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90 好酒
    叶青不单不会放弃金国这个盟友,甚至还会用一些举动,来让盟友放心,他在前往临安一次后,对于再次北伐的态度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坚决了,或者是,让完颜永济察觉到,自己这几年根本无力北伐的事实。

    所以在跟木华黎、博尔术短暂的寒暄,随着钟蚕带着两人前往驿馆后,开封知府便拿着来自临安的圣旨来到了正厅内,喜出望外的说道:“叶大人,朝廷下旨了,全权授予您来修缮开封府与皇宫。”

    叶青脸色瞬间一沉,看着喜出望外的张奎冷哼一声,目光不自觉的扫了一眼旁边的完颜永济。

    张奎待看到脸上带着微笑的完颜永济时,神情瞬间一愣,于是在把圣旨递给叶青后,急忙向叶青赔罪。

    而叶青却是再次冷哼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更多的不满,示意张奎下去吧。

    随着张奎退下后,完颜永济的神色变得则是更加的轻松了,内心同样也是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就像是原本一直压在心头的大石,忽然间就消失了一般。

    “贵国要修缮开封府?”完颜永济试探的问道。

    叶青看了看手里的圣旨,而后又看了看刚刚仓惶逃出去的张奎的背影,叹口气道:“不错,朝廷确实有此打算,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倒是先让卫绍王提前得悉了。”

    完颜永济则是更为轻松的笑了笑,瞬间就从此事儿上捕捉到了一丝有利于金国的形势,不动声色的问道:“那就恭喜叶大人了,但不知道打算何时修缮?”

    “即便是知道,卫绍王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叶青拍了拍手边的圣旨,而后又是长叹口气道:“不错,这一次回临安,朝廷确实有意修缮开封府。而且……除此之外,还有意把开封设置为我大宋留都。”

    “这……这岂不就是陪都?”完颜永济有些不解的问道。

    叶青笑了笑,而后道:“我大宋都城当年被贵国占据,不得不偏安一隅,而临安之所在乃行都罢了,开封府如今又如何称之为陪都?”

    完颜永济却是有些不相信叶青的话语,在他看来,这开封府显然是要重建为宋廷的陪都,也就是说,其实朝廷并没有迁都之意,只不过是因为大片的疆域不好被叶青一个节度,所以为了牵制叶青,才不得不把开封设置为陪都,从而形成两京之制,让叶青以后难以在北地拥兵自立。

    自然,从其中就可以判断出,叶青跟朝廷的关系依旧是没有因为这一次回临安而有所改善,甚至如今,叶青在北地的处境,还不如从前那般权势遮天了。

    毕竟,一旦开封府设置为陪都,那必然是要遵循陪都之制,在开封府重建一个小朝廷出来,由临安来节制,如此一来,某种意义上就等于是节制了叶青在北地的权利。

    两京之制并不鲜见,如今的金国所行的上京、中都同样如是,只不过如今大金是把中都燕京当成了枢纽,把上京换成了陪都而已。

    留都、陪都本质上的差别并不是很大,但对于向宋廷这样的特殊条件下,想要把开封府设置为留都,则是显得有些滑稽,毕竟,如今的朝廷所在地临安,只不过是一个行都罢了,并不能够在严格意义上称之为一朝之都城。

    所以视为留都也自然更显的合适一些,甚至如此一来,还可以让朝廷进一步把临安升格为大宋朝真正的都城,只是如此一来,建康留都的地位显然便不会存在了。

    但不管如何,这对于完颜永济来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最起码在宋廷修建开封府的这几年,叶青必然不会再有精力把视线放在黄河以北大金身上了。

    而且,这修建开封府以及皇城,绝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够完成的事情,以宋廷的富裕而言,即便是修建个十数八年恐怕也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

    留都或者是陪都的修建,必然是会影响到叶青对于北地的节度权利,只要临安朝廷那边派遣一个官员在开封府主留都之政务,那么叶青手里的权力必然会被进一步压缩。

    “不管是否是留都还是陪都,那么我也得恭喜叶大人不是?如此一来,叶大人恐怕又要辛苦一些,身兼留都处政的差遣了吧?”完颜永济试探着问道。

    “此事儿还无法定论,不过卫绍王以为,叶某会因为留都一事儿,在北地的权力有所被节制?”叶青皮笑肉不笑的对完颜永济问道。

    “哪里的话,本王是真心希望由叶大人来主政北地啊,留都也好,陪都也罢,在本王看来,能够熟练代替朝廷留守陪都来处政的,唯有叶大人一人。”完

    颜永济嘴上如此说,但心里头却是恨不得叶青立刻摇头否认。

    可叶青并没有如他的愿,但也没有明确说出朝廷已经认定了他是最佳人选,微微有些惆怅的叹口气,叶青才道:“此事儿不过刚刚开始,到底如何还不清楚,一切还要看朝廷如何处置才是。”

