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78 杏园夜话
    . ,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

    亥时过半,夜色笼罩下的临安城也渐渐显现出了一丝疲态,不管是御街还是其他闹市之地,行人已然稀少了很多,有些匆忙的马车、轿夫也开始在略显清净的道路上加快了步伐。

    一天的忙碌让商铺的伙计、掌柜也感受到了一丝的劳累,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有气无力,就连招待客人的态度,比起夜幕初降时,也要显得少了几分耐心与热情。

    而此时临安的那些风月场所、赌场酒馆则依旧是热闹非凡,特别是那些风月场所,依然是宾客兴致昂昂,丝竹之声在奢靡之中也透着几分纸醉金迷的气息,每个风月场所里花枝招展、体态婀娜的女子,比起那些商铺伙计对待客人的态度,则是要显得热情了很多,即便已经是深夜。

    一脸意犹未尽的荣国公赵师夔、准国丈阎克己从涌金楼被女子搀扶着上了马车,随后跟着出来的李心传,看着赵师夔、阎克己上了同一辆马车,心里不自觉的略过一抹冷笑,而后才面无表情的钻进了自己的马车。

    赵师夔是宋廷宗室,如今也颇得当今圣上信赖,阎克己之女不日就将被迎娶入宫,自己也将成为真正的皇亲国戚,所以如今赵师夔跟阎克己之间的关系,明显要比其他人更显得亲近几分,从而也因此渐渐拉开了他们与李心传、楼钥等人之间的距离。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虽然如今都是史弥远麾下的心腹之人,因为史弥远的存在,才使得他们愿意聚在一起,但即便是如此,随着阎克己渐渐就将成为皇亲国戚后,其他人还是能够感觉到,赵师夔与阎克己二人,如今偶尔总是会在他们面前流露出一个高他们其他人一等的感觉。

    甚至就连史弥远,在如今对于赵师夔跟阎克己也显得比从前重视了几分,大有要取代原本李心传、楼钥等人在史弥远府里超然的地位。

    意犹未尽的马车向着两个方向而行,而此时的杏园里,竹叶儿亲自端着冒着丝丝热气、明亮照人的铜盆走进李凤娘李凤娘的内室。

    叶青端坐于一张太师椅上,看着竹叶儿端着洗脚水进来,而李凤娘也几乎是第一时间从旁起身,而后缓缓在叶青面前蹲下了身子,开始亲自给叶青脱着鞋袜。

    竹叶儿显然也已经习惯了贵为大宋皇太后的李凤娘亲自为叶青洗脚,放下手里的铜盆,看了一眼李凤娘把叶青的一只脚抱在怀里,熟练的脱去袜子,而后轻柔的放进铜盆。

    嘴里则是一边说道:“竹叶儿跟青丘在宫里查了,确实少了两个太监与一个宫女。而且……。”蹲在叶青身前的李凤娘,示意竹叶儿下去后,微微叹口气,仰头看着叶青道:“而且若不是竹叶儿跟青丘去查,恐怕宫里到如今还不知道少了两个太监与一个宫女。”

    看着竹叶儿的身影在轻轻带上房门消失不见,而后低头看着帮自己洗脚的李凤娘,端起手边的茶杯十足享受道:“恐怕在我还没有回到临安时,就已经被杀人灭口了。看来对方也怕东窗事发啊。”

    “你真的有给扩儿上奏章?”挽起衣袖,帮叶青洗脚的李凤娘不自觉的再次确认道。

    叶青瞟了一眼李凤娘,放下茶杯后道:“两个太监跟宫女的消失,难不成还不足以证明?”

    “可……我知道宫里有史弥远安插的太监与宫女,但他们并未意外,而且他们也几乎不可能接近勤政殿……。”李凤娘下意识的蹙眉说道。

    “也许不是史弥远所指使,是其他人所指使。”叶青也皱眉,除了史弥远之外,他不觉得其他人会有这种在宫里行窃的实力,而且还是顺走自己给赵扩的奏章。

    “那你打算怎么办?”李凤娘低头仔细帮叶青洗着脚,声音因而有些模糊的问道。

    “圣上在我回到临安的第二日,还曾差遣谢深甫的孙女,前来试探我对回临安时,朝廷毫无动作的反应……。”叶青微微仰头说道。

    “那小丫头是不是已经对你死心塌地了?就算是扩儿差遣,那到时候回禀扩儿时,说的话岂不是还是会向着你?如此一来,那小丫头的话,扩

    (本章未完,请翻页)

