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11 风雪夜的火锅与信
    宋瓷多以单色为主,但在北地被收复后的这几年,南青北白的瓷器传统审美观也渐渐被打破,在争相争取烧制出更加类似于玉器的那种简洁素雅之美外,也会有人打破陈规在装饰上另辟蹊径。

    各种图案以及花鸟形象,也渐渐开始惟妙惟肖的出现在瓷器之上,意境与气韵自然也就成了观赏瓷器的一个特征,从而使得如今的瓷器,虽然依旧是以单色为主,但纹饰瓷器也已经开始出现。

    这些年来,自从颇璃提前问世后,同样是遵循了宋瓷的传统,以简洁与透明为主,加上颇璃的作坊原本就属于垄断之行业,所以在突破方面比起瓷器更是要缓慢的多。

    叶青在请崇国公酿酒时,同样也从扬州调集了不少制作颇璃的工匠,从而希望能够在济南府建造一个更大的颇璃作坊,甚至是用作盛酒的器皿,使得酒即便是瓶内,也能够被人看到。

    但不管是做哪一件事情,叶青的出发点都只有一个:钱在驱使着他这般努力的去做每一件事情。

    朱世杰来到济南三日后,朱熹便得知了消息,而面对朱熹的诘问,朱世杰则是表现的吞吞吐吐,并非是因为他不想告诉朱熹,自己会被放出来的详情,而是因为其中的细节他也完全不清楚。

    耶律楚材如同叶青的跟班一样,在亲卫依旧是以贾涉为首的前提下,如今的叶青身旁仿佛是多了一个幕僚一样如影随形。

    耶律楚材虽然不喜欢这般做叶大人的跟屁虫,但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他也想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去真正了解这个北地枭雄,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在自己的夫人面前,叶青有着常人难以见到的面孔,在百姓跟前则又是另外一副样子,在官员跟前同样又是第三幅样子,在朱熹跟前……耶律楚材就感觉叶青像是一个大奸臣一般,坏的很。

    三日前叶青跟他提及的贪墨一事儿,虽然最初耶律楚材并不放在心上,但后来越琢磨越觉得有可能,特别是这几日叶青时不时的前往酿酒作坊,或者是一片更大的空地,指手画脚着工匠该建造什么,该如何建造什么时,耶律楚材不得不佩服,这货对钱的态度……真特么的真诚跟认真!

    同样,叶青真诚跟认真的态度上,还体现在对于安东都护府的招兵买马上,有限的跟随叶青前往过济南府周边的几个宋军大营,战马飞驰的场面,让人热血沸腾的喊杀声,以及那宋军精良的盔甲跟兵器,都让耶律楚材感到眼热跟嫉妒,不由自主的在心里衡量着,以眼下宋军这般高昂的气势与战意,若是碰上他们金兵的话,到底谁的胜算大一些。

    虽然耶律楚材希望结果是他想要的,但不得不说,耶律楚材的期望与现实是相反的,眼下足以称之为不要命的悍匪的宋军,绝非是当下士气本就不高的金兵能够抵挡的。

    特别是当他看到宋军在演练攻城时的景象时,耶律楚材最初不过是对眼前热血沸腾的景象而感到头皮发麻,但到了最后时,耶律楚材则是感到全身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攻城的各种器具对于一支大军来说,可谓是格外的重要,而像宋人这般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当一支神秘的大军出现,冒着城墙上如雨般的箭矢,在盾牌的掩护下冲到城墙脚下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后,整个攻城大军便开始随着号令有序的撤退。

    随着一支支带着火焰的箭矢落向城墙脚下,而后一阵地动山摇的轰隆声响起,眼前瞬间是尘土满天、遮天蔽日的景象,而当尘土散尽时,只见那远比黄河北面大多数城墙都要坚固的城墙,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豁口,以及一些摇摇欲坠的城墙,哗啦啦的如同山石滑坡一样坍塌着。

    原本最为艰难的攻城之战,在宋军这边变得如此的轻而易举,难以置信的耶律楚材,面对叶青那挑衅的目光,显然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硬着头皮冷哼着:“我大金国是不可战胜的。”

    叶大人敷衍的嗯嗯几声,但神情之间的得意之色则是溢于言表,一副在耶律楚材眼里看起来极为欠揍的样子。

    冬季气息意境弥漫在整个大地,四处的荒芜以及冬天的萧条,使得一场攻城演练后的大地之上,处处都布满了荒凉与豪迈,高昂的战意、悍不畏死的气势,则是让所有宋军感到热血沸腾。

