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浑道章〕〔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194 雨下个不停
    外面的雨势似有越下越大之势,史弥远独自一人坐在书房,目光紧紧盯着眼前香炉里快要燃尽的一根香,随着香头的最后一截香灰无声的掉落进香炉里,那原本袅袅升空的青烟,在香头处瞬间变得有些混乱。

    而就在此时,书房门口处也响起了敲门声,下人恭敬的走进,站在书房门口沉声道:“老爷,夏将军回话,荣国公赵师夔出发了。”

    “好,下去吧。”史弥远静静的望着眼前的香炉说道,里面的香此时也燃尽了最后一缕青烟。

    随着下人缓缓把门带上离去,坐在椅子上的史弥远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原本凝重的神色也变得微微轻松了一些。

    过了片刻后,史弥远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起身便往书房外走去,而此时在书房外面,俨然已经站着数十名殿前司、侍卫司的兵士在听候差遣。

    “去新安郡王府。”史弥远夺过下人在身后撑起的油纸伞快步向外面走去。

    随着史弥远率先离开,数十名顶盔掼甲的兵士立刻冒雨紧紧跟随在史弥远的身后,雨水使得兵士身上的盔甲格外的明亮,甚至是在雨天看起来且多了几分肃杀、凌厉之意。

    府门外的马车显然早就在等候史弥远,随着史弥远坐上马车后,连同原本就一直在府门外的其他兵士,共一百多人的队伍,开始护送着马车驶离史弥远的府邸。

    大雨让整个临安城显得格外朦胧,但不知为何,今日的临安在大雨中却是显得少了几分诗情画意,反而是朦胧之中处处都透着杀机重重的味道。

    街道上的豪奢马车大部分都有兵士护卫,而禁军今日也比往常要多了不少,从而也使得因为雨天而显得冷清的街道,在这个时候显得更加寂寥。

    一连数日的雨天,显然让临安的百姓赏雨的欲望开始降低,各条街道、小巷之上,也不再像前几日那般,充满了感受下雨天的窈窕身影与翩翩公子。

    大部分的百姓显然都喜欢在雨天聚集于酒馆、茶肆,而在临安城有威望、有钱有势者,此时要么是在家里与好友谈天说地,要么便是在风月场所与佳人你侬我侬。

    赌场这几日的生意同样是最为红火,从而也使得一些想要轻松赚的一些意外之财的百姓,要么是倾家荡产,要么是内心之中后悔不已,要么是面红耳赤的东借西凑,想要把今日输掉的赌资捞回来。

    一家不大的酒馆屋檐下,钟蚕无声的蹲在墙角避雨,而连同他一起避雨的,则是一条不知从哪里跑过来的大黄狗,一人一狗在屋檐下,已经是不知不觉的大眼瞪小眼僵持了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

    蓑衣人的脚步声打断了钟蚕与大黄狗的僵持对视,一人一狗几乎是同时望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头儿,史弥远出府了,目的地是……新安郡王府。”一名种花家军的兵士,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对钟蚕说道。

    “查出来昨日里秘密抵大新安郡王府里的马车中是何人了吗?”钟蚕依旧是蹲在屋檐下问道。

    “还没有,时间太短,不过估计也快了。”种花家军兵士说道。

    “继续查。”钟蚕挠挠头,而后想了下道:“暂且不必理会史弥远,还是命兄弟暗中紧守信王府那一坊之地,告诉他们,谁若是事前暴露了行踪,脑袋给他拧下来。”钟蚕继续蹲在屋檐下说道。

    酒馆的左首不远处,便是通往信王府坊地的一条最为宽敞的街道,所以若是如叶青所猜测那般,史弥远真的会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话,那么就应该是从这里进入信王府才是。

