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65 对策
    . ,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

    庆元三年十月,临安朝廷才得知叶青把自己所有的家眷都接到了燕京,而对于此事儿,不管是圣上赵扩还是皇太后李凤娘,都无力阻止。

    毕竟刚刚不久前才赐封叶青为燕王,即便是想要以叶青家眷做些什么,都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所以也就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身处扬州的燕倾城携带叶青子女以及众多家业,浩浩荡荡的一路北上。

    钟晴与燕倾城在济南府汇合,这是钟晴自叶青攻下燕京后便日思夜想的事情,终于又可以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钟叶,而且从今以后也就不必再母子分离了。

    白纯相比较于两人要提前了好几日便到达了燕京,而此时燕京北面的战事也已经接近尾声,西京路被蒙古人跟金人以丰州为界,重新划出了疆界线,而铁木真也由德兴府打道回府,把德兴府留给了耶律留哥的妻子姚里氏跟其子,以及耶律厮布来跟金人继续相持下去。

    对于武州、檀州一战的胜败,铁木真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本来就没有期望能够在这个时候,从燕云十六州撕开一道口子,两军之间的相互试探,不过是让铁木真更加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未来的劲敌显然就是如今盘踞燕京的叶青。

    叶青收起铁木真送过来的信件,心头的情绪多少有些复杂,如今随着他的势力越来越强,但不管是跟完颜璟还是铁木真之间,已然是势同水火,不会再能够像从前那般一样,还能够平心静气的坐下来畅谈一番了。

    权势的增加显然是需要付出其他代价的,跟铁木真之间的隔阂,跟完颜璟之间信任的破裂,显然都是他在权势之路上,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虽然是人为之举,但其中更多的恐怕还是无奈之举。

    叶青虽然并未有称帝的野心,但随着他手中的权利越来越大,他已经渐渐感觉到了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家寡人的感觉。

    就如同现如今他所居住的这诺大的府邸一样,虽然楼台亭阁应有尽有,房屋庭院层层叠叠,但真正属于他的,却是只有位于这中院的书房与议事厅。

    而后院如今,在白纯到来后,已经是被几女所瓜分霸占,竟然没有他这个燕王的一席之地!

    白纯与红楼占据了一座院落,耶律月同样如是,钟晴与芳菲的到来,必然也要占据一间院落,而后便是燕倾城、柳轻烟与幽儿三人,也会独自占据一间院落。

    所以诺大的后宅在被分成了东西南北的四间幽静宅院后,贵为燕王的叶青此时才发现,他在接下来的未来日子里,每晚都需要借宿才行!

    贾涉与徐寒快步走进叶青的书房,两人的脸上带着欣喜,钟蚕与墨小宝不日便会从金国回到燕京,而燕倾城跟钟晴,以及燕王的三子两女,此时也已经抵达燕京城外。

    叶青一家终于在燕京团聚,燕王府因此也跟着热闹了起来,不论是前院、中院、后院,整个府邸总算是自几女相继来到燕京后,让叶青这些年来,也真正的头一次感受到了团聚的温馨。

    大谷山的黑石在耶律楚材的主持下,也已经从燕京城内拉拢了不少商贾,也正是因为天气渐渐转冷的缘故,加上所谓的蜂窝煤比起烧纯黑石要划算很多,所以几乎不用费什么心思,就得到了燕京百姓的认可。

    刘克师一直忙于着整个燕京路的一切政务,而叶青这几日则是如同大家闺秀一般,一直窝在府里享受着夫妻团聚的温柔,以及儿女成群的成就感。

    长子叶孤城如今已经十三岁,次子叶无缺十二岁,长女叶小凤如今不过才七岁,而钟叶则才四岁,至于另外一位有着辽国皇室血统的叶吹雪,如今也才不过是两岁。

    所以可想而知,在三子两女之中,叶青自然最为疼爱的便是两个女儿,尤其是年岁最小的叶吹雪,几乎被叶青当成了宝贝一样,一刻都不愿意与之分开。

    三子两女初来乍到燕京,叶青也是尽着自己为人父的责任,怀里抱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身后跟着三个,使得燕京城内各处都能够看到六人的身影在闲逛。

