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佛奈我何,法海化魔
    “轰!”

    山摇地动,众目所盼中,真相揭开,金山寺的屋顶被从里面破碎,骇然只见一尊身高十几丈的巨大佛像从中升起,转眼之间就从金山寺内完全冲出,原本古旧的佛像上此刻佛光升腾,目中精光湛湛,散发出恢弘壮阔,浩大无极的气息……

    宛若那九天之上,极乐世界中的佛祖真的听到了法海的召唤,以佛像为躯,降临了意志!

    此刻,金山寺前,法海借南极仙翁之力,突破自身极限,让佛像显灵,拥有了滔天佛性,宛似佛祖法驾亲临,要与秦长风这个佛敌决一死战。

    “这就是你心中的佛?”

    然而秦长风看在眼中,却呵呵一笑,“不过是这个世界众多僧人的信念显化罢了,你这个佛比我还假!”

    话音刚落,他便抬手一掌拍下,依然是那只巨掌,反手之间,佛国倒悬,那一座座庙宇宫殿的屋顶,仿佛一座座倒置的泰山,化作神剑一般,轰然斩下。

    砰!

    天崩地裂,以金山寺和其上方的佛像为中心,方圆数里之内,全部被掌影笼罩,尘雾冲天,如烟龙狂卷,碎石瓦砾四散飞溅,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隐约中连绵不绝的爆裂声传出,腾起一团团血雾。

    须臾,当佛掌移开,那个地方重新显露出来的时候,虚空中的白素贞和青瞪大眼睛,嘴巴张开,几乎石化,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对于秦长风,她们内心中的形象,远本就已经很高大了,但却还是没有想到,他的力量,竟然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堂堂金山寺,连同下面的半截山峰,就这样没了。

    在一掌之下,全部崩灭!

    那寺庙,那上百个和尚,全部消散于天地之间,若非那残垣断壁和随风弥漫的淡淡血腥味,没有人会相信这里曾经是一处兴旺的佛门重地。

    即便亲眼所见了,仍然难以置信,一个失去了肉身的鬼魂,轻轻一掌,就把法海守护的金山寺给灭了。

    若是他肉身毁灭之前的全盛状态,又该何等可怕,与天齐高吗?!

    秦长风收回手掌,心里却有些嘀咕,他觉得尽管已经领悟了四成,但自己在轮回法则的运用上,还远远比不上死亡和真假这两道。

    之前射中南极仙翁的那一箭不必多,刚才以轮回之法,强行将自己转化为来世如来佛祖,虽然因此而拥有了部分神秘之力,但总的来很鸡肋。

    因为这种程度的力量,远不及他的本体,压根算不上什么厉害的手段,对付这个世界仅仅军督,甚至将军级的剧情人物,自然无往而不利,堪称装逼圣法,但一旦对上真正的强者,那就几乎没有什么用了。

    “看来还是得等凝聚出本源,肉身回归之后,与技能融合才能找到突破口……”

    在秦长风沉吟的时候,法海独自站在金山寺的废墟前,失魂落魄,他以往的高傲不见了,望着眼前的废墟瓦砾,眼中只剩信仰崩溃之后的无尽绝望。

    须臾,颓然瘫坐在地,他双目无神,失心疯般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连佛祖都败给了一个邪魔,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此刻的他,何曾还有半点佛子的风采?

    “你邪不压正,但事实证明……我若天下无敌,佛奈我何?”

    秦长风抬手一指,一道光芒飞出,废墟边缘恢复了本来样貌,但却已身受重伤的南极仙翁发出噗嗤一声轻响,接着双目圆睁,便就此寂灭。

    从头到尾,南极仙翁都没有展现超出秦长风预料的实力,所以有一点现在可以确定了,那就是他绝不是秦长风的任务目标。

    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剧情人物中出现过的高手,都已经现身了,也不可能在这苍天之上,真的还有漫天神佛……

    法海对于身后发生的事不闻不问,对于南极仙翁的死也无动于衷,他完全沉寂在信仰崩溃的痛苦中无法自拔——修行二十余年,尽管有私心,但无可否认的是,佛法与天条,一直是他前行的信念。

    现在这个信念没有了,佛祖也不敌一个魔头,这世间真的还有什么天条与道理可言吗?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情况发生,是所有秉承替天行道之念修行者的末日崩塌!