    “好,我知道了,那你们兄弟二人继续赏雨。”种花家军兵士看着一人一狗,调侃一声后便立刻撒腿就跑。

    “狗也比史弥远忠诚,你懂个锤子你!”钟蚕根本没打算去追打调侃他的兵士,但嘴上还是不能落人后。

    朦胧的雨幕使得种花家军兵士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天地之中,一人一狗不自觉的竟然是同一时间一起伸了个懒腰,只是当钟蚕想要跟大黄狗套近乎时,伸完懒腰的大黄狗则是默默的瞟了一眼钟蚕,而后调了个头,以屁股对着钟蚕再次懒洋洋的趴下继续赏雨。

    新安郡王的府邸处,百十名殿前司、侍卫司的兵士在门口整齐的一字排开,史弥远的马车停在府门前的正中央,而此时在新安郡王的府邸门口处,赫然已经站着三个男子。

    新安郡王赵士诚、舒王赵师意,以及赵师意之子赵贵诚,不等史弥远走下马车,在马车刚刚停下后,便立刻在其父赵师意的眼神示意下,手撑油纸伞向着史弥远的马车奔去。

    赵贵诚整个人完全暴露的大雨之中,手里的油纸伞则是完全罩在史弥远的头顶为其遮风挡雨。

    史弥远也不客气,只是回头微微对赵贵诚点点头后,便向着向他行礼的赵师意以及赵士诚二人走去。

    简单的寒暄之后,三人便在主人新安郡王赵士诚的引领下,向着府里的前厅走去。

    在几人随着赵士诚进入到新安郡王府时,郡王府里的女主人唐婉,此时则在偏厅里神色忧虑的偷偷打量着几人。

    昨日里舒王与其子赵贵诚突然悄悄抵达临安,已经让他们夫妇是心头大吃一惊,而今日,竟然连史弥远都亲自跑到了自己的府邸,身为女子天然的直觉,瞬间就让唐婉意识到,如今这一切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寻常。

    新安郡王赵士诚虽然在含笑招待舒王赵师意,以及当朝左相史弥远,但内心里此刻则是七上八下、忐忑至极。

    昨日里舒王悄悄抵达临安后,便让他们夫妇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寻常,甚至是因为舒王赵师意的到来,让赵士诚、唐婉夫妇昨夜里一宿都没有睡好。

    而今日一早,舒王甚至都没有打算进宫,或者是禀奏朝廷他到达临安的消息,反而是一早就告诉他们夫妇,今日左相史弥远会来府里看望他们父子。

    因为舒王赵师意辈分的缘故,使得唐婉夫妇也不得不恭敬有加的笑脸迎人,显然身为宗室小辈的他们,还无法去询问赵师意此次悄悄来临安的目的。

    但不管如何,在史弥远驾临他们郡王府后,赵士诚、唐婉夫妇的心头就像是被放置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沉重。

    不同寻常甚至是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氛,www.texiaotu.在新安郡王的府邸里缓缓蔓延,赵士诚笑容满面的招呼真正的稀客、贵客史弥远坐于上首,而后趁着史弥远与赵师意、赵贵诚父子寒暄之际,随口找了个借口快步退出了前厅。

    快步走进偏厅,就看到一脸担忧的唐婉正望着他,心头沉重的夫妇二人互望一眼,如今就是再迟钝,也都已经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舒王赵师意父子秘密来到临安一事儿,绝非寻常之事儿。

    “夫人……。”赵士诚有些手足无措,脸上更是写满了惊慌与忐忑。

    自从唐婉嫁给他后,这个郡王府里的上上下下,几乎都是靠唐婉来打理,而他赵士诚,也不自觉地渐渐开始凡事都要依赖唐婉来做决断。

    而唐婉也总是能够把府里的上下打理的顺顺当当,最重要的不管任何事情,不管是人前人后,还都能够给足赵士诚这个新安郡王颜面,使得不管是在整个新安郡王府内,还是他们的亲朋好友间,新安郡王都有着十足的存在感与颜面。

