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77 间歇
    董贵妃看着在叶青跟史弥远离去后,依然意犹未尽,显得有些兴奋的当今圣上,心头却是隐隐有些忧虑。

    虽然她不知朝堂政事,但这几年来,一直都是她大部分的时间陪在圣上身边,多多少少的对于朝堂形势也是了解一些。

    所以今日叶青出现在福宁殿时,董贵妃便感到有些惊讶,而当史弥远也出现在福宁殿时,董贵妃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充满了不安与忧虑。

    叶青回到临安如此之久,但加上今日不过才见过五次圣上,而史弥远虽然常在临安,但像今日这般来求见圣上,也是透着古怪的气息。

    圣上所设的宴席上,虽然君臣三人有说有笑,董贵妃也有幸陪伴于跟前,但席间的气氛总是透着一丝的古怪。

    圣上可以毫无顾忌的大声说笑,叶青跟史弥远可以随时附和着圣上,但董贵妃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叶青跟史弥远说话时,那针锋相对的感觉,让董贵妃的眼前却是会出现刀光剑影的错觉。

    叶青与史弥远几乎同时来求见圣上,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那么寻常,在董贵妃的猜想中,二人的同来必然是跟朝堂之争有关,可身为一个后妃的她,却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此事儿发生,甚至就连提醒圣上几句,她都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圣上神智时而清晰时而糊涂,但只要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时,圣上大部分时间倒是能够如常人一样,可一旦涉及到朝堂之事儿,或者是一些能够让其感到压力的事情时,当今圣上赵惇就会变得极为敏感跟警惕,完全就会是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自太上皇驾崩后,圣上龙体则是日渐康健啊。”史弥远有意无意的在叶青面前,再次提及太上皇一事儿。

    叶青则是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史大人今日如此这般,难不成还想要栽赃叶某不成?”

    史弥远抚摸着自己肥胖的肚子呵呵笑了笑,道:“那夜之事儿你我心知肚明,叶大人又何必否认呢?”

    “非是叶某否认,而是叶某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太上皇的事情。至于那夜太上皇受到惊吓一事儿,也是因判党韩侂胄而起,跟叶某并无一点儿关系。”叶青就像是忘记www.whsxsh.了那夜他做过什么一样,所有不利于他的事情,都被他推到了韩侂胄身上。

    自然,史弥远也知道,也就盖棺定论的事情,想要以此来诘难叶青,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之所以如此做,自然还是因为今日,叶青在圣上跟前,硬是讨到了一道赦免谢深甫等人无罪的圣旨。

    虽然在席间,史弥远已经竭尽全力的阻止此事儿发生了,但最终的结果,依然是圣上爽朗的亲书奏章,免了被韩侂胄等人嫁祸的谢深甫几人的莫须有罪名。

    而史弥远也很清楚叶青如此做是为了什么,当年叶青诛杀赵汝愚时,留下了留正在朝堂之上,成为了他史弥远跟韩侂胄朝堂之上相争时,都不得不顾忌的一个人。

    如今叶青求圣上赦免了谢深甫等人,完全是同当年一样,是要在朝堂之上给他史弥远,找到一个合适的对手。

    但于史弥远而言,自然是也有让他高兴的事情,那就是通过叶青为谢深甫等人求情一事儿,最起码让他看清楚,叶青接下来的目的,真如当初他两联手时所言那般,志不在朝堂。

    叶青不谋朝堂一席之地,对于史弥远而言,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所以相比较下,留正、谢深甫为首的朝堂潜在对手,史弥远也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叶青想要借着留正、谢深甫以后在朝堂之上牵制史弥远,史弥远则是把希望放在了太子身上,希望太子继位后,拿叶青立威,如此一来的话,不管如何权衡,史弥远都觉得他依旧是占据了上风。

    两人不再像从前那般,还会有很多话说,如同一山难容二虎一般,从皇宫内走出来的两人,这一次明显话语就少了很多,大部分的时间不过是微微试探彼此一两句,而后便是报以神秘莫测的笑容,如同两个城府深沉的老狐狸一般,在心里默默算计着彼此。