    燕京显然不如扬州那般繁华,所以在最初新鲜感过后,只有长子叶孤城跟叶无缺对于燕京还有些好奇心,而其他三人,却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已经不愿意再跟随着他们的爹四处闲逛了。

    而就在叶青在燕京享受着难得的安逸时光时,临安城也已经从金国对朝廷俯首称臣、岁岁纳贡的喜悦中彻底平静了下来。

    但显然,如今不管是燕京的叶青,还是临安的赵扩或者是朝堂,在平静下来后,都开始在盘算着自己的未来。

    史弥远在临安城陷入狂欢的时间里,除了一开始的兴奋以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所以如今整个临安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对于他以及谢深甫来说,则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吏部尚书楼钥、荣国公赵师夔、工部尚书李心传,以及观文殿大学士兼御史的阎克己四人,此刻齐聚于史弥远的书房中,书房内的气氛微微显得有些凝重,史弥远肥胖的脸上也没有多少表情。

    “李尚书你是说……刑部尚书韩彦嘉的女儿入宫为宫女,是叶青的主意?”史弥远长吸一口气,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此事儿应该不假,这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就连韩彦嘉去年前往开封,好像都有叶青在背后出谋划策。右相想必也知道,当初叶青在临安时,跟谢深甫的孙女之间……关系可是非同寻常,叶青三番五次的搭救谢深甫的两个儿子以及谢深甫,当初下官虽然想不通缘由,但如今……谢深甫的孙女能够自由进入皇宫一事儿……。”李心传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即将成为国丈的阎克己,而后接着道:“谢深甫的孙女出入皇宫比谢深甫还要轻松,正是因为如今圣上跟前的宫女韩瑛,也就是韩彦嘉的女儿,两人之间的关系同样是非比寻常。”

    “坊间传言,韩彦嘉之女之所以能够入宫,正是因为谢深甫的孙女谢道清,从中牵线搭桥的缘故。圣上私自出宫数次,每次身边都有那谢道清跟韩瑛的身影。此事儿……老夫也是近日从工部郎中杨会理那里得知的。”身为大学士兼御史的阎克己,过完元日之后就将成为国丈,所以此时不论是气势还是举止,即便是在史弥远跟前,都是威严十足,与还未成为准国丈之前可谓是判若两人。

    但韩彦嘉女儿入宫,以宫女的身份侍奉在圣上跟前一事儿,还是让他心里有些不痛快。

    史弥远淡淡的看了一眼阎克己,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浅笑:“大学士可是担忧……千金入宫后会不得圣上恩宠?”

    说完后,史弥远看着紧逼双唇、眉头紧皱、不言语的阎克己,继续笑着道:“本相能够帮到的已经都尽心尽力了,至于接下来……那就要大学士以及令千金的本事儿了。韩彦嘉的儿女入宫,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但韩彦嘉都能够青云直上,所以依本相看,大学士平步青云、飞黄腾达恐怕也不远矣。”

    “此事儿老夫已经叮嘱过小女。”阎克己皱着眉头,本以为自己这个国丈会成为朝堂之上最为风光之人,但谁能够想到,韩彦嘉竟然只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进宫为婢,就突然之间飞黄腾达,甚至一下子就成了如今朝堂之上炙手可热的人物,一下子不少官员都开始暗暗巴结起韩彦嘉来,而他这个准国丈的府邸门口,依旧是冷冷清清,很少有人来拜访自己。

    阎克己看了一眼微笑不语的史弥远,而后又看了看他旁边的荣国公赵师夔,接着道:“小女从未进过宫里,跟圣上……也谈不上相熟,如今韩彦嘉之女虽然入宫为婢,但终究是抢了先。所以小女就算是想要得圣上恩宠,也需要有人在圣上面前……。”