    “朝廷与圣上显然不知道舒王已经来到临安……。”唐婉蹙眉直奔疑惑说道。

    “不好说啊。”赵士诚两手一摊,有些诚惶诚恐道。

    “夫君此话何意?”唐婉有些莫名道。

    赵士诚想了下后,便解释道:“夫人有所不知,刚刚我与舒王府门外迎候左相,左相竟然是带了足足有上百人的兵士,而且这些兵士并非是禁军,是宫里殿前司、侍卫司的打扮,一个个顶盔掼甲、杀气腾腾的气势,莫不是临安城又要发生什么大事儿不成?”

    唐婉心头一震,甚至是整个人都感觉到有些眩晕,一把抓住赵士诚的说急急问道:“夫君可以肯定,绝不是禁军?”

    “绝不是什么禁军,殿前司、侍卫司的人,我又不是不认识,又不是从来没有去过宫里。”赵士诚笃定的说道,而后想了下后道:“夫人,你看会不会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所以才会有殿前司跟侍卫司的人跟随在左相左右?”

    唐婉立刻否定的摇着头,双眼有些放空,喃喃道:“绝不是这般简单,若是这般简单的话,那么就不该是左相冒雨前来拜访舒王了,该是舒王冒雨去左相府里拜访左相才是。”

    赵士诚不自觉的叹口气,唐婉说的确实有道理,虽然舒王赵师意也是宗室的王爵,但久不在临安,而且史弥远如今在朝是位高权重,舒王即便是身份再高贵,也不可能让史弥远来冒雨主动拜访他才是,何况舒王父子还是悄无声息的抵达临安呢?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会有什么隐情了。

    “那眼下……以夫人之见,我们该怎么办?”赵士诚也知道今日事情的严重性跟诡异之处,但不管如何,还是多少有些侥幸心理,自然是希望不管临安要发生什么大事情,最好不要牵连他们夫妇就好。

    可如今,自己不去找事儿,但架不住事儿找上门来。

    跟舒王同是宗室,而且舒王比他还高一辈,来到临安后便第一时间来到他新安郡王府,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们夫妇都没有半点理由可以拒绝。

    唐婉则是依旧紧紧抓着赵士诚的手不放,神情显得极为凝重跟认真,看着忐忑不安、诚惶诚恐的赵士诚,语气平静的说道:“眼下恐怕只有求助于燕王了。”

    “求助燕王?这……。”赵士诚愣在了原地,脑袋有些短路,疑惑道:“这……这事儿跟燕王又有何关系?”

    唐婉看着赵士诚身上写满了拒绝二字,不自觉的叹口气,虽然他们夫妇与燕王叶青之间的关系,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私交,但最起码燕王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加害他们夫妇二人,甚至还曾经三番五次的帮过他们夫妇。

    即便是前几年,赵士诚想要在朝堂之上再进一步一事儿,叶青最终并没有帮上忙,但不管如何说,叶青对于他们夫妇还是善意多过恶意。

    而且前几年赵士诚之所以没有在朝堂之上更进一步,并不是叶青的过错,而是因为赵士诚打心里有些害怕叶青,十分抗拒跟叶青打交道,所以才不愿意有求于叶青。

    再次叹口气的唐婉,望了一眼窗外的雨势,以及偏厅的门口后,拉着赵士诚的手又往里走了几步,而后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夫君难道就不觉得,舒王之所以来临安,以及左相主动来咱们府里拜访舒王,会跟燕王被赐封一事儿有关吗?”

    “你是说……?”赵士诚反抓住唐婉的手惊讶道。

    唐婉低头看了一眼赵士诚那有些冰凉的手,缓缓道:“我大宋立国以来,想要封王何其艰难?荣国公赵师夔到如今虽然深受圣上信任与重要,但不还只是一个国公?而燕王还并不是宗室,但却因为在北地的不世功绩被赐封为燕王,夫君难道不觉得,如此会惹得其他宗室因而嫉恨叶青吗?”

