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03 试探
    阎克己很羡慕李立方这些年来仗着皇太后的影响,在朝堂之上“为所欲为”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当今圣上赵扩,对于李立方也是持以颇为纵容的态度时,这让阎克己更加深切的羡慕身为皇亲国戚后的种种特权,甚至是憧憬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像李立方那般在朝堂之上为所欲为。

    工部尚书迁刑部尚书,刑部尚书迁户部尚书,只要是李立方想要,几乎便不会有任何人出来阻拦,所以也使得李立方的仕途极为的顺畅。

    虽然朝堂上的官员都深知,以李立方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胜任任何一部的尚书差遣,但这些年来,李立方却是在六部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

    阎克己身为大学士兼侍郎,自有文人的傲骨与气节,但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十分羡慕像李立方这般,能够在朝堂之上为所欲为。

    “那岂不是说,你今日得罪了阎克己后,以后又在朝堂之上多树立了一个敌人?”谢道清有些替叶青担忧的问道。

    叶青看着下方李立方跟阎克己交谈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笑了笑道:“阎克己平日里自视甚高,虽是颇有文人傲骨与气节,但……也正是因为其能力与傲骨气节,使得他比李立方要在朝堂之上变得极具野心。”

    叶青回过头,看着谢道清那明亮的眼睛,想了下后继续道:“不过最为重要的是,李立方向来没有野心,不管是皇太后还是圣上,都是深知这一点儿,也知晓李立方从不会在朝堂之上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所以才会在朝堂之上颇为纵容李立方。而阎克己则不然……。”

    “可李立方跟你不是私交很好吗?这……这难道不算是那个……站在统一立场?”谢道清眨动着美眸问道。

    谢道清显然难以启齿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这样的词汇,在她看来,这样的词汇都该是形容朝堂之上的奸诈之人才是,不应该用来放在叶青身上,因为叶青在她心里是好人。

    “不错,我跟李立方确实是私交不错,但也仅限于私交不错。”叶青看着有些疑惑的谢道清,顿了下后解释道:“这些年来,其实我也算是颇为了解李立方了,但直到前几日信王府一事儿后,我才彻底摸清楚李立方的原则与立场。抛开一些事情不言,其实看似在朝堂之上喜欢任各种差遣的李立方,其实一直都有着他的原则与底线,便是对于皇太后以及圣上的忠诚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李立方才会愿意跟我交往,甚至是在很多事情上都会选择站在我这一面。”

    “为什么他会这么信任你?但……既然他如此信任你,那为何不告诉圣上也可以完全信任你?”在谢道清看来,朝堂之事、君臣之间应该也是简简单单就可以获取彼此的信任不是吗?

    既然李立方相信叶青不会做对朝廷有害的事情,那么就完全可以禀奏圣上,让圣上相信叶青对于朝廷的忠诚不就好了吗?为何李立方却不会再圣上面前帮叶青说话呢?

    在谢道清看来,这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几句话其实就可以解决问题才是,不应该闹得现在这般复杂。

    叶青笑了笑,看着涉世未深的谢道清,若是说这个青春女子身上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应该便是……那种在去除了世俗的琐事后,留在谢道清身上的那些简单与单纯。

    “若是像你所说的那般简单就好了。”叶青微微叹口气感慨道。

    正是因为李立方知道了自己跟皇太后之间的关系,所以使得

    李立方对于叶青是极为的信任,但这种信任与李立方自己的原则并不冲突,而叶青如今也深知,李立方愿意一直支持他,正是因为深知他叶青不会谋反。

    而若是他叶青有朝一日想要谋反的话,那么到时候,李立方绝对会是反对自己的第一人。

    李立方在朝堂之上虽然也会与其他官员争来争去,但不论如何,在朝堂之上的李立方这些年来,却是一直都秉承着独来独往的为官之道。

    李立方既得当今圣上的信任,又得皇太后的支持,这些本该都可以轻易的成为李立方在朝堂之上扩大、延伸他影响力与利益的巨大优势,但李立方却从未靠这些去拉帮结派去做势力扩大,反而是一直都秉持着一个人在朝堂之上为所欲为,从而也使得赵扩跟李凤娘,从来都不会过于担心李立方。

    李立方自己显然也深知,凭借他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朝堂之上有什么可为有什么不可为,所以才使得他这些年来,看似在朝堂之上一直都如鱼得水,但其实也过的十分的小心翼翼,一直都在靠着自己的单打独斗,向李凤娘跟赵扩,证明着他对朝堂毫无野心的忠诚一面。

    不给赵扩与李凤娘惹触发原则的事情,也从不会去试探赵扩跟李凤娘的底线,反而是使得李立方如今的处境,变成了连阎克己都为之羡慕的处境。

    阎克己显然也不愿意得罪李立方,毕竟,皇太后在朝堂之上的强势以及对赵扩的影响力,阎克己也是十分清楚,所以此时李立方拦住他后,阎克己的心便开始不由自主的肉疼起来。

    这两家铺子包括其他一些铺子,与其说是他阎克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倒不如说是当初史弥远为了讨好他这个国丈而送给他的利益财富。