    说道此处后,阎克己便微微顿了一下,一旁的荣国公赵师夔自然是心领神会,在史弥远微微点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便开口道:“大学士不必忧心,赵某虽然进宫并不是很方便,但好在,这些年来,宫里也是有不少愿意为赵某鞍前马后的宫女、太监,若是令千金入宫后,赵某自然是不会吝啬几个宫女跟太监的。”

    阎克己瞬间双眼一亮,原本皱在一起的眉头也松动了不少,神情感激的看着荣国公赵师夔道:“那下官就在此多谢荣国公……。”

    “大学士不必客气,赵某如今还只是一个国公,若是想要在爵位上有所进展,恐怕日后还少不了叨扰大学士,到时候还希望大学士能够让令千金,也就是未来的我大宋的皇后,能够在圣上面前,为赵某美言几句才是。”荣国公赵师夔语气谦逊,但又带着一丝其他人都明了的苦涩。

    赵宋宗室自立国以来,向来不受朝廷重视,而即便是到了如今,赵宋宗室能够在朝堂之上,或者是众臣心中拥有一定分量的则是少之又少。

    而最为成功的自然就是任差遣至右相的赵汝愚,但即便是如此,赵汝愚的爵位也只是个国公而已。

    所以赵汝愚还在世时,荣国公心里多少还能够平衡一些,即便是赵汝愚被叶青诛于大理寺后,赵师夔也依旧在爵位上,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也很安于如今的国公爵位。

    但如今显然是非同往日,大宋朝廷已然绝不止跟太上皇为亲兄弟的庆王赵恺是王爵了,原本的崇国公赵师淳,如今人虽然一直在北地,但据说,在元日之时,很有可能会被圣上晋封为王爵。

    而之所以晋封崇国公赵师淳为王爵的原因,虽然如今还没有真正的缘由传出来,但据说……晋封崇国公的爵位为王爵,是为了匹配如今大宋朝廷唯一一个异姓王叶青的身份。

    若这传言是真的话,那么就朝廷之所以如此做的原因分析来看,很大的可能性是为了让皇家保持,跟叶青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一些。

    世人皆知,崇国公赵师淳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已经快要出落成大美人的女儿,而叶青的长子与次子,据说在扬州时,就与崇国公赵师淳的两个女儿,被称之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所以此时传出崇国公赵师淳将要在元日被晋封为王爵的消息,与其说是皇家给予崇国公的恩宠,倒不如说是皇家是看在手握重权的燕王叶青的面子上,才晋封赵师淳的爵位。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对于如今的荣国公赵师夔来说,都会引起心理上的不平衡,何况他自认为,在对待朝廷的忠诚上,他可是要比一直跟叶青走的极近的庆王赵恺,以及崇国公赵师淳要忠诚的多。

    可如今朝廷竟然无视于他赵师夔的忠诚,反而是因为叶青的原因,在巴结着庆王跟崇国公,所以赵师夔如今不自觉的跟随史弥远站到一起,也就是显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史弥远看着赵师夔,在阎克己跟前毫不掩饰自己想要晋封为王的目的,心中自然是乐意至极,最起码不管如何说,他的麾下又多了一份可以跟叶青抗衡的实力。

    看了看一直不曾言语的楼钥,史弥远继续不紧不慢的问道:“如今那北地的战事如何了?那些人是不是天天还在打仗?”

    楼钥摇了摇头,叹口气道:“蒙古人撤兵了,金国的叛乱也已经平定,其中……其中自然少不了叶青的帮助……。”

    “可惜了啊。”史弥远不等楼钥说完,便长长叹口气,而后接着道:“朝廷这是上了叶青的当了,其实叶青助金国,就是想要以此来要挟朝廷,而朝廷显然也是别无选择,不得不向叶青示好,甚至是晋封为燕王。叶青预谋已久啊,这边朝廷一晋封他为王,他立刻就给朝廷送来了金国俯首称臣的国书与岁贡,简直是步步为营啊。”

    “不知道左相……所谓的可惜是指?”阎克己不自觉的问道,如今他对于叶青根本没有任何好感,毕竟,若不是叶青从中作梗的话,那么今日朝堂之上飞黄腾达的就绝不会是韩彦嘉,必然是他阎克己的府上高朋满座才是。

