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78 人心人性
    绍熙五年九月十日,原本一直在曲阜等地奔波的朱熹,突然被朝廷召回到了临安,任观文殿大学士以及侍制兼侍讲,于宫内陪伴于太子赵扩身边。

    叶府内,朱熹神情之间颇有春风得意之色,向叶青感慨着太子对于理学的尊崇,以及他在赴任后要教授太子的一些学识。

    叶青坐在一旁只是默默的听着,时不时的偶尔隐忧的皱皱眉头,但始终没有把心里的忧虑说出来。

    太子赵扩好学是真,尊崇朱熹所创理学也是真,但……这些并不能代表朱熹从此就可以平步青云,在朝堂之上实现自己的抱负理想。

    大学士与侍讲虽是太子身边之人,但同样也是极其危险,正所谓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朱熹这般迂腐之人,即便是曾经在朝做过官,但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显然也绝不会适合他生存。

    何况,太子如今还不曾继位处置朝政,那么其心里对于学识自然还是处于理想主义的状态,一旦继位为君,在朝堂政事的现实处境中,开始慢慢认识到政治跟理学之间的冲突时,到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对朱熹弃之而不顾。

    “先生打算什么时候进宫侍讲?”叶青含笑问道。

    “今日老夫刚回临安,第一时间便是先告知你此事儿。这些年在北地,见识到了叶大人的卓越功绩,老夫心内钦佩不已。而且老夫也知道,如今叶大人在临安处境颇为艰难,以后若是有需老夫帮助之处,还希望叶大人莫要客气才是。”朱熹的话语此时要比从前显得硬气了很多。

    “多谢先生一番美意,若是叶某有事儿必然会第一时间打扰先生。”叶青起身,而后亲自送朱熹到府门外。

    朱熹回头,看着叶府开中门迎他入府,而后同样是开中门恭送他出府,心头一时之间颇有得意与成就之感,谁能够想到,如今已经快要接近花甲之年的他,竟然有朝一日还会屹立于朝堂之上。

    随着朱熹的马车远去,叶府的大门才缓缓关上,刚刚转过身的叶青,就看到钟晴神色严肃、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怎么了?”叶青经过钟晴身边问道。

    “前几日你问起我朱熹跟谢深甫之间可有交往,是否就已经知道了朱熹会被朝廷召回临安?”钟晴跟在叶青身后问道。

    叶青点点头,并没有否认道:“不错,我本以为像朱熹这般迂腐之人,应该跟谢深甫这样的文人官员臭味相投才是,倒是没有料到,他们竟然并没有什么交往。”

    “是你建议皇后召朱熹回临安的吗?”钟晴继续紧跟叶青身后问道。

    叶青摇摇头:“这是太子的意思,因为除了朱熹,太子还召了其他数位所谓有学识之人进宫侍讲。如此看来,太子也已经知道,朝廷有意让他在这个时候继位了,或者……是李凤娘已经跟他挑明了。”

    钟晴依旧隐隐感到一些不安,虽然她没有看见叶青跟朱熹在厅内说话时的样子,看叶青开中门迎送朱熹,这在钟晴看来,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你真的不打算参与朝堂之事儿?”钟晴拽住继续往前走的叶青的衣袖,神色比刚才还要严肃了几分问道。

    钟晴心头有种感觉,叶青像是知道一些什么旁人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是……如今他不参与朝堂之事儿,并非是因为皇后李凤娘的阻止,而是因为他本意就是想要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戏。

    “怎么了你这是?”叶青看着钟晴那严肃的神情,心头微微有些发虚道。

    有些事情显然无论如何的改变大环境,但依旧会遵循着原有的轨迹缓缓向前推进,太上皇的死与原有的历史吻合,同是绍熙五年,而太子赵扩的继位、圣上赵惇的禅位同样是在绍熙五年。

    朱熹也确实被召回到了临安,再次入仕上朝,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实是:太子继位之后改元庆元,而后便是发生了有名的庆元党禁,朱熹不过在朝四十六日,便被罢免了所有的差遣,再次成为一介布衣。

    “总感觉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钟晴蹙眉,上下打量着叶青道。

    叶青笑了笑,自然不能跟钟晴说,他知道接下来会有庆元党禁发生,从而彻底让朱熹对朝堂仕途绝望死心。

    想了下后说道:“因为我不觉得朱熹这次被召回于他有利,但朱熹的春风得意你也看见了,这个时候我若是提醒他,他必然也不会在意,甚至还会对我怀恨在心,以为我是在嫉妒他……。”

    “你认为朱熹会是那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吗?”钟晴反问道。

    “说不好,或许不是吧。但我只知道,当一个人的眼前是困境的时候,你的建议无论对错他都不会在意。而当一个人的眼前是一片康庄大道时

    ,你若是建议阻止他,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会认为你是在为他着想,更别提有人会认为你的建议是对的了。地上有一张数额颇大的银票,你告诉乞丐别捡,小心有人告你偷窃,乞丐或许会听,甚至还会感谢你提醒。而若是官员、商贾等人,看到这张银票时,你告诉他别捡,小心有人告你偷窃时,他会怎么想?”

