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收集末日〕〔娱乐超级奶爸〕〔乡村桃运小神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都市之仙帝归来〕〔我真的长生不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一十五章 豪门尊严
    隔着一条街道的御街渐渐褪去了喧嚣与吵闹,时不时的便有店铺门口的灯笼开始熄灭、打烊,酒馆、赌场、青楼门口的马车,拉着意犹未尽的主人开始在昏暗的街道之上往家返去。

    一些需在寅实、卯时就开铺的铺子,则是在伙计的哈欠声中,慢腾腾的打开了店门,一缕缕青烟在夜色之中扶摇直上、随风飘荡,准备着开始新的一天的营生。

    杏园里的春色与暧昧,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消散在了夜风里,侍奉完太子妃的宫女悄悄退出了房间,在寂静无人的院子里怔怔而立,而后转身望了一眼身后还依然亮着灯的房间,才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里。

    李凤娘的纤纤细指划过那古铜色肌肤的胸膛,脸上的红潮与春色意犹未尽,披着身上的单衣完全无法遮住胸前的春光,无视着某人一直在胸膛扫来扫去的目光,喃喃道:“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被那刺客刺伤的,以求自保的。或者说,你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这出使金、夏两国的功劳呢?”

    “你包扎的伤口差强人意,勉强算是合格吧。”背靠床头的某人拍了拍怀中的玉人,表面上神情轻松的叶青,此时心中却是五味陈杂。

    自己不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专情的男子,但好在上一世有法律跟道德这两条枷锁,限制着男人可以左拥右抱,但在这一世,左拥右抱作为合法的存在,叶青并不想错过。

    何况,怕是是个男人来到这可以三妻四妾的旧时,都会想着左拥右抱吧?

    但不管如何,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自己会跟有妇之夫勾结在一起,不论这个有妇之夫是谁,什么身份,他自始自终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儿。

    可如今,他不单跟信王妃钟晴之间关系暧昧,而且……如今还爬上了当今太子妃床上,这让他一时之间,在接受心中道德谴责的同时,又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愧疚感。

    “难道被我说中了?”李凤娘的手继续抚摸着叶青那坚实的胸膛,她还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身体可以如此阳刚,充满了野性与粗旷,结实有力的肉体、线条分明的肌肉,这些都让她有些心醉神迷。

    甚至在刚才那强烈的肉体欲望之中,李凤娘在无助的被冲击着肉体深处时,都有些嫉妒叶青家里的两个女人,为何她们就能够拥有如此让人心颤的男人!

    “这是信王不愿意把功劳给我罢了,何况朝堂之上的朝臣,谁不眼红我的功劳?我倒是想要一步登天,但……没人给我这个机会不是?”叶青低头,李凤娘身上的单薄衣衫完全无法掩盖她那傲人的胸膛,此刻正随着她的呼吸上下欺负着。

    感受到叶青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李凤娘颇有成就感的又再刻意用力挺了挺胸膛,使得那原本掩盖着胸口的衣衫,开始缓缓滑落至腰际,一时之间胸口的春光山色一览无余。

    “其实你早就防备着太上皇了,对不

    对?”李凤娘刻意动作着自己的玉臂,从而使得胸口的风景更是带着微微颤抖,如同娇嫩的花朵儿一般,期盼着怜惜的抚摸。

    如了李凤娘心底欲望的叶青,一只手从李凤娘那修长的脖子上缓缓往下,随着李凤娘的一声低吟,叶青的手掌开始变化着李凤娘主动迎合的胸膛。

    “叶青,这辈子你都休想要逃开本宫的手掌……呃……。”李凤娘紧紧抱着叶青的脖子,感受着一团火热再次进入了她的娇躯深处,喉咙难以抑制的发出低吟声。

    “我想我真是疯了!”叶青咬着李凤娘那细嫩的耳垂,低吼着道。

    “你我永远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李凤娘好,你才会好,我李凤娘有一天失势了,叶青,你就给我等着,我李凤娘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你个疯娘们,你今天是早已经计划好的是不是?这酒里你是不是放了东西?”如同一头野兽般的叶青,轻咬着李凤娘的喉咙处低沉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总之你叶青已经是大宋最大的佞臣了!占有了太子妃,羞辱了太子,大宋佞臣非你叶青莫属……呃……啊!”李凤娘感受着喉咙处的咬噬,那种紧张的快感跟兴奋的窒息,让她再次深深陷入到了肉体的美妙绝伦之中。

