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星际麒麟〕〔大流寇〕〔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逍遥侯〕〔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比从前更聪明了
    史弥远派人找了大半天的叶青,但依然是毫无所获,就如同是从临安城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今日陪着他的夫人已经离开了临安。

    而原本一直亲自在赵汝愚府邸外监视的史弥远,看着新安郡王赵士程、庆王赵恺两人被亲自等候在府门外的赵汝愚迎进去后,这才悄悄的离开前往皇城司。

    自己的人找不到叶青,无法告知叶青庆王跟新安郡王进了赵汝愚府邸的事情,但皇城司的人应该知道如今的叶青在何处吧?

    而且即便是不知道,想必他们也能够很快的把庆王跟新安郡王,前往赵汝愚府邸的事情告诉叶青才是。

    刘诏不明白史弥远为何如此上心,即便是他如今不得不在朝堂之上跟叶青联手对抗赵汝愚、韩侂胄二人,但也不至于连这种事情都替叶青操心吧。

    “你说叶青……会不会已经离开了临安?”史弥远上了马车后,随着马车有节奏的摇晃着身体问道。

    “他不是告诉您是明日才会离开临安,启程前往扬州吗,所以下官相信,他应该不会轻易更改行程才是。”刘诏想了下后,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那他能去哪里呢?必须得尽快把赵汝愚拉拢庆王跟新安郡王的事儿告诉他啊,不然的话……。”史弥远若有所思的摇着头道:“接下来的事情可就是有点儿难办了。”

    “史大人……。”刘诏顿了下,而后改口道:“下官有句话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你是想说我为何要费尽心力的帮叶青是不是?”史弥远显然是已经猜到了脸上带着一丝犹豫神色的刘诏,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叹口气后说道:“为官之道,这可是隐忍蛰伏的大道啊。像你这般,凡事儿都写在脸上,可不是一个真正的官员该有的城府。从刚刚在赵汝愚的府邸外,我就知道了你在想什么。所以说啊,若是有一天,等你到了我这样的高位……呵呵,算了,以你现在的城府,怕是也难以到达我这样的高位,便已经被你的对手攻讦、弹劾的辞官退隐了。”

    “是,大人教训的是,下官一定谨记教诲。”刘诏心里一惊,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想不到竟然还是被史弥远,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心思。

    史弥远好像是今日心情不错,谈兴也颇浓,轻松的笑了下后继续说道:“知道你们有书生意气,但……朝堂之上可不是讲书生意气的地方,为官之道,首先也不是为民祈福保平安,而是先要让你自己强大起来,若是你在朝堂之上,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何保境安民之道?道行太浅啊,若是你这样的在叶青、韩侂胄等人面前,怕是被人卖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圣贤书是好,但权谋之术方为上策。”??随着马车的晃动,车厢里史弥远的自信也开始变的越发的强大,不理会旁边思索之情的刘诏,自顾自的说道:“我知道,在你们这些官员眼里,像我、叶青、韩侂胄等大员,有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缺点,甚至是……有些官员会私下里偷偷议论,以我们的才华,怎么当得起我大宋朝的大员……。”

    “下官不敢,下官绝无此意,更没有私下里非议过大人……。”刘诏再次被吓了一跳,急忙在车厢里行礼说道。

    “你不敢不代表其他人不敢,史弥远贪财、韩侂胄恋权、叶青好色等等已经在朝堂之上传开,但你看我们谁人在乎过这些传言?谁澄清过这些说的非是自己?”史弥远志得意满的瞟了一眼刘诏,而后便继续道:“这

    些在你们眼里看似弱点的地方,有时候啊,更像是我们的保  护  伞,只不过是……给予你们一个阿谀奉承的方向,知道我喜欢钱,那么你们若是找我,必然是会投其所好,而其他想要投叶、韩二人的官员,自然是也会投其所好。可……你见本官收过几个官员的钱财?你见叶青接受过那个人送给他的女人?你见韩侂胄何时卑躬屈膝过,向别人讨要仕途、功绩?”

    “大人您的意思是……?”身为朱熹弟子的刘诏,此刻满脑子的浆糊,脑海里思索了半天,也渐渐发现,最起码自己跟随了史弥远这段时间里,并没有见过他收受几个官员的钱财,大部分的都是被他派人给送了回去。

    “我得意思是,你们看到的……不过是我们想给你看到的,不想给你们看到的,你们是一点儿也看不到。”史弥远说到高兴处,在车厢里开始放声大笑起来,而那笑声中,却是多少有着些许的恨意。

    能够被他史弥远视作史家家臣的,在朝堂之上不过七人而已,但到如今,已经被叶青七去其三,梁成大、李知孝、赵述的死,哪一个跟叶青脱的了干系!

    可到头来,自己非但是不能把叶青如何,竟然还要跟叶青联手于朝堂之上,这对于他史弥远来说,是多么大的讽刺,而这又让胡榘等人如何看待自己!还怎么死心塌地的为他敛财!

    看着放声大笑的史弥远,刘诏的脑门儿处,不知何时已经是一层细汗,看着史弥远这才有些放心的道:“如此说来,大人也是非真心跟叶青合作了?”

