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医婿〕〔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诅咒之龙〕〔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财阀小娇妻:谢少〕〔蜜糖婚宠〕〔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095 筹码的两面性
    叶青被邀请至蒙古人驿馆的消息,完颜永济在第一时间便已经得知,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叶青竟然在蒙古人的驿馆内,待了如此久的时间。

    所以自从叶青进入蒙古人的驿馆后,便在驿馆斜对面的茶馆内,足足等候了几乎相同长的时间完颜永济,已经不知道自己要了多少壶茶水了。

    直到完颜永济喝到看到茶水就想吐,即便是连着跑了好几趟茅厕,但走起路来,肚子里依然还是传来咕噜咕噜水声时,才看到蒙古驿馆的门口出现了模糊的人影。

    匆匆吩咐旁边跟随着的耶律楚材结账后,完颜永济便飞快的冲出茶馆,向着那几道人影奔了过去。

    准备上马车的叶青,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待看到是完颜永济时,瞬间便明白为何在此处会碰见他了。

    约完颜永济上了马车,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随后跟随完颜永济过来的几位官员,视线也并没有耶律楚材的身上多做停留。

    因为前两天醉酒一事儿,耶律楚材为了维护完颜永济,甚至是会以为卫绍王中了毒,不惜一个人跑到叶府要解药一事儿,使得如今完颜永济倒是颇为看重耶律楚材。

    马车上的叶青了然的点点头,在完颜永济夸赞完耶律楚材后,才不经意的问道:“耶律楚材应该是辽人吧?”

    完颜永济呵呵笑了下:“早都不是了,如今其父则是我大金吏部尚书,而且从其祖父起便已经是金人了。”

    马车有节奏的晃荡在济南府的街道上,夜色下的济南府,虽然不像临安那般依旧是喧嚣热闹,但也没有像其他城池那般,一进入夜色之后,街道上便看不见行人。

    商铺酒楼等等依旧是在招揽着生意,虽然不如白天那般热闹红火,但在这一份微微的冷清中,却是有着一份难得的祥和跟安宁。

    完颜永济之所以会出现在蒙古人的驿馆门口,叶青在见到完颜永济时便已经知晓,所以在回府的一路上,叶青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毕竟,明日就是自己跟完颜永济约定,等候其前往益都帮自己处理那地方豪强燕宁的日子了。

    马车在叶府也就是原卫绍王府邸的门前停下,完颜永济如今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刚刚离开济南时的感慨,从心底深处已然默认了这里便是叶青的府邸,完全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对了,叶大人,明日……你打算派谁跟随我前往益都?”完颜永济在前厅内坐下后问道。

    “卫绍王以为谁比较妥当?如今蒙古使臣还在济南,显然叶某无法与卫绍王一同前往。”叶青再次点出蒙古人还在济南的事实说道。

    而完颜永济也颇为会打蛇随棍上,顺着叶青的话题便询问道:“对了,那不知道今日蒙古人请你前往驿馆是为了……?”

    “不错,便是为了让我跟他们蒙古国结盟,放弃与贵国的盟约。”叶青坦诚的回答道。

    完颜永济神色瞬间变得有些惊讶,看着叶青那难以捉摸的微笑,认真问道:“那叶大人的意思?”

    “他们以与贵国结盟相要挟,所以今日在蒙古驿馆内,虽然谈了很长的时间,可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叶青微笑着说道。

    能够明显感觉到,在叶青说完后,完颜永济的紧绷的神经瞬间便放松了下来,不过微微思索后,还是对叶青求证道:“叶大人,实不相瞒,就如同叶大人所猜测的那般一样,虽然当初我大金与贵国以及如今的蒙古之间,都有着浓的化不开的血海深仇,但不管是我还是圣上,其实心里都很清楚,在眼下的形势下,与叶大人结盟显然要比蒙古人要有利,何况,扎木合的头颅早已经做为了诚意送给了叶大人,加上这一次我前来所带的当年贵国的一些……。”完颜永济如今有些无法把当初,从宋廷皇宫掠夺走的那些珍玩珠宝说出口。

    “自然,卫绍王这一次来济南的诚意叶某都深深的看在眼里,不瞒你说,叶某也倾向与贵国结盟,就如同卫绍王刚来济南的第一天所言一般,事到如今,叶某并没有打算更改立场。只是……。”叶青微微有些为难的沉吟道。

