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浑道章〕〔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54 决裂
    . ,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

    点燃房间里的油灯,敲门声便适时的响起,叶青应了一声后,便看到一个宫女模样儿的女子怯生生的走了进来。

    完颜璟派过来的宫女已经在门外守候多时,当看到房间内终于亮起了光亮后,这才怯生生的端着铜制脸盆走了进来。

    帮着叶青一番梳洗,替叶青刮掉多日来的胡须后,宫女看着突然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叶青,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

    本以为这个满面胡须的中年男子,即便是刮去胡须后也会是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可当她亲手为这个中年男子刮去胡须后,眼前如同换了一个人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儒雅跟温和。

    看着叶青的目光静静地望着她,宫女瞬间低下头,而后紧张的急忙赔罪跑出了房间。

    叶青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一时之间竟然还有些难以适应。

    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响,随之便是墨小宝跟钟蚕、徐寒、贾涉笑容满面的走进了叶青的房间里,四人看着没有了胡须的叶青,瞬间都觉得有些怪怪的,毕竟,他们只是胡乱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并没有像叶青那般把大半年的胡须给剃掉。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叶青皱眉作势要踹最前方的墨小宝。

    墨小宝不着痕迹的避过,笑嘻嘻的看着叶青,道:“大人,我今日才发现,原来大人竟然如此帅气,难怪嫂子们对大人您都是……。”

    话没说完,墨小宝这一次便再没有躲过叶青踢过来的一脚,嘿嘿笑了笑,而后接着道:“金国今晚打算宴请大人,外面如今可是热闹极了。”

    墨小宝的言下之意,叶青刮去大半年的胡须,完全都是为了今日的完颜做准备。

    叶青则是懒得理会他,微微活动了下自己的左肩,疼痛已经减少了很多,最起码已经不再影响自己做些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了。

    “乞石烈诸神奴还有那完颜合达回来了吗?他们集结了多少残兵?”叶青示意四人坐下问道。

    “回来了,太阳快要落山时才回来的。人数不少,数万之众,外面的各大营都已经住满了。”墨小宝回答道。

    还没有完全适应剃掉胡子的叶青,不自觉的想要去抚摸下巴的胡子,在摸了个空后,才再次反应过来,而后道:“看好我们的人,不要跟他们起冲突,接下来的一切才是重中之重,这些时日还得辛苦大家一些。”

    “明白。”钟蚕几人点头道。

    而叶青敏锐的从钟蚕的明白中,瞬间察觉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后道:“是不是蒙古人并未后撤,还在那叫德兴府?”

    “嗯,还在德兴府,博尔术、木华黎都在,但也没有继续从蒙古调遣大军过来。不过暂时看起来好像也没有打算再次交战的意思。”钟蚕回答道。

    “很有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抚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沉默了一会儿后叶青才说道:“既然铁木真还在德兴府,但并没有打算再次攻我们的意思……那么就很有可能,是为了在此稳住我们,而后好让他腾出手来做别的事情。看来很有可能,铁木真是打算把我困在此地,而后回头去攻燕云十六州了啊。”

    “檀州已经由恒峤接手了,这是董晁刚来的消息。对了,临安朝廷还真来旨意了,召您回临安。”墨小宝拿出好几封信一同递给了叶青说道。

    燕云十六州,若是每一道关卡都派遣重兵把守,根本是不可能守得过来的,特别是以如今叶青眼下手里的兵力,完全做不到每州要塞都置重兵镇守。

    所以燕云十六州中,叶青只挑选了檀州、武州以及云州作为重要要塞,而加上云州则向南关联着雁门关等五道关卡,所以如今虽然看似只有三个重兵把守的要塞,但三者之间却是可以彼此驰援。

    而在三者其中,自然又是以镇守武州的虞允文居中,东有恒峤在檀州策应,西有孟拱在云州、雁门等一带策应,所以蒙古人只要不是倾巢而出,想要在这个时候拿下燕云十六州,叶青并不认为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也不能就此认为,如今燕云十六州在手里就会固若金汤,微微叹口气道:“把李安全从太原府带到大定府,让他在那里等我们。”

    “李安全?”钟蚕四人都有些诧异,怎么这时候突然想起李安全了。

    叶青确定的点点头:“不错,就是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带过来,若是他一直在太原府,始终对于雁门、云州是一个隐患,决计不能一直留在太原府。”