    叶青看着完颜永济那放松的神情,心中冷笑一声,如今留都一事儿,朝廷始终不曾提上日程,而自己上书赵扩,愿意全权负责修建开封府与皇宫一事儿,本就是希望朝廷能够想起留都这件事情,从而决定把开封府改为留都。

    北地如今有着太多的不便,处处都要受朝廷各部的节制,而这几年他若是想要养精蓄锐,暗中积蓄北伐的兵力,那么必然不能够再跟临安起任何的冲突。

    原本叶青回临安,并没有想过会再经历一次新君继位的事情,但如今既然发生了,那么他也就不得不改变计划,再次把迁都一事儿提上日程。

    而若改开封府为留都,叶青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前往开封府,如此一来,只要把金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宋廷建留都一事儿上,济南府才有可能在三五年后,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北伐之战。

    叶青如今的野心很大,开封府他并不想建,但如今形势下,蒙古人跟金人都跑到了济南向他示好,看似都希望相安无事,但谁又真正的清楚,如今接下来金人跟蒙古人各自打着什么算盘。

    所以不管如何,他再次请求朝廷修建开封府,不过是希望借此机会来缓解朝廷可能给予他的压力,以及金人对于北地的警惕性。

    按照他的设想,不管是开封还是洛阳,如今虽然地位还并未沦为到鸡肋般的处境,但若是设为陪都,则还是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而他认为的理想陪都则是金人皇帝完颜璟如今所在的燕京,所以唯有争取到三五年的时间来让他谋划北伐之事儿,他才有可能在北地彻底立于不败之地。

    建开封府一直都不过是一个对朝廷以及金人的幌子,所以即便是朝廷同意修建了,叶青也只会敷衍了事,三五年后,待朝廷的耐心耗尽了,他便可以北伐之战为由,继续把此事儿拖下去。

    总之,在叶青的设想中,如今的一切都该以再次北伐为主才是。

    这也是每每他望着黄河以北的地图时,恨不得手中立刻有众多兵马,能够立刻挥师北上,直取燕京。

    燕云十六州涵盖极广,过了黄河不过三百余里之地,便是瀛洲与相邻的莫州,而再继续北上便是涿州与目的地幽州,所以对于叶青来说,燕京就如同是置于他眼前的一块儿肉,天天只能够干看着,已经不知道让他流了多少口水了。

    至于往西的几州,叶青根本不担心,在他北上时会从侧杀过来,毕竟,如今安北都护府的虞允文到时候必然会跟他相互牵制其余各州的守军,从而让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直达燕京。

    只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燕京,那么其余十来州几乎可以不攻自破,甚至完全可以一举把玩燕京赶至关外。

    何况随着老刘头、赵乞儿的水军不日便会驻守于益都,如此一来叶青在北伐时,几乎可以形成对金人的三面夹击,从而达到势不可挡的态势。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先决条件,那便是在叶青攻金时,蒙古人要腾不出手来同时攻金,不然的话,一旦自己这边耽搁下来,很有可能便会给铁木真可趁之机。

    而一旦与草原较近的云、武、儒、檀四州被铁木真拿下,那么叶青就很难再从地势复杂的情形下,第一时间把所有十六州都夺回来。

    送走了心事满腹的完颜永济,叶青与辛弃疾再次回到正厅内,辛弃疾原本凝重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放松了起来。

    “叶大人此番说辞,怕是已经打动卫绍王了。”辛弃疾轻松说道。

    “不过是一时而已罢了。”叶青的神态也不像刚才那般凝重,笑了下道:“一旦他们跟朝廷一接触,那么就会露馅儿了,所以眼下,还是需要想想,如何能够让朝廷动了这把开封视为留都的心思。毕竟,只有把事情做实了,我们才有机会把事情一直拖下去,从而达到引起他人的注意力。”

    辛弃疾默默的点点头,而后叹口气,语气变得凝重道:“但如今蒙古人来此,显然绝不单是为了向你示好,他们带着如此厚重的礼物前来,我想……他们必然背后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以为铁木真就不觊觎中原的财富吗?”叶青冷笑一声,而后道:“三千优良

    战马,以及五千牛羊,铁木真的诚意可谓是十足啊,可越是这样,越发说明,接下来铁木真的野心必然是会更大。”

