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七十二章 人间仙境
    《宋史》:黄贵妃,淳熙末在德寿宫,封和义郡夫人。光宗为皇太子,傍无侍姬,上皇以夫人赐之,遂专宠。即位,拜贵妃。绍熙二年冬十一月,为皇后李氏所杀。帝闻而成疾。又有张贵妃,亦旧侍东宫,次婕妤符氏,后出嫁于民间。

    由此可见,李凤娘这个皇后在大宋朝皇宫内的有多么的强悍霸道、狠辣果决!

    同样,更让人错愕的是,黄贵妃之前竟然是太上皇赵昚的嫔妃,而后赐给了自己惧内的儿子,竟然还得宠。

    从中也可以看出,李凤娘对于太上皇等人的不满,必然也与这件事情有着极大的关系,也让成为皇后的李凤娘,不得不对身后有着强大势力的皇贵妃心怀警惕。

    当年即是赵昚的嫔妃,又与韩诚沾亲带故,这让李凤娘不得不去想,赵昚此举是否就是为了釜底抽薪,利用黄贵妃来夺取她皇后位置的计策。

    从而也就酿成了后来的后宫祸事,死的死,被逼出宫的嫁于民间为妇,如同是死走逃亡伤。

    自然,从中也能够看出赵昚的昏庸跟不顾全大局的眼光,因为他赐赵惇和义郡夫人之举,从而使得自己儿子原本不过是女强男弱的家庭环境,变的更加的混乱不堪。

    所以李凤娘为了稳固自己的皇后之位,想要除掉专宠的黄贵妃对自己皇后之位的威胁,显然就更是容易理解多了。

    叶青听着李凤娘说着关于黄贵妃的来龙去脉,显然是比他之前知道的详细了很多,当然,其中也不乏李凤娘在自己跟前,添油加醋污蔑黄贵妃的意思。

    叶青的手指下意识的敲击着桌面,一旁的李凤娘默不作声的看着这熟悉的举动,虽不是夫妻,但多年来的这种暗中幽会,也让她对叶青的一些习惯是了如指掌。

    “虽是太上皇所赐,但此意到底是太上皇之意,还是韩诚父子之意,亦或者是他人之意,我们还不得而知。”叶青轻叹一口气,听着刚才李凤娘的解释,他越发觉得,这像是韩诚父子或者是……如今的皇太后、太皇太后的意思。

    “是谁之意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威胁到我的皇后之位。”李凤娘像是在逼迫叶青似的说道。

    “话是如此说。”叶青抚摸着下巴,想了下后道:“但我们需要去想,除掉她的后果是否是在你的能力承受范围之内。若是死了一个黄贵妃,还会出现其他的张贵妃、王贵妃……。”

    “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对我杀一双……。”李凤娘咬牙切齿道。

    “拜托,你是皇后,不是女土匪。做事儿要动点儿脑子。你这种直接简单的办法,治标不治本,这天下的女人多的是,你杀的过来吗?你杀了一个或许可以,杀两个之后你皇后的声名怎么办?如此一来,岂不是给了背后主谋趁机谏言废黜你的借口?所以要一劳永逸,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才是根本。”叶青有些无语的看着杀气腾腾的李凤娘,刚刚还说这娘们比以前聪明了,现在就开始不用脑子,开始用胸想问题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我在皇宫成为怨妇皇后?天天没人理、没人睬,整日里在仁明殿内以泪洗面,你才满意是吗?”李凤娘气呼呼的说道。

    “你可以找赵汝愚、韩侂胄帮忙啊。”叶青揶揄着气呼呼的李

    凤娘,直到李凤娘举起手里的杯子作势要砸过来,叶青才急忙认错,连连摆手道:“还是那句话,隐忍蛰伏。”

    “怎么说。”李凤娘哼了一声冷冷的问道。

    “很简单,不管太上皇赐黄贵妃是谁的主意,他们的目的都是想要逼迫你意识到威胁后采取行动,而后再寻找你的破绽,在你自乱阵脚后,给予你致命一击。所以一动不如一静,倒不如按兵不动,看看他们还会耍什么花招,还会有什么手段,从而也能够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真正主谋是谁,而后从源头上切断威胁,岂不是更好?”叶青手指快速的敲击着桌面,毕竟,越是看不见的敌人,显然是越发的危险才是。

    李凤娘眨动着那双风情万种的媚眼,静静的看着叶青,寻思着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让本宫跟赵惇相敬如宾、和睦相爱,委曲求全的隐忍蛰伏着……叶青,你是不是想要甩掉本宫?还是说,你愿意看到我跟赵惇上床……。”

    “我……这叫什么话?”