    “可惜朝堂之上再也无法用勾结金国的罪名来弹劾叶青了,我们利用金国弹劾叶青多年,却抵不上叶青只利用金国一次,就让他成为了我大宋朝唯一一个活着的异姓王。”史弥远的语气很酸,也很无奈,叶青这一招他根本无法防备、制止,只能够是眼睁睁的看着叶青如今在宋廷的威望,明目张胆的压他一头。

    “难道现在就拿叶青一点儿法子也没有了吗?”荣国公赵师夔皱眉问道。

    他曾经去过京兆府,还曾经见过叶青,在北地,叶青就如同北地的皇帝一样,几乎没有人敢于反抗他的命令,而同样,他通过一系列的动作,也是把整个北地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叶青若是不回临安,如今任何人都拿他没有办法,即便是想要诬陷、栽赃……恐一般的罪名根本就难以奈何的了他。虽说如今圣上正少年,少年好胜之心皆有之,但从晋封叶青爵位一事儿上,也能够看出来,圣上同样也有少年老成一面,在这个时候,并没有选择打压叶青,而是选择了重赏叶青。所以啊……圣上心里若是对叶青没有异议,我们也难奈何……。”

    “所以左相的意思是……?”楼钥等几人瞬间就露出了思索明了的表情。

    “本相可什么也没有说。但本相相信:“功高震主”四个字,必然是有它的道理。”史弥远并没有说什么要对付叶青,要挑拨离间叶青跟圣上赵扩之间的关系,但在座的几个人,却都是极为清楚的了解到了史弥远,打算挑拨离间叶青跟圣上赵扩之间信任的意思。

    “此事儿还需要从长计议,终究如今……叶青是龟缩在燕京……。”李心传神色稍显凝重道。

    史弥远没有说话,反而是看向了吏部尚书楼钥,楼钥立刻坐直了身子,清了下嗓子道:“朝廷前些日子在晋封叶青为燕王时,同样还下了一道关于叶青差遣的旨意,如今叶青的差遣乃是燕云十六州的节度使,而这也就意味着……。”

    “不错,淮南路虽然在叶青的授意下,把安抚使萧振换成了辛弃疾,萧振从而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但众所周知,北地即便是开了恩科,但各路、各州的官吏依然是缺口很大。所以诸位不妨从这点儿上想想办法,看看是否有能够把叶青逼回到临安的对策。”史弥远适时的打断楼钥的话说道。

    而史弥远的话语,就等同于是像在座的几人开了一条任人唯亲的口子,等于是在说:各位啊,机会难得啊,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捞钱的机会啊,只要你跟前有喜欢做官的官员,只要银子使足了,那么吏部这边绝不会再设卡相阻。

    李心传、阎克己、赵师夔瞬间也就悟透了史弥远一语双关的意思,能够坐在这个房间里的,绝不是普通的宋廷官员,必然都是朝堂之上有影响力的臣子,而平日里,讨好巴结他们的官员自然也不在少数。

    从前因为北地如同地狱一般,进去一个消失一个,但如今既然朝廷已经有了节制北地的权利,就等同于吏部也有了调任差遣官员的权利,所以可想而知,如今史弥远点头同意后,在座几个人从而能够因此获得多大的利益与好处,自然,也就使得他们的实力得以壮大与稳固。

    几乎每一个人的跟前,都有着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官员天天在巴结、讨好他们,所以借着如今朝廷的这股风向,任人唯亲的给他们自己的心腹安置差遣,自然也就顺理成章。

    北地尤其以山东路的官场为首,就如同是一个块儿大蛋糕一样,如今就等着他们去切分利益。

    而史弥远如今也不得不走上像当年王淮、韩侂胄、赵汝愚等人一样,走上一条跟叶青直接对抗的道路。

    他们心中很清楚,若是任由着叶青继续做大,那么接下来很有可能倒霉的就会是他们。

    叶青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付王淮、韩侂胄、赵汝愚等人的事情上,自然就能够看出,即便是史弥远他们不主动招惹叶青,叶青早晚也会打压他们,而后一个人再独掌朝堂。