    “这些……这些终究是圣上的事情,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舒王已经是王……。”赵士诚脑子里开始有些混乱与烦躁。

    其性格与处世之道,向来信奉独善其身,而唐婉也对她夫君这一点儿感到很欣慰,最起码赵士诚那点轻薄的野心,不会给他们夫妇带来朝堂的打压以及灭顶之灾。

    但显然并非是所有的宗室都能够做到向赵士诚这般,信奉独善其身之道,显然也有人蠢蠢欲动、对朝堂是野心勃勃,特别是有了赵汝愚这个前车之鉴后,其他宗室自然是想要明里暗里的争相效仿。

    “舒王是王爵,但左相并非是王爵。”唐婉继续解释道:“如今左相跟舒王纠缠到了一起,而且荣国公跟左相之间又是走的很近,这还不明显吗?”

    “夫人的意思是……。”赵士诚思索了下后,有些试探道:“你是说左相跟荣国公也想要封王?所以他们才会拉拢舒王来帮他们?那他们找庆王或者是吴王岂不是更好、更直接……。”

    唐婉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对于自己的夫君到现在还不开窍,内心真是充满了无奈,耐着性子解释道:“吴王赵师淳虽然也是人选,但夫君别忘了,吴王不过是才刚刚被赐封王爵不久……。”

    “那庆王岂不是更为合适?不管如何说,如今也dyjmhj.是圣上的皇叔……。”赵士诚显得有些理直气壮道。

    唐婉无奈的抽手拍打了下赵士诚,继续说道:“你啊,真是不开窍!你也不想想,庆王是宗室哪一支?荣国公赵师夔、舒王赵师意又是哪一支!所以庆王会支持荣国公吗?”

    看着赵士诚又要反驳,唐婉却不给他机会道:“不错,吴王是你们这一支,可别忘了,吴王赵师淳跟燕王的关系,那可是要跟燕王联姻的,是皇太后的懿旨所赐。”

    唐婉无可奈何的看着赵士诚,虽然他们名义上都是宋廷宗室、都是太祖子嗣,但在宋廷宗室之中,还是不自觉的会被分成太祖长子赵德昭一脉,以及次子赵德芳一脉。

    而自孝宗皇帝起,便是由秦王赵德芳这一脉继承朝廷大统,所以庆王之所以要比其他人显贵,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赵师淳也好,赵师夔也好,之所以多年来都一直是国公之爵,跟这个自然是分不开关系。

    至于舒王赵师意,完全是因为太上皇刚一继位后,为了避免宗室之间形成肉眼可见的裂痕、明确的分成两派,才赐封赵师意为舒王,目的便是为了让偏安之后所剩不多的宗室能够如同一家人。

    就在赵士诚、唐婉夫妇合计着要不要把府里的事情告诉燕王叶青时,临安城各个城门口,一群蓑衣人开始快速的进入临安城。

    三婶酒馆内,一名禁军熟练的跑进酒馆,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禁军统领卢仲与吴贵所在的角落,看着两人桌面上只有一个酒壶,禁军微微有些吃惊,往常两人可是每次几乎桌面上都已经摆满了大半酒壶,就是为了向其他客人显摆他们的海量,但今日不知为何,竟然是只有一壶酒,而且还没有喝完。

    “两位大人,各个城门口开始出现一些不明身份的蓑衣人,要不要盘查下他们的身份?”禁军尽职尽责的问道。

    卢仲翻了翻眼睛,看了一眼低头闻酒的吴贵,不屑道:“作死啊?那是你得罪的起的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不会?就当……从你眼前过去的是正在下的大雨不就行了?”

