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90 北上的王
    . ,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

    孝宗皇帝原本一直居于孤山,而在回到临安皇宫时,太上皇赵惇与当时的皇后李凤娘则是身处孤山,所以宫内发生叛乱时,不管是太上皇赵惇还是皇太后李凤娘其实都不在宫中。

    所以常年久居于孤山的孝宗皇帝突然回到临安,是有其他的事情,还是就是专门为了诛杀叛党韩侂胄而回到了临安皇宫?

    若专门是为了诛杀叛党韩侂胄,那么为何非要等到叶青回到临安后才行动呢?难道说……只有叶青有能力诛杀韩侂胄吗?

    显然这个答案并不是那么令人信服,但也不得不说,这个答案却是有理有据、也合情合理。

    当然,另外一种答案便是,孝宗皇帝回到临安皇宫,是打算命韩侂胄诛杀叛党叶青,如此孝宗皇帝因为叶青回到临安的原因,就显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令人信服。

    毕竟叶青常年居于北地,孝宗皇帝若是对叶青有所不满,想要诛杀权势在北地越来越大的叶青,那么就必须等到叶青回到临安后才能够动手。

    如此才能够合理的解释,常年久居孤山的孝宗皇帝,为何要重回临安皇宫的原因。

    而诛杀叶青的原因自然也要比要诛杀韩侂胄的理由要显得充足很多,韩侂胄为当朝左相,虽在朝堂权势遮天,但终究是因为跟太皇太后的这一层关系,使之也算是皇亲国戚,所以孝宗皇帝诛杀皇亲国戚的韩侂胄,理由就显得牵强了很多。

    反观叶青,显然更有谋反作乱的动机,从夏国关山进入京兆府路时,被夏人伏击,据说是临安朝廷也曾参与其中,这显然就成为了叶青有可能谋反作乱的动机之一。

    而后来叶青胁迫吴王、庆王至长安为求自保,以此暗中要挟朝廷,以及在北地的权势越来越大,甚至整个北地都已经归叶青一人节制。朝廷根本无法插手当地的任何吏治的事实,都足以证明,朝廷深怕叶青在北地势力越来越大,从而自立为王,或者是在北地另立新君,于是朝廷这才对叶青动了杀机,以此来解除叶青对大宋根基的威胁。

    所以……无论怎么看,叶青都更像是那个叛党才是,毕竟他有着比韩侂胄更为充足的谋反作乱的动机!

    但结果却是,韩侂胄成了谋反作乱的叛党,而叶青,也并没有因此而得到该有的功劳与奖赏,甚至是在新君继位的同一天,他则是选择了一个人落寞的继续北上,继续他北伐的征程。

    所有的一切不过发生在短短的数年时间里,但却已经被蒙上了一层历史的厚重疑云,是非对错以及真正的答案,仿佛已经无从查找、无从验证。

    如同后世所谓的砖家,在解析一件件历史疑案,到最后总结之时,其实他自己也是云里雾里,又哪里分得清楚对错以及谁才是正义或邪恶的一方?

    朝堂之上,显然更是难以分得清楚是非黑白与对错,谁是忠谁又是奸?

    临安的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如同出没于临安大街小巷的蓑衣者一样,依旧是延续着他们神秘的行踪、急匆匆的步伐。

    雨势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但在临安的一些有心人眼里,却是仿佛看到了天空的乌云渐渐裂开,有阳光洒下来的可能。

    波澜诡异的局面开始出现裂缝,从而便让人变得有机可趁,皇城司的兵士开始入主皇宫,勤政殿、慈宁殿的殿前司兵士、侍卫司的兵士被撤去了几乎所有。

    身为皇城司副统领的青丘,自然要向当今圣上解释这是来自皇太后的旨意,而赵扩在这件事情上,也并没有做过多的纠缠,稍微沉思了一会儿后,便同意了皇太后的旨意。

    雨依旧在下,只是在黎明前微微停顿了片刻,当天光开始放亮时,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则是再次落下了豆大的雨点。