    “只是什么?只要是我能够做主的,那么必然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叶大人。”完颜永济第一时间,便感觉到自己的右眼皮突然间跳的厉害,再加上这些年来跟叶青打了那么多交道,所以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岂能不知道,叶青接下来这就要开始坐地起价了。

    “蒙古人为了跟我结盟,给予了我很大的压力,想必卫绍王应该也很清楚吧?”叶青假装斟酌着说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完颜永济点头附和道,但也不得不说,八千牛羊马,或许在叶青眼里不算什么,但若是放在如今的金国,或者是蒙古,这的确是一份巨大的诚意,所以完颜永济多少也有些理解叶青的难处。

    “夏、辽如今虽亡,但他们的皇室并没有被我们赶尽杀绝,自然,也没有像贵国当年对我大宋宗室那般,在贵国受尽了凌辱……。”叶青的目光就像是两把刀子一样,让对面的完颜永济感到有些心慌,不得不避开叶青那凌厉的眼神。

    “叶大人……过去的事情就……不如我们往前看如何?大人说吧,有何难处需要我帮忙,只要我能够做的了主……不,即便是我无法做主,我也会劝谏圣上同意为叶大人排忧解难。”完颜永济拍着胸口说道。

    本来在益都燕宁一事儿上,他们大金国做的就有些不地道,如今蒙古人又拿出如此的诚意要跟叶青结盟,而叶青如今还倾向于跟他们大金结盟,在完颜永济看来,这恐怕是大金最后一次机会了,若

    是再把握不好的话,一旦蒙、宋结盟,那么往坏处想,可就是不止被两国瓜分疆域那么简单了。

    特别是金人当年的恶行罄竹难书,若是在亡国后,皇室宗亲落到宋人手里还好一些,但若是落入到了蒙古人手里,完颜永济便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他甚至是不敢去想,金国的皇室宗亲一旦落入蒙古人手里的下场会有多凄惨。

    这并非是完颜永济,或者是完颜璟等金国臣子的危言耸听,而是因为,宋、蒙两国,不过是用了一年的时间,一个就亡了辽国,一个就与其瓜分了夏国,而且在这一段时间内,他们大金本来还想要趁着叶青在跟夏国交战时,趁虚而入河套三路,但最后却被叶青率兵拒于黄河岸边不得前进半步。

    也正是因为辽、夏的快速亡国,以及金人原本想要趁火打劫却无功而返的原因,使得如今的金国上下风声鹤唳,已经很难在朝堂之上形成像当年那般强硬的对外交战的自信声音,反而是如同像当初弱宋那般,一昧求和的声音,如今已经在朝堂之上越发高涨。

    如今金国虽然还不至于人人自危,但看着辽、夏就这么快速的灭亡,也让金国为自己是捏了一把,在如今蒙古人跟宋人越发强大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做着最坏的打算。

    “辽、夏宗室在于我手,但也正是因为在我手,如今使得两国不少残余开始向夏国的李安全、以及辽国的承礼公主投奔而来,而这数万人得吃饭穿衣啊,北地这些年虽然有好转,但灾荒过后还需几年的时间才能够彻底复原,所以如今想要养这些人,叶某这囊中……。”叶青双手一摊做无奈状。

    完颜永济看着叶青那无辜的样子,刚刚端起的茶杯看了一眼,而后便是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

    叶青这是要敲竹杠啊……不,这是要把当年宋廷的岁贡等等,在这个时候都要一一要回去的意思啊。

    看着有些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接话的完颜永济,叶青叹口气后便继续说道:“蒙古人在北地自然也有探子,不知为何,就跟夏国的李安全搭上了关系,如今虽然我已经命人把李安全送到长安,不在让其呆在兴庆府,但架不住蒙古人从中挑拨啊。卫绍王你想想,若你是我,蒙古人以这个威胁我,你说我跟他们是结盟还是不结盟?”

    叶青两手一摊,无辜的继续道:“我顶住压力不跟蒙古人结盟,蒙古人便会挑唆着李安全复国,那时候北地必然大乱,到时候我还怎么可能跟贵国结盟来对抗蒙古人?恐怕我叶青还得先灭自家的祸乱才行吧?”

    “所以……。”完颜永济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紧,想要喝茶润润吧,但今日已经往肚子里灌了一下午的茶了,如今看见茶就恶心想吐:“所以蒙古人以此要挟叶大人,那么叶大人跟蒙古人结盟的话……他们便不会鼓惑李安全复国?”