    史府的马车接走了史弥远,叶青沿着长长的宫墙走了好一会儿,墨小宝的马车才缓缓驶过来。

    在杏园跟竹叶儿独处不过两日的时间,在孤山并没有长时间停留的李凤娘便直接回了皇宫,而竹叶

    儿也因此独自一人从杏园回到了皇宫。

    叶青返回中和巷的府邸,继续闭门不出。

    八月剩余的时间便依旧是如温吞水一般,在悄无声息、无风无浪中缓缓流逝。

    到了九月时,毕再遇拿着当初叶青在皇宫求来的圣旨,赦免了谢深甫、陈傅良以及谢渠伯三人。

    只是当三人刚刚出狱后,便被吏部侍郎请到了吏部,而后不知道到底谈了些什么,直到晚间,谢深甫等人才回到了自己府里。

    到了第二日朝会结束后,谢深甫等人官复原职,谢渠伯再次走马上任前往绍兴,继续任自己绍兴通判的差遣。

    一直做着临安安抚使美梦的郑清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出大殿,即便到了现在,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努力了月余时间,到最后竟然还是一场空,临安安抚使的差遣还是回到了谢深甫的手里。

    而在第三日,谢道清在送走了其父前往绍兴后,才再次来到叶府道谢,不过这一次依旧如同以前一样,并没有见到叶青,依旧是那个漂亮的都让她感到自卑的叶夫人,热情的接待了她。

    谢深甫没有登门拜谢叶青,陈傅良想要登门拜谢,但奈何,他自己不过是一个临安通判,虽然在其他朝臣眼中,已经是一个高官,可相比起叶青等有限几人来,陈傅良却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能够登门叶府。

    钟晴送走了谢道清,回到后院的时候,叶青正与芳菲逗着钟叶,看着钟叶天真无邪、笑的灿烂的样子,钟晴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与幸福。

    在芳菲带着吵闹着要出去的钟叶离开后,钟晴才在叶青跟前坐下:“为何不见那小丫头?”

    “谢深甫跟朱熹等人关系如何?”叶青没有回答问道。

    钟晴想了想,而后才说道:“应该算是认识,并没有什么交往。朱熹自从不再为官后,对于朝堂官员都是不屑一顾。”

    “不见那小丫头,是因为我现在还不知道留正是否已经说服了谢深甫,还不知道谢深甫对我的态度。若是他官复原职后,还要在朝堂之上与我为难,我就不得不下狠手了。”叶青往躺椅上一躺,钟晴很自觉的往下压了压躺椅,而后看着叶老爷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微微的叹口气,钟晴打量着诺大的叶府:“这种日子何时才能是个头啊,朝堂之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永远都没有个结束……。”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何况是朝堂之上的利益之争?既然选择了,那么就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叶青也跟着叹气,临安呆久了,人难免就会变得懒惰起来,不过好在,北地的各种文书倒是让他一直能够在脑子里紧绷着那一根弦。

    “朝堂之上,如你所料,庆王、新安郡王、留正已经上书劝谏,但圣上却是不愿禅位。”钟晴下意识的再用力的压了下那躺椅的扶手,而后继续说道:“今日听说,在朝堂之上圣上直呼你的名字,让你前来护驾。”

    “无法理政、未能执丧,群臣对于圣上当初的选择尤为心寒。这些年来,因为太上皇的关系,一些臣子一直只能干看着,如今既然有人站出来了,那么以后只会越来越多。一旦……皇太后跟太皇太后认为时机到了,必然会回临安的。”叶青也跟着叹气说道。

    当初跟李凤娘便提及过,而也帮李凤娘想了办法,但如今这些都需要时间与时机,这些都不是人力想为便能够立刻做到的。

    钟晴同样是有些无奈,她不喜欢李凤娘,觉得这个女人野心太大,甚至是还有些刻薄,所以看到叶青在这件事儿如此帮李凤娘,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但反过来想想叶青与太子之间的事情,却是又让她心里多少平衡了一些,只是……她一直觉得,这样下去的话,未来就像是有一个很大的黑洞在等着叶青一般,总是让她觉得不踏实。

    “等这边事情了结的差不多了,我跟你去济南可好?”钟晴突然低头,看着躺椅上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叶青,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并没有凌乱之处外,才开口问道。

    “为什么?”叶青脱口而出道。

    不过当他说出口的霎那间,叶青便已经有些后悔了。

    其实他很清楚钟晴此时在临安的处境,随着太上皇的驾崩一事儿,跟他叶

    青脱不开关系外,从而也让钟晴有些难以面对,一直把她当作膝下女儿的皇太后跟太皇太后。

    “突然想要去你一直守护的北地看一看,这么些年来,只从你们口中,或者是说书人的口里知道北地是一个什么地方,但真正的北地是什么样子,我想要亲眼见见。”钟晴低头看着叶青温柔笑道。

