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44 受降夜
    燕京城内的夜色下,两辆马车在手持火把的兵士簇拥下从崇孝寺缓缓驶出,沿着长长的宫墙一路前行,从而抵达至金国皇宫的宣阳门处。

    从宣阳门进入,长长的通道显得有些阴暗,东面宫墙内往日里熟悉的六部等衙署,此刻被浓浓的夜色笼罩着,而西边的太庙等处,此时却是灯火通明。

    马车在正对着的真正进入皇宫的应天门前停下,乞石烈诸神奴与完颜守道缓缓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应天门处虽然依旧同样是灯火通明,但在整个皇宫只留下了有数的值守宫女跟太监后,整个应天门显得是格外的冷清,甚至是在夜色的笼罩下,在此刻显得有些落寞跟悲壮。

    乞石烈诸神奴转身回头,望向身后的宣阳门,而沿着宣阳门直直向前,便是出南城门的丰宜门、景风门、端礼门,在三座城门的外面,便是宋人的数万大军,明日卯时正便会向整个燕京城发起进攻。

    依稀能够看到城墙上的火把在游走,依旧在巡视着整个燕京城四周的城墙,完颜守道的目光缓缓由远及近,最后落在了乞石烈诸神奴的身上。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心头同样是沉重至极,太庙处已经集结了城内的众将领,而如今正在等待着他们的选择,是弃城投降还是坚守不出,如今的选择权,便落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皇宫已经……空无一人了。”完颜守道迎着冷风感慨道。

    乞石烈诸神奴默默地点着头,即便是如今当今圣上完颜瓃已经御驾亲征,但皇宫该有的威严依旧在,哪怕到了如今这般局势,他们依然对眼前的皇宫抱着极大的尊敬。

    自然,从完颜瓃离开皇宫御驾亲征时带走了几乎所有的东西,就足以证明,圣上的心里显然已经决定了要放弃整个燕京了。

    “弃燕京而降宋人,驰援圣上,也许到时候圣上还会治我们一个抗旨不尊。”乞石烈诸神奴仰望平静无声的夜空,大金国走到今日这般落魄的境地,是他始料未及的,甚至到如今,他依然都没有理清楚,大金国怎么就突然间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这般地步。

    “叶青的话不可不信,蒙古人凶悍嗜暴,与我大金国多年来更是仇怨极深,虽然如今圣上麾下也有强将无数,但……契丹辽人的造反对我大金而言,甚至比蒙古人此刻还要更加威胁我大金根基。五京路乃我大金国之根本,丢不得啊。有五京路在手,就如同宋人常说的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完颜守道心头同样唏嘘不已。

    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在明日就将被宋人入主,此时心中的滋味自然是五味杂陈,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与感慨。

    两人如今已然决定了要弃城投降,并非是他们害怕宋人,而是因为叶青的话语,让他们不得不去想,如今远在中京路得当今圣上的安危。

    叶青愿意放他们离开,甚至还给他们备了足够多的战马,虽然叶青绝非是好意,但眼下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顾不得去揣摩,叶青此举的背后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线计划了。

    “真想一把火烧了眼前的这一切,留给宋人一城废墟。”乞石烈诸神奴心有不甘,当年朝廷从上京迁都至此,又经多年的建设,如今的燕京虽然比不上宋廷的临安等繁华之城,但终究也是倾注了他们金人的不少心血。

    “毁一城容易,但百姓该怎么办?”完颜守道无奈的叹息。

    乞石烈诸神奴跟着叹息,娘子关败走后,宋人对于金人进行了屠杀一事如今他已知晓,甚至还知晓,若不是耶律月拦下了耶律乙薛,恐怕宋人还会屠杀更多的他们的兵士。

    而若是自己如今,真的一把火烧了这燕京城,恐怕这里的百姓也会跟着遭殃,特别是那些随着朝廷迁徙到此的金人百姓,自然更是首当其冲的会成为宋人泄愤的对象。

    燕京城共十三道城门,东、西、南各三道,唯独只有皇宫的后身背面是四道城门,而如今金人在城墙上的守卫,随着完颜守道跟乞石烈诸神奴已经选择了弃城投降,东面的城门自然就成了他们查探的重中之重。