    而这也正是阎克己与李立方的不同之处:李立方虽然喜欢虚荣,也爱慕财富,但从来不贪财,也不会用旁门左道来聚敛财富,某种意义上来讲,李立方更属于那种有多少就挥霍多少,没有的话就少挥霍,实在不行就不挥霍。

    但阎克己却非是如此,特别是在得到了史弥远的第一次示好后,便开始对这种唾手可得的利益显得格外的青睐,从而也使得阎克己在聚敛钱财方面,虽然还没有走到向史弥远那般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但对于钱财的渴望与追求,如今已然越过了他身为文人的底线与原则,甚至是不惜把从史弥远那里看到的一些敛财手段学以致用,包括与其他官员沆瀣一气。

    “李大人,这些铺子可都是老夫辛辛苦苦经营多年……。”阎克己有些焦急的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两家铺子,心里感觉就像是在割他的肉一般疼痛。

    “阎大人,这话说的就有些心不由己了吧?这些铺子到底是如何而来的,李某虽然不是十分清楚来龙去脉,但也知道个大概啊。阎大人,李某如今不得不提醒您一句啊,左相史弥远如今已经被圣上羁押进了大理寺内,这恐怕……罢免还是流放都是早晚的事情了。若是阎大人还一直把这些铺子视为己有,一旦史弥远那边什么都抖落出来后,圣上那里您可就不好交代了,别忘了,您如今可并非只是单纯的大学士或者侍郎啊,您还是我大宋朝的国丈啊。”李立方神情之间,仿佛也带着一丝替阎克己可惜的样子:“赚钱与为官之可谓是道殊途同归,都要懂得取舍与进退啊。”

    “可……。”阎克己此时哪里听得进这些提醒,他心里只有这些能够为他聚敛钱财的铺子,要从今夜起就将不再属于自己了,神色此时显得更为焦急道

    :“李大人,能不能行个方便?不错,下官……下官这几间铺子确实跟左相大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但如今这些铺子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归下官名下了啊。李大人,您看……。”

    李立方看着阎克己那肉疼不已,以及四处张望的焦急样子,心里不由得叹口气,甚至是有些庆幸自己,这些年来始终与史弥远保持着距离,从未被史弥远以各种诱惑拉拢腐蚀。

    对于阎克己刚刚还自称阎某,如今已经自称下官的称谓,更是让李立方心头有些想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不过此时的李立方,显然还没有忘记叶青交给他的任务,同情的叹了口气后说道:“阎大人,有些身外之物该舍就舍了吧,要不然的话再因此而因小失大,可就是得不偿失、追悔莫及了。”

    “这……这些下官可都是有房契等……要不这样吧,李大人不妨稍等片刻如何?”阎克己神色焦急的四处张望,像是在等候什么人似的。

    李立方把阎克己焦急张望的神情看在眼里,而后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对面茶馆的二楼,此时他才明白,原来叶青那货早已经料到阎克己可能会求情宫里了,要不然的话,以他如今在临安的威望,就是十个阎克己也不敢阻拦他封锁这几个铺子。

    李立方显然并不打算手下留情,对着阎克己笑着摇了摇头,正打算开口再相劝时,阎克己则是顺势拉了下李立方的胳膊,两人则是又往更为僻静的地方走了两步。

    只见阎克己像是在下什么决心一般,而后像是认命的咬了咬牙,松开李立方的手臂后,从自己的袖袋里瞬间掏出一沓银票,有些肉疼犹豫的颤抖着手缓缓递给李立方,喉咙都因此而有些干涩的低声道:“李大人,这是一点儿小意思,下官其实一直都想要前往府里拜访李大人,特别是自皇后入宫之后,但下官也深知李大人平日里很忙,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更是深怕打扰了李大人,而今日正好有此机会,还希望李大人千万莫要客气。”

    看着阎克己那颤抖不已、拿着银票的手,李立方的神情相反一直都很坦然与平静,伸出手缓缓推回阎克己那并没有几分力道的手,看着阎克己顺势缩回自己的手臂与银票,摇着头道:“阎大人,李某虽然平日里好虚荣,甚至是有些官迷,但也深知……取之有道之理,所以还望阎大人……。”

    “那这样吧,不妨李大人稍候片刻,下官去宫里请皇后……。”

    “这是圣上的意思,阎大人觉得皇后做的了主吗?”李立方干脆摒弃了叶青,直接把赵扩搬了出来。

    在他看来,即便是今日自己以赵扩的名义吓唬阎克己一事儿被赵扩知晓了,大不了就是被赵扩训斥一顿而已,反正不痛不痒,何况这还是为了朝廷着想。

    不过也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李立方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又是不自觉的望向对面茶馆二楼处,心头突然之间升起一股预感:叶青之所以动阎克己,会不会……会不会是在借机试探如今圣上对他的态度?

    而此时茶馆二楼的叶青,视线正好也望向面有惊容的李立方,虽然看不清楚李立方的神情,但两人还是能够感觉到,彼此在此刻都在望向彼此。

    李立方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而叶青显然也是知道了什么,随即扔了一锭碎银子在茶桌上后,便起身带着谢道清走下了二楼,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身影有些落魄的阎克己后,便转身消失在了街巷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