    “得嘞,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告诉那些老兄弟们……。”禁军讨了一杯酒后说道。

    “放心吧,他们比你心中有数,早就不知道蹲在哪个墙角避雨去了,你还是省省吧,坐下喝几杯再说也不迟。”吴贵抬起头对跟他们岁数相差不多的禁军说道。

    如今的禁军之中,年级最轻者也要近五十岁了,而一些想要在禁军之中混资历的商贾子弟,则是根本不会出现在禁军之中,甚至连每月的俸禄也都不要,所以也就成全了如今的禁军在老弱病残越来越多之余,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但饷银却是因为人数的锐减,以及商贾子弟的“奉送”,比叶青为禁军都头时要多了很多。

    蓑衣人如同蝗虫一般,开始从各个城门处进入到临安城内,而此时的临安城内,在雨势越来越大之下,几乎所有的禁军就如同是潮水一般快速的消失在了临安城的各个角落。

    大街上的蓑衣人如同一条条流动的小河流一般,从高空中俯瞰,便能够看出来,显然他们都是在有预谋的向着同一个方向聚集。

    荣国公赵师夔在进入信王府坊地之时,不由自主的掀开车帘望向车外的雨势,一家不大的酒馆门口,一个身披蓑衣的百姓,与一头懒洋洋的大黄狗,正相顾大眼瞪小眼。

    画面虽然谈不上多么的富有诗意,不过此刻在赵师夔看来,那匆匆一瞥的人与狗颇为和谐、悠闲的画面,倒是让他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得到了微微的舒缓。

    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对于那一人一狗的不屑笑意,心里不自觉的感慨着,显然作为一个愚笨无知的百姓,有时候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那一人一狗在平静的屋檐下避着雨,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一些让他们无法想象的到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却是与他们毫无任何关系,对他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善,更不会影响到他们原本就拮据的生计。

    显然不管朝廷发生什么重大要事,于他们的那个世界而言,既不会变好,也不会变坏,所有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不过是一个如同蝼蚁的百姓,无法影响这世界的变动与不变,而这些,一直以来都是由高高在上的“人”控制着变化与不变。

    赵师夔的马车与数百名兵士缓缓进入坊地,脚下的雨水在被无情的践踏后,又快速的恢复原有的样子,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像是那懒洋洋的正在避雨的一人一狗。

    信王府里如今依旧平静,淡淡的丝竹乐声与雨水声混合在一起,变异的诗意与一丝诡异同样是混杂在一起,使得信王府里的气氛在压抑窒息之中又透着一丝丝的和谐之道。

    一个用来计算时间的漏刻被置放在廊亭的一侧,赵扩的心绪有些心神不宁,甚至就连这凉爽的雨天,都不自觉的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冷意,时不时的随着一阵微风挟裹雨沫飘进廊亭内,赵扩的身体不自觉的都会瞬间起一层鸡皮疙瘩。

    “燕王以为,朕的朝堂该如何改制才是?”关于蒙古国征伐吐蕃的话题,让赵扩觉得眼前豁然一亮,君权神授四个字,也像是印在了赵扩的脑海里,但不管如何,此时的他还是极为佩服叶青。

    所以,他很想知道,如今宋廷的朝堂之制,若是叶青为相的话,他是会尊崇太祖遗训继续重文轻武之外,而后撤除一些腐朽的衙署,还是说继续沿www.icool-now.用如今的这一切。

    君权神授虽然与家天下颇为接近,但还是存在着一些质的差别,当华夏民族的正统,可以用那些典籍来得以认定赵宋的正统之后,少了神这一个可以节制以及可以助其巩固自己皇权的利剑外,又该如何用典籍或者是其他办法来巩固自己的皇权。

