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21 太傅
    完颜陈和尚相比较于完颜斜烈要警惕了很多,并没有因为如今他们的皇后李师儿来到燕京相安无事而感到一丝的轻松,反而是在今日见到叶青后,整个人显得比来到燕京这些时日要紧张了很多。

    不同于李师儿、完颜斜烈几人对叶青,或者是宋廷、燕京毫无提防的样子,完颜陈和尚即便是来到燕京后,还一直对整个宋廷与叶青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

    当初他并不了解叶青跟完颜璟之间的关系,所以这一路上护送李师儿来到燕京的途中,才开始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关于叶青跟完颜璟之间的事情,从而也让他了解,为何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完颜璟最终是把皇后李师儿母子送到燕京。

    可也正是因为了解了叶青跟完颜璟之间的师生关系,以及叶青这些年的北征,对金国的步步紧逼,使得完颜陈和尚对于叶青一直抱有着极大的戒心。

    也正是因为此,所以才会刚刚在一个匆匆照面后,完颜陈和尚才会说出不可小觑四个字。

    叶青的长相并不奸诈,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权势、地位的提升,使得如今叶青的举手投足在旁人眼中看起来,显得既儒雅从容,且带着一丝这些年来南征北战而沉淀下来的威势与霸气。

    而正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并不奸诈也不狡猾的人,还跟完颜璟又有着深厚的师生关系,但最终却是丝毫不念及师徒之情分,一步步的把大金国逼回到了关外。

    所以从这一点儿上来看,叶青便绝不像是他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也绝非是一个会被情义所左右的人,显然用不容小觑都有些不足以完全形容此人,而或者是枭雄两个字,在此刻完颜陈和尚看来则是更为适合一些。

    完颜陈和尚如今即便是只面对面带微笑的叶青,都不由自主的摆出了戒备的姿态,甚至是腰身都微微弯了下去,像是时刻准备着抵御叶青会对他发动攻击一般。

    两人都是问话,并没有一个人去回答彼此的问题,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不管是叶青还是完颜陈和尚,其实都对彼此有着浓浓的戒心,尤其是完颜陈和尚,此时的神情则是显得更为的凝重,就像是站在他面前并非是叶青一个人,而是杀气腾腾的千军万马一般。

    叶青看着满身戒备的完颜陈和尚,又看了看神情稍微有些茫然的完颜斜烈,微笑了后道:“大可不必如此紧张,跟我过来吧,正好我有些疑问想要问问你们。”

    说完后,叶青便率先缓步向不远处的亭阁内走去,而完颜陈和尚也缓缓直起身子,神情凝重的看着叶青的背影,思索片刻后,这才与完颜斜烈跟着叶青往亭阁内走去。

    丫鬟放下茶水后便立刻退出了有些冰冷的亭阁内,掠过的寒风有些刺骨,叶青则是选择迎风而坐,衣角随着寒风在空中微微摆动,完颜陈和尚与完颜斜烈却是站在叶青的对面,当叶青微笑示意两人坐下后,两人则是互望一眼,犹豫了下后这才有些小心的在叶青对面坐下。

    “你是怕我把你们送回给完颜珣?”叶青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而后提着茶壶看向一直手段茶杯的完颜斜烈,完颜斜烈明白叶青的意思后,便立刻急忙起身,双手捧着早已经空空如也的茶杯,弯腰谢过叶青为他亲自斟茶。

    “燕王与圣上有师徒之名,但燕王这些年来可是从没有顾及师徒情面,为宋廷收复失地本无可厚非,但燕王占我大金燕京恐怕就有些过于无情了吧?”完颜陈和尚面色平静,虽然心里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完全没有料到叶青已经洞悉到他的担忧,但还是强自镇定的继续说道:“所以……在末将看来,如果完颜珣愿意给出让燕王觉得可观、值得交换的利益的话,那么燕王恐怕也便不会庇护我们了吧?是否……便会毫不犹豫的把我们送给完颜珣?”

