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六十章 画饼充饥
    叶青耸了耸肩膀,轻松的看着史弥远淡淡道:“是真是假,史大人心中清楚就是。承认与否,那都是史大人的事情。只是若太上皇问起的话,叶某自然是也会如实禀奏罢了。”

    史弥远原本刚刚在脸上绽放的笑容再次消失,眼下的形势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些时日里,他跟叶青天天被召到皇宫内训斥,如此一来二去的情形下,史弥远也不得不更加的担忧,赵构对叶青态度明显转变。

    正如其他朝臣看着他们俩人每天轮流前往德寿宫被赵构训斥,眼神中充满了羡慕一样,谁都看得出来,明面上赵构对他们二人的训斥之下,则是他史弥远跟叶青得到的巨大的浩荡皇恩。

    官场之上的这些大员谁心里不是跟明镜似的,自己若是真的讨厌、厌恶一个属下,那么是连见一面都懒得见,更别提张嘴训斥这个属下了。

    而能够得到自己训斥的手下,哪一个不是自己对他们有着巨大的期望,或者是对自己有着利用价值,所以才会三番两次、怒其不争的训斥呢?

    史弥远心中很清楚,罗马人跟那颇黎一事儿,确确实实缓解了赵构对叶青的态度,也让当初他们以范念徳之死一事儿而离间赵构跟叶青君臣关系的努力,因为罗马人手中颇黎的巨大利益,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成了无用功。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做的努力,被自己毁于一旦,如今更是有把柄杯叶青握在了手里,此时的史弥远,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

    明明前段时间他们还对叶青保持着巨大的优势,但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叶青就很快的扭转了劣势,甚至开始隐隐占据了上风。

    “说你的条件,但史某提醒叶大人,切莫太过分了。”史弥远端起酒杯看了一眼,而后又缓缓放在桌面上。

    看着史弥远端起酒杯,又无心喝酒放回桌面的动作,叶青脸上的笑容更盛,显然,这一局他赢了。

    “元日之前继续挨骂这是肯定的,不论是你,还是我,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出太上皇想要的颇黎,即便是你我把所有的工匠合在一起,你我也放下所有成见、开诚布公的合作,也没有这个可能。”叶青更加轻松的笑说道。

    “那叶统领之意呢?”史弥远的神情渐渐平静了下来,看着叶青问道。

    “皇城司接下了替罗马人造船,送他们回罗马的差事儿,买下了钱家在泉州的两个空置船坞,条件很简单,市舶司不得参与,连询问都不可以。”叶青神色认真的说道。

    “我能得到什么?”史弥远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叶青的要求,虽然他心中很好奇,叶青为何要背着所有人为罗马人造船,但无奈他麾下的势力,远远没有皇城司那般耳聪目明,所以他不得不暂时压下自己的好奇心,以及对叶青目的的探究。

    这段时间跟叶青如同防贼似的防着彼此,窥探着彼此造颇黎的进度,但史弥远都是一无所获,完全处于劣势。

    而且非但是一无所获,反倒

    是还把自己重兵把守的造颇黎作坊,被叶青窥探了个底朝天,一点儿秘密都没能保全。

    之所以没有在叶青窥探到他造颇黎的全部进度后撤走重兵,完全是因为史弥远不得不顾及自己的面子,不能让旁人知晓,自己在跟叶青的明争暗斗中,输了个底朝天。

    这也是为何,史弥远宁愿眼睁睁的看着叶青跟罗马人越走越近,也不愿意把李横推出去当,那几个死在庆元府的罗马人的替罪羊。

    因为他需要眼睛,需要像叶青一样不单是在朝堂之上耳聪目明,还要在其他地方像叶青一样消息灵通,所以他选择咽下杀死罗马人的苦果,眼睁睁的看着叶青跟罗马人越走越近,他也要保全李横,希望以此来在削弱叶青在皇城司势力的同时,能够让他也变得耳聪目明。

    “你想得到什么?”叶青反问道。

    “好,我答应你,市舶司不会干涉你在泉州造船的一切举动。所以,我能得到什么?”史弥远追问道,一时之间也变得干练爽快了起来。

    “上元节之后,我拿出太上皇希望的颇黎,算你我合作而为。”叶青食指不由自主的开始敲击着桌面。

    “制法我也要。”史弥远冷静的说道。

    “那是将作监的事情,如今太子掌将作监,若是太子殿下愿意,我叶青绝无二话,必然是双手奉上。”叶青的食指在桌面上微微一顿,而后又再次敲击了起来。

    史弥远眯缝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叶青,半晌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叶青在他面前拿起茶点,享受的放进嘴里,一边念叨着好茶,一边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论是枭臣还是佞臣,一旦取得了高位之后,一旦下面有人捧着的时候,那么不论你是谁,都会因为下面那些人的阿谀奉承、谄媚之言而变得盲目自负跟自信起来,甚至有时候会让你错以为,你自己已经是无所不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聪明。

