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极品医神〕〔撩夫攻略:神秘BO〕〔我什么都懂〕〔三界之城市猎人〕〔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巅峰轨迹〕〔穿越财富人生〕〔帝后现代起居注〕〔狂婿〕〔何其有幸一生有你〕〔武神皇庭〕〔时间苍凉爱不淡忘〕〔亿万首席霸道又温〕〔赝太子〕〔末日轮盘〕〔明朝败家子〕〔超级商业帝国〕〔七界之都〕〔异界烽火录贰烽云〕〔人皇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七百七十八章 开始你的表演
    铁骨铮铮的男人跪地而拜,抛下了骄傲,抛下了尊严,只为替此生挚爱求取一个希望。

    然而,古矿内脚步声渐渐远去,始终没有回音。

    如果跪求就有用的话,那世上还会有那么多无奈的生离死别?漫天神佛恐怕也会忙得焦头烂额,因为愿意下跪的人实在太多了。

    秦长风和莫皆无动于衷,谈不上什么铁石心肠——帮是我的慈悲,不帮才是我的本分。

    即便蛮蛮阁下更多的也只是好奇而已,历经孔求己这个老祖上万年的熏陶,而今整个孔雀族都不可能有真正的白兔。

    太初古矿内部比之外面,更加诡秘而危险,乱古的遗迹随处可见,历经岁月沉淀,不少都孕生出了杀机。

    而且这些危险不像外面一样清晰可见,隐藏在黑暗中,如同一条条阴冷的地狱毒蛇,寻找着破绽随时准备扑上来噬咬。

    太初古矿的大地之下,源石随处可见,但神源却只有最中心的所在才有,而且很多都游离不定,难以捕捉。

    上一次乱古年间,是石昊来取了部分神源,秦长风并没有来过,所以他对这里也并不熟悉,何况万古沧桑,太初古矿范围内许多地形地势都发生了变化。

    秦长风三人追寻着神源的波动前行,一路或开山裂石或虚空瞬移所向披靡,无可阻挡。

    这个地方纵然危险,后世成为威名赫赫的生命禁区,可也只是相对而已,对秦长风和莫毫无威胁可言。

    不过随着深入,越发靠近太初古矿最核心的那一片区域后,秦长风的眉头渐渐皱起——一股强大而诡异的诅咒之力在这里弥漫,只是虚无缥缈的不祥意境,不曾有任何痕迹显露,可却在无声中要让人自我毁灭。

    而且,还是心甘情愿,即便明知这样会有大恐怖,可却生不出丝毫反抗之心,反而觉得自己在升华,在变强,要步入至高大道中。

    便像黑夜中看到火光的飞蛾一样,无法抵御那致命的诱惑。

    “圣祖,蛮蛮感觉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进来。”孔雀也皱起了眉头,她无法准确描述身上诡异的感受,所以只能用怪怪地来概括。

    “有意思,很久没活多筋骨了,这就有人送上门来。”莫呵笑,她长大了,脾气也随之见长。

    须臾,他们终于来到目的地。

    赫然只见一片静谧的空间中,四周晶莹剔透全是蕴有浓浓灵气精华的源石,在他们所带来的仙光折射下璀璨惊人,像是整面整面的源石晶壁。

    这若被外界的修士看到,必然要引起一场血乱,光是一面墙壁都是巨大的财富,更别在这空间中央,还有另一更加耀目,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

    这是一口棺材,漂浮于一片湖泊之上,那湖水幽黑冷寂,许多闻所未闻的生灵白骨在其中沉浮,秦长风他们所感受到的不祥诅咒赫然便是从这湖中发出来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黑色湖面上漂浮的棺材,样式古老,斑纹复杂,刻满了神秘的真言,纵然是上面的尘埃都透着无比沧桑的岁月气息。

    最惊人的是这口棺材的材质,如源石般晶莹,且更加纯粹、瑰丽,同时有着仙玉的温润,让人一看之下便再也挪不开眼,连秦长风和莫都震惊了——这居然是以整块神源雕刻而成的棺椁!

