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18 普天之下
    庆元四年十月,叶青离开临安北上,与去年回临安不同的是,这一次回临安的他,身边却是少了整支种花家军,只剩下了自己的两百名亲卫与贾涉这个亲卫头子。

    经过扬州时,与如今任淮南路安抚使的辛弃疾一夜长谈,完颜璟的死对于叶青而言显得沉重,对于辛弃疾而言,同样是让其心生感慨、世事难料。

    虽然辛弃疾不曾与完颜璟打过多少交道,但因为叶青的关系,使得辛弃疾一直都认为,最起码在对叶青这件事儿上,完颜璟一直都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所以当叶青提出淮南路在元日后,务必要保证燕京的粮草充足时,辛弃疾想也不想的便点头答应了下来,甚至是告诉叶青,但有差遣绝不推辞,必定会随时赶过去驰援。

    短短的一夜休整后,叶青便继续北上,而到了济南府准备渡黄河时,灰蒙蒙的天空则开始飘起了雪花,站在黄河的渡口处,看着雪花如飞蛾一般融入黄河河面,叶青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完颜璟的影子。

    当年也是在这个渡口的河面上,只不过那时候的黄河已经冰冻,天空同样是飘着雪花,完颜璟站在冰面上与自己相对而立,声嘶力竭的冲叶青呼喊道:“皇爷爷驾崩了!”

    这一切仿佛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但如今却是早已经物是人非,非但是完颜雍已经去世多年,就是当年那个站在冰面上声嘶力竭的完颜璟,如今也已经不在人世。

    站在渡口处惆怅万千,叶青眉头深皱,怔怔的望着雪花飞舞的河面,一时之间有些失神,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苏轼“赤壁怀古”的头一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燕京城在叶青到达济南府时,才接到叶青要在元日之前回到燕京的消息,白纯在把这件事情告知燕倾城与耶律月后,最终还是与其他两人商议决定,把叶青即将回到燕京一事儿告知李师儿。

    自从被耶律乙薛派人护送来到燕京后,李师儿便一直带着跟自己逃出来的几个宫女与太监,被安排在了距离叶府不远处的一座宅子里。

    除了那几个跟她一同逃出来的宫女、太监外,在到达燕京的第一时间里,燕倾城同样是给李师儿所在的宅子送来了不少的丫鬟与下人,尽可能的让李师儿在燕京能够感到心安。

    而耶律月显然比起燕倾城或者是白纯来,要更了解李师儿如今的心情,当年的她,也就像是前些时日的李师儿一样,在漫天风雪中艰难跋涉,只为了投奔叶青而来。

    亡国的痛苦滋味她比任何都清楚,李师儿原为金国母仪天下的皇后,如今在完颜璟去世后,沦落到了要投奔他人保命的地步,这对于任何一个女子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耶律月呆呆的看着没有匾额的府门,无声的叹口气,下人领着耶律月往府里李师儿所居住的后院行去。

    不曾接触过之前的金国皇后,耶律月自然就不知晓,在来到燕京之前的金国皇后李师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她却是知道,这个时候的李师儿,每天都像是有满腹心事儿一般,每次见到时,虽然不是愁眉不展的模样儿,但每次还是能够从那平静的神情中,感受到一丝深藏在心底的哀伤与落寞。

    厅内的李师儿此时看起来格外的安静,就像是刚刚经过那凋零的池塘时,残留的枯萎荷叶一般,看起来是那么的弱不禁风以及让人深感同情。

    “师儿见过叶夫人。”李师儿挤出一丝笑容,率先开口说道。

    耶律月微笑点头还礼,两女同时坐下后,耶律月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李师儿则是微微愣了下后,抬头带着微笑问道:“叶夫人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今日来此,是想告诉你,大概再有半月时间,燕王就会回到燕京。”耶律月看着李师儿说道。

    自从李师儿来到燕京后,几乎每天都会差遣宫女前往叶府问询,叶青什么时候会回到燕京。

    而如今时隔近一个多月,叶青竟然还没有回到燕京,站在耶律月的角度替李师儿考量,自然是深怕李师儿误以为叶青并非是那么在意金国皇后母子。

    毕竟,耶律月对于李师儿的遭遇感同身受,她很清楚,这个时候的李师儿,即便是表面平静,但恐怕内心如今则是极为的敏感,甚至是自己等人一个小小的下意识举动,恐怕都会触动到如今脆弱的李师儿。

    加上叶青原本应该在第一时间回到燕京,但最终却是晚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的关系,从而使得耶律月在面对此时的李师儿时,不论是言语上还是举止上,都显得格外的小心,深怕一个不小心刺痛了身为金国皇后的李师儿的自尊心。

    “不知……。”李师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后,便再次问道:“不知如今可有关于圣上的消息?”