    叶青并没有告诉墨小宝四人,他是在睡梦中被李安全这三个字给惊醒的,而且自从醒来后,脑海里便一直在权衡把李安全留在太原府的利弊,最终犹豫再三后,叶青最终还是决定,把李安全带在身边要比留在太原府要妥当一些。

    毕竟这货跟蒙古人也曾经暗中联系过,甚至也得到了蒙古人的回应与支持,所以在这个时候,若是蒙古人打算真的对燕云十六州动手的话,李安全便始终是一个隐患。

    墨小宝同意的点点头,而后率先走出了叶青的房间,去忙叶青交给他的差遣。

    徐寒此时则才开口道:“大人,这金国皇帝好像不是很感激您的救命之恩,而且吧……末将觉得他好像有点儿别的心思。”

    “什么心思?”叶青不以为意的问道,嘴角却是渐渐浮现了一抹阴险的笑意。

    不同与往日里的平和,此刻那抹笑意,就连钟蚕、贾涉看在眼里都觉得阴森森的。

    徐寒想了下后继续说道:“具体是什么不知道,但末将今日察觉,完颜璟鬼鬼祟祟的派遣了好几个信使出城,方向都是大定府,而且……在乞石烈诸神奴跟完颜合达回到丰州后,完颜璟同样是把他们二人召集起来,在外面设置了重兵把守,足足有小半个时辰后才从那边的房间里走出来。”徐寒在房间内,指了指东南的方向道。

    “不必理会,完颜璟的那点儿小心思,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变过,就由着他吧。”叶青笑着道。

    钟蚕咂摸着叶青的话语,若有所思道:“大人的意思是……。”

    “就你话多,这种事情心照不宣即可。”叶青笑着道,而徐寒跟贾涉则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叶青跟钟蚕打的是什么哑谜。

    其实很简单,叶青想要的便是这种效果,毕竟,凡事若是从敌人的嘴里被透露出去,那么效果要比自己透露出去强上不少,所以叶青在金国的消息,一旦是由金人透露给宋廷的话,那么意味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最后一封信,叶青才选择了赵扩的旨意,旨意中无非就是因为燕云十六州已经归宋,他赵扩龙心大悦,想要亲自奖赏叶青,所以这才下旨让叶青班师回朝。

    “说了些什么?”钟蚕伸长了脖子问道,贾涉跟徐寒的脸上同样是一幅八卦的神情。

    “老生常谈,召我回临安领赏。”叶青笑着把旨意交给了贾涉。

    “前些时日在檀州,不是已经收到了圣上跟皇太后赐封您的东西吗?皇太后赐的盔甲、圣上赏的文袍……。”

    叶青微微叹口气,他其实很理解李凤娘的心态,毕竟,自己如今在北地的势力已经都让她感到忧心了,特别是燕云十六州拿下以后,显然李凤娘也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了。

    只是如今他暂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关于临安的事情,所以听着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叶青的心神也渐渐从临安被拉回到了现实中。

    乞石烈诸神奴出现在了门口,邀请叶青等人前去参加完颜璟专门为叶青设下的晚宴。

    并没有多少的豪奢,但金国皇室的场面与威仪,在这个偏僻小城还是得到了完美的展现,即便是今日清晨,丰州刚刚经历了一场战火,但对于现在的完颜璟来说,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接下来才是他最为看重的一切。

    卸去盔甲换上了常服,完颜璟原本俊秀的脸庞在此时显得更为俊秀,一旁的皇后李师儿,虽然对叶青不满,但此刻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狼狈,再次恢复了她身为皇后的端庄与高贵之态。

    而当叶青走进来时,还是能够感受到完颜璟跟李师儿眼中瞬间闪过的一抹惊艳,剃掉了胡子的叶青,显然也跟往常有了很大的不同。

    完颜璟有种好像回到了他少年时,第一次见到叶青时的感觉,自信、随和、儒雅,但举手投足之间又带着一股从容不迫的霸气。

    而李师儿也是完全没有料到,剃掉胡子的叶青竟然是如此这般容貌,虽然长得不如完颜璟那般俊秀,但是却带着一股完颜璟身上不曾有过的坚毅跟霸气,特别是举手投足之间,在李师儿的眼里,就像是睥睨天下的帝王在含笑指点江山一般,就像是一杆在战场上屹立不倒的长矛一般,脚下满是敌人的尸体,远处一杆残旗随风飘舞,长矛无声的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立在最中央,无声的在告诉天下: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这怕不是鸿门宴吧?”叶青的话语打断了完颜璟跟李师儿瞬间的呆滞,对着完颜璟跟李师儿行礼后笑着说道。