    何况如今叶青的身份今非昔比,一旦在北地势力更加稳固之后,再挟以燕王之威来到临安,那么谁能够抗衡叶青?恐怕就算是圣上,也会在叶青面前唯命是从。

    史弥远在自己的书房,与自己的心腹开始算计着叶青,而留正与谢深甫,同样是在府里,算计着朝堂之上的形势。

    谢深甫最终没能如愿刑部尚书的差遣,但能够保住临安安抚使的差遣,也已经算是万幸,而且……这还是因为他宝贝孙女,跟圣上有交情的份儿上。

    谢深甫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宝贝孙女,怎么就跟当今圣上认识,而且看样子还很熟!

    留正长叹一声,看着愁眉不展的谢深甫,道:“据传,令孙女之所以跟圣上认识,是因为如今侍奉在圣上身边的宫女韩瑛,而圣上认识韩瑛,则是因为令孙女的帮忙。”

    谢深甫一边皱眉一边摇头,沉声道:“可老夫想不明白的是,圣上又怎么会跟道清认识?这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留正面带微笑,看着谢深甫,笑道:“这还不简单?燕王跟令孙女有交乃是事实,当初你与令公子被关押于刑部,而后辗转至大理寺,这一切不都是因为燕王吗?”

    “你是说……。”谢深甫心头一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留正,而后神情显得有些呆滞的道:“你是说……道清跟圣上相识,是叶青从中牵线搭桥?可……可当初叶青离开临安时,道清并不知晓……。”

    谢深甫回忆着往事,只记得当是叶青离开临安后,谢道清确实闷闷不乐了一阵子,而后便是突然有一天,仿佛又变回了从前无忧无虑的样子,只是从那时起,不管是谁人上门提亲,不等自己跟人家攀谈,谢道清都会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或者是干脆不让人家进府。

    再加上去年他又前往了开封府近半年的时间,所以如今,已然双十年华的谢深甫的宝贝孙女谢道清,到现在也还没有找到婆家。

    “前几日跟户部尚书李立方李大人喝酒,也不知是李大人无意还是有意,总之隐隐提及过,在叶青返回北地后,圣上跟叶青之间倒是曾有过书信往来,而且……据说还并非是国事,是私事儿。”留正说道最后,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看着好奇的谢深甫,留正则继续说道:“刑部尚书韩彦嘉之所以能够成为刑部尚书,正是因为其女韩瑛入宫为婢,所以才被圣上提拔。而赴开封一事儿,不过就是圣上想要找个提拔韩彦嘉的借口而已,你与李心传一同前往,其实那时候就已经注定,刑部尚书非韩彦嘉莫属了。而给圣上出这个主意的人,则就是叶青。”

    “叶青插手皇家……。”谢深甫有些不敢相信道。

    “不只是叶青插手,圣上元日之后,便要迎娶阎克己之女一事儿,背后同样……。”

    “叶青也插手了?”谢深甫大惊,差点儿从椅子上站起来。

    留正则是摇摇头,无奈笑道:“是左相史弥远史大人……所以,到如今你还没有明白吗?燕王叶青也好,左相史弥远也罢,其实从很早就开始在布局了,朝堂之上叶、史之间的争斗,如今不过是才刚刚拉开帷幕,而眼下倒是你我,应该想想该如何是好才是。”留正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严肃起来。

    “燕王早晚还会回临安的,这么多年来不曾沾手朝堂之事儿,但如今天下已定,燕云十六州在手,燕王也该回过头来……跟朝堂上的其他官员清算旧账也好,还是跟朝廷结算过往的恩怨也罢。总之,只要叶青再次回临安,恐怕临安依旧会迎来血雨腥风的时刻。圣上年少,叶青如今正值壮年,不过刚刚四十岁而已,真的只会满足于朝廷赐封的燕王吗?”留正双眼深沉,看着难以置信的谢深甫,继续道:“就算是叶青满足于他现在在北地的权势,但朝堂之上呢?他真的还能够像当初一样不在乎吗?可别忘了,他多年来从不曾经营朝堂,但想想毕再遇、钱象祖,甚至李立方跟他之间的交情,叶青还会对朝堂上的权利无动于衷吗?圣上年少啊,叶青正值盛年,岂能就没有一点儿想要权势遮天、一言独断朝堂的野心?”