    好大的手笔,如此大的神源,便是石昊上一次都没找到过,带回孔雀圣山最大的都不及其一半。

    黑湖和棺椁都极其古老,显然不属于这个时代,不过当世再年代久远的东西在秦长风面前谈古老,都有点可笑就是了。

    “这棺材好东西啊,不过就是有点不吉利。”

    秦长风右手摩挲着下巴,神棺的确不凡,可正常人谁用得上棺材?兆头就不好,躺在里面哪怕有神效,心里都不自觉的有点膈应。

    而且即便只是收藏起来都不太好——这就好比家里如果有人断腿买了根拐杖,等腿好后一定要赶紧扔掉,不然留在家干嘛,刻意等着下次腿断?

    所以,收走这口棺材等自己死?

    秦长风心里碎碎念的时候,莫的关注点却在下面的道湖上。

    “这湖有古怪,不简单。”

    她语气凝重,神情明显有些不舒服,不是感到威胁,而是抗拒这黑色的湖水,发自灵魂的不喜欢。

    “轰!”

    就在这时,一股磅礴的力量从神源之棺中透发而出,有一道意志苏醒,萦绕在他们头顶上空,无形中,冷冷地注视他们。

    “什么东西?”

    孔雀蛮蛮提着拳头四处张望,想找到目标爆锤一顿,可结果什么都找不到,这让她不由有些挫败感。

    “你们……竟敢打扰吾长眠,罪无可恕!”

    紧接着,从棺材内传出一声夹杂惊怒的咆哮,气势凌厉,令下方的黑湖沸腾,杀机逼人。

    孔雀蛮蛮毕竟年轻,身处这样诡异的环境,被这凶戾的气息笼罩,登时有点后辈发凉,躲在秦长风身后不敢再出来。

    秦长风望向莫:“你来还是我来?”

    莫垂下眼帘:“开始你的表演吧。”

    秦长风闻言便深吸了口气,而后对着湖面棺材拱手道:“在下无仙天尊,这两个都是我的妹妹,因族中长辈寿元将寂不忍其坐化故而来太初古矿求取神源,九死一生才来到此地,还望前辈通融,允我等取一块神源。”

    既然莫都亲准让他开始表演,那自然要好好重温一下自身的绝技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何不找点乐子?

    有一位伟大的人物曾过,真正的强者一定是会劳逸结合的,秦长风深以为然。

    结果话音落下,神棺中那位登时暴怒:“放肆,凭你也敢妄称天尊?!”

    天尊这个称号,显然无论在哪里在哪个时代除了顶级强者外,都没有资格拥有。就好比任何成年人都绝不会容许一个学生在自己面前自称老子一样,神棺中的古老存在动怒也就在情理之中。

    “吾尚且不敢,尔等凭什么?”

    虚空中的意志凝视,铺天盖地的探查,但秦长风和莫的境界对这个世界而言都超越太多,故而他们想隐藏气息,当世还没有人能看穿深浅。

    因此在神棺中的存在看来,这三人之中,两个体内都没有强大修为波动的女人根本不值一提,至于男人虽然还算有点道行,在他面前却也如同蝼蚁般渺。

    他不禁在想,难道外面的修行界已经衰弱到了这种程度,连这么弱的存在都可以称尊,那我此时出去岂不是可以横扫诸天,于世间无敌?

    “在前辈面前晚辈自然不敢再称尊,若早知世间还有前辈这等人物,外面哪还容任何人冠以此名?不过……敢问前辈尊姓大名?”秦长风拱手问道,他觉得既然黑湖有点古怪,那么最好能弄清神棺中人的身份,这样或许能有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吾之名……曾在乱古煊赫九天,威凌十地,一个时代无人不颂我真名,不过乱古终究已经过去,往事不提,名字不也罢,尔等以尊上称呼我即可。本尊沉眠万古,决定出去走走,需要几个仆人,这几个宝贵的机会便恩赐给你们吧。”

    随着话音,那神棺突然隆隆而鸣,巨大棺盖被从里面打开,一道可怕的身影从中缓缓浮现。

    这是一个老者,身上的衣服早已腐烂,裸露在外的肌肤全是腐皮,到处都是烂肉,有的地方还能看到森然白骨。

    这哪是什么尊上,根本就是一个死人!