    “既然如此,你更应该设想,完颜珣能够给予叶某什么,才能够打动叶某。或者……你们有什么价值,值得我叶青为了你们而得罪完颜珣?”叶青并没有正面回答完颜陈和尚的话,反而是让完颜陈和尚,刚刚想要占据的谈判主动,轻而易举的就被叶青夺了回去。

    完颜璟与叶青的师生之谊,显然不足以成为叶青一直庇护他们的筹码,毕竟,若是完颜璟与叶青的师徒之情,真的能够超越一切的话,叶青这些年就不会一直征战金国,最后把金国逼到了如此狼狈的境地之中。

    如今完颜珣在金国已经登基为帝,那么为了自己的帝位稳固,迟早要拿出让叶青心动的条件,从而跟叶青交换李师儿等人回金国,以此来保证他帝位的正当性。

    反之,即便是完颜珣在登基为帝后,不打算对完颜璟一系的人斩草除根,叶青也绝不会放过李师儿这个筹码来要挟完颜珣,毕竟,李师儿或许不足以让完颜珣感到惧怕,但李师儿怀里的婴儿,却是足以让完颜珣这个新的金国皇帝时刻不得安宁。

    一旦李师儿与完颜璟的后人在燕京长大成人,一旦叶青到了那时候想要做点儿什么,或者是觉得已经能够完全控制李师儿与完颜璟的后人的话,那么……借着完颜安康身为完颜璟子嗣之命发兵上京讨完颜珣,那时候只要李师儿登高一呼:不错,完颜安康就是当年圣上的亲骨肉,那么完颜珣

    的帝位还能长久吗?

    所以叶青如今不只是在完颜陈和尚这里占据着主动,同样,也在完颜珣那边占据着主动,毕竟,如今李师儿跟完颜安康,就在燕京,就在他叶青的手里。

    “如此说来,燕王也有意帮圣上报仇?”完颜陈和尚抿了抿嘴唇,叶青比他想象的还要精明,转瞬间就把话语权跟主动权握的死死的,让他一时之间,根本拿不出任何筹码来跟叶青谈判。

    叶青嘴角浮现一抹不屑,看着浮动在茶水里的茶叶,笑了下道:“本王从未……。”

    话刚一出口,叶青便缓缓抬起头,双目盯着完颜陈和尚那双凌厉的眼睛,淡淡道:“本王从未想过要为完颜璟报仇,甚至……也没有完全想好,是否要……一直庇护你们。不错,本王今日刚回燕京,便立刻来看望李师儿,但别忘了,本王本来可以在二十日前,甚至更早前就回到燕京。所以……这些不够。”

    “只要燕王愿意为圣上复仇,末将可以向皇后请奏,未来一旦燕王帮我们夺回帝位,为圣上报仇成功,大金国上下愿意尊燕王在大金国为相。”完颜陈和尚神情很认真,扬了扬手里的《春秋》而后继续道:“末将记得,《汉书·百官卿表上》曾言:太傅,古官,高后元年初置,金印紫绶……位在三公上。《大戴礼记》曰:召公为太保、周公为太傅、太公为太师。周朝周公旦为太傅之首,既辅佐朝廷百官,也为帝王之师,甚至帝王年幼或是缺位时,暂理朝廷。如此权势,想必燕王就算是在宋廷,恐怕也很难得到……。”

    “当年完颜璟三番五次拉拢邀请,甚至是为了拉拢我无所不用其极,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完颜陈和尚,那时候的完颜璟恐怕也没有顾及我跟他之间的师徒情分吧?朝廷如何打压我叶青,当初的夏国又是如何伏击我,恐怕你也多少知道一些吧?完颜璟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置我于死地,只是最终他失败了,就如同这一次他败给了完颜珣。”叶青端起茶杯悠哉的喝了一口,寒冬天里,一口热茶显然在这冰冷的亭阁内,更显得温暖与惬意。

    完颜陈和尚紧闭着嘴唇,完颜斜烈此时也才反应过来,这不过是短短的时间里,两人竟然已经从言语上交锋了好几回合。而此时再回忆两人刚刚碰面的对彼此的问话,才发现,从一开始两人就在短兵相接,相互试探彼此。