    “若是鸿门宴的话,先生还敢坐下来吗?”完颜璟笑问道。

    “若真是鸿门宴的话,那你完颜璟就有些不厚道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叶青环顾四周,依稀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严肃的氛围。

    “先生多虑了,若是我想要对先生不利,就该在先生歇息的时候动手。”完颜璟请叶青上座,叶青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原本该属于主人的位置上,而这位置的椅子,自然也不同于其他椅子,显然是身为皇帝才享有的椅子。

    完颜璟微微皱眉,李师儿立刻蹙眉,正要打算上前理论,就看到乞石烈诸神奴缓缓抽出了腰间的腰刀,而墨小宝等人,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抽出了自己腰里的刀。

    “先生此举是何意?”完颜璟伸手制止了要对叶青问罪的乞石烈诸神奴,笑容渐渐变冷道。

    “一天十二个时辰,这还没到一天的时间,难道你就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叶青大大方方的坐在那把椅子上,看着完颜璟淡淡的问道。

    “我不知道先生指的是何事!”完颜璟严肃道。

    “自然是向宋廷俯首称臣、岁岁纳贡,我帮你平定叛乱一事儿。”叶青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坚决。

    “先生真要如此羞辱我?”完颜璟的眼神也跟着变得凌厉了起来。

    ”你若是不同意,我叶青现在立刻就拍拍屁股走人。而且我相信,就凭你们这些残兵败将,恐怕还很难拦得住我离开吧?”叶青一只手把玩着桌面上的酒杯,丝毫不在意完颜璟越发凌厉的神情说道。

    不等完颜璟说话,那边乞石烈诸神奴腰间原本抽出一半的刀,瞬间全部抽了出来,而墨小宝、钟蚕几人,以及大厅内的其他几人护卫,也是在第一时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刀。

    大厅内,不管是宋人还是金人,唯一的兵器便是手里的刀,甚至连弓弩都没有,所以若是此刻真起了冲突,宋人虽然勇武,但此刻恐怕因为人数劣势,显然很难占到便宜。

    “若是我不答应,也不愿意先生离开呢?”完颜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先生可随意开条件,除了这把椅子,只要先生提的出来,我完颜璟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哪怕封王拜相、也无不可!”

    “那就等你想好了我们再谈,三日之后,若是你不能答应我昨夜已经谈好的交易,那么我便会立刻离开。”叶青站起身,平静的看着完颜璟说道。

    此时不论是叶青还是完颜璟,显然都无法在国事之上掺杂自己的私人情感,即便他们只是短暂的师生关系,但在此刻或者是更早,就已经被叶青粉碎的连渣都不剩了。

    叶青是无情的、冷酷的,最起码在面对完颜璟时,叶青做到了如同野兽一样毫无情感可言,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宋廷的利益,或者是他自身的利益为出发点。

    完颜璟面无表情,此刻站在他眼前的叶青,完全不再是他印象中那个随和的叶青,如今的叶青就像是一头残忍无情的狼一样,一遍一遍的把他那些仅有的少年回忆跟美好,给粉碎的支离破碎。

    李师儿气的已经浑身在发抖,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完颜璟对于叶青是有多么的崇拜跟信赖,即便是叶青蚕食掉了大金国那么多的疆域,但当昨夜里叶青救下了他们夫妇,当叶青跟他们回到丰州,哪怕是两人在城外还极为幼稚的打了一架,但这一切在完颜璟看来,一切都在昨夜揭过去了,那个他崇拜跟信赖的叶青,最终还是将要效力于他麾下,成为金国皇帝完颜璟的股肱之臣,甚至是大金国唯一一个异姓王。

    叶青缓缓迈步,乞石烈诸神奴、墨小宝、钟蚕等人缓缓收刀,完颜璟看着叶青的背影走向门口,就在叶青穿过众人,抬起脚跨越门槛时,完颜璟在叶青身后说道:“好,我答应你,向宋廷俯首称臣、岁岁纳贡。”

    叶青抬头长长的叹气,伸长了脖子仰望星空,他知道,自这一刻起,他彻底跟完颜璟决裂了,他打破了完颜璟所有美好的幻想:或许……人总是只有在失望与挫折中才会真正的成长。

    (ps:哈哈,今天刚知道,原来《宋疆》在咪咕也有,欢迎大家有空来纵横网留个言,溜达一圈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