    随着叶青钻进马车的,除了情绪有些低落的耶律楚材外,便是格外振奋跟激动的朱世杰。

    叶青的目的很简单,震慑耶律楚材的不听话,提升朱世杰身为宋人的自豪感,同样,也是为了今日的主要目的:贪墨。

    朱世杰绝对是叶青认为的最佳的账房先生,相信只要经

    过自己的点拨后,而后把朱世杰置于到开封庆王麾下,那么贪墨一事儿对于自己就能够变得轻松起来,自然,若是想要再进一步拉史弥远在户部下水,那么还需要费一番功夫。

    不过这些都不是眼下叶青要考虑的事情,眼下最为迫切的,自然是把叶青所知晓的一些,在后世如何做假账更能够瞒过他人的办法,告知朱世杰。

    虽然叶青自己本就是一瓶不满半瓶子晃荡的主,但这并不影响他点拨一个数学大家。

    暖和的屋子里,叶青开始由浅入深的点拨着朱世杰,而后在不知不觉间,导引着朱世杰,让其明白自己找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一旁的耶律楚材特别是在叶青每次说话时,总是会不咸不淡的哼上几声,以此来表达自己对于叶大奸臣的不满,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短短的一炷香时间里,小腿已经被叶青踢了不下七八次了。

    从而也使得耶律楚材到了最后,都懒得弯腰去拍打长袍下方的脚印了,但依旧是时不时的冷哼一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跟对叶大奸臣的嘲讽。

    “先生之意是……。”当叶青话音刚落,耶律楚材还未来得及冷哼嘲讽时,终于听出叶青目的的朱世杰,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叶青难以置信的颤声道。

    “唉……。”叶大人为难的叹口气,感慨万千的指着高扬着下巴的耶律楚材道:“看见吗?就是这个货,知道他为啥一直都对我冷嘲热讽,而我又无可奈何吗?不因为其他,正是因为他的身后有一个大金国为他撑腰,而先生我……一言难尽啊。”

    叶大人不知何时起,在朱世杰面前已经不再自称叶某,干脆直接的认了朱世杰对他先生的称呼。

    耶律楚材嘴角跟心里都有着一万个对于叶青的冷笑,但奈何叶大人依旧是在感慨的说道:“先生并非是要因私贪墨,实则是……你今日也看到了,那么多兵士要吃饭、要穿衣、要养家,先生就算是砸锅卖铁,也是难以为继啊。朝廷跟先生之间的矛盾,先生不说想必你也清楚,但先生一心为国,只想要驱除鞑虏,收复我山河的心情……。”

    “我出去吐会儿去,可能是今日坐马车坐的让人犯晕、恶心!”冷嘲热讽完的耶律楚材跑的比射出去的箭矢还快,但叶大人的脚显然比弓弩上的箭矢还要快,依旧是在耶律楚材跑出去的瞬间,一脚踢在了耶律楚材的屁股上。

    于是耶律楚材的屁股上带着一个大大脚印,跑到寒冷的户外呼吸着新鲜空气,他有些明白了,为何金国从上到下在对上叶青之后,一直都处于下风了,一直都无法赢得了宋人了。

    不错,正是因为宋廷有一个阴险奸诈到让人恨之入骨的叶青,正是因为这个卑鄙无耻、善于算计的叶青,才使得大金国到现在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之下。

    太阳不知不觉的已经落到山下,冻的直哆嗦的耶律楚材,终于是硬着头皮再次踏入到了暖和的房间内,而此时的房间内,师徒二人已经在谈笑风生了,显然刚才的事情……已经是说服了朱世杰。

    “真够阴险的,这么快就说服了一个老实人。”耶律楚材趁着朱世杰凝视着纸张上的那些鬼画符一般的文字时,在叶青旁边低声说道。

    “在正义面前,一切手段都谈不上卑鄙与阴险,别忘了,我们是在为华夏民族而战,是为了使我们中原文化不会遭受异族的践踏而为,一切都是为了中原正统,所以哪来的阴险与奸诈?孙子云:兵者、诡道也……。”叶大人正义凛然的想要开始演讲。

    耶律楚材早已经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直接了当道:“什么时候吃饭?把那好酒拿出来一些暖和暖和身子可好?”

    寒冷的冬季,显然吃什么都不如吃火锅来的让人享受,而牛羊肉对于眼下的北地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即便是辛弃疾当初把那些蒙古人带来的牛羊卖出了几乎全部,但剩余的也足够如今的叶青想用一顿……涮羊肉。