    秦长风神念一动,便见一枚晶莹剔透,散发出青芒,宛如极品水晶的青色光珠就从法海飞出,这是他之前种下的种子,而今已经成长为果实,被他采摘,同时随口道:

    “法海,还不明白吗?这世间哪有什么正邪对错……永恒的真理只有一个,那就是力量!我现在之所以能高高在上的看着你,假冒佛祖毁了你的金山寺却依旧安然无恙,没有人敢反对,更没有人能奈何我,只是因为我比你更强!”

    既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秦长风并不介于给这个可怜的和尚指点一下迷津,毕竟又不会少一根汗毛。

    “力量?!!”

    法海浑身一震,他并没有发现那枚从体内离开的果实,而是如梦惊醒一般,猛然睁大了眼,其中散发出炯炯异芒。

    秦长风的话,仿佛是茫茫大海中的一盏明灯,让他看清了大道的本质,看到了前路的方向……

    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最绝望的时候,往往也是峰回路转,大彻大悟的前一刻。

    “多谢老师助贫僧破除心魔摆脱迷惘,请受弟子一拜!”

    法海突然屈膝,朝着秦长风跪拜而下,神情肃穆,虔诚无比,让白素贞和青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这可是号称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顽固不化的法海啊,竟然会朝一个他眼中的妖魔跪拜,而且还要拜师的样子。

    更难以解释的是,此时的法海,双目瞳孔漆黑如墨不,原本的光头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根根漆黑的头发,眨眼之间,满头黑发披散,随风而舞,眉间金刚珠裂开,显露出一个佛门梵文字迹。

    虽看起来依然满身超然佛性,但与曾经的他相比,明显已有许多不同,透着一股戾气!

    实话,秦长风也吓了一跳,他本来正在沉思清除任务的目标究竟是谁,冷不丁哪里想得到法海会来这么一出?

    “收法海为徒,貌似还不错呦?”

    秦长风念头一转,就准备同意了,原因在于现实世界中,天刑宗的摊子铺得非常大,而且迫切的需要顶级高手。

    不得不承认,修炼这种事情,三分机缘,三分资源,三分天赋……没有天赋,前期凭借海量的资源,或许还能一日千里地突飞猛进,但到了某一个阶段,譬如需要领悟法则之后,就再也难以寸进了。

    机缘是变数,资源决定一个人能走多远,但天赋却在很多时候,决定着一个人的上限在哪里,那种从平凡山村走出,然后逆天改命,以废材之躯击败一众天骄的例子,终究是凤毛麟角。

    而今地宫不,天宫中大多数是曾经神圣教廷那一系的,除了米迦勒和瑟琳娜外,其他人的天赋实在有限,即便卢西安这个狼人始祖,现在也不过是靠着阿德的基因技术在维持战力的提升,正统的修炼之路已经走绝。

    这对于天刑宗的未来,显然是远远不够,而且极为不利的,所以秦长风必须要补充真正优秀的人进去了。

    而法海的天赋,自然无须有任何质疑,修炼二十年就能拥有接近军督级的实力,他绝对是一个旷世奇才。

    尤其是法海的诡异变化,更让秦长风无法忽视,由光头生黑发,自然是因为他心境的转化。

    那眉心之中的梵文字迹,秦长风自然能够看懂,毕竟好歹也在好几个世界中当过佛门弟子。

    那个字为六字大明咒中的最后一个字“吽”,代表着万物缘灭,圣法尽头,这在佛门中,无论是正还是邪,都是一种极其不凡的象征!

    “我灭了金山寺,你不恨我?”秦长风冷冷问道,虽然心里已经同意,但在此之前,还是得敲打一番的。

    法海双手合十,微微一笑,“凡有所相,皆是虚妄,弟子愿追随老师的足迹,去探求世间唯一的真理。”

    唯一的真理,那就是力量了。

    可以预见,一个杀心极重的魔僧,即将闪亮登场。

    “起来吧。”

    秦长风轻轻点头,显然对法海的回答很满意,并在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厮培养成一个超级打手,暴力无比,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那一种。

    “许仙!”

    这时候,秦长风突然一惊,想起这个书呆子来,低头望去,才发现他一不心,竟然直接把金山寺中的许仙也一起给一掌拍死了……

    这尼玛就尴尬了。

    众人打生打死,原本的焦点可不就是许仙?

    结果就这样被误杀了,真的让人很无语。

    “我先走了”,秦长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神魂化光,大摇大摆的远去,法海面无表情地紧跟其后,留下蛇妖姐妹对视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