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89 当枪使的盟友
    燕宁,地方豪强,自宋廷北伐开始收复失地起,才真正步入仕途,但因为金国的接连败退,使得这些地方豪强的仕途之路瞬间梦碎。

    而在宋廷收复这些失地后,这些原本该一心归宋的豪强,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投宋,但在背地里跟金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大量的金国遗臣在最初被北地保留了其差遣,而这些差遣几乎都是不入流的差钱,或者是一些苦差遣,真正的知州等差遣,自然还都是由北地信任的官员担任。

    但即便是如此,北地这些年来,也没有完全清除掉官场上的金国遗臣,不论是安东还是安北,这两年内,在清理官场上那些暗地里还与金人互通的遗臣后,便留下了不在少数的空缺,从而也使得叶青不得不亲自回临安解决此事儿。

    除了这些背地里被金人许诺,待收复失地后,将以高官回报的遗臣被大量清除外,地方豪强跟金人之间的关系,实则是更加的复杂。

    而像燕宁这样的地方豪强,如今变成了金人暗地里拉拢的对象,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还能够再次夺回被叶青收复的所有疆域。

    北地自叶青节度以来,对于地方豪强向来都是以安抚为主,加上官吏本身就不够用,所以也迫使北地,不得不在这个时候权衡利弊,放任那些遗臣跟金人一直眉来眼去,但只要不危及到北地的根基就好。

    何况,自叶青节度北地以来,第一年便赶上了百年一遇的黄水泛滥,使得不管是他还是辛弃疾等人,更是不敢在这个时候随意得罪地方豪强,毕竟,豪强手里的银粮可以帮助他们接济一大部分的灾民。

    而自去年刘敏学建议北地科举开始,叶青这才开始渐渐把目光放到了这些北地的地方豪强身上,特别是这些被金人暗中许诺成功收复失地后,会被许以高官的豪强。

    济南府到底有没有,叶青暂时还不清楚,但益都的燕宁、田琢、王庭玉三人,却是因为益都驻有守军的关系,让叶青不得不开始谋算着如何除掉此人。

    地方豪强之所以被称之为地方豪强,便是因为其在当地拥有着连官府都不及的威望与影响力,百姓们也因为敬畏他们,从而宁可跟官府做对,也不敢得罪他们。

    更何况,在很多的地方,大部分百姓的生计都是紧紧的被攥在豪强的手里,所以官府想要动豪强,其实难度并不小。

    叶青看着神情如今更加不自然的完颜永济,笑了笑后,大度道:“卫绍王这一次来济南府,显然不是为了区区益都一个燕宁而来,显然还是为了与我宋廷结盟。今日叶某也给卫绍王一个痛快,那就是叶某绝不会反悔跟贵国结盟,也绝不会跟蒙古人结盟。”

    “多谢叶大人,圣上听此消息后必然会……。”完颜永济愣了一下,而后急忙向叶青谢道。

    “但燕宁一事儿,卫绍王可否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叶青端起茶杯,看着有些不解的完颜永济,而后说道:“要人给人、要兵给兵,只要卫绍王愿意为叶某除去这块儿心病,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如何?”

    完颜永济皱眉,心头隐隐猜到了叶青的意思,神情变得更为凝重,迟疑片刻道:“叶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亲自出面……。”

    “不错,此事儿因你们金国而起,自然是由你们

    帮我解决,这不是很公平吗?”叶青笑着说道。

    辛弃疾微微的点头赞同着叶青的话语,叶青之所以不愿意动燕宁,并非是不敢,而是顾及一旦动了益都燕宁后,会引起其他地方豪强的担忧,从而使得他们暗地里更加向金人靠拢,甚至是不惜与金人里应外合。

    毕竟,一旦因为一个燕宁,而发生了连锁反应,那么对于北地来说,可就是四处都是豪强窟窿了,想要一一都堵上的话,恐怕就得把整个北地所有的城池都要挖地三尺翻上一番了。

    而由可以代表金国的卫绍王完颜永济牵头来做此事儿,自然是在借刀杀人之余,还能够离间其余地方豪强想要继续依附金人的态度,从而使得整个北地经过这些年的吏治后,从方方面面彻底稳定下来。

    吏治、赋税甚至就连刑狱等事儿,在叶青这一次回临安时,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跟自主权,所以对于叶青或者是整个北地来说,接下来便是大力整治整个北地,为将来的继续北伐做好充足的准备。

    完颜永济看着神色轻松的叶青,不由得摇头苦笑,喉咙有些干涩的咳嗽了两声,才看着叶青笑着道:“叶大人怕是早就知道了吧,今日才提出来恐怕是蓄谋已久吧?”

    叶青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自信的说道:“贵国如今不是已经认清了现实吗?除了益都外,我还知道……在对岸,完颜璟同样赐封了多达*个地方豪强,这可是事实?”