    “圣上年少,叶青正当年……。”谢深甫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不得不说,眼下朝堂上下的形势,对于叶青而言,绝对是一个把持朝堂、甚至是取而代之的大好机会。

    “可皇太后终究还在……。”谢深甫有些不相信叶青会谋反。

    “不错,皇太后自还是太子妃时,就跟叶青比较亲近,所以即便是叶青不会谋反,但把持朝堂应该不算是太难吧?你我于朝堂之上,对于叶青而言,恐怕还不如勤政殿的门槛能够引起叶青的重视。所以叶青一旦要回燕京,那么就足以说明……他要动手了,最起码也要跟史弥远清算多年的积怨了。而我们……两大之间难为小,该何去何从,我们便不得不选边站了。”留正最后无奈的叹口气。

    谢深甫在朝堂之上一向不喜叶青,而在叶青离开临安后,即便是叶青对他甚至一家还有救命之恩,但谢深甫依旧是没少弹劾叶青,而如今叶青已经被晋封为王,燕云十六州更像是朝廷赐给他的封地,朝廷都为了讨好叶青,而直言叶青独断,再加上其余北地的威势,如今的叶青恐怕已经是无人可挡。

    留正自己还好说,他并没有算是得罪过叶青,即便是得罪过,但他也相信,若是叶青再次来到临安的话,以他如今的高位,恐怕也不会跟自己计较了,何况他也需要自己来帮他对付史弥远。

    可谢深甫就不一样了,叶青会放过他吗?当初不感激叶青的救命之恩,反而是在朝堂之上大肆攻讦叶青,所以留正眼下担忧的,便是谢深甫该何去何从。

    “右相的意思老夫知晓……。”谢深甫长叹一口气,道:“从朝廷赐封叶青为王那一刻起,谢某其实就已经知道了,早晚有一天叶青会来报复我的。当年救过我与犬子,但谢某却恩将仇报,朝堂之上更是几乎每日都会弹劾叶青在北地的独断专权……。”

    “此事儿也不是不可解,令孙女与叶青相熟……。”留正有些难以启齿,但如今显然不是在乎什么名声、面子的时候,而是更应该保全性命为主才是。

    果然,不出留正所料,不等他说完,谢深甫就打断了留正的话,冷笑一声道:“右相的意思是让老夫把道清送到燕王府,以此来和解我跟叶青之间的恩怨是吧?老夫做不到,老夫岂能以孙女的幸福来换下辈子的平安?此事儿还望右相莫要再提及。”

    留正看着谢深甫神情之间的坚定,只能是无奈的叹口气,一个小女儿家家,即便是主动送入燕王府,叶青也未必看得上眼,别忘了,燕王府里,叶青可是藏了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夫人,不论是相貌还是才情,哪一个也不比谢深甫的孙女逊色,而谢深甫孙女,在燕王府里的唯一优势,也就只剩下了年龄的优势。

    可叶青这几年来,也没有再招惹过其他女子,从中虽然无法判断叶青是专情之人,但最起码可以判断出,府里那几个夫人跟叶青之间的感情,应该还是很和睦的。

    “好,此事儿留某不会再提。但……。”留正还是有些担心的吞吐道。

    “右相放心吧,谢某既然不会以孙女的幸福来跟叶青和解,那么自然,就更不会跟史弥远等人同流合污了。若是他叶青真的有朝一日回临安,谢某大不了辞官便是……再不行,老夫这条老名就算是赔给他也未尝不可。”谢深甫挺直了腰杆说道。

    留正默默的点点头打算起身告辞,两人专注的谈话,丝毫没有注意到,窗外一直都有一个影子在偷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