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79 太子
    眼下在太子继位、圣上禅位这件事情上,叶青所面临的处境就是,他能够做的都是无法摆到明面上,甚至是无法让更多的人知道的事情。

    原因就是叶青在北地的势力以及他北地节度使的身份,使得他不能像其他朝臣一般,在这件事情上选择上书劝谏圣上禅位。

    叶青上书,必然会引起朝臣的反对,必然会使得这件事情走向相反的方向。毕竟,他北地枭雄的这一层身份,让他不管在朝堂之上做什么,都会被人不自觉的认定为是为他谋去利益。

    自然,这也跟他多年来不在朝堂之上有关,除了有限的几个衙门被他拉拢了过来外,但还有更多的衙门官员是受史弥远所拉拢,而叶青若是想要在朝堂之上拥有人数上的支持优势,对于眼下的他而言,根本是完全无法做不到的事情。

    史弥远经营朝堂多年,在朝堂之上的势力根深蒂固,而拥有的影响力,就如同叶青在北地的影响力一样,绝不是轻易就能够打破的。

    大宋朝廷拥有众多衙署,虽然并不是每一个衙署都像六部、大理寺等这些衙署这般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他们的存在就如同话语权一样,虽然没有真正的看得见的权力,但同样可以伤人于无形,可以左右朝堂形势。

    大宋朝重文抑武,这么多年来绝不是单单凭靠叶青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就能够扭转过来的。

    自立国以来,文人在朝堂之上所造的根基,也绝非是一个武夫枭雄就能够轻易瓦解的。

    正所谓人言可畏,御史、言官就像是掌控天下舆论的机构一样,而且往往都是由文臣所任,武将在朝廷的话语权极少极轻,就如同每一个朝代一样,手中拥有重大权力的部门,几乎都没有什么话语权。

    文人治国的方式,更是如此,他们并不怕手里拥有兵权的武将,但他们却怕跟他们一样,依靠一张利嘴就能置人于死地的“同类”。

    大宋朝廷的众多衙署,就如同后世的各个媒体机构一样,他们手里掌握着话语权与舆论走向,是非对错并不在公道之间,只在于利益之中,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本事儿,绝非是一个像皇城司这样的机构就能够抗衡的,更别提还是远在北地的各路大军了。

    所以叶青这些年,虽然看起来极为风光,同样也位高权重,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敢公然跟整个朝廷为敌,反而是通过种种方式来向朝廷表达自己的忠诚,也正是出于对其他衙署的忌惮。

    他们或许别的本事儿没有,或许让他们治国安邦,救民于水火之中,他们就会表现的如同猪一样蠢,但奈何,他们手中掌握着可以让天下百姓对你唾弃谩骂的话语权,就像是套在武将脖颈上的枷锁一样很难挣脱。

    “一个你看不起的衙署,一个看似毫无作用的衙署,或者你觉得它的存在可有可无,但……。”叶青指了指头顶,而后继续道:“当你成为统治者的时候,你便会知道,养这些人对你统治江山是多么的有用了。”

    “那你……你觉得明日太子会不会对你……对你心生怨言?”钟晴有些无力的叹口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她是真的过够了。

    “不知道。”叶青想也不想的说道:“即便是皇后,亦或者是我亲口告诉太子,在这件事情上我做了些什么,但那些事情……如让庆王、新安郡王上书圣上禅位,以及让李凤娘硬着头皮去孤山等等,都是一些看不见摸不到的事情,比起一封看似实实在在劝谏禅位的奏章来,虽然作用很重要,但……谁会在意呢?是乞丐还是官员,在太子没有表现出来之前,没有人知道太子对我叶青是感激还是埋怨。”

    “明日你即便是对太子坦诚相待,而太子若是不相信,那么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因为……劝谏圣上禅位的臣子之中没有你叶青的奏章。而这若是发生,那么必然会让你陷入到被动之中。本就不曾理会过朝堂,这些年来,虽然在朝堂之上也经营了一些人脉,但比起朝廷之上众多的衙署来,大理寺、兵部、刑部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不过是手里的权力对于北地而言显得重要一些。”钟晴觉

    得自己太阳穴隐隐发胀,朝堂之上的事情,随着地位越高,显然麻烦也就会越来越多,绝非是表面那般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