    儿又会相信几分?”李凤娘提起叶青的一只脚,用手边的干布开始抱在怀里擦拭,而其身上那单薄的睡衣,此时也有不少地方被浸湿,紧紧贴在胸前的肌肤上,看起来倒是格外的诱惑。

    顺势抬起另外一只脚放进李凤娘的怀里,刻意伸的笔直的双脚,感受着来自李凤娘胸口高耸的绵软弹性,无视李凤娘那风情的白眼,道:“不管是谁在挑拨离间,但其目的终究是挑拨我跟圣上之间的信任。至于谢道清……哎哟……。”

    叶青低头,只见李凤娘没好气的狠狠的掐了下他的脚背,而后便把自己那两只原本享受温柔的双脚给扔到了一边。

    “你不会真打算也要把那小丫头接到你府里吧?难怪你这次回临安,家里那几个如花似玉的夫人一个也没有带,原来这都是为了给你跟那小狐狸精营造机会是不是?难怪当初你回到临安,愿意三番五次的去救谢深甫父子……。”李凤娘凤目圆睁,没好气的甩开叶青拉她的手臂,气呼呼的在一旁椅子前坐下。

    刚刚端起旁边的茶水,而后又立刻放下,闻了闻自己的手后,瞬间露出嫌弃的表情看着叶青:“天下男子看来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并非是我有意为之,何况……。”看着招来宫女,端走那铜盆的李凤娘,叶青继续解释道:“何况就算是我有心,但今日路过谢深甫府邸时,谢深甫已经暗示了我,他们谢家并没有打算送其孙女嫁入燕王府。”

    “谢深甫虽然平日里清高自傲,但实则是一个唯利是图、小肚鸡肠之人。朝堂之上有人说他骨子里是文人气节,但依我这两年对他的观察,此人的风骨气节只是掩盖他唯利是图的假象。他既然暗示你没有这个打算,哼,依本宫看,不过是没有得到理想的好处而已!”李凤娘看其他人准不准不知道,但在对谢深甫的看法儿上,却是跟叶青出奇的一致。

    宫女再次打清水进来供李凤娘净手,而后再次端着水离开,房间里也便再次只剩下了叶青与李凤娘二人。

    如同一对老夫老妻一般,叶青依旧端坐在太师椅上喝茶,而李凤娘则是先在内室铺好被褥,便继续一边收拾着零碎,一边接着叶青的话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看着忙碌身影的李凤娘,已然把追究谢道清一事儿抛到了脑后,叶青自然而然的,便也不再提醒李凤娘,顺着李凤娘的话语再次谈起谢深甫。

    “谢深甫想要任刑部尚书一事儿落空,再加上也曾去过开封,所以其实我跟你对他的看法一致,他是想要要挟……。”叶青说道。

    “我倒是巴不得他能够要挟你成功。”李凤娘回头看了一眼悠哉的叶青,继续道:“若不是扩儿对谢家的小丫头颇有好感,我早就想了罢了谢深甫父子三人了。对了……。”

    李凤娘再次回头,同时停下手里的零碎,看着叶青认真说道:“据说扩儿有意让谢深甫前往北地任差遣,而所要前往任差遣的地方便是开封府,或者是济南府。”

    “既然已经是朝廷节制,圣上自然可以任免任何朝臣,只是……谢深甫真的有能力吏治一府之地吗?”不等李凤娘反驳,叶青便继续说道:“虽然他如今是临安安抚使,但北地不管是开封或者是济南府,绝非是跟江南各路州府一样,所以我倒是不太认同谢深甫,当然,这是朝廷跟圣上该考虑的事情,而非是我……。”

    李凤娘静静的看着叶青,直到叶青不自觉的停下话语后,才问道:“你跟我说实话,让你放弃对于北地几路的节制,你真的心甘情愿吗?”

