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七百二十五章 张师叔
    白云悠悠,飘荡在群山之上,轻风吹送,不出的悠闲适意。

    巍峨高耸的青云山还是那座青云山,直插入云,气势雄伟,山下的草庙村也依旧是那个草庙村,因为有人固执维持着它的原状,数十年如一日。

    一个人,一座村。

    芳草萋萋,清风阵阵,一切都没有改变,仿佛没什么能让它改变。

    二十年前决定天下命运的一战不能,更早之前的那场大祸也不能。

    草庙村三个字,是一种寄托,深深烙印在他的心底。

    望着日落月升,张凡的思绪终于从缥缈虚无的过往收回,他没有落寞,没有伤感,只是向着清风明月微微一笑,然后便转身点燃油灯准备今天的晚饭。

    以他现在的修为,其实几个月不进食都没关系,但他像一个普通的村民一样坚持一日三餐。

    生活需要仪式感,唯此能让他感到安心,证明自己不是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忘。

    不多时,简陋木屋上歪歪竖立的烟囱中,就向外飘起了轻烟,木屋内便也有了一阵诱人的香气。

    三只眼的灰猴咯吱咯吱地上蹿下跳,早已急不可耐。

    一盘青菜豆腐,一碗肉骨头,一碗米饭,一壶酒。

    一人一猴很默契,青菜豆腐和米饭归男人,肉骨头和酒归猴子。

    “去,给我拿双碗筷来。”

    昏黄的灯光中,随着一道清丽悦耳的声音,一个女子蓦然走了进来,径直在桌边坐下,熟练地指使男人,仿佛这一幕已经发生过无数次。

    “哦。”男人木讷的应了一声,然后乖乖起身走向厨房。

    女子单手托腮,歪头看着他的背影会心一笑又暗自一叹,一张勾魂摄魄的俏脸上盈盈眼波美不胜收,似有千情万怨,道不尽也诉不完。

    她一袭水绿衣衫,晃动时腰间有金铃轻响,手指尖带着一朵朴素而不失灵动的伤心奇花,衬着她的脱俗之质,动人心魄之美,令整个屋内都明亮增色。

    “明明是最简单的菜,为什么总能被你做出不一样的味道?”绿衫女子尝了第一口,便赞叹不已。

    长相普通的男人微微一笑,道:“你忘了,我本来就是个厨子啊。”

    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认真道:“如果没有踏上修行这条路,我想我应该会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大厨吧。”

    女子怔了一下,而后幽幽道:“你不是喜欢做饭,而是忘不了草庙村,忘不了大竹峰,忘不了过去!”

    面对这暗含指责与气恼的话,张凡神色仍是那般温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微笑道:“你这次来,怕不是蹭一顿饭这么简单吧?”

    “没事谁来找你这个榆木疙瘩?”绿衫女子哼了一声,道:“我爹想借你的面子请你兄长一会。”

    “兄长?”

    张凡登时怔立,这个时常想起但却有感到很陌生的词语,勾起了他如海潮一样的回忆。

    二十年了!

    “我……不知道他在哪。”片刻后,张凡摇头。

    “看来你真什么都不知道。”绿衫女子也轻轻摇头,叹道:“他回来了,三个多月前就曾在池镇出现,现在正魔两道,整个天下的修行者都在找他,尤其是天音寺的和尚们,几乎是发了疯一般。”

    啪!

    筷子掉落在地上,发出在寂静的木屋内发出清脆的响声,张凡彻底怔住了,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回来了……”

    时光悠悠,一转眼不知已是多少光阴年岁,那个在他记忆中始终高大伟岸,如同一座大山一样,那个他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回来了。

    张凡心中百感交集,难以言述,一时间竟浑然忘记了屋内还有另外一个人在。

    “啪!”

    又是一声筷子碰撞的声音,但不是落地,而是被女子拍在桌上。

    张凡惊醒,愕然看向她,“怎么不吃了?”

    女子面无表情:“吃饱了!”

    “没吃多少啊?”张凡看了眼饭碗。

    女子淡淡道:“吃了很多气,你看不到而已。”

    张凡无语,有一点不明白自己怎么又惹恼了这位姑奶奶。

    绿裙女子抚着额头叹道:“虽然你和法心是兄弟,但我怎么看你们都不像。”

    张凡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附和:“大兄才情无双,世所惊佩,我生性愚钝自然比不上。”

    这次轮到女子无言以对了,半晌才幽幽道:“我的不是这个,他身为天音寺圣僧,却敢为了陆雪琪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你呢?早已不是青云弟子,却还死守着正魔界限?”

    不知不觉,她明眸中已弥漫出水雾,爱一个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相见相知却不能相守。

    “碧瑶……”

    张凡抬起脚,手臂抖动,似想走过去将她抱在怀中,可最终……他却全都收了回来,转而满脸皆是无奈:“我毕竟出自青云门,而你爹鬼王又野心勃勃,现今更已统一整个魔门对正道蠢蠢欲动,大战一触即发,到时候你我如何自处?”

