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神凰不为徒〕〔超级兵王混都市〕〔绝品神医混都市〕〔绝代神主〕〔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11 妥协
    “史弥远已经死了。”叶青平静的看着李凤娘说道。

    李凤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叶青,手里的围棋白子瞬间掉落在棋盘上,打乱了一角她刚刚打下的“江山”。

    “死了?”李凤娘看了一眼残破不堪的棋局,这一局本应该是她又要再赢叶青一次的:“怎么死的?扩儿可知道?你为何要如此着急处死他?”

    “是赵扩昨日于大理寺处死的史弥远,贾涉动的手。”叶青低头换着棋盘上的黑子,李凤娘毫不在意的瞥了一眼,惊讶的问道:“为何?”

    叶青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李凤娘平静的道:“既然是赵扩主动处死的史弥远,那么……你就应该知道原因才是?”

    李凤娘静静的看着叶青的双眼,随后默默低下头,心里头多少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她也知道,若是站在赵扩的角度,史弥远恐怕必须死。

    “这些年来,始终不曾传出过这些风声,就连我……都丝毫没有察觉到史弥远已经知晓了你我……。”李凤娘有些发呆的说道。

    “史弥远并不知晓,是……赵扩为了报复史弥远在朝堂之上的独断专行,在处死的最后一刻,亲自告诉史弥远的。所以说,史弥远在知晓了这个秘密后,那么也就意味着他的死期到了。”叶青扔下手中的黑子,微微叹口气接着道:“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并非是为了让你知道史弥远已死一事儿,而是由处死赵扩一事儿中,能够看出来,赵扩对于皇位是有多在乎。显然,他不想有任何人或者是任何事,能够阻止他继续为大宋的君王。处死史弥远之后,赵扩便在风波亭提出了要御驾亲征一事儿,这也说明,赵扩他很想成为一个有作为的君王,即便是无法比肩汉唐,但最起码也该文武双全,能够在将来超越其他人。”

    李凤娘此刻表现的出奇平静,并没有因为叶青再次把话题拉到赵扩要御驾出征一事儿上而生气,反而是微微叹口气,开始收拾着棋盘上的残破局势,过了片刻才说道:“你叶青是真心想要帮扩儿吗?”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时间跟精力谋朝篡位。”叶青坦诚的看着李凤娘那双妩媚的眼睛,继续说道:“金国还没有走到亡国的尽头,蒙古人还没有走出天山,吐蕃一事儿悬而未决,朝堂之上……衙署与闲置官员多如牛毛,特别是朝堂政事,虽然不是迫在眉睫,但也不能任由无用的朝堂衙署与闲置官员继续依附着朝廷的俸禄生存。自杞、罗甸在被赵扩拿下后,显然也需要官员辅佐当地的通过所谓科举扶持起来的官员,所以这是一个梳理朝堂、简化衙署的机会。”?李凤娘静静的听着叶青说话,随后又是微微沉默后道:“所以你动阎克己,其实就已经是在为下一步做打算了?此事儿扩儿可知晓?”

    “不错,动阎克己就是为了杀鸡儆猴,让其他闲置官员知晓,在这件事情上朝廷绝不会有任何的通融与讨价还价的余地,而通过精简衙署与冗长官吏,才是让整个大宋朝真正活起来,或者是浴火重生的根本所在。”叶青的神情显得极为严肃道。

    李凤娘微微蹙眉,思索了下后说道:“既然那些铺子跟史弥远有关,也为了让其他官吏看到朝廷

    在裁剪官吏跟衙署的决心,可……。”李凤娘有些犹豫的摇着头,叹口气说道:“可阎克己终究是国丈,如此一来,岂不是会让旁人以为皇家过于无情?不如就把信王府……。”

    不等李凤娘说完,叶青就摇着头笑了起来,道:“信王府如今给阎克己,他敢要吗?”

    “为何?”李凤娘蹙眉,以为叶青还想要把那宅子占下来。

    “信王府里死过多少人?如今有谁还敢认为信王府是一块儿风水宝地?恐怕如今阎克己躲都来不及。”叶青说道:“朝堂之事,很多时候无人情可讲,若是赵扩真想要让大宋朝一改从前由上到下,俱是一派安逸祥和的局面的话。”

    “那谢深甫呢?”李凤娘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谢深甫太老了,该辞官告老了。”叶青毫不忌讳的说道:“这并非是刻意针对谢深甫,也并非是为了讨好谢道清,谢深甫辞官,并不代表朝廷在刻意打压他,完全只是因为他太老了,朝廷需要更多的年轻血液来帮助赵扩理政。”

    “所以你只是针对谢深甫,并不包括谢深甫在绍兴与嘉兴任通叛的两个儿子?”李凤娘的语气渐渐有些不善,这当然并不是因为谢深甫的两个儿子,完全是因为叶青此举,显然是给他自己留了一条纳谢道清入燕王府的后路!