    “那你的心头肉钟叶怎么办?也带到济南府吗?”叶青双手枕在脑后,而后一条腿直接放在了旁边钟晴的双腿上。

    看着叶老爷伸过来的腿,钟晴无奈的白了一眼,而后便开始替自己的夫君按摩着,一边道:“俗话说慈母多败儿,若是让他一直跟着我,谁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儿,再加上有你这么一个纵容他的父亲,这要长大了岂不成了混世魔王?所以……放到扬州吧?”

    “唉……。”叶大人长叹一口气,而后懒懒道:“我家倾城都快要成老妈子了,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兄弟姐妹待在一起,总比以后长大了过于生疏一些好。”

    钟晴有些不满的在叶青大腿内侧掐了一下,不过叶大人皮糙肉厚,只不过是微微瞪了钟大美人一眼,便见钟大美人继续说道:“我已经跟倾城商议过了,她没有意见,也很想见见钟叶。”

    “只要你这做娘的,放心自己的心头肉跟你分开,我自然是没有意见。”叶青懒懒的说道。

    钟晴瞬间、立刻眼圈变得有些通红,不由自主的拍了下叶青的腿,嗔道:“谁都像你似的这般没心没肺!”

    看着钟晴那瞬间有些通红的眼睛,叶大人只能是无奈的叹口气。

    而钟大美人,眼泪儿下一刻便从眼眶内滑落了下来,这几日,只要一想到自己将要跟钟叶分开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痛,甚至比与叶青分别都要让她觉得疼。

    既怕钟叶会想自己,又怕自己会想钟叶,又怕钟叶不听话,不睡觉哭着喊着要找她,总之,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被为人母后变得多愁善感的钟晴想了一遍。

    每一次想起这些时,都会让她心如刀绞,但却是不由自主的,总是会去想她跟钟叶分别后的种种。

    “太子若是继位,你会支持吗?”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的钟晴,岔开话题问着已经坐在她旁边,搂着她的肩膀安慰她的叶青。

    “自然是支持,不过……如今已经是水到渠成了,用不着我再做什么了。”叶青微微叹口气,李凤娘是决计不会让自己站在朝堂之上,看太子登基为帝的。

    所以一旦圣上同意禅位,那么自己也就该离开临安前往北地了。

    “你觉得此事已经毫无回旋的余地,是势在必行了?”钟晴多少有些不以为然,毕竟太子如今不过才十二岁,这么早便登基,真的能够在朝堂之上明断是非,处置朝政吗?难道不是到最后,依然还是皇后李凤娘把持朝堂?

    www.dzgrdjt.   “你去过孤山,见过皇太后跟太皇太后,难道你还从她们二人身上看不出来,逼迫圣上禅位一事儿已经是势在必dpstextile.行了?”叶青放开钟晴的肩膀问道。

    钟晴默默的点点头,犹豫良久后,才侧目看着叶青道:“总是觉得……如此让太子登基为帝,而你又立志于北地,对你不是有利之势,有些怕以后太子会被奸人所惑……。”

    “可眼下我也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北地边地蒙古人、金人虎视眈眈,朝堂之上又是如今这幅局面,放弃哪边于我都不会有利。何况……北地是我叶青一手收复,如今若是为了朝堂之利,而弃北地于不顾,一旦金人跟蒙古人南下,北地三大都护府无法支撑,使得百姓再次陷入战乱之中,那时候百姓会骂得可不是朝廷,而是稳坐朝堂之上的叶青了。这个骂名我背不起。”

    叶青长叹口气,与并肩而坐的钟晴手牵着手,有些感慨道:“其他我叶青都不怕,唯独怕的是,天下人以为我叶青只是以北伐作为立足朝堂的跳板。怕陷入战乱的百姓,指着我的鼻子说:早知如此,你叶青又何必收复北地?你不收复北地,虽然我们在金人治下过的不怎样,但也不至于饱受战火摧残……。”

    叶青有些无奈的摇着头,其实……百姓不知道,就算是没有叶青收复北地,金人治下的北地,同样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被蒙古人的铁骑践踏摧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