    史弥远有着同样的自负,所以他相信,既然叶青能够依照罗马人的制法做出那颇黎,那么自己招揽的工匠,必定也能做出一摸一样儿的颇黎来,不过是因为叶青如今身边有那两个罗马人指点,会比自己快一些造出来罢了。

    当然,既然叶青说了,若是他提前造出那太上皇的颇黎后,会在太上皇跟前禀明是与自己一同所造,那么他相信叶青也绝不会反悔、更改,这对他来说也算是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即能够在太上皇赵构那里交差、不再挨骂,也能够因为叶青禀明赵构是他们二人所造,所以在自己以后造出那颇黎后,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售卖而后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财富。

    但史弥远却是没有发现,他所做的一切,完全都没有超乎叶青的预料,甚至是每一步都在被叶青牵着鼻子往前走。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内心之中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也能够如同叶青一般造出更好的颇黎的自信,就像是叶青给他画了一个无法食用的饼一样,看得见却是永远摸

    不着。

    加上如今太子府跟史弥远之间,因为将作监少监赵述被罢免一事儿,再加上叶青的挑拨离间,这让他史弥远跟太子府之间,已经没有了缓和、调解的余地,所以他史弥远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太子府也决计不会把那颇黎制法给他。

    从头到尾,叶青得到了他所想要的一切,而史弥远在短短的时间内,不单失去了对叶青的所有优势,也失去了巨大的利益,甚至是牺牲了市舶司在泉州的影响力,最后……只得到了一个,他自认为能够带来巨大财富的颇黎制法,为他自己画饼充饥。

    在叶青看来,自己这段时间跟史弥远之间的明争暗斗,到如今的结果就像是,自己拿着一百块钱到史弥远那里买一件十块钱的东西,在史弥远把东西跟九十块钱零钱给他后,他又用史弥远找给他的十块钱,换回了自己给史弥远的一百块钱,而史弥远还觉得美滋滋的:“有零钱你不早说!”

    各自达到了彼此目的的两个人,在涌金楼掌柜的等人恭送下,心满意足的走出了涌金楼,史弥远踩着马凳准备上车的同时,突然转身看着叶青,笑了下道:“还有一事儿,叶统领虽然独掌皇城司,供太上皇、圣上差遣,但还希望叶统领切莫把坊间那捕风捉影之事儿,当真才是。凡事都得讲究个证据,史某可不希望有朝一日被人诬陷。”

    “被人诬陷一事儿我有经验,若是史大人哪日被人诬陷了,不妨来找我,请我在涌金楼喝上一壶赏上一舞,说不准我会告诉你一些被人诬陷栽赃、嫁祸弹劾似的心得。”叶青仰头,看着站在车辕之上,准备进入车厢的史弥远道。

    史弥远笑着看了一眼叶青,而后抬头看了看涌金楼的招牌,笑着道:“好,有叶统领这句话史某便足矣,涌金楼叶大人喜欢什么时候来,便什么时候来,绝不会有人找你要一文钱。自然,若是风平浪静,史某也会时不时敬上叶大人几杯水酒。”

    说完后,不等叶青答话,史弥远便钻进了马车里匆匆离去。

    看着那缓缓驶离,像是连那车厢都带着一丝丝怒气的马车,叶青也不得不佩服这史弥远,简直是能屈能伸啊。

    当然,这其中怕是也有史弥远在试探他,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四木三凶事情的目的。

    从涌金楼处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没有等来墨小宝的马车,倒是等来了左雨的马车,以及韩诚家下人的马车。

    看着两家的马车,权衡一番后,叶青最终还是选择上了太子府的马车。

    李凤娘那娘们怀孕了,这对皇家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儿,但对叶青来说,却是一件有些心虚的事情,他心里真的不清楚,李凤娘这娘们,肚子里装的到底是谁的……种?

    是真如她当初第一次跟自己杏园时所言那般,在跟自己暧昧之时,就已经怀孕了,还是说……。

    叶统领坐在马车里,一时之间不敢往下想了,于是喃喃自语道:希望事情不要如此凑巧那就最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