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二十九章 临别
    武林有七毒,最毒青魔手。

    既然能闯下这样的赫赫之名,青魔手的毒自然非同可,秦长风刚刚确认伊哭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后,就再也扛不住入体的剧毒和伤势,一闭眼直接昏死过去,耳边隐约听到了林仙儿悲痛的苦喊声……

    “如果她是真的为我哭,就算就这样死了,也算不枉此生了。”最后一刹那,秦长风不知怀着何种心态,竟然这样想到。

    死自然是不可能的,当时他退得很果断,所以吸入的毒气很少,伊哭临死前反扑那一掌的劲力也大半没有打实,所以伤势并不至于要命。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但明显不在冷香筑中了。

    听到动静,坐在床边,头扑在他枕边熟睡的一名女子立刻惊醒抬起头来,正是林仙儿,望着他睁开的双眼,登时满脸都是惊喜之色。

    接下来李寻欢和林诗音最先来看他,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李园,体内的毒也是李寻欢请七妙人中的梅二先生给驱除的。

    随后来的就是阿飞和红,阿飞看着他神色很不善,问他是不是想让自己欠他一条命没机会还,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中。

    其实如果不是他,秦长风好几次早就命丧黄泉了,所以这条命不是他没还,而是他不想还而已,这就是男人间的情义,一切皆在不言中。

    出乎意料的是,天机老人孙老头也和他两一起来了。

    这个老顽童般的老人看着秦长风很是惊奇,啧啧道:“能单枪匹马杀了青魔手伊哭,你果然没让爷爷我失望,我一直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让伊哭一秒钟不动的?”

    秦长风闻言看了林仙儿一眼,当时的战况只有她一个人看见了,所以孙老头也只可能是从她口中得知当时的情况。

    林仙儿被她一看,便低下头,眼中透出自责之色,秦长风握住她的手轻轻一捏,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自己并没有怪她,同时摇了摇头,笑道:“抱歉了,前辈,这是我秦家的不传之秘殛雷箭,个中真由不便细。”

    “这是当然,老头子只要知道殛雷箭这个名字就足够了”,孙老头嘿嘿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你以一只木箭独自杀伊哭的威名,早已经传遍江湖了。”

    秦长风闻言心中一动,先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谦虚道:“虚名罢了,不知一哂”,随后就话锋一转,朝孙老头笑道:“不知前辈有没有办法让殛雷箭登上兵器谱前十?”

    孙老头捻着嘴角的白胡须,反起怪眼打量起秦长风道:“奇了怪了……我看你也不像是追名逐利的人,怎么突然想登上兵器谱前十了?爷爷我告诉你百晓生排那兵器谱可没按什么好心,你想想……江湖中人都以登上兵器榜为荣,没上的想要挑战榜上之人取而代之,名次靠后的又想排到前面去,排来排去最后一群人打打杀杀没完没了,我敢你如果上了前十,不出一个月就肯定会有人来挑战你!”

    秦长风笑道:“这正是我的目的所在,秦家的殛雷箭只有在与各种高手的战斗中才能提升,我刚刚领悟这一箭,急需不怕死的强人帮我炼箭。”

    “果真是这样?”

    “若不是这样,我一个海外之人要这虚名做什么?”秦长风认真点头道。

    孙老头沉思着道:“如果你一定要的话,看在阿飞和红的面子上,爷爷我就帮你想想办法吧。其实以你以往斩杀龙啸云、黑蛇和诸葛雷等人的战绩,在加上这次射杀伊哭的结果,在别人不知道你真正底细的情况下,倒也勉强能够排进前十了。”

    秦长风听他答应不由放心下来,主线任务二的两千试炼点终于有着落了,也不枉他冒险独自迎战伊哭。

    他大病初愈,众人不便久留,又坐了片刻就各自离去,让他静养。

    夜深,秦长风和林仙儿躺在床上,林仙儿依偎在秦长风怀中,而秦长风则双臂拥抱着她。

    窗外明月皎白,二人什么都没做,仅仅是这样拥抱,像是两个孤独的人在互相取暖。

    这也是两人第一次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褪去了情欲的外衣后,这时候剩下的,才是最接近真心的。

    “最多五天后,我就要走了。”秦长风轻抚着林仙儿的秀发,他昏迷了四天,距离最后的回归期限,就只剩下五天了。

    林仙儿猛地抬起头望着他,美眸一瞬不眨,问道:“你会带我走吗?”

    她的双眼内充满期待和真诚,然而秦长风却坚定的摇头,吐出两个字:“不会。”

    林仙儿双眼泪如雨下,凄苦道:“我知道你一直嫌弃我不是清白之身,但那都是认识你之前的事,和你在一起后,我可曾做过半件对不起你的事?”

    秦长风也坐起来轻轻的抱住她冰冷的身子道:“与这些无关,我此行所要去的地方,除了我之外谁也去不了,你若愿意,便等我十年,若不愿意……”

    秦长风话未完,嘴就被林仙儿用手捂住,她柔声道:“郎君不用再了,仙儿一定会等,别十年,就算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仙儿都会等下去。”

    秦长风心中百感交集,就算是一块石头,此刻恐怕也会被这个女人的温柔给融化了,但他却发现,自己的心似乎是铁做的……

    第二天傍晚,秦长风在林仙儿的搀扶下,下床走动,在李园的花林中散步,片刻后就见到李寻欢和林诗音笑着走来。

    林诗音现在对秦长风的态度更好了,因为秦长风帮她解决了林仙儿这个隐患,她可从来没忘记过去的事,在这一点,哪怕再自行再精明的女人眼睛里也容不下沙子。

    寒暄了几句后,林诗音和林仙儿就自觉的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去话。

    只剩两个男人后,李寻欢才朝秦长风道:“我听仙儿几天后你就要走了,走之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

    秦长风登时一怔,愕然的看向他。

    李寻欢笑道:“你善于骗人,但却不善于骗朋友和兄弟,所以我才能察觉到你话中的一些言不由衷。”

    秦长风回过神来,叹道:“我是不忍心欺骗你这个把兄弟当命的傻子,所以才露出了破绽而已,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秦长风,这一点从来没有骗你和阿飞。”

    李寻欢悠然一笑:“兄弟,我一直都相信!”

    翌日,阿飞送来了一个包袱,里面装着九瓶金疮药,他终究知道自己和秦长风一起走是不现实的最重要的是他能看出来,秦长风从来就没有带他一起走的打算,所以送来这九瓶秦长风曾经心心念念的金疮药,给他以备不时之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