    叶青同样静静的看着李凤娘,深邃的双眼同样显得很坦诚,稍微沉默了一下后,微微叹口气道:“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我……从未想过要谋朝篡位。所以把北地几路还回朝廷,自然是心甘情愿。之所以未曾在当时第一时间就还给朝廷节制,这些年我叶青一路走过来,想必你李凤娘也应该清楚各种原因。”

    李凤娘跟着叹了口气,叶青所说可谓都是有着足以让人信服的理由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但叶青终究还是权势太大了,所以如今,就算是她李凤娘,自认为对叶青的了解很深,但有时候她也不得不偷偷怀疑,叶青将来会不会还想要更进一步。

    “也不知道朝廷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怎么就……。”李凤娘有些沮丧,从认识叶青时,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皇城司副统领,而后就不知不觉地成了今日这番模样儿,成了权势遮天的枭雄:“怎么就让你成了今天这般模样儿。”

    “来到这个世界上,本以为我可以平平淡淡过一生,但随着世事变迁,以及为了能够活下去,就走到了今日这番田地。但也因为如此,也让我开始意识到,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应该为朝廷或者是华夏民族做些什么。”叶青的神情显得有些深沉,真挚的看着李凤娘继续说道:“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叶青的目的都从来不是推翻宋廷而后取而代之。”

    “来到这个世界上……。”李凤娘微微蹙眉,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叶青这句来到这个世界上,跟其他人嘴里所说的来到这个世界上,绝对有着很大的区别。

    叶青看着蹙眉沉思的李凤娘,心头突然是微微一惊,刚刚不过是心有所感,所以才会如此说,想不到竟然都能够被李凤娘敏感的捕捉到。

    于是当下急忙再次说道:“难道你不是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成?”

    “总觉得你说的好像处处透着诡异。”李凤娘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叶青道:“见过太皇太后了今日?”

    叶青默默的点头,李凤娘抛开心头对叶青那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诡异感觉,再次叹口气。

    房间陷入到了暂时的宁静中,随着叶青把手里喝空的茶杯放回桌面,而后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道:“放心吧,我不会在圣上大喜之日前跟史弥远翻脸的,我也知道你不会让我如此做的。”

    “知道就好。”李凤娘立刻说道,而后想了下后道:“但不管如何,接下来在临安的时日里,你还是需要多往宫里走走,其他事情我或许可以帮你斡旋,但有些事情,还需要你亲自前去让扩儿释怀才行。”

    “我知道。”叶青微微有些心乱,如今回到临安,既要关注蒙、金使团在临安的一举一动,还要提防史弥远等人,如今还要缓和他跟赵扩之间的关系,总之,回到临安后,事情与局势,也都要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很多。

    不知何时已经凑到叶青跟前的李凤娘,一只手下意识的抚弄着叶青的耳垂,而整个人也已经渐渐的贴在了叶青的身上。

    随着叶青伸手环抱,李凤娘那依旧轻盈无比的娇躯,便被叶青抱在了怀里,放在了腿上。

    “如今已经回到临安,那你接下来有和打算?”李凤娘的面颊带着一抹红晕,双眼此刻看起来格外的温柔似水,甚至是隐隐透着一股让人心动的魅惑。

    “自然是攻城略地,为大宋继续开疆扩土。”叶青感受着怀里李凤娘的娇躯的温柔,看着那双充满风情与魅惑的眼神,一只手不自觉的开始从李凤娘的腰间缓缓上移。

    李凤娘一幅任君采撷的姿态,红唇微张、白皙的脸颊充满无限的风情:“攻城略地……要在本宫身上……呃……。”

    李凤娘的喉咙处,终于是随着叶青的攻城略地,不自觉的发出了难以抑制的声音,双手也顺势环抱住了叶青的脖子,嘴唇也不自觉地像叶青凑了过去。

    “自然是先要征服你,而后再……。”叶青脑海里突然之间,竟然闪过了谢道清的身影,而就在李凤娘察觉到一丝不对时,叶青便立刻对着李凤娘的红唇印了下去。

    而在叶青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谢道清,此时正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花园内,单手拄着下巴仰望着宁静的星空,脑海里则全是今日跟叶青游西湖时的情景,特别是叶青铿锵有力的对蒙古人说教的场景,更是让她一想起时,心房便不由自主的传来一阵阵的颤抖。

    原处的谢深甫看着谢道清的背影,最后只能是无声的长叹一口气,而后摇着头转身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