    自秦长风斩兽王离开,这个世界便再次回归正魔两道厮杀的局面,鬼王更是如愿斩杀四大古兽开启了完整的四灵血阵,整个天下一年之前就已是风云变幻,暗流汹涌。

    正道修士尤其忧心忡忡,因为诛仙剑早已被秦长风盗走,便等于他们没有了能与四灵血阵这等上古之力抗衡的力量。

    纵然由于秦长风的原因,青云门道玄没有被诛仙剑侵蚀心智依然还是证道魁首,纵然天音寺借他留下的圣法逐渐崛起,但与四灵血阵、八荒玄火大阵以及诛仙剑阵相比,却还是渺如尘。

    修行大道没有根本突破的情况下,人力无法抹平这种与天地伟力之间的差距。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鬼王的女儿呢?”

    碧瑶起身依在门口,窗外的月辉和屋内的灯光都照在身上,月光下肌肤似瑞雪初降,清丽无双,恍如仙女一般。

    张凡一时间便也不由看得痴了……

    命运有时候真的无可违逆,虽然因为秦长风的到来,他们之间发生交集的时间往后推了十余年,但在秦长风离开后的这段岁月里,还是相遇了。

    而且这段感情依旧有些坎坷。

    “张师叔,我等奉掌门师祖之命请您为天下苍生出山!”

    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将二人同时惊醒,抬目望去,便只见几名穿着青云门服饰的年青男女跪在门外。

    见张凡未出声,几名青云最新一代的弟子中一名约莫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女大声道:“晚辈也知道张师叔已隐居多年不问世事,但而今魔道猖獗,鬼王宗声势浩大即将席卷天下,局势已岌岌可危,当今天下能拯救危难的也只有您了!”

    张凡见看着她依稀熟悉的面容,声音有些干哑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眉目如画,恭敬道:“回禀张师叔,弟子齐萱。”

    “师姐和齐师兄的女儿么?”

    张凡神情瞬息一变,随之面色平静地挥了挥手,:“你们走吧,我已不是青云弟子,也不是你们的张师叔。”

    “师叔……”几名青云门的年轻弟子神情不甘,仍想劝谏,对于当年的那段恩怨,门中长辈皆讳莫如深,因此他们只是略有耳闻,但未经世事心思单纯的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既然人都好好的,就应该只是一点恩怨,早应该过去了。

    “哎!想不到你都还有咸鱼翻身成为香饽饽的一天,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晚上我再来,记得多准备两个好菜。”

    碧瑶月嫣然一笑,月光如水,轻轻洒在她的肩头脸畔,映出了动人心魄的美丽。

    门外几门青云门的男弟子登时便看得痴了,便是齐萱在内的女弟子都不由出神,为这美丽所惊叹,她们回想门中的长辈,发现几乎无一人能与之相比。

    或许……便只有那位传中仙姿绝世,让佛门圣僧都为之倾倒的陆师叔能一争芳华吧。

    碧瑶抬起头,隐有自得,背负双手悠然自若地飘然踏出门槛,便要离去。

    这时,几名青云弟子终于回过神来,其中一名看去年龄较大的男弟子瞳孔猛然一缩,随之惊骇出声:“是你,鬼王宗妖女碧瑶!”

    显然,他曾在某种场合见过这女当今修道界无人不知的鬼王爱女。

    “什么?”

    其余人大惊失色,铮铮剑鸣,剑锋出鞘声立刻不绝于耳。

    “妖女哪里走!”

    “,你来此有什么目的,是想对我张师叔不利吗?”

    “不用废话,当此之际鬼王之女来青云山下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齐师妹你赶紧回师门报信,我们先拖住她……”

    面对青云辈们的指责呼喝,碧瑶不言不语,也不动手,只是转头望着张凡轻笑,眼眸轻眨,似在你看着办。

    “她是来找我的,与青云门,与正魔两道皆无关,你们赶紧回青云吧。”张凡解释道,其实他本不愿意多做解释,但也知道刚出茅庐的正道弟子究竟有多么嫉恶如仇,当年他也是这样过来的,而且与碧瑶第一次见面就因正魔之争闹得很不愉快。

    “张师叔,他是魔教妖女,您怎能……”

    “够了!这里没有什么张师叔,也没有正道和魔道,所有人都给我走!”

    张凡一掌挥出,所有人只觉一股雄浑掌风迎面,竟似如惊涛骇浪,让他们这些舟毫无反抗之能,直接被卷飞数百丈,直到除了草庙村才安然落地。

    夜空下寂静无声!

    纵然碧瑶也惊讶不已,以前只知道张凡得到了二十年前天下第一人法心的大部分传承,虽然从未出过手,但而今修为必然极高,可却也没想到高到这种境界,连她都和那些青云门的辈们一样一掌被吹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