    “但如今宋金结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铁木真他还如此向你示好,他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说……真的只是也想要跟你结盟不成?”辛弃疾虽然知道,跟叶青结盟恐非是铁木真的真正目的,但他一时半会儿,还是无法猜测出,铁木真来这一出示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草原上的牧族千百年来,早已经习惯了靠掠夺来快速致富或变强大。如今夏国掠夺一般疆域,几乎草原都被其占据,而我们只守住了河西走廊以及兴庆府等几处城池,其余者皆是被蒙古人轻易得之。辽国则是更为不堪,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被蒙古人灭亡。如今距辽灭亡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的时间,铁木真麾下的各个部族,恐怕是早已经按耐不住他们烧杀抢掠的野心了。河套三路时常与他们的部族发生冲突,当然,这其中既有……。”

    叶青说道此处,便想起已经怀有身孕的耶律月来,微微叹口气后继续说道:“这其中既有咱们的主动挑衅,自然也有蒙古人的刻意试探,总之这些时日里来,安北都护府虽然跟蒙古部族的冲突是输少胜多,但彼此都并未用尽全力。如此便能够说明,铁木真也在防备着我们突然北上,或者是在试探着他们是否有南下掠夺的机会。”

    “所以如今既然派遣了他麾下的两员得力猛将,而且还是曾经在你麾下任过差遣的过来示好,那不就是说明,铁木真暂时没有与你为敌的意思?”辛弃疾沉思着问道。

    “当然,他眼下确实没有与我为敌的意思,而且他也很清楚,我绝对不会跟他联手来伐金,所以此举示好,更像是希望挑拨离间我们跟金人之间的信任,使得我们的盟约不论何时都像是一张废纸一般吧。当然,他麾下那些部族贪婪的野心,在经过对辽国的掠夺抢杀后,在沉寂了一年多后,必然又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铁木真的目光应该再次投向了辽国的西方,他恐怕还要继续往西去掠夺,但显然他不放心……在他西征之时,我会趁机谋金。”叶青嘴角含笑,铁木真如今显然也是颇为矛盾啊。

    但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般,铁木真若是想要在西征之时,谨防叶青突然对金发难,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挑拨宋人跟金人之间的盟约。

    “所以木华黎会来济南府,说不准铁木真的手下,此刻也有人在金人的都城燕京?”辛弃疾皱眉问道。

    叶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三日的时间足够完颜璟跟完颜永济通气了,只要三日后,完颜永济愿意为我们除掉益都豪强燕宁,那么就说明,金人这一次的打定了主意要跟我们联盟了。毕竟,前些时日不是还把扎木合的头颅都送过来了吗。”

    “如此……我们怕是也没有多少准备的时间了,若是铁木真今年便要继续西征,那我们又怎么会有时间趁此机会北伐呢?”辛弃疾皱眉,整个安东都护府加起来不过二十万人,但显然想要大举渡河挺进,人数上并不占什么优势。

    “今年是不可能了,铁木真不会选择今年的。若是他选择今年就开始西征的话,那么就不会把木华黎跟博尔术差遣到济南府了。所以我想,如今的蒙古各个部族之间,必然也有让铁木真头疼的地方,他也需要时间来理顺这一切。一个新生的国家,不可能在最初的几年里,完全没有任何的内部矛盾,虽然他是用武力统一了草原上的鞑靼人,但也正是因为武力,必然会引起其他人对他强权的挑战。这些人在我们看来或许是不自量力,但身在局中,或许认为自己应该得到部族中的更多利益吧。”

    叶青寻思着如今草原上铁木真可能遇到的麻烦,但想来想去也无法揣摩出会有什么大麻烦,能够让铁木真停下扩张的脚步来。

    若有所思的叶青嘴角渐渐浮现一抹阴险的笑容,既然猜测不出来,那么还不能试探出来吗?眼下不是就有铁木真的心腹木华黎跟博尔术在济南吗!

    “对了,今夜设宴款待金、蒙两国使臣,还有,把我府里的好酒都拿上。”叶青的笑容在辛弃疾的眼里越发的阴险跟歹毒了起来。

    特别是说起那些好酒时,辛弃疾不由得浑身一颤,一时之间就觉得鼻尖有种酒香在回荡,而后便是自己那日吐的昏天暗地的场景:酒太烈了,他喝了一辈子的酒,还从来没有喝过叶青府上那么烈的好酒。

    (:状态一直调整不过来,努力吧我,对不起各位看到此的朋友了。)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