    如今叶青刚刚说完,完颜陈和尚显得神情比刚才还要凝重,完颜斜烈的心不自觉的开始往下沉,这燕王看起来要比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

    “那燕王想要什么?”完颜陈和尚表情凝重,心头则也跟着升起一阵无力感。

    叶青如今手中握有的优势,让他根本没有多少筹码来跟叶青谈判,与完颜璟的师徒情谊,可谓是一个可以不附加任何条件的筹码,但当自己想要以叶青有负他们师徒情分时,同样也被叶青把师徒情分拿来反问自己。

    师徒二人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极为的错综复杂,完颜璟想真心拉拢叶青为金所用是真,但想要借宋廷、夏国之手除掉叶青也是真,叶青对于完颜璟的关心同样是真,但想要亡金的决心同样也是真。

    如今完颜璟已死,完颜珣称帝,对于叶青来说,自然是利用此事来亡金的最好机会,甚至都不会惹得金人百姓反感他叶青征金。

    完颜陈和尚显然也很清楚叶青的野心与雄心,他当然了解,如今金国的局势对于叶青而言,是一个绝佳的亡金机会。

    而一旦叶青亡金,或者是坚定了要亡金,那么不管是他完颜陈和尚还是皇后李师儿,在叶青亡金后也就没有太多的利用价值。

    叶青或许到了那时候才会无限拔高他与完颜璟的师徒情分,借此来稳住被他侵占的整个大金国,给大金国百姓一个交代与理由。

    甚至完颜陈和尚都可以想的到,一旦叶青彻底占据金国后,为了能够让金国百姓与官员臣服于宋廷或者他燕王的麾下,他会更为厚待皇后李师儿,甚至是给予完颜安康一个极高的爵位,这些或许可以平衡金国百姓与官员的不满,但显然这一切都是牺牲了皇后李师儿,或者是完颜安康身为金国皇室的所有权利!

    所以完颜陈和尚既不希望看到叶青征金,但又想要叶青为完颜璟报仇,只是……他希望叶青征金后,还会把大金国的帝位还给完颜皇室,而不是并入大宋的疆域之内,形成四海之内皆是宋土。

    叶青的答案虽然不明确,但也不是很模糊,无论是与完颜璟的师徒情分,还是完颜陈和尚许以太傅之职,显然都无法打动野心与雄心并存的叶青。

    “太傅一职,在康儿长大成人前,手中如同握有大金国皇帝才有的权势,这也无法打动他吗?”清醒过来的李师儿,望了一眼黑漆漆的窗外,而后眉头紧蹙的看着完颜陈和尚与完颜斜烈。

    两人俱是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今日午后与叶青在亭阁的谈话,让两人深感叶青的城府与阴险,更让完颜陈和尚感到震惊与意外的是,叶青在与他们谈话的时候,就像是一头野兽一般,丝毫没有掺杂任何的情分在其中。

    完颜璟的师徒情分他承认,庇护皇后李师儿他也愿意,甚至也愿意为完颜璟报仇,但报仇的目的跟

    结果,却是完全不在他们的所控范围,甚至是他们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他还说了什么?”李师儿心头忍不住的有些烦躁,叶青这个人本就不是一个善类,完颜璟在世的时候,他做事就能够如此的决绝无情,如今完颜璟已经……叶青又怎么会放过这个难得的亡金机会呢?

    想到此处,李师儿则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完颜璟给叶青的那封短信中,虽然已经写明了叶青的野心,也让她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当事实真的降临到眼前时,此时的她,又觉得叶青太过于冷酷无情。

    “燕王还问了末将等人为何没有驻守在东京路,为何会是我们护送您来到燕京,以及……还问了乞石烈诸神奴将军的下落,包括……完颜珣这次兵变过程中,是否跟高丽人有关。”完颜陈和尚皱着眉头说道。

    “你俱如实说了?”李师儿再次叹口气,今日在叶青面前大哭一番后,整个人心头的抑郁也因此而减少了很多,从而也使得原本积压在心头的沉重哀伤减缓了不少,整个人虽然谈不上因而轻松了多少,但最起码如今的神智再也不像前些时日那般,如同行尸走肉似的,一直都在浑浑噩噩的度日。