    自神棺打开,空间中立刻弥漫起浓浓的腐臭味道,孔雀蛮蛮丝毫不会矫揉掩饰,立刻就大皱眉头地捂住了口鼻。

    就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老者发怒,显然他非常在意自己现在的状态,蛮蛮阁下的动作仿佛在提醒他自己已经烂得发臭了,这对他敏感的自尊心绝对是巨大的践踏。

    身下黑湖沸腾,周遭的不祥气息骤然浓郁,他体内更是死亡之力暴涨,身躯发光,竟似要凝聚出一件死亡战甲遮盖丑陋的身体,同时抬手镇压而下,要将孔雀拍成飞灰。

    头顶突然升起一片阴影,随之一股巨力从上至下落在身上,浑身骨头咯吱作响,黑色的浓稠血浆从口中喷涌而出。

    被一巴掌拍得这么凄惨,倒不是老头不强,而是在秦长风面前太弱。

    “这……难道我看走眼了,他们根本就是在故意耍我?是了,如果只是几个蝼蚁怎么可能来到这力,如果是九死一生衣冠又怎么能这么整洁!”

    老者幡然醒悟,可却已经晚了,秦长风一巴掌直接把他从半空扇到地上,狠狠地砸出一个深坑。

    秦长风蹲在坑边呵笑道:“曾在乱古煊赫九天十地,一个时代都长颂你的真名?你倒是给我你究竟叫什么?”

    “我……”老者重深坑中爬起来,身上的腐肉掉了几块,让他痛心到不能自已。

    “我什么我,快!”秦长风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他脑门顶上。

    得,这下好了,几根本就稀疏的枯发又少了一片。

    “我……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再给我好好想想!”

    啪!

    又是一巴掌,连带着头皮秦长风都给他削掉一大块。

    “爷爷,祖宗,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一具尸体意外苏醒有了意识,恰好又处于这处宝地中,就费尽周折找了两块最好的神源雕刻成神棺睡在里面,期望能修成大道,以前的记忆我真的全都没有。”

    老者声音发颤,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狐假虎威的本质一被揭穿,他就彻底没了骨气。

    “那这黑湖是怎么回事?”莫插嘴,她始终放不下这口湖。

    老者不敢怠慢,急忙回道:“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苏醒的时候这口湖就已经存在,而且身体原本模糊的记忆里在很久之前这里似乎又没有这片湖,而且在随后的时间,它会将整个太初古矿范围内的死气全部吸过来,越积越多,我只是能驱使其中的一部分……”

    主动吸收附近的死气?

    秦长风和莫同时扬眉,要知道太初古矿在乱古时就是一处凶地,任何与矿产有关的地方都必然充满了贪婪与血腥,无尽岁月中死在矿洞内的矿工苦力难以计数,尸骨都填平了很多老矿坑。

    再加上死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满怀仇恨?更加重了这里的阴邪之气。

    所以这座汇聚了太初古矿亿万年岁月所积蓄无尽死气的黑湖,怎么都不会寻常了。

    “我下去看看。”

    莫低语一声,不等秦长风回应就纵身一跃,直接跳了进去。

    老者见之灰黄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开口道:“大……大人,这黑湖危险得很,我这样的死人要是没有神棺都不敢进去,那位女……女大人恐怕会有危险,大人您还是赶紧下去帮她吧,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你怎么不早!”

    秦长风大惊,急忙来到湖边就要跳进去找莫。

    老者干瘪的嘴角随之扬起,望着秦长风的背影浮现冷笑,可这时秦长风却突然停下,转身道:“我觉得你还是先帮我下去探探路吧,赶紧的,再晚就来不及了!”

    老者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本就毫无血色的脸上彻底化作死灰。

    “就你这怂样还想骗我,我阴人的时候你祖宗都还是液体呢!”

    秦长风抬手就是一巴掌把这老子扇得原地狠狠转了几个圈,差点没把头给直接拧下来。

    “我没骗您啊,真的很危险!”老头是彻底怕了,心里全是后悔自己怎么那么二,还妄陷害这个大魔头,不是自己找虐么?

    莫的安危,秦长风倒不是很担心,莫修为不俗,而且掌握生命法则之力,对死亡诅咒的抵御能力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等了片刻,黑色的湖面突然荡开,莫修长的身影再次出现。

    孔雀蛮蛮登时瞪大了眼睛:“哎呀,灵尊姐姐带了一株神花上来!”

    ps:要过年了,准备存点稿,今天一章四千字的打打底,手里没存稿,心里慌得一批,毕竟过这个月不请假了的,但单章的次数不会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斗罗之傲世
  sitemap