    叶青看着有些发愣的钟晴,叹口气笑着道:“不错,官员跟商贾会认为你想要把那张银票占为己有,因此他会因为你的建议而对你怀恨在心,绝不会认为你的建议是善意的。因为乞丐没有一张银票的野心,他的野心只是吃饱这一顿饭而已。但官员与商贾等人不同,他们的野心甚至不止这一张银票,捡到了甚至还会嫌少,更别提阻止他了。朱熹一直都对朝堂有着野心,只不过……能力配不上心中的野心罢了。这个时候,不论我给他何种建议,他都不会当成善意的。所以,我又何必提醒?”

    钟晴蹙眉,神色之间有些鄙夷叶青,但奈何,叶青说的确实在理,甚至在钟晴想来,即便是换作她,她也会认为那个提醒她的人是心怀不轨。

    “就你歪理多。”钟晴无奈的撇撇嘴,而后想了下道:“原本还以为你跟朱熹因为在曲阜一事儿,已经意气相投了,甚至人家到临安后,第一时间就把此事儿告知你,但你……总觉得这样好像不对。”

    “我跟朱熹成不了朋友,更不会是知己。理念不合暂且不说,就是朱熹是否真心的赞成我在北地的种种举动,都是一个未知数。之所以今日会第一时间来府里,不过是想要告诉我叶青,他朱熹不再是从前那个朱熹了,曲阜的事情我叶青应该看他的面子给予一些方便了,而不是这两年那般,一直都是他们低声下气的求辛弃疾给他们大开方便之门了。”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钟晴有些不满的对叶青说道,而后便掠过叶青往后院走去。

    听着钟晴对自己的不满,叶大人自然是也不会客气,就在钟大美人与他擦肩而过时,一只手便用力的拍在钟大美人的翘臀上,吓得钟晴惊呼一声,面色通红的急忙看向四周,深怕被人看见,他们夫妻二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如此暧昧。

    而此时的史弥远府邸内,另外一位观文殿大学士闫克己,此时正在听从着史弥远的教诲,毕竟,明日起,他也要在太子赵扩身边作为侍讲了。

    而当史弥远得知,朱熹也回到了临安,成为了侍讲之一后,原本还如同弥勒佛似的笑脸,渐渐便阴沉了下来。

    “郑清之有几日没有来我府里了吧?”史弥远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对于郑清之的不满溢于言表。

    自从谢深甫、陈傅良官复原职,郑清之想要任临安安抚使的希望落空后,史府这些日子就少了郑清之的身影。

    毕竟,若是在朝廷还未下旨给谢深甫、陈傅良官复原职之前,郑清之可谓是一整天一整天的呆在史府,大事小情几乎全部包在了他的身上,因而也不知道到底资助了史府多少银两。

    可自从谢深甫、陈傅良官复原职后,失魂落魄的郑清之,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史府内。

    “是好久没有来了。”闫克己想了下说道。

    “还真是一介书生啊,跟朱熹的德行几乎是一模一样啊,还真是有奶便是娘。想当初,为了能够任临安安抚使的差遣,我史府的门槛都快要被他踩断了,如今见已无希望,竟然是一次也不来了。史某还真是养了一条好狗。”史弥远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身为朱熹的学生,他显然也没有想到,郑清之竟然连朱熹的德行都一起学了去。

    “也或许是郑大人家里有事儿……。”闫克己自然是不敢把话说的太死,何况这些时日,他还指望郑清之去他府里,指使着那几个宫里出来的宫女,教她女儿一些宫廷礼仪呢。

    “算了,不说他了。”史弥远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整理了下思绪后说道:“明日既然在太子身边任侍讲,相信闫大人应该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吧?自然,教授太子那是你的重任,不过……朱熹也需你多加留意才是。”

    “史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不会让史大人失望。”闫克己心头微微一震,显然史弥远也是怕郑清之这个朱熹的学生,透过回到朝堂之上的朱熹来巴结太子啊。

    而且如今谁人不知,太子继位已经是早晚的事情了,这些时日里来,自从庆王赵恺、新安郡王以及右相留正上书请柬圣上禅位后,前两日史弥远也是以同样的方式上书朝廷,劝谏圣上禅位,从而引的那日在朝堂之上的圣上,不顾众多大臣的劝解,在大殿上直呼要让叶青护驾。

    庆王赵恺、新安郡王,以及史弥远还有留正上书的做法,在其他朝臣看

    来,他们四人劝谏圣上禅位,更像是在通过此举来示好太子,以及那自韩侂胄伏诛后一直空着的左相差遣。

    史弥远对于左相差遣的呼声最高,这自然与他在朝堂之上早就培养一众党羽有关,而留正、庆王、新安郡王三人的心思,虽然有些难猜,但奈何两个是宗室,一个是右相,所以也让其他朝堂官员,开始在私下里偷偷议论着,如今左相的位置是他们四人在争夺。

    “对了,史大人,还有一事儿,下官差些给忘了。”闫克己想了下,而后道:“明日在宫内,太子会率先召见我等侍讲十人,而后还会召见……叶青叶大人,这是否意味着,朝廷对于叶大人的禁足已经到了期限?”