    耶律月微微一愣,而后继续微笑着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已经派探子前往贵国去查探了,想必等再过几日就会有……。”

    李师儿不自觉的苦笑一声,视线也从耶律月的身上转向了远方,摇着头凄然道:“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派人过来接我们母子,恐怕是……。”

    “也许是因为一些其他事情耽搁了,就像是燕王因事儿在临安稍有耽搁……。”耶律月宽慰着神情转而有些凄然的李师儿说道。

    李师儿则是默默的摇了摇头,而后像是在自言自语,也像是在跟耶律月诉说一般道:“其实那日一早他让我们母子离开时,我就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而当……乞石烈诸神奴满身鲜血的跑过来,带着我们母子上了马车便开始一路向城外飞奔时,其实……其实那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是完颜珣想要谋反……。”

    就在李师儿在来到燕京后,第一次敞开心扉,跟耶律月说起金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时,远征吐蕃的铁木真,此时也才收到了金国皇帝完颜璟被自己的兄长邢王完颜珣篡位的消息。

    偌大的金帐内,除了铁木真的几个儿子外,包括木华黎、博尔术、丘处机等人同样也在账内,而在铁木真的左侧下首,则是坐着一名看起来约莫四十来岁,或者是可能岁数还要再小一些的和尚。

    一身暗红色的僧袍穿在身上,显得原本就黝黑的肌肤更加的黝黑,从而也使得很难从外貌上去判断其人真实的年龄。

    “完颜璟若是死了,叶青必然会利用这个机会率兵征金。”博尔术看了一眼沉思的铁木真,开口继续说道:“叶青跟完颜璟有所谓的师生之谊,当初既然从大汗手里救走了完颜璟夫妇,那么这个时候,叶青便不可能对金国发生的谋反动 乱坐视不理。”

    “不错,那个时候叶青都愿意不顾自身危险,冒死来从大汗手里要回完颜璟夫妇,那么这个时候,他更有理由借机发动对金国的战争了。而且……臣以为……。”木华黎在铁木真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后,便继续说道:“臣以为……单单靠金国辽人根本难以牵制叶青征金的大军,所以大汗还需防备叶青在攻金后,可能对耶律薛都他们不利,从而危及我大蒙古国百姓的安危。”

    “耶律善哥认为呢?”铁木真淡淡的点点头,而后看向笔挺的站在账内的一名年轻人问道。

    耶律善哥兄弟身为当初姚里氏送到铁木真麾下,来交换兄长耶律薛都回金辽而留下来的质子,对于金国的情势自然要比其他人要清楚一些。

    “回大汗,兄长耶律薛都并未与邢王完颜珣结盟,而完颜珣想要谋反,仅仅凭借他一人之力根本不足以谋反成功,必然是借助了外力……。”耶律善哥恭敬的说道。

    “你是说……高丽人?”铁木真微微皱眉问道。

    耶律善哥默默的点点头,道:“当初我的父亲耶律留哥在上京被大汗您赐封为辽王时,就曾经察觉到了高丽人跟金国一些官员臣子之间的来往,只是那时候父亲因为得到了大汗您的帮助,所以也就放弃了拉拢高丽人。”

    铁木真不动声色的听完耶律善哥的解释,整个金帐在此时也显得格外的安静,随着铁木真建立起大蒙古国后,他在蒙古各个部族之间也好,还是在麾下众多将领的心中也罢,如今是威望越来越高。

    虽然铁木真并未曾因为成为了蒙古国的大汗,而刻意去拔高自己的威严,也从未去疏远众多跟他征战多年的部下,但不得不说,如今的铁木真已经在所有人的心里树立起了威严的形象,敢于在铁木真未同意其开口的情况下便说话之人,如今已经是越来越少。

    稍显寂静的金帐内,众人的目光都集中于铁木真的身上,一把光可照人的金色匕首在铁木真手里来回转动,铁木真不自觉的扭头看向旁边的国师八思巴,想了下后道:“国师以为我现在可否离开吐蕃?”