    “君与臣,一个臣子不管手里的权力有多大,但终究是处在被动的形势下,不管如何,在天下人心里,一个臣子不论对于江山社稷有多大的功劳,但一旦是涉及到了江山二字,那么这个臣子的处境便会如履薄冰,更加被动。要么反要么死。”叶青叹口气,同样,他也在为明日见太子一事儿而苦恼。

    自然,还有一层原因是,他根本没有机会跟太子来修复,可能出现的君臣不和的事情,因为,一旦圣上同意禅位,而那时候便是他离开临安,前往北地的时候。

    即便是自己不愿意去,但新君为了自己的威严,必然也不会让自己在临安做过多的逗留。

    而此时的皇宫内,在李凤娘的陪同下,阅完今日奏章的太子赵扩,看了看那些臣子劝谏圣上禅位的奏章后,便有些疑惑的对李凤娘问道:“母后,儿臣……儿臣为何没有在这些奏章中,看到那叶青上书父皇禅位的奏章?”

    李凤娘慈爱的看着微微皱着眉头不解的赵扩,笑了笑道:“他不需要上书你父皇,何况,这些奏章中,有很多人都是因为他才会上奏你父皇禅位的,他做的……。”

    李凤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跟赵扩说,顿了下后还是说道:“他做的远远比上书这些奏章的臣子要多的多,所以明日你单独召见他的时候,绝不能对他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来。”

    赵扩默默点头,而后转头看了看那高高的奏章,乖巧的说道:“是,母后,儿臣会谨记的。”

    正所谓知子莫若母,看着赵扩的神情,还带着一丝的不解,李凤娘微微叹口气,而后继续对赵扩说道:“等你再长大些后,知道该如何处置朝政、熟悉朝堂后,你就会明白了。总之,记住母后的话,叶青所做的才是关键。是他说服了庆王、新安郡王以及右相留正等人来劝谏你父皇禅位的。”

    咬了咬自己那薄薄的嘴唇,赵扩再次默不作声的点点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出声说道:“儿臣谨记。”

    看着离开慈明殿,要继续去读书的赵扩的背影,李凤娘的心头也隐隐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这个时候,她只能够寄望着自己,慢慢来解开赵扩心头的不快,以及期望着随着赵扩长大,在熟悉了朝堂后,能够自己去理解这件事情。

    一个人有些发呆的愣了一会儿,缓过神来后,李凤娘还是微微叹口气,而后对竹叶儿说道:“去趟叶府吧,把今日太子的问题跟叶青说一遍,让他有个准备。”

    竹叶儿点头应是,在太子赵扩问李凤娘的时候,竹叶儿实则心头同样是有些不安,毕竟,一向乖巧的太子,从来不会质疑什么,但今日,竟然质疑到了叶青身上,这让她也不由的替叶青捏了把汗。

    钟晴第一眼看到竹叶儿的时候,便发现了竹叶儿好像哪里不对劲,因为李凤娘的关系,所以钟晴看竹叶儿的眼光,不管是何时,都会多多少少的带着些敌意。

    所以当竹叶儿在钟晴的注视下,脸颊越发的涨红,内心越发的忐忑之时,钟晴瞬间有些明了,暗中狠狠的在叶青腰间掐了一把,而后在叶大人疼的倒吸凉气时,低声冷哼道:“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竹叶儿很懂事儿,也很恭敬,不管是面对钟晴还是叶青,即便是他们二人之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但竹叶儿在礼节的拿捏上,依旧是如从前那般恰到好处。

    钟晴即便是心里再鄙视叶青,再跟李凤娘过意不去,哪怕是也对竹叶儿抱着一丝丝的敌意,但最起码在明面上还是对竹叶儿颇为客气。

    毕竟,她跟李凤娘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彼此之时,竹叶儿也从来没有在表面上偏向过谁,更没有接着李凤娘的凤威,在她钟晴面前骄横跋扈,反而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对她表现的格外恭敬。

    “叶儿姑娘快请坐。”钟晴一边说一遍示意丫鬟奉茶,而后看着明显是在她视线下有些不自在的竹叶儿,在竹叶儿旁边拉着竹叶儿的手,拍了拍说道:“叶儿姑娘不必拘谨,这里并不是