    荣国公赵师夔从阎克己的府里急匆匆跑出来,再次跳上马车后直奔史弥远的府邸,昨日里皇城司的异动,让他有些心神难安,有些不清楚此举到底是圣上的意思,还是皇太后的意思。

    在阎克己这边旁敲侧击一番,得知皇城司进入皇宫跟当今圣上毫无关系,而是皇太后的旨意时,荣国公的心头则是显得比听到消息时还要显得沉重很多。

    马车飞驰于临安的街道上,在经过信王府时,紧闭的车帘里面的荣国公,并没有打算掀开车帘望一望信王府门口的那几个蓑衣者,甚至就连赶车的车夫,也理所当然的把那几个行迹有些鬼祟的蓑衣者,归为了正在此避雨的寻常百姓。

    荣国公赵师夔的马车快速的把信王府甩在身后,信王府的府门也在这个时候终于被从里面打开,而开心的则显然是与外面“避雨”的蓑衣者是同一伙人。

    信王府依旧还如同当年一般,虽然久无人居,但留在府里打理、照顾府里日常的下人还是有不少,此刻正惊恐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几个蓑衣者,有些不知所措。

    荣国公的马车在史弥远的府邸前停下时,叶府门前两辆马车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停了下来,好久不见的庆王与吴王,在下人的撑伞下快步跑进叶府内。

    随着吴王赵师淳、庆王赵恺出现在叶府前厅时,今日依旧是相谈甚欢朱熹心满意足的起身向叶青告辞。

    吴王与庆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朱熹大方的走出前厅,在下人的叶府下人的引领下消失在雨势中后,这才回头看着面带微笑的叶青,不自觉的问道:“燕王何时又跟朱熹走的如此之近了?就不怕有朝一日朱熹再诋毁你的声名了?”

    “此一时彼一时,朱熹如今已然彻底退出朝堂,若是我还紧揪当年的恩怨不放,岂不是显得我太没有容人之量了?”叶青呵呵笑着请两人坐下后说道。

    吴王赵师淳似笑非笑的看着叶青,摇头调侃道:“若真是像燕王说的这般,恐怕这天底下就没有嫉恶如仇之人了。”

    “本王很像是那种小肚鸡肠者吗?”叶青也不生气,看着赵师淳笑着问道。

    庆王则是在一旁显得有些忧心忡忡,看着两人还有工夫调侃,只要出声说道:“吴王、燕王,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好,庆王不知有什么想要说的?”叶青回过头,看着庆王赵恺问道。

    庆王则是看了一眼赵师淳,而后微微叹口气道:“这几日……荣国公却是来过我的府邸,言语之中暗含拉拢之意,自然,为何要拉拢我,想必这点儿便不用我说了吧?”

    “我跟庆王一样,荣国公也曾拉拢过我。理由自然是……燕王既非宗室却得以封王,这点儿他觉得他可以理解,毕竟乃是有功之臣,整个北地被收复,无论如何燕王都是功不可没。但……如今燕王却是紧抓北地大权不放,显然是对朝廷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二心,所以……荣国公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是嫉妒你被赐封为燕王,之所以想要弹劾、打压你,是站在宗室的角度,为大宋江山的未来着想。所以他希望我在这个时候能够跟他站在同一立场上。”吴王赵师淳向叶青解释道。

    “那不知两位意下如何?答应了吗?”叶青低头望着手里的茶杯淡淡问道。

    “答应了,因为他手里有圣上的密旨。”赵师淳跟赵恺异口同声说道。

    叶青抬头望着窗外的雨势长舒一口气:“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啊,避是避不过去了。”

    赵师淳跟赵恺互望一眼,他们之所以答应,也是因为应叶青的要求,不过是假意答应赵师夔而已,毕竟,他们在当初,还不是太相信,以叶青如今的功绩,竟然还会招来朝廷跟圣上的猜忌,而且他们也不是太相信,荣国公赵师夔是真的因为嫉妒叶青被封燕王,所以才借此公报私仇。

    而叶青让他们答应荣国公的要求一事儿,虽然还无法完全证明,荣国公赵师夔确实要打压叶青,但最起码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