    被点名的八思巴坐在铁木真的左侧,在铁木真问话时依旧是保持着自己一动不动的高僧模样儿,只是原本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不同于其他人对于铁木真的尊崇跟敬畏,八思巴的神情则是显得要从容了很多。

    “贫僧相信,即便是大汗不在吐蕃,吐蕃百姓也能够感受到大汗的存在。大汗为吐蕃百姓而来,百姓又如何会反对大汗?”八思巴顿了下,而后缓缓的低下头,拿起这几日放在身边的《诗经》,看了一眼后缓缓道:“而且贫僧也很想见识见识这位,给予我们这么多华夏典籍的燕王,因为……贫僧想要告诉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并非全部正确,而应该是:普天之下、大地之上,西天佛子、化身佛陀,圣者为佛、护持国政。”

    铁木真微微皱眉,木华黎等人从临安带回来的诸多华夏典籍,如今虽然被八思巴视为珍宝,但八思巴显然并不认同叶青的天下观,甚至是包括建议铁木真推行科举制,反而是希望铁木真能够按照他的意愿,用佛法仁心来感化吐蕃百姓,同时减少杀戮。

    “圣者之意是……你也打算会一会那叶青?”铁木真皱着眉头,在此刻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已经急忙改变自己的主意。

    而八思巴则依旧是从容不迫的点点头,道:“不错,贫僧正有此意。”

    “可若是圣者前往,那我们修建驿站一事儿恐怕就不得不停下来了。”铁木真深吸一口气道。

    吐蕃之所以能够与世隔离,自然是因为其交通极为不便,而且这些年来,一直无法彻底划入华夏疆域内,也正是因为大军想要兵进吐蕃,粮草补给一直都是一个极难解决的致命问题。

    而铁木真在攻吐蕃时,因为马背民族的生活特性,虽然使得蒙古人比起中原兵进吐蕃在粮草供给的依赖上低一些,但同样也存在粮草供给的问题。

    粮草难以供应直达大军的问题,在铁木真刚攻吐蕃时就已经注意到,只是那时候还未见到八思巴,以及还未真正危及到吐蕃的根本。所以蒙古国大军在攻吐蕃时,吐蕃人同样会认为,蒙古人想来绝不会长久进宫吐蕃,只要等他们意识到了粮草问题后,就会主动退兵。

    而蒙古国的打仗方式,显然不同于中原王朝的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的打仗方式,所以当吐蕃意识到蒙古人并不会像想象中那般,在遇到粮草补给不及时的问题就会退兵时,蒙古人已经凭借着他们独特的打仗方式,危及到了吐蕃的根本。

    也正是因为铁木真并未在遇到粮草补给问题时,第一时间就选择退兵,所以才逼迫着八思巴不得不出面为吐蕃百姓求情,希望铁木真能够放弃用战争来侵略吐蕃。

    铁木真自然也不想要在粮草补给不顺畅的情况下攻吐蕃,但他这些年来所向披靡高傲,也决不允许他因为粮草补给的问题而放弃对吐蕃的侵略,因而才会与八思巴达成了所谓双赢的协议。

    但这并不代表铁木真不想要解决粮草供应不顺的致命问题,为吐蕃有可能出现的叛乱做长远准备,所以八思巴为了能够让吐蕃百姓少流血少牺牲,同样也是在见识了蒙古人的强悍武力后,最终提出了修建驿站来解决粮草供应的问题。

    相隔一定的距离便建造一个驿站,对于蒙古人而言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何况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来去如风,完全不适合修建驿站这项艰巨的差事,于是,能够帮他们建造驿站的,就只剩下了吐蕃人。

    而想要吐蕃百姓为蒙古国修建驿站,自然就少不了八思巴在吐蕃的威望,所以铁木真自然而然的便会担忧,若是八思巴与自己前往草原的话,是否会耽误修建驿站这件事儿,甚至是从而威胁到他们大盟国刚刚对于吐蕃的控制。

    “大汗大可放心,贫僧既决定了随大汗一同前往,自然是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八思巴说话慢吞吞的,给人一种不疾不徐的感觉,仿佛是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他感到为难一样,整个人也是一副虚怀若谷、得道高僧的样子,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缓缓的继续说道:“贫僧随大汗一同前往,修建驿站一事儿,贫僧自会交给徒弟来修建,他在百姓心中的威望并不亚于贫僧,大汗大可放心。”

    铁木真默默的点点头,而后把视线放在了木华黎、博尔术与窝阔台的身上。

    而窝阔台第一时间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父亲,忽然深深忘过来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随后望向了到现在还有些没有明白过来的朮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