    皇宫,也没有人把你当奴婢看,坐下来说话便是。我正好还有些事儿,小家伙一直在后院哭闹,我先过去看看。”

    “是,夫人,叶儿只是来……来……。”竹叶儿目光闪躲,有些不敢看钟晴的眼睛。

    直到钟晴离开后,竹叶儿才重重的吁了口气,在叶青再次示意后,才在叶青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随着丫鬟把茶杯放下退出去后,整个厅内就剩下了她跟叶青二人,竹叶儿自然是心知肚明,这必然是钟晴可以支开了所有人,给她留出了单独跟叶青说话的空间。

    “突然过来,可是皇后有什么事儿?”叶青心里,同样也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竹叶儿,两人之间已然发生了那些事情,而加上事情过后,又是一连数日不曾见面,这今日一见,竟然是有些尴尬,甚至还不如从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

    随着竹叶儿照着李凤娘的吩咐,把今日在慈明殿内发生的一切告诉叶青后,叶青的眉头便渐渐的皱了起来,而在竹叶儿的眼里,那斑白的双鬓,在此刻也好像比之前更为刺眼了一些。

    “此事儿还有谁知道?”叶青想了下后问道。

    “除了皇后跟奴婢,便无人知晓。”竹叶儿十分笃定的说道。

    叶青默默的点头,而后想了下后道:“切记,今日之事儿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即可,万万不可透露给任何人。”

    竹叶儿用力的点着头,一双明亮的眼睛,带着如水般的温柔,同样是坚定的看着叶青,犹豫了下后还是说道:“大人,奴婢……奴婢有句话不知道……。”

    “上次不是在杏园都说好了吗?以后无人之时,不必以奴婢自称。”叶青随和的笑着说道。

    一听到杏园二字,竹叶儿的脸瞬间变得通红,神情也有些不自然,但还是下意识的点点头,而后继续道:“叶儿……叶儿是想说,大人您明日……若是可以的话,可以跟太子解释一番,尽管今日皇后已经跟太子说过了,庆王、新安郡王,包括留相上书,都是因为大人您的功劳,但……太子终究年龄尚小,还是喜欢那种他能够理解的支持。而皇后又有些事儿,不方便过多的为叶大人说话,所以奴婢……不,叶儿以为,若是叶大人明日有机会,可亲自跟太子解释一番,以免这其中的误会会越来越深。”

    “好,我会听你的话,明日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亲自跟太子解释清楚,把我跟太子之间可能引起的误会,消灭在萌芽状态。”叶青爽快的答应道。

    竹叶儿依旧是还有些紧张,叶府不同于杏园,这里终究是人家叶大人的真正居所,而非是她跟皇后更为熟悉的杏园,所以此刻的竹叶儿,心里头依旧是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特别是当叶青起身走到她跟前,勾起她的下巴时,竹叶儿那张本就通红不安的脸颊,瞬间又多了一丝惊吓,有些茫然忐忑的看着叶青,想要反抗,但心里又有些舍不得那手指间的温柔。

    而当叶青俯身时,已经有些因为紧张而脑海一片空白的竹叶儿,下意识的便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整个人则是一副任君采撷的乖巧模样儿。

    而过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后,当芳菲告诉钟晴,竹叶儿已经离开后,钟晴这才从后院再次回到了厅内,而此时的叶大人,则是一副心满意足,但在钟晴眼里极为欠揍的样子。

    所以叶大人很识趣,不等钟晴开口问,就主动说道:“皇后的旨意,明日进宫我会被太子单独召见,我们今日的担忧跟猜想都是多余的。”

    钟晴看着叶青那张脸,此刻自然是难以分辨真假,何况,即便是平日,叶青若是想要哄骗她时,她也难以分辨出真假来,总之,自从认识叶青后,钟晴就觉得,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欠了这个男人什么,竟然要让自己这辈子受他这般欺负!

    而叶青之所以不告诉钟晴真话,自然是不想让钟晴担忧,何况,前几日钟晴都已经说了,这一次当他回北地时,钟晴要跟着一块儿去,所以对于叶青来讲,朝堂之上的事情,就留给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压力好了,没理由继续让钟晴跟着担惊受怕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