    “不错,正是如此。我若是选择跟他们结盟,那么他们蒙古人也占据了夏国的不少疆域,怎么可能还会蛊惑李安全复国呢?”叶青赞同的说道。

    “可……叶大人完全可以不受制于人啊,您……您直接……。”完颜永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说道。

    而此时叶青脸上的笑容则变得有些阴线了起来:“不错,卫绍王说的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若是我这般做掉李安全,夏国百姓还有那些残余兵力会不会跟我拼命呢?到时候一旦我自顾不暇,无法牵制蒙古人时,蒙古人若是借着扎木合之死,展开对贵国的报复的话……。”

    “叶大人真是好计谋啊。”完颜永济不等叶青说完,便摇头苦笑道,话说到如此份儿上,若是完颜永济还没有明白叶青的用意,那么他这个被完颜璟委以重任的卫绍王,可就是白活这大半辈子了。

    里里外外的便宜都被他叶青一个人占了,而且还真是如叶青所言那般,大金砍下扎木合的头颅作为向叶青示好的诚意,这一步走的如今看来,确实有些过于鲁莽了。

    虽然扎木合无法达到像李安全、耶律月那般的影响力,但若是扎木合还活着,对于金人来说,总是一个可以保命的筹码,而如今已经被他们当作诚意砍下了头颅送给叶青,等于是把一个可以两边保命的筹码一次性给用掉了。

    显然就不如叶青如今这般,拿着在世人眼里已经可有可无的夏、辽两国皇室,满世界当作筹码来讨价还价。

    叶青的做法显然就要比金人处置扎木合的做法要灵活有效的多,即可以威胁蒙古人,还可以拿来吓唬眼前的金国人,真正是把一个世人眼中的亡国皇室的价值给压榨、利用到了极致。

    “所以如此说来,卫绍王是同意接济一下我叶青了?”叶青真诚的问道。

    完颜永济摇头苦笑,接济二字怎么从叶青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是那么的讽刺跟刺耳呢?这算是接济吗?你这算是要挟好不好?

    “此事儿可否等我从益都回来后,再给叶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完颜永济深吸一口气,此事儿并不是他能够做主的,而且,这一次来济南,虽然是要跟叶青或者是宋廷,真正做实结盟的关系,但以赔偿的方式来结盟,这并不是完颜璟愿意看到的。

    所以不管是出于何种考量,完颜永济都无法在第一时间内答应叶青的要求。

    “好,叶某看卫绍王在益都一事儿上的诚意。”叶青痛快的答应道。

    完颜永济则是继续叹着气,自宋廷以叶青为首北伐开始,金国便开始陷入到了处处被动、处处受制的局面中,如今不管是他们如何的闪转腾挪,到最后却是发现都是徒劳无功,都无法摆脱叶青对于他们狠狠的算计

    。

    砍了扎木合的头颅,对于金国上下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败笔,就有如明日完颜永济要在益都,除掉地方豪强燕宁一样,如此一来,只会让已经归于宋廷治下的百姓也好,名门望族、地方豪强也罢,彻底对金国死了心,不再抱着金人还会有朝一日再次铁骑踏过黄河的希望。

    蒙古人同样也想要用这一招离间计来对付叶青,比如让叶青杀了李安全,以此来作为他们各自退让的诚意,而叶青最终则是选择了拒绝,不过是金人选择了接受,从而也使得金国,不得不一直都受制于叶青的阴险城府。

    随着卫绍王完颜永济那稍显落寞的身影离去,回到后宅的叶青看着神色疲惫有些疲惫的钟晴,而后很自觉的站在钟大美人的背后,为其按摩揉肩。

    钟大美人抬头看了一眼今日兴致不错的叶青,而后微微叹口气,道:“酿酒虽然简单,但这酒味太难闻了。”

    钟晴一边说一边嗅了嗅身上哪怕是刚刚沐浴完后新换的衣衫,已然还觉得沾满了酒的味道。

    “此事儿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操持的,早就跟你说了,偏你性子急,非要亲自去操持。”叶青继续帮钟晴揉着肩膀,而后顿了下后说道:“庆王、崇国公二人,这几日应该就快要从临安启程再次北上了,待崇国公到济南后,把此事儿交由他来……。”