    “那是否真的跟高丽人有关?”李师儿再次问道。

    关于完颜陈和尚、完颜斜烈为何会被完颜璟调遣回到上京府,以及完颜珣兵变时,是否有高丽人参与,不管是李师儿还是完颜陈和尚,都曾经心里有过疑问。

    如今经过近两个月的时间,虽然有些地方还不是很清楚细节,但不管是李师儿还是完颜陈和尚其实都清楚,完颜陈和尚跟完颜斜烈被差遣回燕京,显然是有人怂恿完颜璟为之,而后借着完颜陈和尚不在东京路镇守时,高丽人这才趁机跑了过来,与完颜珣里应外合发动了这一次针对完颜璟的兵变。

    完颜陈和尚面对李师儿的问题,还是有些慎重道:“回皇后,如今这一切不过都是我们的猜测而已,至于是不是如此,末将以为燕王的判断并非就是全部实情。末将还是倾向,不妨等乞石烈白山回来后再下定论。

    李师儿叹着气,缓缓又坐回到了椅子前,望着颇黎窗外的夜色,喃喃道:“叶青此人向来精明,对于这种事情也是极为敏感,当初在中京路时,就曾经提醒过圣上要小心完颜珣,但圣上……还是有些过于大意了。所以……若是所料不错,叶青恐怕所言绝非是危言耸听,绝非是为了他接下来亡金在寻找理由。”

    看着完颜陈和尚跟完颜斜烈有些讶异自己对叶青判断的深信不疑,李师儿低头说道:“金国向来都有叶青安插的探子,只是因为叶青前往临安后,以及叶青一直以来对于蒙古国的忌惮,所以才把探子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了蒙古人身上。这些我从前并不知情,都是后来圣上告知我才得知的。”

    “所以皇后的意思是,叶青如今要比我们更为清楚我们大金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高丽人参与?”完颜斜烈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旁边沉思的完颜陈和尚,而后对着李师儿问道。

    “皇后,请恕末将无礼。若……。”完颜陈和尚抬起头,神情肃穆的看着李师儿,顿了下后说道:“若是叶青比我们还要了解我大金国如今的局势,清楚当初发生过什么的话,恐怕会对您不利……。”

    “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李师儿则是摇头道:“圣上既然在最后,选择了把我们母子托付给他叶青,叶青也便不会食言。只是……想要为康儿留下些什么,让他能够继承父皇的皇位,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皇后……或许我们还可以再争取跟叶青……。”完颜陈和尚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道。

    “没用了。”李师儿摇摇头,道:“叶青此人绝非是那么好相与的,此人一旦打定了主意,这天下间我不觉得有谁还能够让他临时改变主意,何况……眼下的机会又是如此难得。当年我跟圣上无论如何拉拢,都无法让他判宋归金,如今金国已经是危在旦夕,叶青又怎么会愿意做一个还要靠依附于他才能够存活的弱国的太傅呢?”

    “若是我们现在绕过叶青,直接求助于宋廷皇帝呢?”完颜陈和尚看着有些失落的李师儿,在他看来,叶青一直都没有判宋,那么是否就足以说明,叶青其实一直都是忠诚于宋廷?

    那么既然叶青忠诚于宋廷,也就意味着他对宋廷的皇帝必然是言听计从,所以若是越过叶青,而从宋廷皇帝那里求助,说不准还能够让事情有些转机。

    “宋廷?那少年皇帝?”李师儿的嘴角不自觉浮现一抹不屑,而后有些感慨道:“或许……你们对叶青是真的不了解,若是你们了解了,他是如何从一个宋廷的小小禁军都头,一步一步走到今日这般高位,就不会觉得他会把宋廷放在眼里了!此人……或许没人知道他的忠诚到底是给谁的,也许,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忠诚!”

    完颜陈和尚跟完颜斜烈皱眉,显然有些不明白李师儿为何如此说,不过李师儿则是根本没有理会两人,双眸有些放空的看着窗前颇黎上映射出来的她隐约容貌,像是陷入到了回忆当中似的,喃喃说着她所知道的关于叶青的一切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