    甚至他们二人通过这段时间跟赵师夔的过多接触,也已经隐隐感到赵师夔的野心在不断地膨胀,原本以为只是嫉妒叶青被封王,但随着这几日赵师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动作,让赵师淳跟赵恺不得不怀疑,赵师夔是不是想要效仿当年的赵汝愚,也能够在朝堂之上占据一席之地,而并非是出于为朝廷的稳固才会打压叶青。

    “那燕王打算怎么办?不会真的要跟圣上……。”赵恺忧心忡忡的问道。

    叶青看着他苦笑一声,而后摇着头道:“若我真要那般做的话,岂不是正好如了赵师夔的愿?岂不是真成了乱臣贼子,让天下人唾骂了?”

    “可如今看来,圣上显然已经对赵师夔是深信不疑,要不然的话,这些时日赵师夔也就不会一直在临安四处奔走了。”赵师淳在情感上要比赵恺更为担忧叶青一些。

    他晋封吴王一事儿,多少跟叶青还有些关联,而且过些时日,皇太后还有可能下旨要把他的两个宝贝闺女,许配给远在燕京的叶青的那两个公子,所以叶青眼下的困局,对于他而言,甚至是已经牵涉到了他的个人利益。

    “若是请皇太后出面在圣上面前帮你释疑……。”赵师淳试探性的出主意道。

    “圣上已然成年,显然他有自己的决断,而皇太后即便是信任我叶青,但如今也非是她一人之力便可扭转。”叶青轻咬着嘴唇说道。

    随后看了看神色颇为沉重的两人后,想了下道:“眼下恐怕只有让圣上看到事情的真相,让他亲眼看到谁是忠、谁是奸,或许才能够彻底化解我跟圣上之间的猜疑。”

    “可……如今并没有什么办法不是?荣国公如今深得圣上信任,身后还有史弥远从旁相助、推波助澜,这一切对你都是极为不利。想要说服圣上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吧?”赵恺皱眉,而后又抬起头道:“若是由我跟吴王二人在圣上面前……。”

    “那样只会让圣上对我的猜忌之心更重,别忘了,你们二人在临安,也算是大半个北地之人了,圣上会完全相信你们所说的话吗?”叶青立刻拒绝道。

    赵恺跟赵师淳无奈的叹口气,其实这一点儿他们自己也很清楚,吴王赵师淳在北地如今有着颇大的家业,庆王虽然没有向吴王那般家业,但建置开封府为留都一事儿上,赵恺对于叶青北伐的支持,已经挪用工部、户部钱粮一事儿的默认,已经让圣上很难相信,他跟叶青不是一个鼻孔出气了。

    所以说到底,因为他们二人在北地的种种,使得他们在赵扩跟前,完全无法获得像赵师夔这般的信任,自然,也就是因为他们在北地的种种,才使得荣国公赵师夔能够在赵扩继位后,顺利的得到当今圣上赵扩的无条件信任。

    “但你也不能坐以待毙才是。对了,除了荣国公颇为得圣上信任以外,如今户部尚书李立方可是跟圣上的关系一直都很亲密,若是由李立方出面在圣上面前替你斡旋……对了,他怎么还没有来?”赵师夔说道一半,不自觉的望向窗外,今日叶青原本是邀了他们三人来府里商议事情的。

    “李立方被圣上招进宫里了,所以一时半会儿恐怕赶不过来了。”叶青解释道。

    “原来如此……。”赵师淳跟赵恺神情不由一松,显然这一点儿叶青也想到了,那就是利用李立方跟圣上之间的特殊关系,去帮他斡旋、释疑圣上对他的猜忌。

    “但并非是替我在圣上面前说话,而且我也跟他说了,在见到圣上后切莫为我求情、说好话,因为那样只会适得其反。”叶青像是看穿了两个人的心思一样,毫不犹豫的立刻浇冷水道。

    “啊?你……你这不是白白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赵师淳有些惊讶道。

    而叶青则是带着神秘的微笑摇摇头,道:“切忌一定要懂得隐忍。何况,这种日子也快要熬到头了,或许等这一场雨停了后,所有的一切迷雾也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燕王此话何意?”赵恺稳重的问道。