    “你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如此着急忙慌的想要离开临安去辽国,是不是就是为了那辽国公主?竟然还打着华夏大义的幌子,叶青,你骗得了天下人,但你骗不了我李凤娘……我告诉你叶青,这辈子我李凤娘就赖上你了,你别想着把我甩了,就是死,我也会拉上你!”李凤娘气呼呼的说完后,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留下某人一个坐在那里,满头问号的思索着,自己到底哪句话是这个意思了。

    残阳晚霞始终不是叶青所喜欢的时刻,或许是跟他当初莫名其妙的被李横从死人堆里挖出来的时候,正是残阳晚霞铺满大地的时候,以及跟他当时茫然无措的心境有关,所以每次面对残阳晚霞,叶青的心里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凄凉伤感。

    来到后面的花园内,李凤娘显然还在生气,一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廊亭内,而在不远处,看着那几株桑树、银杏树下的新培土:“今日刚种的不成?有心了啊,谢谢。”

    “要你管,关你什么事儿,谁规定了只能是你叶青喜欢桑树、银杏树了。”李凤娘赌气继续说道:“一会儿就命人砍了,全部换成竹子。”

    “你把这都拆了重建我都没有意见。”叶青叹口气,而后在李凤娘旁边坐下,杏园并不是很大,但也已经足够把李凤娘想要的各种楼阁亭台都装下,而这也是当初李凤娘选择杏园的原因。

    此时的杏园,早已经被左雨等人给列为了禁地,所以就连周边的府邸、屋舍等,都已经被暗地里买了下来,从而使得杏园如同一个城中城似的,常人很难窥探到它真正核心的地方。

    “一个黄贵妃并不为惧,杀了她,显然背后的主使之人也不会在乎,我们要做的,首先是暗中找到真正的主谋,从根本切段对你的威胁。”叶青侧视还在生气的李凤娘说道。

    “你若是离开临安,我一个弱女子,你觉得对付的了这些只会暗地里使绊子的人吗?如你所说,他们哪一个不是人精?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李凤娘白了叶青一眼说道。

    此时,李凤娘的话已经说的足够清晰明了了,那就是不希望叶青离开临安,而是留在临安帮她解决隐患。

    “钟晴还在孤山。”叶青叹口气说道。

    若是赐黄贵妃给当今圣上,此意是出自皇太后,或者是太皇太后的话,钟晴应该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才是,所以思来想去,韩诚父子的嫌疑显然是最大的。

    “她?”李凤娘不屑的哼了一声:“她一个弱女子能够干什么,无非就是朝堂之事儿知道的比我多一些罢了。”

    “她在临安,皇城司自然也在临安,还有你一直怀疑的一些人也在临安,这些暗中的势力都可以帮你,但就怕你这性子,听不得别人……。”叶青话还没有说完,李凤娘便再次怒视着她。

    李凤娘最不愿意的便是别人说她不如谁,所以这也是为何她一直跟太上皇、皇太后等人关系一直比较僵持的原因。

    叶青立刻闭嘴,笑看天色渐尖变暗,花园里刚刚栽种不久的桑树、银杏树,此时却是显得生命力格外的旺盛:“明日一早我便会离开临安,若是有事儿,不妨跟钟晴商议,拿不定的主意的,她便会告诉我,但一定要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如同你刚才在房间所说,当年王淮都能够隐忍蛰伏十余年,而你李凤娘,若是想要坐稳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又何必在乎这一两年时间的隐忍。你的按兵不动,必然会让暗中的人自乱阵脚,现在就是敌我两方比拼耐性的时候,就是要看看谁率先沉不住气。”

    “你多久才会回临安?”李凤娘长长的睫毛上下眨动着低头问道。

    “说不好,有可能两年,也有可能……会更长吧。”叶青叹口气,这一次离开临安后,他心里头确实没底,很难预判出,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再次回到临安。

    李凤娘默默的点头,并没有说话,站起身来与叶青并肩而立,一同望着那些桑树跟银杏树。

    “等你回到临安的时候,这里必然是一片桑树与银杏树的天下,就是怕你到时候不认识这个园子了。”李凤娘终究还是有女人的多愁善感。

    “怎么会,即便是这里化成……好吧,这里变成仙境一样的地方,我也会认识的。”感受着李凤娘那怒视过来的目光,化为灰烬终于还是改口称为人间仙境。

    不得不说,当今圣上赵惇能够忍受李凤娘的脾气,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毕竟,就是连叶青,时刻都得小心应付着,更别提天天经常在一块儿……。

    “对了,刚才你说那个你跟圣上的事情,那个是不是这些年你都没有侍奉过……。”

    “关你什么事儿,我是皇后,他是圣上,我们之间做什么,给你一个佞臣有什么关系。”李凤娘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明白叶青的意思后,本来还微微缓和了一些的表情,立刻又变的冷冰冰的说道。

    “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不会是一直为我都……。”

    “呸,想得美你。”李凤娘像是被人猜中了心事儿,急忙否认着,只是那表情带着的一丝羞意,说明叶青猜对了。

    但某人还是一直不依不饶,想要问个明白,于是皇后转身就走,轻飘飘的留下一句,更让叶青浮想联翩的话语:“本宫这么久了,可曾还怀有过身孕?当初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

    “喂,你说清楚一些啊,这种事情不好猜的……不要这么善变好不好?我们应该坦诚一些……。”

    “自己琢磨去。”远方再次飘来李凤娘隐约的话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