    “此事儿你可都曾与扩儿提及过?”李凤娘还是有些不满叶青与谢道清一事儿,不过眼下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何况……她就算是想要阻止,叶青又岂会听她的。

    “昨日提到更多的是关于征西南一事儿,至于朝堂之事儿还没有机会来得及全部提出来,不过明日我会先上一道奏章给赵扩,再者便是……。”叶青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凤娘,顿了了下后继续说道:“再过些日子便是中秋,而今年就算是赵扩想要尽快西征,算来算去,即便是所有事情都准备好的话,也需要等到明年元日后才能够真正出征……。”

    “中秋节?”李凤娘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叶青:“你是希望我也帮你劝说赵扩关于朝堂改制一事儿?”

    叶青摇了摇头,而后说道:“我是希望你能够给皇后一些压力,在阎克己的事情上。至于朝堂改制一事儿,赵扩当初在信王府时,就曾经问过我,所以问题不大,包括置禁卫军一事儿。”

    “禁卫军?”李凤娘又是一头问号,不过看着叶青的眼神,随即明白了叶青为何要把置禁卫军一事儿告诉她了。

    想了好一会儿后,李凤娘终于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而后道:“殿前司、侍卫司、皇城司都统称禁卫军吗?”

    “禁卫军下辖殿前、侍卫、皇城三司,统领与正将人选暂时由我挑选,待赵扩征西南回来后,想必他也会多少有几个心腹了,到时候便再由他调整便是。”叶青点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我便无意见,此事儿你也不需要过问我的意见。”李凤娘起身推开窗户,稍有些许清爽带着花香的微风便扑面而来,贪婪地深吸一口清新的花香,高耸的胸口跟着上下起伏,妩媚妖娆的样子看起来极具诱惑:“为何不愿意让叶孤城与叶无缺南下?”

    “北地更为锻炼人,南边的生活太

    过于安逸了。”叶青看着李凤娘的侧影,有些出神。

    “不管如何,总之我相信你是真心为扩儿着想了。但若是以后扩儿提出……我希望你能够让他们自己做主,如何?”李凤娘回头,微微一笑道。

    “如此看来,倒是颇有些倾国倾城的样子。”叶青上下打量着李凤娘说道。

    “本宫的美岂是什么人想要看就能够看到的?”李凤娘得意的扬起秀气的下巴说继续说道:“扩儿并非是一个眼里只有皇位的君王,同样他也有情有义,这些年来我这个做母后的最为了解他了。如今有些事情既然已经知晓,以扩儿的性格,在合适的时候恐怕还是会希望见到孤城、无缺他们兄弟的。”

    “也许说不准在未来,是你们北上。”叶青突然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李凤娘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依如今大宋朝的态势来看,她实在是很难相信,有朝一日她会北上,甚至是……迁都至燕京,这一切在此刻看来,其实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一点儿真实感都没有。

    当然,李凤娘也知道叶青对于燕京的看重,也知道如今除了一条直通燕京的运河在开凿外,燕京城同样是在选址新建,而且据说也会留下一大块儿地方,用来在以后修建皇宫。

    而在叶青与李凤娘在慈宁殿悠闲的开始谈天说地时,在勤政殿的赵扩却是忙的晕头转向,别说是拿着那把步枪再去校场过瘾了,就是连皇后阎氏也因为庆王、吴王以及其他几个御史,包括刑部尚书、大理寺卿的求见,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内。

    自庆王回到临安后,赵扩也便发现,桌面上的奏章一天比一天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弹劾那些被差遣到北地官吏的奏章,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庆王的回归,还是说史弥远的死引发了这一系列的动作,总之这两日间,朝堂御史也开始大胆的上奏章弹劾史弥远等人,或者是跟史弥远的党羽开始做着切割。

    总之,在赵扩开始忙的晕头转向的时候,叶青如今在临安城却是过的悠然自在,自皇宫出来后便是径直去了谢深甫的府邸,随即便是约着谢道清开始在临安城内四处游玩。

    而谢深甫如今也不知是有意躲着叶青,还是说每次叶青去找谢道清时,他都恰好不在府里,总之自上次之后,叶青便再也没有在谢府的府门前,偶遇过谢深甫。

    新安郡王赵士诚与唐婉,被叶青游湖的邀请吓了一跳,自信王府一事儿过后,他们夫妇二人可谓是过的提心吊胆。

    毕竟,这段时间他们也没有见到叶青,即便是几次主动去府里拜访,叶青也都不在府里。

    而今日叶青突然邀请他们夫妇二人游西湖,着实是把两人吓了一跳,毕竟,听说那日舒王父子从被送入皇宫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如今是生是死还无从得知。

    带着谢道清再次从孤山皇家园林出来,赵士诚与唐婉则早已经在不远处的码头处等候多时,当两人看到叶青带着兴高采烈的谢道清一同走来时,赵士诚一时之间有些茫然,而唐婉却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瞬间面容变得笑逐颜开,原本一路的提心吊胆也终于是在这一刻踏实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