    “有些人已经开始沉不住气了,必然是会在短时间内露出马脚的。”叶青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意味深长,而后深吸一口气道:“今日邀两位来府里叙事,便是有一事儿相商。”

    “燕王不妨直言,只要我们二人能够帮得上忙,必然是在所不辞。”赵恺率先开口道,一旁的吴王也是用力的点着头。

    “北地好几路州府已经交由朝廷节制、吏治,但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北地的刑律自上次庆王回临安与朝廷交涉后,如今好像依然还稳稳握在手里吧?”叶青沉吟了下后问道。

    “那是自然,只要你燕王没有让我放手,那我便不会拱手送人。”赵恺认真严肃的说道。

    上一次与叶青一道回临安,虽然宫里发生了诸多事情,但在叶青离开临安后,他与吴王依然还是留在了临安,为北地刑律一事儿而奔走。

    那时候的李立方还是刑部尚书,而大理寺则是紧紧把持在毕再遇的手里,所以自叶青离开临安后,赵恺便并没有费多大力气的,就把北地的刑律掌控在了手里。

    从而也就使得北地在惩治官员时,可以完全不需要经过大理寺、刑部甚至是御史台的首肯,就如同北地如今推行的科举一样,完全不需要经过朝廷的再次核准,便可以直接任命而后再禀报朝廷。

    “这里有皇城司近半年来搜集的一份名单。”叶青从袖袋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赵恺,看着赵恺迫不及待的打开,继续说道:“这些人都是在我去岁把各路州府交还朝廷节制后,通过史弥远的门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或者是其党羽而后到北地任差遣的官员,有的已经在北地任差遣大半年,有的不过三两月,甚至还有一个还不到一月的时间……。”

    “这是……?”赵恺有些困惑道:“是要再把这些人差遣回临安……。”

    叶青摇头,而后平静的说道:“并非如此,而是因为这些人上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加重各地赋税,或者是贪墨转运司的银两,甚至是包括其麾下官吏的俸禄。如今皇城司都已经掌握了他们每个人或多或少的证据,而我要的……。”

    叶青静静地看着赵恺那张认真又带着吃惊的脸庞,沉声说道:“我要的是他们在北地认罪,签字画押他们贿赂史弥远以及其党羽的罪证,包括他们每人给史弥远送了多少银子的确切数目。”

    “在北地审讯?”赵恺睁大了眼睛,确认道:“不经过朝廷,刑部、大理寺……。”

    “毕再遇那里我会打招呼,至于如今的刑部……。”叶青说道此处,则是不自觉的叹口气。

    李立方这个货,原本在刑部其实是对他叶青帮助最大的,但这货对任何事情仿佛只有几盏茶的热度,加上那时候他要北伐,手头又缺银子,以及还需要以置开封府为留都一事儿挪用户部的银子,所以叶青到最后,也不得不支持李立方去寻求户部尚书差遣的举动。

    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样,既然李立方去了户部,那么刑部必然不会再被叶青利用,加上谢深甫、李心传几人的争夺,最终却是便宜了韩彦嘉,而韩彦嘉虽然在朝堂之上并没有什么势力,但人家的闺女,却是当今圣上赵扩跟前最为受宠的“宫女”,所以叶青即便是再胆大,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轻易去招惹韩彦嘉。

    如此一来,叶青便不可能在有确凿的证据下,把北地那些贪墨、挪用的官员带回临安受审,虽然这样能让他更为方便的对付史弥远,但奈何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一旦韩彦嘉这个刑部尚书想要插手,就算是叶青也不是很好反对。

    毕竟,就算是不给韩彦嘉面子,叶青也得顾忌韩彦嘉身后的当今圣上赵扩才是。

    所以眼下,叶青只能够让赵恺不辞辛劳的跑回北地一趟,在把所有的事情都坐实后,而后把那些罪证带回到临安。

    叶青目的如今已经是显而易见,显然就是要一举在临安彻底拔出史弥远所有的根基,而北地的那些向他贿赂的证据,虽然还不足以置他于死地,但叶青相信,最起码也能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史弥远这一次必然是要置自己于死地,毕竟眼下的局势,不同于以往皇室对于叶青时的态度,不管是太上皇还是孝宗皇帝、高宗皇帝最起码对于叶青还是存在着一些颇为犹豫的心结,而在赵扩这里,叶青丝毫不占据任何便宜,所以一旦跟荣国公或者是史弥远争斗起来,赵扩的立场必然是会站在史弥远的那一方。