    “在北地叶青都可以不听朝廷的节制,如今在临安,叶青难道就真的听了朝廷禁足他的旨意?若是真被禁足自省,他又怎么会独自一人跑进宫里见圣上?如今圣上在大殿上这么一嚷嚷,吵闹着要让叶青护驾,不愿意禅位于太子。而太子若是有意继位的话,那么必然是要召见叶青了。不必理会,想必过不了多久,此人就该从临安消失回他的北地去了,朝堂之上,终究是还没有他叶青的立足之地。”史弥远的神情,再提及叶青后则是显得有些得意了起来。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的事情,甚至史弥远还有些暗自庆幸,自己那日与叶青先后进宫后,便在这几日里果断的选择了上书劝谏圣上禅位,从而使得自己在最后关头,终究是躲过了太子跟皇后会因此而对他产生的不满。

    而叶青却是就像之前太上皇禅位,圣上想要继位时一样,再一次在朝堂之上表现的比别人都慢了一步。

    当年太上皇禅位、圣上继位,叶青则是坚定的站在了太上皇那一立场,但最后又如何?虽然在北地获得了极大的自由,但最终呢?不还是差点儿被太上皇诛杀于宫里?

    如今叶青竟然还不长记性,在这个朝堂上的关键时刻,依旧是没有表明立场。

    如此不上书劝谏圣上禅位的态度,本来就会让太子跟皇后感到不满了,再加上圣上因为群臣劝谏他禅位一事儿,在朝堂之上大呼小叫着要让叶青护驾,如此一来,叶青在太子心中显然绝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

    所以史弥远甚至都能够看到,未来一旦太子继位,必然会对叶青怀恨在心,甚至是等时机成熟后,必然会第一时间来对付叶青。

    所以想起叶青在朝堂之上一直都是后知后觉的处境,史弥远的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舒畅,他当然极为乐意看到叶青跟太子之间不和,甚至是太子记恨叶青,这于他史弥远而言,绝对是一件有利无弊的事情。

    “所以太子召叶青进宫觐见……?会是让叶青上书请圣上禅位,还是说会……严厉警告叶青?”闫克己反复思索着说道。

    “那就要看太子跟皇后的城府了,这个时候……正所谓欲速不达,叶青终究是叶青,节制着整个北地,不管是我朝廷还是皇后、太子,都轻视不得。所以啊,我猜想,明日叶青进宫,恐怕会是皇后跟太子好言相劝,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叶青施压逼迫。晓之以情动之以礼,才是太子跟皇后该面对叶青的手段。若是这点儿城府都没有的话,那恐怕以后想要对付起叶青来,也会艰难很多了。”

    “暂时安抚下叶青,让叶青以为太子跟皇后并没有对他叶青不满,从而使其放松警惕,而后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叶青致命一击?”闫克己循着史弥远的思路猜测道。

    “谁知道呢,这些事儿就让太子跟皇后操心吧。不管如何,我等看戏就足矣,不管太子跟皇后用什么手段逼迫叶青,只要结果不会改变就行,过程对于我们并不重要。”史弥远的心情,在把郑清之这颗老鼠屎抛之脑后后,便瞬间变得轻松了起来,而一想到叶青这在朝堂之上又慢了一步后的形势,心情则是立刻就变得舒畅了很多。

    叶青自己不表态、不上书劝谏,而且加上圣上在大殿上对着群臣这么一嚷嚷,让叶青赶紧前来护驾,正如叶青跟钟晴做的那个比喻一样,这个时候的人心、人性……太难以捉摸了,恨你还是谢你,没有人知道人家会是怎么想的。

    就如同现在的钟晴,在得知明日叶青也要进宫后,便把叶青刚刚给她做的比喻,原原本本的给叶大人叙述了一遍,多日里的心神不宁,也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原因,那就是叶青如今在朝堂之上的不表态,才是让她钟晴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

    自然,钟晴想的要比史弥远等人更多一些,毕竟,有些事情,只有有限的几个人在猜测中给予了认定,虽然没有人捅破那层窗户纸,但……事实就是事实,而这样的事情,钟晴显然不愿意看到,有朝一日会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