    凄厉的寒风在窗外肆无忌惮的呼啸而过,漫天尘土席卷着能够沁入骨髓的冰冷,在大地上肆无忌惮,房间内的火锅与美酒,此刻比任何东西都更能够让人感受到幸福与满足。

    同样,对于远在长安的白纯跟耶律月来说,除了温暖如春的房间外,还有叶青那一封亲笔书信。

    叶青要在元日后来长安,但具体为何,两女并不知晓,可即便是如此,这封信也足以让白纯跟耶律月,在寒冷的冬季感受到了浓浓的温暖与思念之情。

    “蒙古人那边可有什么异动?”白纯抱着呆呆看着她的小雪儿,问着人家的亲娘道。

    “没有什么异动,去年冬季的

    时候,还会渡河来抢夺一番,但今年到现在为止,还暂时没有发生过。当然,一些小的冲突在所难免,那些缺衣短食无法熬过这漫长冬季的牧民,还是会跑过来,不过他们并不敢大肆抢掠,偶尔也会拿出一部分物品与我们交换。”耶律月很满足眼前的一切,虽然没有叶青在旁,但如今有小雪儿陪着她,这对于刚刚为人母的她来说,绝对比有一个叶青在旁还要让她感到满足。

    白纯微微叹口气,而后低头俯视着小雪儿那双毫无杂质的眼睛,淡淡道:“可能夫君回长安,会跟蒙古人有关。”

    耶律月默默的点头,她同样也是这般猜测,毕竟,在济南与蒙古人的谈判中,叶青最终还是选择了与金人真正的结盟,虽然这个结果是在意料之中,但多少还是有些出乎预料。

    “兴庆府、西平府如今同样没有蒙古人的异动,但……。”白纯抬头看了一眼耶律月,而后想了片刻才下定主意说道:“西平府外还有冲突发生,冬季到了,不管是兴庆府还是西平府,都不太敢像平日里那般一直敞开城门,对于边疆的巡视也增加了不少,他们也不得不妨……。”

    耶律月继续默默点头,语气有些无奈道:“但愿他们能够熬过这个冬季吧,也但愿这个冬季不要过于漫长才好一些。”

    “你若是放心……。”白纯低头看着怀里在她双臂微微摇晃下,已经乖巧的闭上双眼渐渐进入梦乡的小雪儿,继续道:“或许让耶律乙薛前往西平府……。”

    “如此的话,河套三路我怕刘敏行跟安北都护府无法顾及过来……。”耶律月的心头不由升起一股惆怅,当初她任性的要选择前往河套三路跟蒙古人起冲突,为辽国报仇,从而使得她麾下的无疆军不由自主的成了镇守无定河的主力,如此也就使得安北的大部分大军,不得不从牧马镇彻向其他驻守。从而也使得如今,她既想要命耶律乙薛率军前往西平府外,接应那些无家可归,或者是被蒙古人追杀的辽国残留百姓,又不得不兼顾着河套三路这边她当初任性的接管的防区。”?“或许可以分遣一部分人前往西平府,刘兰儿前些日子已经到达了西平府,打算跟李横在那里过元日,所以有李横率领接应……。”白纯给耶律月出主意道。

    “李横不会听我们的,除非有夫君的命令。”耶律月摇头说道,而后看着白纯那蠢蠢欲动的神情,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道:“李横也不会听你的的,这个时候非同往日,若不然的话,李横就该在兴庆府而不是西平府了。蒙古人在济南刺杀夫君不成,虽然夫君最后没有追究,但这件事情显然不会这么轻易揭过,蒙古人自然是会有所防备的,恐怕这也是为何李横不能够前往兴庆府的原因。”

    “小雪儿由我照看,只要你放心就好,我跟红楼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儿委屈的。”白纯抬头,对耶律月继续说道:“这几日看你房间里的灯都是很晚才灭,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李横听不听是一回事儿,但能不能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我害怕面对大辽国的百姓,如今更不敢面对他们了。我在长安过的衣食不愁,而他们还在为已经亡国的大辽做着他们的挣扎与坚持,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可若是让我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又做不到,我不忍心看着他们在外一个个倒在蒙古人追击的血泊里,这几日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当初我逃出王城时的种种,我想,此刻他们在漫天风雪中,恐怕比我那个时候还要悲惨……。”

    白纯轻轻的把小雪儿放在温暖柔软的床上,看着小家伙蠕动着嘴唇,皱了皱眉头便继续安静的样子,而后拉着耶律月的手,有些不知该如何安慰的说道:“只要你不做出冲动的事情,不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你就放手去做吧,即便是无法帮到他们,但也不要再让自己活在内疚之中。李横那边有兰儿,即便是无法帮你,但让李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是能够借你一些兵力……。”

    “今夜让小雪儿跟我睡吧。”耶律月打断白纯的话说道。

    白纯愣了下,而后点点头:“好,你早些休息。”

    “谢谢姐姐。”耶律月看着白纯走到门口的背影,眼泪不自觉的滑落到脸庞。

    耶律月显然想要跟小雪儿多在一起些时间,而这……也说明,西平府之行,耶律月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毕竟,无数个依然还惦记着辽国的百姓跟兵士,如今依然在坚持着他们大辽国的身份,依然在草原上、沙漠中、戈壁处,跟蒙古人在进行着最后的抵抗与挣扎,身为辽国公主的耶律月,又如何能够安心在长安不闻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