    是否有宋人的大军在外,是否有宋人会在他们经过的道路上埋伏,都成了乞石烈诸神奴跟完颜守道必须要小心的问题。

    而城门上的探子,也会时不时的向两人禀报着东城门外的形势,甚至如今已经有

    探子开始驶出城门,趁着夜色查探着,从东城门宣曜门至蓟州这一路上,是否有宋人的伏兵。

    城内的完颜守道跟乞石烈诸神奴完全没有丝毫的困意,如何安抚固守城内的守军将领,是他们如今要做的事情,包括明日一早离开燕京的种种的事宜。

    同样,城外的叶青也并没有多少睡意,耶律乙薛将要前往渝关一事儿,叶青已经告知了耶律月,耶律月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看法,仿佛耶律乙薛如今已经并非是她的人,而是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叶青麾下的一名将领。

    “董晁自檀州后便去了西京路,虽然在关外并没有多少眼线,但多少也是能够查探到一些完颜瓃跟铁木真之间的战事情况。”叶青望着眼前的地图,因为燕京城就在眼前的缘故,使得他到如今依然是一点的睡意都没有。

    就如同是一个人即将要得到他垂涎已久的东西那般,叶青的心情在此时依旧是充满了难耐的激动跟兴奋,拿下燕京对于他的意义太大了,而且顺利的程度都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甚至是就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旁边的耶律月凑过来,看着叶青在地图上的标注,轻轻开口道:“你还是很担心完颜瓃败给铁木真?”

    “我不是担心他败,我是担心铁木真想要俘获他。以完颜瓃的性格,以及离开燕京时的干脆决绝来看,完颜瓃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跟金国共存亡了。败了的话他或许还会相信自己能够力挽狂澜,内心或许还会存有一丝的希望,但若是被铁木真所俘,我担心完颜瓃会接受不了金国就此毁在他手上的现实。”叶青有些忧心的说道。

    耶律月的目光游走于地图上,渝关、蓟州、檀州、儒州、武州hunanmtv.以及云州六个地方被叶青特别标注,而若是把六个地方连成一条线,便会发现,这六个地方则是如同燕云十六州的第一道防线一般,都是建立在那些残破的长城之上。

    “你不会想要去救完颜瓃吧?”耶律月抬头,看着脸颊消瘦、眉头紧皱的叶青问道。

    叶青微微一愣,看着耶律月露出笑容:“为何这样认为?”

    &n “感觉。”耶律月把视线重移到地图上:“不出所料,明日一早乞石烈诸神奴跟完颜守道,会从宣曜门处投降,而后便会沿着向蓟州的方向前往中京路。因为檀州、儒州两州你既然已经拿下,自然是不会让他们从这里抄近赶往中京路大定府,但……你却可以从檀州出发,直接到达西京路。”

    “也许吧。”叶青长叹一声,仰头望着营帐顶端,如今他并没有拿定主意,是否要救完颜瓃,因为若是驰援完颜瓃,就等于是要跟铁木真开始正面冲突了。

    他不知道一旦自己参与后,铁木真会不会立刻对自己展开以牙还牙的报复。

    远在五百里外的大定府内,卫绍王完颜永济一直是心怀愧疚,契丹辽人的谋反,他一直认为跟他所建议实施的两户加一户之策分不开关系,而这也是为何在契丹辽人谋反的第一时间,他便立刻赶到了中京路来评定叛乱。

    如今不管是迪吉儿还是吉思忠、都刺等人,已经在评定叛乱中取得了胜利,甚至一度已经能够把契丹辽人压迫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够是节节败退。

    随着如今完颜承裕跟完颜思烈在大定府修整完毕,如今的金人士气可谓是一日比一日强盛,而且依照眼下的局势,在短时间内平定叛乱,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加上如今完颜瓃已经是亲自坐镇于中京,完颜永济更是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儿什么了,而不是一直都逗留在大定府哪里也不去。

    李师儿亲自为完颜瓃端来了热汤,看了看此刻望向他的皇后,微微一笑道:“皇后可是有什么事儿?”

    李师儿面带犹豫、欲言又止,这并非是她的想法儿,但如今随着在完颜瓃亲临大定府后,各路大军对叛军是连战连捷,而迪吉儿等众将领,每日都有战功呈给完颜瓃。

    这就使得朝堂之上的一些臣子,开始眼红迪吉儿等人的战功,甚至在心里不以为意的认为,耶律留哥兄弟不过如此,恐怕就算是自己率兵去镇压,也能够打败耶律留哥麾下的大军,捞一些战功回来。

    朝堂之上抱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但奈何如今完颜瓃已然把所有大军都派上了战场,唯独只有完颜承裕跟完颜思烈