    “你以为他叶青是真心想跟我合作吗?”笑声戛然而止的史弥远,冷冷的扫了一眼刘诏道:“叶青曾经说过,朝堂之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史某一直在琢磨这句话,然后便发现,叶青总结的太对了,都足以成为我史弥远的座右铭了,所以……朝堂之上只有利益,没有朋友,更没有你们的书生意气。该隐忍就得隐忍,该蛰伏就得蛰伏,书生的刚强果断,收起来吧,要不然朝堂就是你的刀山火海。”

    “大人所言与下官先生所言,可谓是……。”刘诏怅然叹口气,但话还是被史弥远打断。

    “朱先生是真正的大有学问之人,非是你看到的那样书生意气。若是如你这般,当年他就不可能从皇城司里走出来。当初叶青关押他于皇城司,第二日一早就给他放了,若是书生意气的话,朱先生当该立刻弹劾叶青才是。可是呢?朱先生选择了灰溜溜的逃离临安,不再跟叶青硬碰硬。”史弥远的话语,让刘诏听不出来这话到底是在夸朱熹,还是在骂朱熹。

    但不管怎么说,朱熹当初离开临安,确实是灰溜溜的逃走,如今看着新帝登基,叶青虽然也比从前势力更大了,但朝堂之上,叶青的敌人也就更多了起来,所以此时朱熹选择再次回临安,除了史弥远当初的邀约外,恐怕还有几分自己心里的小九九。

    李凤娘慵懒的伸了伸胳膊,示意叶青拉她起来,随着叶青伸手之后,较弱无骨般的娇躯便顺势倒进了叶青的怀里,眼含春水荡漾,道:“如此说来,恰恰是朱熹利用了归正人一事儿,迫使你说的那个海州知州自杀?”

    拿起一件衣服披在了李凤娘赤裸的娇躯上,如今已经天寒,这娘们再冻着了,他叶青也是于心不忍。

    “海州赵秉文,也是当初失地未被收复时,朱熹信件往来的友人,只是后来随着赵秉文降我大宋后,与朱熹才交恶。”一边给李凤娘披衣,一边趁机揩油的色中饿鬼继续说道:“当然

    ,若是追究其源头,还是魏国公史浩的身上。当初若不是他以归正人三字定义了北地遗民,大宋朝收复北地,也要比现在容易一些。”

    “这人啊,终究是有些子乌虚有的所谓尊严,即便是归正人三字归位歧义,但也不影响他们乃是大宋百姓不是?”李凤娘披上衣衫拥被说道。

    “话虽然如此说,但如同女子一般,不也是讲究个名分?若是归我大宋便低他人一等,那跟为金百姓有何异样?”叶青叹口气,随着明日要回扬州,如今的脑子里,已经全部都是关于北地四路、淮南东路等地乱七八糟的事情。

    “赵汝愚拉拢赵恺、赵士程,史弥远暗地里为你以朱熹挖坑,你跟韩侂胄同为武将,终究是一山不容二虎,本宫真是命苦,怎么就选择了你来做本宫的靠山。“伸出修长白皙的大腿,指着叶青说道。

    顺手抚摸着那紧实修长、弹性棉软的大腿,叶青笑着摇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叶青眼前既然有诸多困境,他们眼前的困境又何尝少的了?史弥远深怕被赵汝愚、韩侂胄联手算计,又深怕病入膏肓的魏国公史浩一命呜呼,赵汝愚同样是把韩诚父子把他视为傀儡,韩侂胄则同样也怕大理、自杞、罗殿无法平定。如今,朝堂之上看似安稳,不过过个一两年的时间,你这个皇后也会变的更加如履薄冰,到了那时候,朝堂之上可就是人人自危了。”

    任由叶青粗糙的手掌一直在她的腿上来回抚摸,有些疑惑的侧目望向叶青,想了下后还是不确定,便道:“你是在提醒我什么吗?”

    “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如今不是你清除异己的时候,稳固你自己的皇后之位,不落他人话柄于手便足矣。至于黄贵妃,即便是有我在临安,我也不能保证能够全身而退。毕竟,如今韩家势大,当该避其锋芒,隐忍一段时日,待他们露出破绽时再动作也不迟。”叶青把李凤娘的腿塞进被窝儿,而后起身伸了个懒腰,昨夜至今,自己的身体如同被掏空了一般。

    李凤娘若有所思的眨动着风情的眸子,拄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叶青,想了下道:“如此说来,我倒是有些明白当年王淮的处境了,在左相位置被汤思退压制多年,但依然是在朝堂之上屹立不倒,最终才厚积薄发,成就了他在朝堂上的一个专权时期。这样来看,王淮的城府岂不是深的可怕?”

    “你以为呢?要不然的话,韩侂胄跟他父亲韩诚,早就独自对付王淮了,又岂会被王淮打压了好几年才在朝堂之上真正出头?”叶青淡淡的说道。

    “那岂不是说,你们三个人才能顶一个王淮?”李凤娘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如同是开窍一般,眼前仿佛一下子变的豁然开朗,以前一些似懂非懂的道理,如今想来,竟然是另外一番景象。

    “所以如今才会被百姓们称之为三分朝堂。”叶青看了一眼双眼发亮,精气神儿有些不一样的李凤娘,笑着说道:“不过在旁人眼里,三分朝堂指的可是赵汝愚、韩诚父子以及史弥远。”

    “明白了,本宫明白了。非是你叶青懦弱,而是你城府更深、看的更远,所以你才会选择隐忍,选择远离朝堂,便是想要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姿态在以后再次回到朝堂!”李凤娘豁然从床上起身,原本叶青给她披在身上的衣衫,瞬间滑落到脚底,于是,一具凹凸有致的裸体便出现在了叶青的面前。

    “你比从前更聪明了,好事儿。”叶青望着那诱惑的娇躯,难得的保持了双目清明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