    叶青嘴角带着随和的笑意,使得他在赵扩的眼里,往往会让赵扩产生一些想要亲近的错觉,甚至在这段时间里,赵扩一直都不自主的暗暗问自己:如此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少了叶青之后,自己的皇权真的就能够稳固吗?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完美无缺的制度,毕竟,再完美的制度都需要由君来执行才是。一个英明的君王,即便是拥有一个不完美的朝廷之制,他也能够创造出一个强盛的时代来。而若是一个昏聩的君王,即便是给他多么的完美的制度,盛世太平的景象也不见得就会因此而到来。”叶青望着外面的雨,想了下后继续道:“汉时三公九卿、魏晋以来九品中正制,隋唐之三省六部,而我大宋虽沿袭三省六部之制,不过如今已然是面目全非。但不管是哪一个,在合适的时期遇到恰当的君王,无论如何还都会擦除火花,创造出一个真正的强盛时代出来。朝堂的瓦解与崩溃、君王的更迭与替代,人们往往会把罪责归咎于制度的缺陷与不完美,但何尝不是君王躺在了先辈的功劳簿上,而后以一己之力主动瓦解了一个传承的制度?”

    赵扩静静的听着,暗暗的记着,叶青也不着急,继续缓缓说道:“华夏民族最为人道的便是汉唐之盛世的令人向往,而在他们的盛世到来之前,都有一个极为相同的特点。”

    “是何特点?”赵扩的神情在此时显得极为专注与认真。

    “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叶青看着赵扩认真的神情,继续说道:“无论是汉还是唐,都曾经做过什么?在没有足够的国力与实力之前,都曾经受到过外族武力欺压,以及不得不屈辱的用和亲来换取短暂的和平。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屈辱,让汉唐不得不时刻鞭策着自己,一定要变强变大,不单要赶走蛮夷的肆意欺压与掠夺,而且还要征服他们,让他们成为华夏疆域的一部分!而我大宋,如今……有堪比刘彻、李世民那般雄心壮志的英武君王吗?”

    赵扩一时之间面对叶青的目光,竟然是下意识的想要躲避,而叶青的目光,此时就如同两道利剑一样,直指他心里的那些根本算不上雄心壮志的小心思。

    相比于赵扩内心下意识的躲避叶青的目光,韩瑛跟谢道清则是神情瞬间变得极为紧张,一时之间目光担忧的来回游走于叶青跟赵扩身上。

    叶青言外之意,显然是在否认赵扩有此能力与野心,而且刚刚所提的所谓的被外族的欺压与屈辱,显然宋廷也曾经一样没落下,甚至比起汉唐皇室所受的屈辱来,宋廷所承受的屈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若是说汉唐在某一历史时期,君王都最终知耻而后勇的造就了一个强大是盛世时代,那么如今……赵扩知何为知耻而后勇吗?赵扩可有如同刘彻、李世民那般的雄心壮志,想要也在此时造就一个大宋朝的强盛时代吗?

    叶青的目光略带挑衅的看着赵扩,就像是在问赵扩,你有这样的野心吗?你有这样的能力吗?你知道宋廷偏安一隅前,受到的屈辱有多凄惨吗?

    廊亭外的雨势越来越大,廊亭内的气氛则是越来越压抑,谢道清跟韩瑛,紧张的看着叶青与赵扩,两人都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那砰砰砰,相似快要跳出嗓子的心跳声。

    此时的叶青,好像并不满足对于赵扩的反应,也好像完全忘记了他们君臣的身份,嘴角的笑意越发显得不屑,看着赵扩继续淡淡道:“我从你身上,没有看到丝毫你想要让大宋朝强盛的野心与勇气,也没有看到丝毫,你想要为徽钦二帝雪耻的决心。从你的眼睛里,我只看到了你想要让你的皇权更为稳固,如何不被他人篡夺,你只想到了如何去打压所谓功高震主的臣子,你被其他官员蒙蔽了双眼,根本不知道你坐上大宋朝的皇位后,你身上的责任与义务是什么!”