    的两支刚刚休整完毕的大军,可以供他人觊觎。

    但也因为完颜这个姓氏,让其他人不得不望而却步,但这并不能阻止一向最受圣上恩宠的皇后的两个弟弟,来打这两支刚刚休整完毕大军的主意,包括此时已经来到完颜瓃御书房外的完颜永济。

    卫绍王完颜永济示意太监先不必通秉,而后便听到里面传来李师儿的声音,在李喜儿跟李铁哥的央求下,万般无奈的皇后李师儿,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完颜瓃委婉的表达着,她的两个兄长也想要帅军平定叛乱。

    不过皇后终究是皇后,即便是她的两个兄长万般请求,但到了李师儿这里后,兄弟二人想要独掌一支大军平叛的请求,则是变成了希望能够跟随在完颜承裕,或者是完颜思烈的麾下一同为圣上效忠、解君忧。

    御书房外的卫绍王完颜永济,听到皇后李师儿的话语,心头不由一松,看来皇后还是很识大体,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完全站在为她两个兄长争取功劳的角度哀求圣上。

    在太监的通秉下,卫绍王完颜永济快步走进御书房,对着完颜瓃跟皇后李师儿行礼,而后在旁坐下,直接了当道:“臣今夜来此,便是请求圣上准臣戴罪立功……。”

    “皇叔何必如此苛责自己,耶律留哥兄弟谋反,并非是因为皇叔一人之过错,是朕用人不察,太过于信任耶律留哥兄弟二人,才造成了今日这番局面。”随着各路大军的连战连捷,此时的完颜瓃神情看起来也比刚到达大定府时要轻松了很多。

    虽然说内忧外患还并未完全解决,但眼下自从他到达大定府后,最起码随着大军的连战连捷,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也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丝希望。

    同样,也让此刻的完颜瓃变得比往日里更加自信了起来,更深信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能够彻底平定眼前的叛乱,重新把五京路稳定在手。

    “圣上,臣自知失职,若非是臣提出那两户加一户之策,便不会让耶律留哥贼子作乱。所以臣请圣上恩准,准许臣……跟随完颜承裕将军也好,完颜思烈将军也罢,一同出征为圣上扫除所有叛乱。”完颜永济起身向完颜瓃行礼道。

    余光不自觉的瞟向一旁的皇后李师儿,而李师儿在看到完颜永济瞟向她的目光时,心头瞬间明了,自己刚刚请求圣上的言语,显然被卫绍王一字不落的全都听了进去。

    “皇叔何必非要涉险?如今各路大军连战连捷,士气正盛,想必不需几日的时间,便可以彻底平定叛乱。沙场之上刀枪无眼,若是因此而让皇叔受了委屈,朕心难安……。”完颜瓃起身扶起完颜永济,语气真挚的说道。

    完颜瓃对于卫绍王完颜永济一直以来都是极为信任,所以根本不曾怨过完颜永济,甚至当初完颜永济在第一时间前往中京路,他都不是很同意。

    但也是为了让完颜永济能够因此而减轻内心的愧疚,所以他才勉强同意了让完颜永济来中京路,但是却决不允许他亲自前往沙场。

    &nbsdahuawuliu.p;   如今大军连战连捷,若是让完颜永济跟随大军出征,前往那真正的疆场之上,完颜瓃的内心自然是十分不愿意卫绍王去冒险,何况如今也没有再去冒险的必要。

    完颜永济此时却是坚持己见,因为随着大军的连战连捷,以及完颜瓃的御驾亲征,从而也使得他心里的愧疚感增加了不少,加上如今朝堂之上的官员私下里的议论纷纷,所有的矛头几乎都指向了他自己,所以完颜永济不管是为了日后他在朝堂之上的地位跟威望,还是希望消除其他官员对他的议论,他都不得不借着这次机会来为自己开脱才是。

    “圣上,臣心里之愧疚……。”完颜永济继续请求着道。

    完颜瓃连连叹气,皇后为她两位兄长所请求一事儿,他暂时还没有想好,如今再加上完颜永济的自荐,一时之间倒是让完颜瓃有些左右为难。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随着太监惊慌失色的把奏章呈给完颜瓃时,完颜永济跟皇后李师儿的脸色,都不由自主的变得凝重了起来。

    若是沙场捷报,在各路大军连战连捷的情形下,绝不会在深夜打扰完颜瓃,除非是前方战事出现了……。

    “屯傲跟夷刺败给了耶律厮布……。”完颜瓃神色变得凝重深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