    感受着身上男子那粗重的喘气声,如同浪潮一样的快感让她神魂颠倒,多少个夜里脑海中那个男子的身影,最终变成了现实,最终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这种成就感跟终于得手的满足,让身处如同狂风暴雨中的李凤娘,内心更是深感骄傲与得意。

    随着粗重的喘气声渐渐消散,李凤娘肉体深处的暴风雨也渐渐随着减弱,衰退的春色随着彼此依然紧紧搂在一起,从而在寂静的深夜里变得安宁起来。

    清晨的第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李凤娘如同瀑布一般的秀发上,秀发下那白色的纱布包扎的胸膛,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

    静静的注视着依然搂着自己腰肢的男子,李凤娘慵懒的脸上写满了满足跟成就感,毫不在意那人缓缓睁开的眼睛,大方的走下床开始捡起昨夜里散落在地上的衣衫。

    微微转身的叶青,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李凤娘的一举一动,突然开口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说呢?”李凤娘毫不在意胸口的风光被叶青直视,甚至转身之余还不忘挺一挺那原本就高傲的胸膛。

    眼光肆无忌惮的从上倒下打量着李凤娘的娇躯,叶青笑了笑道:“你不会真是为了稳固自己太子妃的地位,而不择手段吧?”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本宫只是想要知道你叶青到底是不是没有弱点。想不到的是,家里放着两个美娇娘的大理寺少卿,竟然还会如此无耻而已。”李凤娘再次缓缓捡起地上的衣衫,当着叶青的面大方的往身上穿着道。

    “即便是想要试探我是否无耻,是否近女色,但也

    不应该太子妃以身犯险不是?”叶青显然并不相信李凤娘的这个答案。

    李凤娘不屑的看了一眼从床榻上赤裸着身体坐起来的叶青,突然笑了一声道:“实话告诉你叶青吧,在昨夜之前,本宫已经有了身孕,所以……本宫只是因为无聊,想要养一个男宠而已,而你就是本宫的男宠。”

    “那这是在下的荣幸了?”叶青站起赤裸着的身躯走到李凤娘跟前道。

    李凤娘手拿着自己的衣衫,看着走近自己的叶青先是一愣:“你……你要干什么?”

    “既然是太子妃的男宠,自然是要太子妃侍候更衣了,难不成你还想再做点儿别的?”叶青一脸笑意的看着神情发愣的李凤娘道。

    “你……。”李凤娘气的娇躯乱颤,眼前这个人简直是太无耻了,无耻之尤!

    但不等她说完话,叶青已经扔掉了她手里原本自己的衣衫,指了指地上他自己的衣衫,示意李凤娘捡起来帮他更衣。

    而就在清晨的杏园里,两人因为衣衫穿着而再次荡起缕缕春色之时,史弥远已经早早赶到了驿馆门口,礼部舌人韦昭跟随在一旁,两人快步走进了驿馆内。

    几个罗马人过几日就要进宫面见圣上,这个时候的史弥远可不想出一丁点儿的差错,从而使自己史家在市舶司的影响力渐渐变弱。

    “这两天因为叶青被刺一事儿,已经有好几拨人来过驿馆了,下官不知道这是查刺客,还是想要从这几个罗马人这里得到些什么。”舌人韦昭跟在史弥远身旁低声说道。

    “就算是来了又如何?连你都无法得知这几个罗马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他们就算是想要探口风,又能探得出什么?对了,钱家有没有来人这几日?”史弥远冷笑了一声问道。

    “来过两次,但钱家的舌人跟下官一样,也是无功而发,无法跟那几个罗马人进行正常的交流。”韦昭愁眉不展道。

    如今他甚至已经能够断言,整个大宋,怕是找不到哪怕一个人,能够跟这几个罗马人正常交流的舌人出来,恐怕这几个舌人到底来大宋的目的,他们怕是真的无法搞清楚了。

    快要迈步走进那几个罗马人所住的庭院时,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使得史弥远跟韦昭不得不停下了脚步,看着匆忙跑过来的下人,不等史弥远问话,就听到下人道:“皇城司副统领李横在门外,想要见大人您。”

    “他?他怎么大清早的跑到这里来了?”史弥远先是一愣,而后又看了看不远处罗马人住的庭院,心中带着一丝疑虑道。

    “他说是正好打此经过,看见大人您的马车了,所以便过来打声招呼,还说今夜在西湖摆下了盛宴,希望大人您能够赏光。”下人看着史弥远说道。

    史弥远沉默了一下,而后示意韦昭先进去罗马人所在的庭院,而他自己则是跟着下人,往驿馆外走去,看看李横大清早的过来,到底是为了何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