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07 刺客
    辛弃疾、钟蚕、墨小宝相继从叶府门前离去,而叶青正准备上那十六抬官轿时,只见从阴暗处忽然之间跑出来一条黑影,不过好在,不等那黑影接近叶青,就被已经整装待发的护卫拦了下来。

    比起平日里浩浩荡荡的数十人来,如今的叶府门口已经聚集齐了两百名亲卫。

    随着朱熹的呼叫声,又躲了朱熹好几日的叶青才微微皱眉转过身来,看着火把的照耀下,神色明显比前几日更显憔悴的朱熹,示意亲卫放开朱熹,而后看着朱熹走到跟前后,率先开口道:“朱先生,叶某今日有要事,怕是要失礼了,还望朱先生莫怪,改日叶某一定上门请罪……。”

    “叶大人,客套话想必就不用说了吧?老夫虽然固执,但绝非是愚蠢,知道老夫的请求让叶大人为难,但如今……老夫实在是走投无路,迫不得已才会向叶大人开口求情……。”朱熹抓住叶青的手,神态坚定,看意思是打算豁出去也要叶青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了。

    叶青低头看了看朱熹紧紧抓住自己手腕的手,深吸一口气,本想要再次劝说朱熹,但看着朱熹那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定神态,缓缓说道:“朱先生想让我搭救郑清之以及先生的其余门生,可朱先生可否想过,若是叶某如此做了,朝堂跟圣上会如何看待叶某人?圣上下旨批先生之学为伪学,而叶某若是在这个时候帮朱先生,叶某又该如何面对圣上与朝廷?还是说……先生难不成想要叶某谋反不成?”

    随着叶青的话语,朱熹原本紧紧抓着叶青手腕的力道,也渐渐松了下来,耳边依旧是叶青平静的声音:“朱先生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而叶某何尝不需站在自己的立场来看待先生的请求?叶某同样是有为难之处,若是因为先生而违抗圣上之旨,那么叶某还有何颜面再为宋臣?”

    “叶大人难道……。”朱熹眉头紧皱,虽然他不是很认同叶青的话语,但叶青的话语却也是句句在理,最终自然是,总不能因为帮他朱熹而去得罪圣上吧?何况叶青如今在朝堂之上的处境,也并没有真正的好多少。

    而就在叶青打算掰开朱熹的手转身上轿时,叶府内突然之间跑出来了一名护卫,看着还未离开的叶青,急急说道:“大人,蒙古人的目标是您!他们潜入到了后院,墨将军正在后院……。”

    “两位夫人怎么样儿?”叶青一把甩开朱熹的手,快速跑到那兵士跟前问道。

    “回大人,两位夫人没事儿,不过就是最初受了一些惊吓……。”兵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叶青人已经跑回到了府里,而身后的两百名亲卫,也几乎是第一时间跟随着叶青向后院涌了过去。

    稀里糊涂、茫然不知所措的朱熹站在原地,刚刚还站满了身着盔甲兵士的叶府大门口,瞬间已经是空无一人,而此时从叶府的大门处,依稀还能够听到隐约的厮杀声传过来。

    而此时的叶府内,当叶青赶到后院的时候,那断断续续的厮杀声也已经渐渐停了下来,不过种花家军巡防、搜查是否还有刺客的声音依旧是不绝于耳。

    不过比叶青进入后院稍长一些时间的墨小宝,脸上带着一丝血迹跑到了叶青身边。

    叶青替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墨小宝憨憨一笑道

    :“放心吧大人,不是末将的血。刺客人数并不多,但还在统计,院墙外末将也派了人,也已经派人知会城门口的种花家军关闭所有城门,严查可疑之人……。”

    “跟贾涉那边知会一声,若是有异动立刻来报,再派人前往金人驿馆,封锁住每个出口,不管是不是蒙古人都不得进出。”叶青拍了拍墨小宝的肩膀,而后看了看不远处的阁楼窗前,此刻的二楼依旧是一片漆黑。

    “夫人没事儿,是末将嘱咐夫人上楼,而后吹灭灯烛,免得引起刺客的怀疑。”墨小宝顺着叶青目光望向阁楼二楼说道。

    叶青默默点点头,示意墨小宝去清查刺客,便手提着雁翎刀向阁楼内走去。

    一片漆黑的阁楼大门紧闭着,丝毫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但好在叶青已经在此住了些时日,里面的陈设等布局,即便是闭着眼睛他都知道该如何避开。

    轻轻推开并没有从里面锁住的大门,一丝讶异从叶青的心头闪过,原本要落向地面的脚步立刻也变得谨慎了起来。

    手里的雁翎刀缓缓被他拔出刀鞘,随着外面的灯光反射到拔出一半的刀身上反射出一抹光芒时,叶青只感觉仿佛还有另外一道刀光,如同闪电一般向自己劈了过来。

    下意识的举起手中还未完全拔出的雁翎刀,当的一声便在叶青头顶响起,不等叶青往后退一步,只感觉身后一阵劲风掠过,而后雁翎刀刀身身上的力道瞬间便消失不见,只见在外面灯光的照耀下,一名满脸胡子的刺客缓缓倒了下去。

