宫?”肥胖的史弥远此刻的动作看不出丝毫的笨拙来,蹭的一下便站了起来,神色瞬间也变得阴沉了下来:“进宫?他为何要进宫?皇后刚去了孤山,他便立刻进宫?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他?”

    林大中摇着头,向史弥远禀报着,当人们发现叶青时,叶青已经是独身一人站在了东华门处,向着皇宫的方向行去,至于是否能够进入宫内,是否是为了见圣上,林大中自己也不知晓。

    “备马车,立刻进宫求见圣上。”史弥远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叶青本还在闭门自省期间,突然之间在皇后离开临安前往孤山时进宫,这让史弥远不得不谨慎对待。

    何宁门处太监与侍卫司的人,对于叶青伸手递过来的腰牌,也只是粗略的检查了一番,而后便放行叶青进了皇宫,门内的一名太监已经在等候,看到叶青进来后,便立刻堆着笑脸迎了过去。

    “奴婢关仪见过叶大人。”关仪年岁并不大,长得白白净净如同那青丘倒是有几分相似。

    “有劳关中贵人了。”叶青含笑点头说道,此人乃是太上皇跟前太监关礼的另外一个义子,而此时的关礼,则一直在孤山侍奉在皇太后身旁。njhsdk.

    福宁殿前,叶青

    很自觉的停下脚步,看着回过头的关仪,不等关仪说话,便主动说道:“我在此等候便是,还请关中贵人前去通禀一声。”

    “那就请叶大人稍等片刻,奴婢这就去禀奏圣上。”关仪脸上的笑容,在叶青看来,就像是画在脸上似的,说假不假说真不真,很像职业性的笑容。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不等叶青打量完福宁殿两侧的景色,关仪那张职业性的笑脸就再次出现在了叶青跟前。

    随着关仪踏入福宁殿内,便看到了来来往往的宫女与太监,而此时圣上赵惇在董贵妃的陪伴下正从里面走了出来。

    “臣叶青参见……。”叶青上前两步便行礼道。

    “卿免礼,卿自回到临安后,也不常来见朕,朕心甚是挂念啊。赶紧赐坐。”赵惇显得很随意跟直爽,丝毫也看不出像是精神不正常的帝王,爽朗的笑容,一身浅黄色的常服,双眼看起来炯炯有神,丝毫无法让人跟那个太上皇下葬之时,竟然都不愿意去送葬的圣上联系到一起。

    “臣谢圣上。”叶青也不推辞,带着跟那太监关仪差不多的职业微笑,再次向赵惇行礼后,在谨慎的在圆凳上坐了下来。

    坐在上首的赵惇有些欣喜的看着叶青,如同是寻常人家来了亲戚一般,乐呵呵的一会儿亲自示意宫女给叶青上茶,一会儿示意宫女把新鲜的水果端上来。

    而旁边一直默不出声的董贵妃,虽然是一脸微笑、做着温婉大方的举止,但目光还是会时不时的看向下方大殿内,孤独一人坐着的叶青。

    对于叶青她并没有什么印象,甚至是只闻其名不知其人,所以今日见到叶青时,心头还是微微一惊,显然他也没有想到,那雄踞北地,被众朝臣视之为枭雄、佞臣的叶青竟然如此年轻。

    而其中,除了叶青那双深邃的眼睛让董贵妃印象深刻外,便是叶青的斑白dzgrdjt.如霜的双鬓,让董贵妃心里更是震动不已,甚至已经在旁暗暗揣摩着,到底是什么样的压力,能够让一个人的双鬓出现如此跟年纪不相符的白发。

    “卿今日来见朕,朕是真心高兴啊,这么久了,朕见到的都是那些不愿意见到的面孔,今日终于再次见到卿,朕这心里头啊……还是卿对朕最为忠心啊。”赵惇那像是遗传了当初高宗皇帝的下意识动作,一边说话一边拍着自己的膝盖,脸上则是带着十足的笑容,显得十分欣慰跟高兴的说道。

    “臣今日见到圣上,睹圣上龙体康泰,臣心也是十分高兴。”叶青孤零零的一人坐在大殿内,显得特别的突兀。

    “臣今日来,是有一事儿想要禀奏圣上,还希望请圣上裁决。”叶青看着高高在上的当今圣上赵惇,自己则是完全没有了当年每次见高宗皇帝赵构时,那种内心不安的感觉,反而是显得继位坦荡跟从容。

    “朝堂之事儿卿自己拿主意即可,若是无法决断,便呈给皇后裁断便是。朕今日见到你,只想跟卿……。”赵惇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推脱有什么难为情,依旧是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说道。

    “还请圣上恕罪,臣今日并未有幸见到皇后,据说皇后去了孤山。而臣所请圣上圣裁一事儿,也非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当初判党韩侂胄任相时,利用手中职权打压异己,误把忠臣当佞臣给抓进了大牢内。而今判党已伏诛,臣今日刚得知,那被韩侂胄冤枉的临安安抚使谢深甫、临安通判陈傅良等人还在大牢内,所以……还请圣上恕他们几人无罪释放才是。”叶青并没有提及绍兴通判谢渠伯,便是怕万一提及绍兴二字,再惹得这位神智时而清楚时而不清楚的圣上大怒,那么到时候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董贵妃敏锐的察觉到了叶青话语中的漏洞,神情之间微微愣了下后,便又再次露出那温婉大方的笑容,本想要微微侧身提醒一下赵惇,可当目光扫过叶青时,看到叶青那双深邃的眼睛,此刻正不加任何掩饰的直直注视着她时,心头瞬间一震,急忙再次坐正,不再去提醒圣上赵惇。

    “判党即已伏诛,那么被其无线的臣子自然是该放,卿有心了,朕依你便是。不过……。”赵惇话语一顿,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看着正巴巴望着他的叶青,哈哈大笑了几声后,才道:“此事儿朕让卿亲自去办。但今日卿必须留下来,陪朕说说话,喝上几杯如何?你我君臣二人谈谈心……。”

    “禀圣上,不知臣是否有叶大人这般福气,请圣上赐臣几杯水酒?”史弥远跟随着另外一名叶青并不认识的太监,站在福宁殿门口,一边向赵惇行礼,一边恭敬的说道。

    “那是自然,卿免礼,赐坐。”赵惇微微晃动着身子,显然是想要看清楚,在大殿门口说话的是哪个臣子。

    随着史弥远那肥胖的身子挪进来,在叶青旁边站定后,大殿上首的赵惇笑声则是越发的爽朗起来,嘴里连连喊着好好好,今日君臣三人一定要一醉方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