    “你真的还能够像以前那般信任庆王跟崇国公吗?”钟晴吓了一跳,庆王跟崇国公在他们离开临安后,又逗留了如此之久的时间,而且还是皇室,这个时候他们二人来北地的目的,叶青真的就那么有把握吗?钟晴自然是持怀疑态度。

    “不信任又如何?信任又如何?终究是皇室宗亲,北地如今离不开他们的皇室宗亲的名望啊。”叶青两手搭在钟晴那瘦弱的肩膀下,只是下意识地动着,道:“当初接庆王前往长安,并非是因为信任。而至于崇国公,倒是可以信任,只是此人对于仕途并没有多少野心,加上当初皇室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缘故,他自然对于皇室也不如庆王那般热心。何况,如今北地也缺不了庆王跟崇国公。”

    “什么意思?”钟晴双手握着叶青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抬头问道。

    “前些时日我上奏圣上要重建开封府与皇宫,如今庆王便是那个牵头之人,但并无差遣之职差,所以我猜想,朝廷现在还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该如何差遣庆王。不过显然,这个时候让庆王北上,必然是希望庆王能够利用皇室的身份,在督造开封府与皇宫。”叶青微微皱眉说道。

    “可……可你并无意在这个时候重建……何况你如今哪里有钱?”钟晴翻了叶青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

    “当然是要朝廷出钱而后我贪墨这些银子与粮食了,若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再从金人身上拿到一笔银子以及粮食,那么便可解安北、安西两个都护府快要出现在粮荒与钱荒。所以眼下,倒是还有一件事儿希望你能够帮忙。”叶青说到最后,终于是露出了他刻意讨好钟晴的狐狸尾巴。

    果不其然,当钟大美人听完叶青的话后,便立刻扭了扭肩膀,甩开了叶大人那献殷勤的两只手,站起身看着叶青冷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个好心,早就知道你今日这般殷勤,必然是有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叶青丝毫不在乎自己的目的被钟大美人拆穿,在钟晴刚起身的那把椅子上坐下,而后拉着钟晴的手说道:“也正好,当庆王跟崇国公经过扬州时,便让他们替你把芳菲接过来吧,不管如何,总好过你一个人在这边陪着我。”

    “还是说你的正事儿吧,这事儿不用你操心。”钟晴并没有甩开叶青握着她的手,关于扬州的事情,她比叶青要上心多了,只是当她得知,那没心没肺的小白眼狼钟叶,只是在最初分别的几日会想她这个娘后,后来便很快就把她这个亲娘抛到了脑后,整天都会跟在叶孤城跟叶无缺、以及叶小凤的后面没心没肺的玩儿。

    而两个哥哥跟一个姐姐,也是颇为疼爱钟叶这个弟弟,所以总体上来说,钟叶在扬州过的要比她这个娘在济南过的快活了不知多少倍。

    当然,也因为钟叶在扬州的没心没肺,让钟晴这个亲娘还会患得患失之余,然后偷偷的伤心落泪,觉得自己这个亲娘已经被钟叶忘记了,自己不再有那么重要了。

    叶青就偶尔撞见过好几次钟晴在那里偷偷抹眼泪儿,只是这种事情……他也不敢劝钟大美人,所以每一次他都会装作没有看到而已。

    看着眸中泛着温柔的钟晴,叶青笑呵呵的说道:“还有一事儿便是,如今朝廷一直没有人主张置开封为留都一事儿,修建开封与皇宫,显然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的,何况你夫君我还准备贪墨掉这笔钱,所以让朝廷改开封为留都……。”

    “如此一来,开封成为了留都,临安既成事实上的京城,而你贪墨朝廷用来建造开封与皇宫的银两,就可以挪用到其他紧要的地方。而到时候即便是朝廷知晓你贪墨了这笔钱,但因为留都一事儿已成定局,最起码在追究你贪墨这笔银子的事情上,或许就会……朝廷会对你网开一面吗?”钟晴持怀疑态度的问道。

    “为官贪墨者,向来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朝廷下拨银两会很快,但是想要看到成效,怎么着也得三五年之后才会质问了,而到了那时候,说不准我就有钱补上这个窟窿了,即便是我无法补上,但说不准有人可以替我补上。”叶青说道最后,语气突然也变得冷森了起来,与此同时,远在临安的史弥远,则是毫无预兆的打了一个喷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