    完颜永济继续叹气,眼下叶青所说的,正是他们大金国所面临的困境,就如同在上岸的那一刻,心头升腾起的惆怅一样,之所以会拉拢各地豪强,并非是朝廷心血来潮,而是无奈之举。

    如今大金两面受敌,蒙古人跟宋人一北一南的把他们夹在中间,金国不得不在权衡利弊后,把大部分兵力都开始向北移动,从而保证不会让蒙古人破关而入。

    毕竟,虽然金人跟蒙古人、宋人之间的仇恨很难化解,但不管怎么样,金国上下也都更为清楚,一旦败给蒙古人的下场,势必要比败给宋人要凄惨的多。

    败给宋人,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失去之前抢夺人家的疆域而已,而败给蒙古人的话,那么失去的便不是自己固有的疆域那么简单了,恐怕一旦蒙古人长驱直入的话,到时候上至皇室下至黎民百姓都会惨遭毒手,就像当年宋廷皇帝被他们金国所虏后受得那些屈辱,恐怕都会一一在他们身上应验了。

    宋人知礼非禽兽,蒙古人野蛮如凶狼,两边的兵力如今都要强过金人,所以金人不得不权衡利弊,下定决心投向其中一方,而这一方自然是宋廷这边更能够让他们觉得安全一些。

    “好,我答应你。”完颜永济不等叶青要挟他,便极为痛快的说道。

    “好,三日后启程前往益都,此事一了,宋金之盟坚不可摧。”叶青同样痛快的应允道。

    完颜永济则是心头只能无奈的苦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如今本就是宋强金弱,他们手里自然是很难有筹码跟叶青来讨价还价。

    随着几人在正厅内刚刚订下盟约,钟蚕便领着一脸阴冷的木华黎跟博尔术风一般的刮进了正厅内。

    鹰一样的目光凌厉的扫过厅内,完颜永济微微皱眉,而叶青则是热情的起身欢迎着两人来到济南府

    。

    不顾二人身上这些时日里跟牛马羊成群结队,而留在身上的刺鼻味道,热情的博尔术、木华黎两人拥抱于一起。

    不管怎么说,木华黎跟博尔术都曾经跟他一同作战过,好歹也算是半个属下,加上几年不见,所以叶青的热情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木华黎跟博尔术却是一直冷着脸,虽然并没有拒绝叶青的拥抱。

    八千牛马羊最终还是在钟蚕的坚持下留在了城外,只有他们两千人跟随着进入到了济南府内。

    但也因为进入济南府后的所见所闻,让博尔术跟木华黎在目不暇接之余,渐渐有些明白,为何钟蚕宁愿跟他们翻脸,也不愿意让那八千牛马羊进入城内了。

    干净整洁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商铺,来往有序的行人与车马,热闹喧嚣下就连博尔术都有些不敢想象,若是八千牛羊马被赶上这大街后,那将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可即便是如此,博尔术依旧是不同意钟蚕那理直气壮的牲畜不如庄稼贵重的道理,所以这见到叶青后,情绪依然是不见有多少好转。

    叶青自然是心知肚明,若不是他早已经知道此消息,也就不会派遣钟蚕去城外接、拦博尔术跟木华黎二人了。

    济南府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丝丝中原风格的热闹与繁华,若是被八千牛马羊这一顿祸害,叶青都不敢想象,这大街上得留下多少粪便,而后让两侧的街铺指着博尔术等人骂娘了。

    木华黎同样是耿耿于怀,在寒暄完毕,知晓另外一个人是金国的卫绍王后,木华黎也不过是微微点了点头,而后便直接说道:“这一次大汗为了表达对自己兄弟的诚意,特意命我们两人从草原上挑选了良马三千,牛羊五千送给叶大人。所以现在,我希望叶大人能够亲自去看看大汗送给你的礼物,而不是把他们放在城外。”

    “两位先歇息一会儿,再陪叶某前往也不迟。”随着命人再次送来茶点后,叶青笑呵呵的说道。

    看着完颜永济神情凝重,如临大敌的样子,叶青心里则是颇为高兴,眼下北地在临安虽然不受待见,但如今在金国跟蒙古人的眼里,可是成了两方都想要争夺的香饽饽。

    金人怕蒙古人与他们起冲突时,叶青会在自己背后搞小动作,趁机落井下石,挥兵北上。而蒙古人同样忌惮若是自己跟金人之间起冲突时,叶青或许会在河套等地搞小动作,或者是与金人联手对付他们。

    “难道叶大人看不起我们大汗送给你的礼物吗?”木华黎虽然跟叶青一同共事过,而且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是听从叶青的吩咐行事,但今日八千牛羊马被宋人不当回事儿的拦在城外,还是让他心里觉得不痛快。

    “非也。”叶青含笑,指了指庭院道:“府里地方太小,放不下大汗的心意,不过……在山脚下建造一个牧场,让大汗的心意一直永存,视为我们之间友谊的象征也不错,最起码不至于把那些牛羊饿死不是?”

    叶青避重就轻的说道,并没有因为木华黎的提醒,立刻就当着完颜永济的面像蒙古人示好。

    毕竟,眼下的三足鼎立形势下,既然已经跟完颜永济表明了立场,何况也是为了北地着想,叶青断然不会放弃金国这个可以当枪使的盟友,反过来跟蒙古人联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