    “能够成为大宋朝的皇帝,只能说明是你赵扩命好,投对了胎而已,并不能证明你赵扩就比其他人聪明,你有能力成为为大宋朝洗刷耻辱、开疆扩土的英明君王。如今已是庆元四年,也就是意味你赵扩已经继位四年,可这四年里你都做过些什么?你想过如何让大宋走向强盛吗?你想过如何来复仇金人吗?你想过我大宋的外患有哪些?你想过我大宋除了金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会对大宋构成威胁?你想过自杞、罗甸为何能够独立于我宋疆之外吗?你想过把大理纳入大宋版图吗?你想过蒙古人一旦一统吐蕃后,他们接下来就会与大宋为敌吗?你想过你要靠什么御敌吗?”

    赵扩的脸色此时变得一片煞白,难以置信的望着叶青,空白一片的脑海里,久久回荡着叶青的那一个个问题。

    更令他感到震惊,甚至感到恐惧的是,此时的叶青依旧是面色平静,但他却是丝毫感觉不到,叶青如今把他当成一个君王在对待,感觉就像是在训导自己的儿子一般在不留情面的训斥。

    韩瑛跟谢道清面对叶青那一个个如同刀子刺向赵扩心口的问题,此时已经像是石化了一样,如今的两人,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甚至她们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原本还其乐融融的君臣二人,为何就突然之间,一下子变成了眼下这般剑拔弩张的场面!

    廊亭内赵扩、韩瑛、谢道清三人呆若木鸡,而叶青则是一边悠然赏雨,一边斟茶自饮,望着廊亭外的深邃目光,不知不觉地变得有些惆怅。

    廊亭外雨势依旧,叶青那越发低沉的声音,在呆若木鸡的三人耳边,继续缓缓响起:“华夏民族一路走来,几乎都是在外族的欺压之下,一步一个脚印缓慢成长起来的。以前是如此,现在是如此,以后的华夏民族,同样还会受到外族的欺辱,甚至屈辱之程度毫不亚于靖康之耻。但不管如何,华夏民族从来没有真正的被人打倒后就此消亡,总是能够在最后一刻再次坚强的站起来,哪怕是千仓百孔、岌岌可危,但从来没有彻底被消亡。正是因为华夏民族的不屈不挠以及那顽强的意志,才使得我们一直都能够延续着华夏民族的传统,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并因此而感到骄傲。”

    叶青回头,嘴角的笑容此刻显得有些苦涩,赵扩、韩瑛、谢道清依旧是呆若木鸡,但不知为何,此刻的叶青在他们的眼里,显得是那么的无助与凄凉,甚至是从他的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悲壮。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我叶青何尝不想让大宋朝在这个时刻,也迎来一次如同汉唐一般的盛世时代?但仅仅凭借我一人,可能吗?显然不能,显然我需要你这个皇帝的支持,需要你我君臣之间毫无条件的信赖,也许只有这样,你我君臣才能够真正的创造一个属于大宋的强大时代!”

    “所以,你赵扩敢吗?敢去让自己的未来功绩比肩刘彻、李世民这样的英明君王吗?”叶青扭头看着赵扩不屑的问道。

    赵扩动了动嘴唇,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叶青的话语,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没有那个自信去比肩。

    看着面色苍白,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的赵扩,叶青缓缓起身背对赵扩、韩瑛、谢道清三人,双臂展开像是要拥抱整个天与地,沉声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赵扩、韩瑛、谢道清的瞳孔仿佛在不断放大,而叶青那高大的背影,此时在他们眼里,就像是遮盖住了整个天地一样,那种强大的豪情之气挟裹那睥睨天下的气势,让赵扩三人恍然之间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

    而就在此时,卫泾则是一身蓑衣的突然跑了过来,打破了廊亭内寂静。

    “圣上,荣国公赵师夔前来救驾。”卫泾跪在雨地里说道。

    赵扩刷的一下抬头,看向缓缓转过身的叶青,只见叶青此时依旧是面色平静、神态从容,目光扫了一眼放在廊亭内的漏刻,竟然是微笑着淡淡道:“比我想象的晚来了一刻。”</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