    “可若是这样来回下来,时间上……。”赵恺有些感觉到紧迫的摇头道。

    一来一回少说也得两个月或者是三个月,而眼下临安城平静雨势下的波澜诡异,显然无法撑到等他回来的那个时候。

    “辛弃疾已经从扬州去了济南府,各州府但凡是只要跟史弥远一党有关的官员,如今大部分已经被羁押、控制,之所以如今临安城还没有任何消息,是因为皇城司早已经封锁了消息。”叶青认真的说道。

    而赵恺跟赵师淳有些面面相觑,他们在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则是白纯以及刘兰儿,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二人也或多或少的知道,白纯以及刘兰儿的手里,实则控制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甚至北地由东到西、从南到北的大部分消息,都是经由白纯跟刘兰儿的手,而后经过筛检后才会到达叶青的手里。

    “你需要赶往济南府,而且还要快。”叶青认真的继续说道:“据传不久圣上可能差遣谢深甫前往济南府任知府,所以眼下必须在谢深甫之前,把此事儿全部拿下。”

    “可若是一旦有变的话……。”赵恺皱着眉头,脑海里已经开始思索着,自己回北地后该如何开始叶青交代给他的差遣。

    “很简单,若是一旦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么你便与辛弃疾把所有人都押往扬州。”叶青解释道。

    “但若是有人不认罪该怎么办?”赵师淳在旁问道。

    叶青嘴角浮现一抹笑意,有些阴冷道:“皇城司的拷问之下,不怕他们不招,何况这些都非是我们胡乱编造,想要让他们认罪、签字画押并不算是太难。辛弃疾如今已经在济南府开始整理人手,庆王过去只是需要让一切看起来合乎法理,以及用庆王宗室的身份,让他们知道大势已去,所以……这也是为何庆王不得不跑一趟北地的原因。”

    赵恺低头思索了片刻,而后便点头坚定道:“好,那我需要什么时候出发?”

    “最好是现在。”叶青看着赵恺说道。

    赵恺点点头,而后突然笑着道:“恐怕马车燕王都已经帮我安排好了吧?”

    “墨小宝会挑些种花家军护送你前往济南府,因为下雨的关系,所以这一路上都需要走水路才行。”叶青毫不否认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我就即刻出发,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此事儿。”庆王赵恺随即起身说道。

    看着墨小宝跟庆王赵恺坐着马车离去,吴王赵师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愿庆王出城不会让史弥远他们察觉到什么,若是一旦他们发觉,不排除他们会在半路截船……。”

    “截船?”叶青挑眉冷笑一声:“北地大军中难道就没有水军吗?”

    “你……。”赵师淳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水军的船来接庆王?不是坐客船?”

    “若不是这几日连下大雨,我恐怕早就让庆王出发了。”叶青抬头看了看依旧下个不停的阴沉天空,继续道:“但愿被我耽搁的这几天不会影响什么吧。”

    “水路会很快的,应该不会耽误什么。”赵师淳一边说,一边与叶青转身准备往府里走去,而就在他们转身之时,只见一顶极为奢华、宽大的轿子,此刻正快步向着他们这个方向本来。

    “这个烧包,大雨天还要坐轿。”叶青微微皱眉道。

    赵师淳同样是回头看着那顶轿子,笑着道:“李大人如今已经离不开这顶轿子了,这可是整个临安城内,唯一一顶堪比圣上轿子的豪奢轿子。”

    “等我一会儿。”就在叶青跟赵师淳打算先走回府里时,身后便传来了李立方的声音,不等轿子停稳,李立方整个人已经打开轿门、掀开轿帘,对着叶青跟赵师淳两人招呼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