    从叶青推门到一只脚还未落地,几乎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但这一切都好在,在叶青走向阁楼前,身后依然是有数个亲卫手持弓弩跟随在身后。

    所以即便是墨小宝刚刚说,刺客已经全部解决时,叶青身后的亲卫也并没有放松警惕。

    因而当叶青遇袭的霎那间,身后准备紧守在门口的亲卫,第一时间便举起了手中的弓弩,从而在第一时间射杀了这名刺客。

    叶青有惊无险的躲过一劫,低头看着已经倒下的刺客,而后把手里的雁翎刀递给了旁边的亲卫,一手拿着亲卫的弓弩,一手拔出不离身的野战刀,再次缓缓向阁楼内行去。

    身后的数名亲卫,同样是放轻脚步跟随在叶青身后,因为大门打开的原因,使得原本一片漆黑的一楼厅内,多多少少能够看的清楚里面的摆设。

    踏上第一阶楼梯起,整个人神经紧绷的叶青,心底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股不详的预感,甚至他都有些害怕继续上楼,深怕钟晴跟芳菲已经遭遇了不测。

    毕竟,如今他还不知道,这寂静的阁楼里,到底只是趁乱潜伏进一个刺客,还是几个刺客,更是不知道,此刻的楼上是否还有刺客存在。

    楼梯的拐角处,叶青飞快的转身面对二楼的出口,而就在瞬间,楼梯拐角的墙角处,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地方,瞬间像是活了一般,一道凌厉的风声从叶青侧面袭来。

    手里的野战刀第一时间迎了上去,当的一声,叶青只感觉手腕微微一痛,刺客手里的弯刀在被隔开时,刀尖依旧还是划破了手腕,不过几乎是在野战刀横起的同时,叶青另外一只手了的弓弩,不等刺客再次举起弯刀挥向他,便在

    瞬间发出了砰的一声,那隐藏在墙角的刺客瞬间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大人……。”身后的亲卫低声叫道。

    叶青不出声的摇摇头,示意继续向阁楼上前进,此刻那拿着野战刀的手腕,才感觉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夜色在这一刻变得无尽的漫长,几乎每踏一阶台阶,都仿佛是踩在了叶青的心坎上一般,心里头祈祷着只有刚刚那两名被击毙的此刻混进了阁楼,一边紧张的继续沿着台阶而上。

    诺大的阁楼二楼,身后的亲卫缓缓分开四处搜查,并没有再发现敌人,不过叶青也没有找到钟晴与芳菲,最后当书房内亮起灯时,在门口亲卫的欣喜神情下,叶青走到了书房门口,只见书房内赫然坐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钟晴跟芳菲,此时的两人手里,各自拿着一个相对较小的弓弩,不过上面却是没有箭矢。

    站在门口看着芳菲跟钟晴无事儿,而钟晴跟芳菲的目光,有些内疚的眼神缓缓望向他,而后一同移到了自己旁边的亲卫身上。

    叶青跟着两人的目光望去,只见自己的一名亲卫肩膀处跟腰间,赫然是插着两支箭矢。

    不等叶青出声,那名亲卫便挤出宽心的笑容道:“大人,末将没事儿,不过是擦破了点皮而已。”

    叶青无言的拍了拍那亲卫的肩膀,而后示意众人都下去,这才缓缓走进了书房内,看着依旧并肩坐在书桌后面的两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此刻叶青才发现,因为紧张两女安危的他,整个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没事儿就好,这次是我大意了,差点儿让你们被牵连进去。”

    “他们是什么人?”脸色依旧苍白的钟晴,说话的时候语气依旧还在颤抖。

    “应该是蒙古人,墨小宝正在检查他们的身份以及人数。”叶青把手里的弓弩跟野战刀放在桌面,而那拿着野战刀的手腕处,此刻还有着淡淡的血迹。

    “你的手腕……。”钟晴急忙起身,看着灯光下叶青那残留着血迹的手腕。

    “没事儿,割破一层皮而已,不碍事儿。”看着手腕上又细又长的伤口,就足以看出那把刀的锋利来。

    “那个兵士……没事儿吧?”芳菲带着一丝内疚问道。

    “没事儿的,不用放在心上。”叶青看着钟晴为自己包扎手腕的伤口,回应着芳菲的担忧。

    看了看被钟晴细心包扎了一番的手腕,而后安慰了两女几句后,叶青便往楼下走去,如今几乎可以肯定,今夜的刺杀必然是蒙古人计划好的。

    整个叶府已经被彻底搜查了一遍,而原本后院内发现的刺客以及尸体,也都已经被墨小宝抬到了前院内。

    就在墨小宝审问那几个活下来的刺客时,从后院出来的叶青则是在那几个刺客被破布塞进嘴里后,发出的压抑惨叫声下,发现了站在几个兵士身后的朱熹。

    “朱先生还不曾离去?”叶青走过去问道。

    “叶大人这是……。”朱熹的神色显得有些难以置信,虽然他刚刚已经听到了惨叫声,但看着眼前的十几具尸体,以及那几个正被用刑逼供的刺客,还是不由自主的问道。

    “刺客而已。”叶青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